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镇魂曲下两章合一(1/2)

加入书签

  场面上四个的身影无声的的对峙着,看着对面随意的摆动看似破绽百出实际毫无破绽的动作

  远野和川橙秉着敌不动我动的思想静静地防守

  虽然在这里的人都是从一个圈子出来的,杀人的基本功大家都各自清楚,但是能够活到现在

  哪一个不是拥有自己的底牌,而从在体系里学习的基本功在这里没有任务用处

  拼的就是这几年在外辛苦磨练出来杀人技巧

  界江眼睛突然眯了起来

  盗日柱身子瞬间动了起来,但是远野的身子更快,在盗日柱的双腿刚跳起来的瞬间手上的印已经完成了一半

  看在已经在半空向自己抛来的苦无,远野手上的速度更快一步

  “风遁…”

  一直凌空的手掌径直出现在远野的后脑勺,双手成勾,指甲上覆盖着深蓝色的查克拉,毫无疑问如果远野无法在一秒里躲过这次攻势,这只白嫩的手掌将在她脑里来个回旋力旋转

  远野专心的看着前方的三只苦无,从口里吐出一丝清风将苦无全部吹散

  而就在手掌即将到手的一刻,川橙就像心有灵犀的转过身子,从怀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刀狠狠地朝来人的心脏刺去

  看着发着闪光的匕首,一记偷袭不成的盗日柱只好往后跳去,紧握的右手往地上狠狠一扔

  一阵浓烟冒出

  身影已经潜在烟雾中自动消失

  此时一阵破空声从旁边传来,界江的身子悄无声息的来到川橙的身边

  一直关注的川橙赶紧回头,把自己的匕首向界江挥去

  “天真!”

  界江肩膀一甩,倒挂在背后的两把大刀瞬间握紧在手上

  感受掌中武器特有的冰冷度,界江露出嗜血的表情

  两把大刀被他挥得虎虎生威,让持有匕首的川橙陷入一种苦战

  而远野则在旁边不断闪躲盗日柱的攻势

  看着附近不断传来苦无的破空声,远野一边心翼翼的闪躲,一边还要留意旁边的战斗

  再次闪过从上空传来的手里剑

  看着刚才背后树木身上被手里剑身上不明液体所腐蚀掉一个大洞

  不能再这样了

  看着地上凸起的包,远野一个后空翻来到空旷的地方

  剧烈的爆炸声在前方传来,凌冽的风声夹带着烟尘向前挥来

  “不好!”心里突然一突,远野堪堪的把头往右一摆

  一把锋利的匕首从半空中切下,一丝白色的银发随即掉落在地上

  早就听说盗日柱的刺杀技术名列前茅,没想到一下子竟然如此棘手

  远野倒立双手撑地,腰部翻身一脚踹向半空中的人影

  轻松一个摆尾,盗日柱一个漂亮的往后倒退,一计不成的她身影慢慢消失在面前

  继续寻求下一个机会

  一阵烟尘飞溅,在这片干枯的大地上已经布满十几个大洞

  把砸在地上的双手剑拿起,界江再次砸向川橙

  正所谓武器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看着剑锋一次次插着鼻尖而过,川橙额头上的汗水不由滴了下来

  在以往的战斗中,运用自己的查克拉属性可以让手上的武器更快更加锋利,配合匕首灵活多变的特性在以往的杀人任务中让川橙得心应手

  但所有事情有优点必定有缺陷

  自己每次都想在敌人大力砸下武器那瞬间停顿找到破绽,但是即将击中敌人心脏时另一把大剑总会恰好的阻挡在胸前,而此时另一把大剑已经来到面前

  看着对面手臂上异于常人的肌肉

  川橙丝毫不会怀疑被劈上一刀足够让一头疯狂的公牛从中间分开两半

  对拼了几个回合,体力已经消耗了一半的川橙脸色不好的站在圈外

  身上不满大大的伤痕

  对面的界江仍然高傲的站直身子,尽管身上受到了一些伤口,眼里的戏谑却真实的存在

  “不好,体力消耗有些大了,在这样耗下去死的人只会是我,,看来必须尽快和姐姐一起搞定这个家伙”

  而此时远野和盗日柱在空中不断交手,两人互相碰撞后相互后退

  “这几年你的身手还是那么烂,看来一点进步都没有啊”

  “呵呵,比起某些只会三脚猫功夫的丑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盗日柱眼里杀气一闪而过,猛的往前冲锋

  远野却直接往后撤,不一会便回到了川橙的身边

  “弟弟,怎么了?”

  远野一脸警戒的看着对面

  而盗日柱也走到界江的旁边

  “单打的话实力我不够他强”川橙抹了抹嘴角的血迹

  “那我们还是一起上吧”

  毫无疑问,面对对面的强敌,而且还是两个和自己势均力敌的敌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干掉一个

  已经配合杀敌几百场的双子在这方面可是专家,双胞胎的优势就是在于两人都知道自己和另一人下一步要做的行动,两个人如果没有经过长久的配合,对于战斗的节奏就会把握不足,即便实力超群也很容易栽跟头

  而双子心有灵犀,这种战斗天赋可以在战斗时丝毫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往往川橙发动攻击时远野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只要被他们带入了节奏,每一次看是普通的攻击往往暗藏杀机

  这也算是双胞胎特有的优势吧

  而且对面那组合根本没有训练过,每个人都有自己攻击的模式,硬生生将两个人配合起就显得更加困难,这就让双胞胎的优势无形中增强了

  四人对视一眼,立刻交织在一起

  策在一旁不由乍舌,从开战的开始他就一直在旁边观察,很明显双胞胎各自的战斗能力比其他人更加出众,但是面对对面一个体术仿佛永不枯干的界江,一个身影诡异暗杀的盗日柱

  还是比较吃力啊

  和双胞胎朝夕共处的策自然明白当双胞胎在一起战斗的能力大,这可不仅仅是一加一大于二,而是大于无限值的可能

  不过…要是面对三个人的话…

  策紧紧地握紧刀,脑里想起某人的承诺咬了咬牙

  看着以往一起生活的伙伴,策悄悄地潜伏上去

  就在众人打得热火朝天,没有心思顾虑其他人时,策突然从旁边窜了出来,手里提着一把尖刀

  看到突然出现在界江后面的策,川橙高兴的大喊

  “策,现在!”

  赶紧把架在胸前的匕首举起,限制界江的行动

  策咬了咬嘴村,狠狠地把尖刀往前一推

  刀尖准确的从界江的腋下穿过,在川橙不可思议的眼睛以及界江得逞的微笑下

  穿透肉身的声音传来,一丝丝仿佛樱花瓣的血液飞溅在空中

  时间仿佛静止下来,鲜红的血液沿着剑刃缓缓流出,染红了衣衫

  噗一大口鲜血从川橙的口里喷出

  川橙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上夹带着不解以及迷茫,在剑即将刺进心脏时堪堪向右移动一步

  胸腔此刻传来火辣辣的刺痛让他动作不由一慢

  看到即将再次劈下的大剑,感应到哥哥有危险的远野立刻往界江的眼睛扔去三支毒箭

  看着成品字形的攻势,界江不紧不慢的用双手剑格挡,而在半空中的川橙身子急速掉落,

  在落地的一瞬间远野已经稳稳的抱住怀里

  其他人也瞬间降落在地上

  用手把外面的衣服撕开,幸好伤口不深,不过现在伤口正在出血,“现在的状态…”

  远野看着对面的三人

  原本满腔的怒火此刻却罕见的冷静下来

  “策,你到底在干什么”

  策抓住剑柄的手不断在颤抖,界江轻蔑的望了他一眼,扭头看着远野

  “怎么,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策…你…”不断咳嗽的川橙挣扎的站起来

  眼睛紧紧地盯着不远处那道熟悉的人影

  “为什么……”

  带着疑问的目光,望着策的双眼被凌乱的刘海所遮挡

  “我们是朋友啊,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一直沉默的策猛的抬起头

  脸色狰狞的开口:“为什么,好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你天资聪明,教官传授的技巧一学就会,而我只能苦苦训练才能勉强达到水平为什么你们能够获得无上的荣誉,而我只能站在你们后面一直当个跟尾虫!我不服,只要在这里干掉你们,教官就会给予我无限的光明,那个时候我就是干掉排名第二的人,我的实力就会被大家所认可,就可以离开这里,而不是那个一直你们背影活下去的窝囊废”

  说到这里,脸上露出病态的策仿佛想到以后美好的蓝图,双手激昂的张开

  这几年苦苦压抑的嫉妒,一直被压抑的黑暗面在此刻全然释放

  “嫉妒即是原罪,被内心恐惧和妒忌控制住的人还真是可怜”盗日柱冷冷的看着身边的策

  “不要忘记教官的任务”界江歪了他一眼,这让身子颤抖的策瞬间停了下来

  “时间不多了,快点解决”界江手提着双手剑心翼翼的靠近,

  俗话说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