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台词(1/2)

加入书签

  长门amp;鸣人:就让我来解开这个诅咒,如果和平真的存在,那就由我来达成他,我是不会放弃的!(出自自来也小说《坚强毅力忍传》)

  佩恩:所谓战争…就一定伴随着双方的死亡伤病和痛苦…

  但是其实谁都无法接受亲密伙伴的死或许只是自以为是的认为…他们都会安然无恙…

  佩恩:当你们试图去寻找死的意义……能找到的……只有痛苦…和不知道归向何方的憎恨…

  佩恩:草菅人命的杀戮……永无止境的憎恨…不可治愈的痛苦……这就是……战争…

  春野樱:我从你们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我也想变得跟你们一样……请你们……这次就好好的看着……我的背影吧!

  春野樱:我一直犯错…一直失败…我再也不想犯错……再也不想失败

  春野樱:我一定要,一定要抓住你!就算手脚断掉了也好,身中剧毒无法动弹也好,也一定要抓住你!不管你如何抵抗,耍什么手段,我绝对要让你招出大蛇丸的信息,听明白了吗?

  春野樱:这一次,这两个人都由我来拯救!

  春野樱:对不起,鸣人,要让你稍微等我一阵了,下一次,我一定不会拖后腿的。

  我爱罗: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个想被磨灭的过去遗物,那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并且生存的呢?

  我爱罗:只为了自己而战,只爱着自己活下去,只要这世上还有为了让我感到活着的快乐而存在的该被杀死的人们我就不会消失。

  我爱罗:这就是世界,这就是人类的话,那就没有未来了,同甘共苦才是信赖,如果没有这个的话,世界上剩下的就只有恐怖。不考虑道德,只考虑做法,成为了我们现在面临的难题。

  我爱罗(对佐助说):把复仇当成生命的粮食,是什么都解决不了的…我可是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你还来得及,不要躲进被仇恨笼罩的个人世界…会再也回不来的

  我爱罗:佐助和我很像,同是曾行走于世间黑暗的人。因此,再微弱的光也应该能看得到。。。以前是。。。现在也是

  鹿丸:我本来想过着随便当个忍者,随便赚点钱。然后和不美又不丑的女人结婚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是男孩。等长女结婚,儿子也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就从忍者的工作退休。之后,每天过着下将棋或围棋的悠闲隐居生活。然后比自己的老婆还要早老死。

  佐助:因为有亲情的牵绊,一旦失去就会痛

  佐助:没有父母兄弟姐妹的你,了解我什么!从一开始就孤身一人的你,了解我什么啊?!因为有关系才这么痛苦,失去了那个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你知道吗

  佐助:我已经失去过所有的东西……所以我不想再看到我最珍惜的伙伴们,在我的面前死去了。

  佐助:人在了解了什么是爱的时候,也就同时背负上了憎恨。

  佐助:我早已闭上了眼睛,光明根本就不存在了。

  鸣人:好色仙人信任着我,把梦想托付给我,所以我只能将好色仙人坚信的一切坚信到底!这就是我的答案

  鸣人:至少,我还原意把他当作兄弟看待

  鸣人:我一直都是有话就直说,这就是我的忍道。

  鼬:优秀也是有烦恼的,有了力量就会被人孤立,也会变得傲慢起来,就算刚开始时被寄予了最大的期望,但是我和你是独一无二的兄弟,作为你必须超越的障碍,我会和你一起生存下去,就算是被你憎恨,这就是所谓的哥哥。

  鼬:人,都是依靠自己的感知和认知来认识这个世界,但也被之束缚的生活着的,那就叫做现实,可是感知和认知是暧昧不清的东西,现实也许也只是镜花水月,人都是活在自己的自我意识中的,你不这么认为吗?

  鼬:就是因为你们太执着于一族这种渺小的东西,所以才会忽略真正重要的东西。真正的变化是无法被规则制约、预感或想象之中

  鼬:忍者之所以为忍者,就是因为其经常要被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