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双娶亦如何?(1/2)

加入书签

  木下秀吉在严厉的斥责中浑身一抖,不知为何突然生出莫大的勇气,抬起脑袋睁大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居中高坐的尊贵武士,用一种十分罕见的眼神与吉良义时对视整整十余秒钟,大广间忽然安静下来,众人齐刷刷的望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木下秀吉。

  在吉良家的众多武士即将出离的愤怒之时,这个长相怪异的家伙却并没有说出想象中大逆不道的辞,而是突然撑地俯辞恳切地说道:“我家主公本着亲善的想法与镇府公商谈结盟联姻之事条,绝对没有任何恶意与欺瞒。

  阿市公主乃是我家主公最疼爱的妹妹之一,并且始终视若嫡亲妹妹般看待,此次以阿市公主为联姻的对象正是我家主公充满诚意的举动,绝非有意触犯镇府公的无上威严,更无意对上総足利家的尊严有所冒犯,各种曲折与是非黑白还请镇府公明鉴!”

  “好胆se好口才,这就是木下秀吉吗?敢和余对视且毫无畏惧的人少之又少,哪怕只有那短短的一瞬间就瑟缩也十分难能可贵了,刚才他眼眸里似乎流露出一些奇怪的东西,可是看起来不像是野心……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吉良义时抽出蝙蝠扇缓缓打开,露出扇面上的特殊花押字体,仔细观察这个矮矮瘦瘦娃娃脸大眼睛像只猴子似的家伙,想从他的身上掘出更多的东西。

  他不会知道木下秀吉此时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他这短短的二十多年人生里还从没做过这么疯狂的事,他已经看到丹羽长秀不停的冲自己递来担心的眼se,身旁的前田利家努力拽着他的衣袖不让他冲动,佐佐成政一脸的愕然还夹杂着少许感激,池田恒兴张大嘴巴像看到鬼一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前进,眼前的一切都像慢镜头回放,耳朵里什么都听不到只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他现在只有一股执着的念头那就是要活下去要活的比任何人都好,此次身负联姻的重任对他来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晋身机会。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八个字牢牢的铭刻子他的脑海中,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失败的后果有多么严重,即使没有被捕掳回去勒令切腹,也会让他多年忍辱负重的努力就此白费,身为一个出身卑微的农民子弟从第一步给主公暖草鞋一点点做起,凭借的就是个人的努力和一颗大胆而又谨慎的心。

  “像我这样出身的低级武士,通常只能做一个足轻头就已到极限,就像父亲大人木下弥右卫门那样武勇优秀却因为出身只能成为一介卑微的足轻头,只能在合战中落下一身病痛残疾,回到家乡与母亲大人结缘诞下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我秀吉绝不能走父亲的老路,宁宁还在清州城里等着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因此被流放出去,那样我的奋斗我的人生就要完蛋了!”木下秀吉的表里充满坚毅果敢和一股决不退缩的气势,哪怕眼前是刀山火海也要试一试再说。

  吉良家的谱代众似是被他的大胆辞给震慑住,亦或是从没想过这个尾张的矮个子武士能够这么冷静的组织起有理有据的辞,用这种无声的手段来回击刚才遭受到的污蔑,最重要的是他现吉良义时并没有生气,反而冲他微微一笑像是是在欣赏他的谨慎大胆。

  “只有像镇府公这样厉害的人物,才会觉我秀吉的才干呀!就像主公当初提拔我为奉行时是一样的感觉。”木下秀吉重新振作起来,信誓旦旦的向吉良家的谱代家臣保证自己的主公绝对没有任何不敬之意。

  丹羽长秀的反应也堪称迅速,立刻从木下秀吉的那里接过话柄,郑重的向吉良义时致歉而后三两语把不利的局面又给扳回来,本多时正见家督没有严厉斥责的意思,只能无奈的问道:“吾闻织田弹正少忠有数位姐妹,难道就没有一位适龄的嫡妹可以作为联姻吗?”

  “这个……”丹羽长秀有些迟疑不敢回答,在他身后的几位武士同样露出犹豫不定的表,前田利家攥紧拳头额头上满是汗水,木下秀吉也一下变的哑口无。

  本多时正看到这表就把内猜个不离十,冷哼一声道:“这就是织田家的诚意吗?有适龄嫡女却不愿意拿出来做联姻对象,这就是你们织田家口口声声说的尊重和诚意,可真是让我等大开眼界呀!”

  丹羽长秀见势不妙也不敢再犹豫,连忙说道:“确实有一位,乃是我家主公的嫡亲妹妹阿犬公主,我家主公的众多姐妹里最喜爱两位公主就是阿犬公主和阿市公主,因为两位公主从小长的就很想象,并列为我尾张国最美丽的女子,只是阿犬公主已经被我家主公许出婚约,明年就要嫁给郡内有力国人大野城城主佐治为兴殿下……”

  本多时正大声呵斥道:“什么大野城城主佐治为兴,从没听说过!竟然因为这种乌七八糟的国人众就把织田家的嫡女嫁出去,然后强塞一个庶女来滥竽充数,你们织田家到底在想什么?难道让我上総足利家的家督,还要和一个尾张国的小豪族做义兄弟不成?简直荒谬!”

  丹羽长秀把脑袋埋的更低,他完全没有料到局势会演变成这样,只得恭敬的俯身回答道:“抱歉!此事系主公之决断,我等家臣实在无法给予解答!如果诸君感觉不满意,在下立刻写信寄回尾张请求主公再派使者,重新订立谈判约定。”

  吉良义时拿起扇柄轻轻敲打地板示意群臣肃静,又过片刻才缓缓说道:“告诉织田弹正殿,婚约与联姻之事答应下来!不过婚约的缔结者还须重新商榷,余的意思是阿犬公主的婚约就此作废,作为联姻的女子连同阿市公主一起送过来!”

  “纳……纳尼?”池田恒兴的声调陡然拔高一截,才觉自己的失礼行为惊动满堂注视,连忙捂住嘴巴低下脑袋为自己的无礼表示歉意,不过大家都没心思在乎这个小武士的惊讶心,因为厅内可不止他一个人为此感到惊讶。

  织田家使者团队里所有武士都为之吃了一惊,任谁也想不到这位名满天下的镇守府将军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胃口,一张嘴就要把织田信长最宠爱的两个妹妹给要走,其实细想起来也不是特别夸张,且不说在大明帝国历史上出现过两女共侍一夫的经典桥段。

  在封建制度的ri本社会更是毫不稀奇,奈良、平安时代的皇族、公卿的腌臜故事撇开不提,就只说武家社会便有许多相似的例子,人称“恶御所”、“万人恐怖”的足利义教曾经立两位正室夫人,不但作出这种荒唐事还先后拥有ri野宗子、ri野重子两姐妹,虽然不是同嫁而只是代偿,可要是比起吉良义时这个简单要求,那真心算的上离谱许多倍的。

  如果说尾张织田家的武士吃惊的表现,就与吉良义时的特殊要求感到意外有关系的话,那么吉良家的谱代家臣团大吃一惊则更多是对家督看重织田家表示不解,吉良义时并不是贪花好se之辈,能守着几位怀孕的夫人没有沾花惹草禁y一整年的武士寥寥无几,按道理不应该为织田家的这对姐妹花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

  论相貌出身品行,吉良家配下五国有大把的女子可供选择,即便领内没有令人满意的适龄女xing,只需家督一句话就会有无数武家恭恭敬敬的献上自己的女儿、妹妹以供挑选,尤其是关东北陆是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