第581章 琵琶湖之战(1/2)

加入书签

  九鬼家的几个同族一门众哄笑道:“看来这所谓的内河水军连纸糊的都不如吧!都是群没有囊球的家伙,那足利义时也没有囊球,打个三好家耗费那么大力气,看我们主公一声令下畿内俯首,三好义继仓皇而逃,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啊!”

  织田家的武士一个个抱着太刀嘿嘿低笑,却让船上的许多畿内水军众十分难堪,坂本水军是草包,淡路水军就是脓包,他们这群畿内水军众岂不是连土坑都不如,拐七八个弯证明畿内国人众全是没有囊球的怂货,进而证明织田家英明神武所向无敌,听到这混蛋逻辑能高兴才怪。

  九鬼嘉隆聪明的很,只是斜睨几眼便对船上的情况有所了解,脑筋一转忽然说道:“诸君也别生气,我们志摩水军在海上野惯了,初到内河行军布阵还不太适应这风平浪静的小河流,免不了把寻常海上用的些粗话说出来,如果用词不当伤了诸位的面子,我嘉隆在这里向几位说声抱歉,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啊!呵呵呵……”

  “对对!我等不过是急躁了点,瞎说几句千万别介意啊!嘿嘿……”九鬼家的武士都是干打家劫舍的海盗出身,最擅长嬉皮笑脸的胡说八道和翻脸无情下手阴人,别说厚着脸皮道个歉,就是被仇人抓住跪下来喊爹的事情也都干过,这群不知节操为何物的武士最不在乎的就是面子,如果面子能换酒喝,那他们的脸面早就化成二两酒落入肚腹了。

  有九鬼嘉隆亲自扭转话题方向。又有常年在海上劫财害命精通各种恶俗笑料的海盗们活跃气氛。才不大会儿功夫就把这群相对老实的船头、水军给哄的团团转。一个个称兄道弟关系好的不得了,就差要指天对地发誓结为义兄弟的程度,乍一看这哪里是刚认识没多久的同僚,简直是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关系热切的简直超乎想像。

  九鬼嘉隆摇头暗笑道:“内河的水军果然是群没囊球的家伙,三言两语就给糊弄住,要是放在外海恐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就在此刻,织田水军渐渐放缓行进的速度。在九鬼嘉隆的指挥下六百艘舟船分成三路,左右两翼以两百艘纯粹的小早队左右包抄绕过坂本水军本阵,然后再绕到坂本港调转回头突袭坂本水军的后背,主力则以两百余艘主力舟船正面硬冲坂本水军众。

  布置谈不上多么精细,但是小心谨慎总是有的,始终保持本阵两百艘舟船也是谨防坂本水军突然玩出个意料之外的花招,两翼的舟船全是来自内河的仆从军,即便全军覆没也不会影响九鬼嘉隆半分,然而他他还是大意了,竟然忘记在附近水域布置小早作为警戒。

  这一个致命的疏忽。造成九鬼嘉隆完全没想到,素来不太引人注目的坚田港方向。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钻出两百多艘舟船,化作一道离弦之箭朝着停在坂本港疾驰而来,他们的目标正是疏忽大意的织田水军本阵,排在前列的清一色的是清一色的小早快船,乘着琵琶湖刮来的北风飞驰而来。

  织田水军的本阵立刻反应过来,派出一部小早试图用铁炮和弓箭阻挠突袭,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些小早明明载着重物,却对迎面的铁炮弓箭的阻击不闻不问,好像不怕似的马迴众硬生生撞入织田水军的本阵,接着驾船的水手也不管跳上船的水军,二话不说跳入水里弃船而逃,这么奇怪举动立刻引起九鬼嘉隆的注意。

  九鬼嘉隆奇怪道:“载着重物却没有兵丁,撞上船队却立刻逃跑……不对!这小早被特别加固过,怎么会有船舱棚子,这一定有问题!”

  他的反应还是慢了点,跳上舟船的织田水军武士,钻入小早的船舱里不过片刻就发出一阵惊呼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到随后疾驰而来的小早冲过来,向撞入阵中的小早投掷圆滚滚冒着火星的陶罐。

  下一刻火光四溅电闪雷鸣,剧烈的震荡掀起高高的波浪,即使九鬼嘉隆坐在稳固的安宅船上也被震的东倒西歪,还没来得及张口又是一阵轰隆隆的爆炸声传入耳畔,这下他可真的有些站不住,巨大的安宅船仿佛在狂涛怒浪中挣扎着,左右剧烈的毫无规律的摇晃着。

  即便是最灵活的水手也免不了要失去平衡,更何况站在船顶毫无遮挡和扶手的九鬼嘉隆,在安宅船顶陪着九鬼嘉隆的部分头目可倒了大霉,靠边的一些武士在第一波震动中落入冰冷的湖水里,接着第二波第三波震动又把许多人甩下去,比起这些生死不知的家伙,九鬼嘉隆还是很幸运的。

  不幸中的宛行,他只是跌了一跤把脑袋磕出一个大包,还想大骂几句倒霉又是一阵巨震,这次震荡的位置似乎就在安宅船附近,九鬼嘉隆很聪明的趴在甲板上一动不动,直到剧烈的震动逐渐转小才抬起头来四下张望:“还有人活着吗?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爆炸……着火了!好多船都着火了……船队逃散了!左右两翼正在溃败……坂本水军正在包抄追杀!”船舱里断断续续的叫嚷在爆炸与铁炮轰鸣声的掩盖下几乎隐约可见,九鬼嘉隆这下可慌了神,连滚带爬的站起来放眼望去,一处处着火点向一把吧染血的刀刃竖在他面前,最近的一处竟然毗邻安宅船旁,简直惊悚至极。

  “混蛋!我们上当了!狡猾的坂本水军并没有拿出真本领,这群狡猾的内河水军众一定是串通起来坑骗我!对!一定是这样!我要回去告诉主公!让他小心这些狡猾的内河水军!”九鬼嘉隆恶狠狠的咒骂着,顺带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待一阵密集的铁炮声传入耳畔。才把他从失败的打击中唤醒。忙不迭下令全军掉转方向暂时撤入宇治川退避。

  一艘艘满载松香火油硝石硫磺以及大量木炭的快船被引爆。冲天而起的火光伴随着阵阵春雷炸响似的轰鸣,彻底镇住全无准备的织田水军,两翼还在迂回包抄的船队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后的本阵不断传来的爆炸和火焰,明亮的火光甚至相隔几公里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每个人的心里都冒出一个念头,织田水军败了,而且是彻头彻尾的大败,远超九鬼嘉隆想象的惨痛失败,跌倒这一跤能不能爬起来依然是个问题。现在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一个念头,留下有用之身赶快逃跑,来日再为织田弹正效力。

  九鬼嘉隆缩在船舱里不敢出来,还不清楚到底损失多少舟船,刚才只是匆匆扫过一眼估计损失不下三成,随着船外传来的激烈交火、喊杀和哭喊声,可以确定一点

  逃跑的过程是艰险的,面对四面杀来的坂本水军,停滞的舟船原地掉头再缓缓加速的整个过程都会不断的面临进攻。最大的那艘安宅船更是成为靶子,坂本水军的铁炮队站在船舷上随意瞄准射击。密集的火力重点攻击,打的九鬼嘉隆几乎不敢冒头。

  坂本水军也知道那艘安宅船是指挥舰,于是派出小早快船几次试图冲到安宅船四周进行攻击,只要杀死或者俘虏九鬼嘉隆就等于破掉织田家的一条胳膊,九鬼嘉隆这样经年海盗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令旗一挥四面八方都被密密麻麻的小早护住,打定主意即便填人命也要脱身而出。

  九鬼嘉隆的应对之法没有错,经历火船爆炸的震惊,船队的阵形被冲的七零八落不成体系,水手亡命士卒落水,烧死溺毙者不知凡几,顶盔掼甲的武士只要掉入湖中就不死无疑,无论水性多好都没又救,此时不逃就只有一个“死”字而已。

  蛇无头不行,指挥大将缩在船舱里拼命发布撤退令,可想而知军心大溃到何种地步,两翼的内河水军众跑个一干二净,有良心的还能想着发个旗号,大部分水军众才不管本阵的情况,不吭一声就一溜烟的跑掉。

  胜局已定,坂本水军开始私下包围收割残局,从四方围住的口袋阵越收越紧,企图翻过来打一场歼灭战,只是坂本水军的主力到底不够多,坂本水军三百艘舟船就想歼灭一支两百艘舟船组成的织田水军还是太困难,九鬼嘉隆也不是寻常跑船的船头,家里代代在海上干刀口舔血的买卖,闻风而动追杀和逃跑的本事远超同侪。

  坂本水军三百艘舟船分散的范围很大,中间难免有缝隙可钻,面对半数受创的织田水军只能挑选重点攻击,盯着安宅船集火攻击许久,就发觉织田水军对指挥舰的保护不遗余力,几十艘小早硬着头皮顶着坂本水军强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为指挥舰冲出一条缺口。

  淀川光长稍作衡量便下令掉转方向,定下围三阙一放大追小的战术,跟在织田水军背后的穷追猛打,顺着织田水军的败兵向大津港外的宇治川掩杀过去,沿途经过的商船目瞪口呆的看着织田水军的船队冒着黑烟逃跑。

  坂本水军追的很凶,十几艘轻装上阵的关船凭借速度的优势,始终咬着安宅船的左右不断集火,织田水军的护卫关船死死护住左右,安宅船的甲板被打的千疮百孔,还有几出透光性出色到可以看见外边的太阳。

  九鬼嘉隆焦急的催促着,水手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划桨,无奈安宅船体形大移动速度慢转身速度更慢,始终被轻巧便捷的关船粘着不得脱身,按照常理安宅船的防御力和火力要远远优于关船,可眼下却被坂本水军的火力完全压制。

  “不行,还是太慢了!这么追下去逃入宇治川也不见得安然脱离……”看到这架势左思右想觉得不行,立刻叫来幸存的水军大将,吩咐道:“下令所有关船列成两排隔开坂本水军的追兵,安宅船集中火力还击,如果他们继续追下去就没有退路,要做好决一死战的决心!我等织田武士不能只知道败逃!”

  “是!”水军大将急匆匆的下令,很快安宅船的火力迅速增加。移动速度有显著下降。本来去防守的武士都下去划桨。现在又折回去用铁炮防守,划桨的人少了速度自然而然的放慢下来,随着安宅船减速,护卫船队也要跟着减速。

  这一下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紧随其后的淀川光长立刻发觉情形有变,高声喝令:“织田军开始退了!现在是我们的好机会,立刻出击封堵宇治川口,不能让他们退入河道!”

  四十艘载着弓箭足轻的小早甩开膀子全力加速。片刻之间就超越织田水军的大股船队,聪明的水军番头下令各船放弃织田水军残余众的追击,一门心思盯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