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舅舅的智慧求推荐(1/2)

加入书签

  中院家坐落于六条大路与室町小路之间的中院町,离中院町不远的地方就是六条町,久我家另外一个分家六条家也居住于此,六条大路所处下京的位置并不太好,在这个时代的上下京之说虽然不被朝廷和幕府认可,但是也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町民对京都繁华的直接认知。

  尤其是那条贯穿京都东部的鸭川与六条大路相接的地方,是京都最不吉利的地方,它的名字叫六条河源。

  从古至今在六条河源那片不大的河滩上,不知有多少枭雄猛将葬身于此,平治之乱的源义平、藤原信赖,源平合戦的平能宗、藤原忠清等一代名将,能臣先后在此处刑,这些失败者被处刑之后,首级还要挂在三条大桥上晒首,让过往的行人商旅观看并以儆效尤。

  在吉良万松丸进入京都之前,就已经派出马迴前往中院家送信,所以车队刚一到六条大路,就遇到中院家的家臣迎接,此时在中院家的正门打开,一名年轻人站在门前等候。

  “吉良殿下!请随我来!家督通为公已经等候多时了!”年轻人到是很麻利,没有过多的繁文缛节,直接就虚引着吉良万松丸进入庭院内,吉良万松丸小声吩咐阿菊看好胜姬,独自一人走进去。

  甫一进入大广间,就看到主座上的白面中年人,身穿印有六花龙胆车家纹的黑sè狩衣,头带立乌帽子,脸上的敷粉并不浓重,起码还能让他看出几分中年人的长相,眉目之间依稀能看出母亲样貌。

  “万松丸,快到舅舅身边来!我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才这么大,一晃八年过去,爱姬走了,只留下可怜的你,这是神佛在惩罚我中院家吗?”热情的中年那男子名叫中院通为,中院家的现任当主也是吉良三郎的亲舅舅,去年年初遷任正三位権大納言,家格是略次于清华家的大臣家,在源氏公卿中地位也仅比宗家久我家差一点。

  因为只是家宴,吉良万松丸才有机会见到自己的舅母芳御台,芳御台是前任三条西家的家督,正二位右大臣三条西公条的嫡女,在吉良万松丸的母亲很未及笄的时候,就嫁入中院家做正室夫人,当年芳御台还曾与吉良万松丸的母亲是知交密友,所以她对吉良万松丸的到来也显得十分热情,坐在芳御台身旁的少年就是他舅舅家的嫡子,他的表兄中院通実。

  中院通実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身上也穿着黑sè狩衣,虽然只比吉良万松丸大五六岁,但是他元服的却非常早,十一岁加冠元服禁sè昇殿,身为大臣家的嫡子一上来就叙従五位下侍従,接着従五位上、正五位下、正五位上,在今年年初已经昇任従四位下右近卫少将,这升迁速度简直让人咋舌。

  当然这在外人看来确实很离谱的升迁速度,可实际上还不算最快的,大臣家里也有嫡子刚一出生就开始叙官従五位下,清华家和更高的摄关家更是频繁出现这种情况,十几岁就升到従三位也屡见不鲜,这这种升官速度简直就像坐火箭,与之相比那些苦逼的武士一辈子只能顶着某某守的假官得意洋洋实在是悲催到死。

  吉良万松丸也好不到哪去,目前没元服没官职未成年,虽然也有昇殿的特权,但这个实在不能和他这位表兄中院通実比,吉良万松丸照例拜见了舅舅,舅母还有表兄,然后规规矩矩的说道:“我的正式称谓已经改为吉良三郎,这是公方殿下的恩赐,公方殿下还说让我做吉良上総三郎。”

  “吉良上総三郎?这是公方殿下的意思?这、这简直是……”中院通为对他的新名字很惊讶,身为吉良家的姻亲,通古博今的中院家家督自然知道出典何处,只是看起来他的表情并不那么欣喜,甚至还有些愤怒的sè彩。

  一直像个木偶的中院通実,似乎一下活过来,微微动弹几下仔细朝着他看了几眼,似乎对他这个远方来的亲戚有什么话要说,只是犹豫了下又逼近嘴巴。

  面sèyin沉的中院通为小声的和芳御台交谈了几句,接着说道:“万松丸!听我的话,留在京都哪也不要去,比去慈照寺和坂本更好!”

  吉良万松丸当然不能留在这里,但是也不好伤了亲戚情分,只是随口找个托词说道:“可是舅父,在江州坂本内还有一些随从在,所以……”

  中院通为似乎早有所料,眉毛微微一皱,随即爽朗的笑道:“那就一起带过来吧,我中院家在山城国还有些庄园产业,堺町里另有一份收入,养活几十个人没有问题。”

  “不是几十个人,而是两千多人。”吉良万松丸有些无语的说道。

  “什么?两千多人。”这下中院通为险些一头栽倒,还好芳御台就在旁边好歹没有出个大丑,只是他们夫妻二人的脸sè很难看,多养活几十个人他还勉强能做到,但是这两千多人就是把朝廷里从三位以上的公卿全绑在一起也凑不够那么多粮食。

  “万松丸,你也太不像话了,上洛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人?难道你还想要打合战吗?”芳御台扶住自己的丈夫帮他顺气,用责怪的语气埋怨道。

  “舅父,舅母明鉴,我吉良家蒙公方殿下重恩抬举,世代担任奉公众首领,今度公方遭难幕府蒙尘,正是我吉良三郎奋起而上匡扶幕府之时!前度公方殿下赐我三郎之名号以示褒奖,我三郎就更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