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三路开花(1/2)

加入书签

  足利义泰的迟疑许久,童稚未消的小脸纠结好半天,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三条路的话,应该选择守备美浓或者三河吧!浓尾势的大局不变应该比任何事情都重要,费时费力的打坂本完全无法理解。”

  “你是这么想的吗?”

  “是的!”

  源义时轻笑一声道:“那坂本怎么办?中条时秀统兵三万镇守坂本,激进些可以夺京都擒足利义昭,拥立正亲町上皇重夺大位,保守些可以攻观音寺占小谷,可依托不破关据险而守,把织田信长和二十万西军全部堵在美浓国不得进出。

  想折返畿内只有打破关门,或者掉头南下从铃鹿关入畿内,无论选择那一种都会给东军带来极大的施展空间,一旦被余抓住机会穷追猛打,以西军散乱的组织必然是转瞬之间崩溃,织田信长不敢冒这个风险。”

  看似东西军对峙仿若应仁之乱似的局势,其实这情况差距可大的很,东西军的士气组织全部依靠各方大将调整,这就导致心怀鬼胎浑水摸鱼的武家特别多,碰上号令相同共尊源义时为主的东国御家人,各方面都出在绝对劣势。

  依靠天皇纶旨仓促组织起来的西军甚至缺乏基本的团结,从九州派来两万五,西国、四国派来三万兵就能察觉到许多武家对纶旨是三心二意的,所谓的西军聚在一起三天两头吵架,下面的武士就像群抢地盘的盗匪,不安分的聚集起来抡起太刀火并,从头到尾就没有所谓的团结一说。

  岛津岁久的行动带来的连锁反应把整个九州的军势全部拉走,这给那些兴冲冲跑过来以为能捞到好处的西国、四国武家带来极为恶劣的影响,士气饱受打击军心的凝聚力也在飞速下降,这么多先天因素制约,让一向自大的织田信长也不敢选择硬碰硬。

  足利义泰不甘心地问道:“那如果织田信长留下一部军势盯着坂本呢?”

  源义时知道这孩子的心思,大概是觉得织田信长不该这么蠢笨,便说道:“留下多少算是盯得住是没有具体数字的。留三万还是留五万?留织田军的主力,还是留下西军的同盟军?能不能确保留守的军势的确能防得住中条时秀,要知道他也是纵横畿内二十年的大将,绝非随便派个武士便能抵挡的,留的兵少将弱还想盯住坂本,那就是自己骗自己。”

  足利义泰又想了一会儿,忽然灵机一动:“如果留下六万人,让吉川元春与小早川隆景、三好义继、明智光秀盯住坂本总没有问题的吧?”

  “这样分很不错!看起来三郎要比织田信长聪明的多。”源义时对儿子的聪慧不吝赞美,接着又摇头说道:“西国与四国的精华就是毛利家与三好家,你这一下把西国主力毛利家、四国主力三好家。以及畿内幕府众主力明智光秀抽调到近江压制坂本。织田信长配下的西军主力就只有织田家、朝仓、浅井以及畿内国人众可以用。这样一支西军完全不是东军的对手。”

  “那……”足利义泰思考一会儿,说道:“援助越前国一定可行的吧!”

  源义时说道:“下下策,不可行。”

  “为什么?”

  源义时不厌其烦地作出解答:“首先越前国地势狭窄,短时间涌入二十万大军。很难施展全部的力量,其次大军出动援救越前,必须经过近江国伊香郡,这个郡曾经被余的师匠山本道鬼夺取,只需故技重施再夺回来堵住敦贺街道,那二十万西军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留下几万军势驻守伊香郡到是可以完美的防住坂本的异动,大是京都需要留下多少军势保护呢?

  南近江又留下多少军实保护,如果飞騨军团突然西进攻取岐阜城。坂本守军再东进夺取观音寺城、小谷城,把东山道一条线彻底打通,织田信长北援越前的意义就没有了,凭借优势兵力击退上杉弹正的五万军势占据加贺。

  而这对战局没有任何影响,哪怕织田信长一路打到越中也无所谓的。上杉弹正只需守住亲不知子不知的天险,就能玩一场瓮中捉鳖的游戏,进飞騨取道美浓只有飞騨川可以选择,若没有水军支撑无异于镜花水月,走信浓更是自寻死路,走的越远死的越快。”

  足利义泰若有所思道:“所以……只有攻打坂本了吗?”

  “攻坂本第一是清除隐患,中条时秀抛下一半军势,带着另一半逃亡舞鹤港已经失去左右战局的能力,捕捉正亲町上皇大概是想借此机会逼迫上皇收回院宣,顺便再给余指一个朝敌,把名份和大义的劣势扳回来,只不过做的太毛躁,上皇没捉到反而把比叡山给烧了。”源义时能把织田信长的思维方式猜个*不离十。

  就凭他们两人多年书信往来交流经验,而后往来渐消从知己降低到朋友再降低到亦敌亦友关系,互相揣测对方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从织田信长的性子和行为方式判断他的思想,其实也不算非常难猜。

  最关键的是他有足够的把握,无论织田信长选择三样里的任意一种都不会得逞,正亲町上皇顺利脱逃是个意外,但武家栋梁在鹤冈八幡宫举兵可不是意外,院宣和纶旨对武家来说只是个方便行事的名义,这一点可以从源赖朝奉以仁王之诏举兵,足利尊氏奉后醍醐天皇之纶旨易帜可以看出来。

  当举兵以后这个名义的作用就变得不太重要,武家比的是实力是血腥的争斗,而不是公卿们耍嘴皮子玩弄阴谋诡计取胜,东西军对阵还是要靠真刀真枪的战争,而不是隔着十万八千里互相喊口号比名份大义来决出胜负。

  上洛之战被源义时和他的家臣团反复推演无数次,各种意外因素以及无数套相应的解决方案准备一大摞,比如北陆道、东山道、东海道同时上洛,东山与东海联合作战剿灭难缠的甲斐武田氏余党,两个月做完寻常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的任务,这可不是凭着拍脑袋的灵光就行的。

  这种有心算无心体现在战争的各个方面,趁着西军主力转移到美浓国对峙东军主力的时刻,作为偏师的上杉谦信率领五万军势一路势如破竹,四月下旬便攻陷加贺国最后一座堡垒。越前一向一揆众总大将下间赖照逃往越前国避难,加贺一向一揆众总大将七里赖周、超胜寺教芳等加贺僧徒众、坊官众集体自害,加贺一向宗全员玉碎无一幸免。

  其实不是不想幸免,实在是上杉谦信不想让他们幸免,从老到少从僧徒到坊官几千人口全部灭杀,随后上杉谦信对顽固的一向宗再次举起屠刀,这次屠杀他们依然是理直气壮,阻挡东军的皆为贼众,阻挡的是和尚那就叫贼和尚。

  在加贺国逗留数日继续挥师西进攻入越前国,埋藏在越前国中的暗子朝仓景镜立即谋反。这位统兵六千并担任抵御加贺一向宗和东军的大将。却是朝仓家里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他的志向就是整垮朝仓家灭杀所有的亲戚,为此他还特意改名为土桥景镜,并请求上杉谦信转奏给源义时,求得下一字拜领的机会。迫不及待的改名为土桥时镜,把朝仓家代代相传的通字都给抛弃了。

  大野众首领土桥时镜里切叛乱,就把整个越前国府中暴露在上杉谦信的眼里,好比一条无懈可击的猛虎突然暴露柔软的腹部,这时候只需要一把尖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