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抉择之日下(1/2)

加入书签

  这章从昨天晚上十点写到凌晨两点,早上起来又要再写最尾一段还要加上标点符号什么的实属不易,我的大脑简直要瞬间爆炸了!晕晕晕…

  不过这章是六千大章,第一次啊,啧啧,我都佩服我自己!

  ----------------------------------------------------------

  晚风吹拂,吹来的不是夏日炎热的气息,而是血腥和腐臭

  轰轰轰…

  远方不断传来雷鸣声音,天上的乌云仿佛连同下方各自作战的忍者其内心的想法

  在战场的一处角落

  缓慢的闭上双目,仔细的感受周边的环境

  此时夏沫仿佛与周围的大自然融为一体,自己好像空气里的细风,不断地在周边飘荡着

  “这个感觉…是那边吗!?”

  感受到大雨来临前的闷热,夏沫的眼睛忽然一开,身子往旁边急速避去

  “往哪里跑?!”

  烟雾散去,把拳头从裂开的地面拔出,雷影扭了扭脖子,身体外的肌肉一阵收缩,庞大的查克拉不减反增

  是雷影一个人吗?眼睛快速的往左右相望,确定只有雷影一个人追了上来

  夏沫暂时停下身子,戒备的看着对面

  此时天上开始降下了这个季节第一次的大雨,天上乌云一片,黑漆漆的影响着双方的视线

  踏踏踏

  那豆大的雨滴掉落在地面上的声音络绎不绝,泛起一阵阵轮廓

  不愧是速度最快的影

  雨水顺着发丝落在夏沫的脸庞上

  眼睛在雨水的摧残下发出痛苦的声响,竭力的想闭上那双麻木的眼睛

  但是现在不行,也许在眨眼睛的一瞬间,那对有力的拳头就会和自己的脸来一双亲密的对碰

  那么这个疲惫的身子可能就再也不受自己控制而站不起来

  “那么自己…大家…!”

  “不过…”

  往四处望了几眼

  先在这里把雷影放掉的话,在团藏那家伙赶来之前

  虽然后遗症很麻烦,不过趁现在他们两个人分开,至少也要让一个人丧失战斗力

  夏沫计上心来,双手十指相交,手上不断结印

  “水遁水龙弹之术!”

  “没用的!”呈型挡在面前,雷影仿佛战斗炮车直接把水龙撞散,水波散去,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雷影绷直身子

  嘴边不屑的一笑

  直接往上一跳

  “你的套路我完全看清楚了!”

  夏沫惊愕的神色在脸上一扫而过,手上的动作一慢身子无法动弹

  雷影在夏沫的耳边低语一遍,随即在她身后用双手狠狠地抓住夏沫的腰部高高举起

  “忍体术·雷遁·雷我爆弹”

  说完身子跟着夏沫往下一抛!

  破风声不断传入夏沫的耳边,按照这个速度掉下去绝对有死无生!

  破土声传来,一个跟夏沫神似的人影举起右手往中门大开双手高举夏沫的雷影的胸口刺去

  看着夏沫右手上那散发着不详黑色的千鸟,雷影眼睛瞪得像铜铃般大

  “你这家伙!!”

  三勾玉的写轮眼在雷影的瞳孔中越发越冷冽起来,夏沫那随着雨水而湿透的头发一踏一踏的黏在脸颊上

  那强烈的冷漠的杀意让雷影又怒又气,夏沫那幅看向必死之人的眼色,那幅冷漠的样子

  看着离自己心脏越来越近的右手

  雷影不禁哇哇大吼起来,身子尽力往左一歪!

  丝丝~!!

  被撕碎的声音传来,被黑暗千鸟击中,从雷影肩膀上断掉的手臂此时在空中转个回旋状,随着血珠散落在空气中

  “啊!”脑中充斥着疯狂,雷影左手上的动作不慢反快,依旧疯狂的往下一砸,一副鱼死破的模样

  “别自以为是啊”

  “嗯!要赶快解掉分身”

  夏沫左手刚要结印,一股带着毁天灭地气势的冲击往夏沫的柔软的身子骨里撞去

  连带着分身,夏沫被狠狠地往一边甩去!

  轰轰轰……………

  “噗…”夹带着内脏的碎片从夏沫嘴里喷出

  堪堪的把胸前的一道符印扔去,幸好有这道护符身子才不会被压得稀巴烂

  “不过…现在内脏好像偏移了位置…”

  噗…

  “居然能够把雷影的右手切断,而且看那样子,不能接上了吧…”团藏身子靠在一处岩石想着

  自己想得太天真了,能当上影的那个不是有两把刷子的,用了那招也只能切下他的一只手臂吗?!

  “咳咳…”雷影缓慢的站直身,仅剩的左手握紧

  “不好!”

  夏沫放在后背的右手一抖,四只手里剑瞬间出现在手指缝里,往雷影那双眼睛扔去,两只急速后退的鞋子不断与地面发生摩擦,映出两道淡淡的花纹

  随意的用手臂挡在眼前,把完好无损连肌肉都刺不去的手里剑随意甩去

  雷影的身子随意动了起来

  “不好!”雷影的瞬身术太快了夏沫蹲下的身子再次站了起来,突然脸色一变,用手唔住受伤的关节,身子有了一丝僵硬

  “后遗症吗?!”

  身后传来破风声,一只呈鹰爪型的手指快速的伸向夏沫背后

  “!!!”

  丝丝丝~~

  在这危险的一刻,堪堪把左手往头后面一档

  看着被手指贯穿的左手臂,一丝冷气不由呼了出来

  “真顽固啊”团藏冷漠的吐出几个字

  左腿如鞭狠狠地踢向夏沫的后背

  “呲!”夏沫用仅好的左手横状挡在胸前,整个人就像皮球般倒飞出去

  此时团藏还没完,一个登高踢把夏沫提到半空,直接跳到夏沫上方再次狠狠的往夏沫的脑袋踢了下去

  &b~!

  夏沫的后脑狠狠地撞在地面上,就像乒乓球般掉落地面上弹起又掉落,巨大的疼痛感让夏沫眼珠仿佛要登出来,再也不能维持写轮眼,此时双瞳已经变回黑色,整个人正面趴在地上,血迹缓缓从后脑漫出

  雷影抬起左脚,一步一步的来到夏沫的身边,看着不断挣扎站起身的夏沫

  高傲的抬起头:

  “差不多到极限了吧”

  雷影庞大的身躯在夏沫面前此时仿佛有山般的高大,直踹的夏沫压不住气

  “能够夺走雷影手臂的忍者,抱着这个荣耀你可以知足的去死了”

  “不论是你,还是那些为你陪葬的手下们”

  “都要为了这场闹剧做下帷幕!”

  雨,下得更大了

  仿佛针刺般不断侵蚀着自己的神经,眼睛用尽全力都睁不开,周围的世界仿佛黑白朦胧一片,耳边传来的声音忽近忽远,“身体…好疼全身的细胞都发出痛苦的惨叫…”

  鼻子,耳边都流出丝丝血液,看着原本俏丽的少女此时一副头发乱散,浑身是血凄凉的模样,雷影举起的左手又放了下去

  “真难看啊”用手捂住右臂不断滴落的血液,雷影转过头大喊

  “希,希!”

  “雷影大人!”一个黄色头发的忍者脚步不稳的来到雷影旁边,心的帮雷影处理断臂上的伤痕

  抬头望了周围,雷影随意的问道

  “战场打扫的怎样?”

  “是!”捂住自身腹部的伤口,名叫希的男子心翼翼的治疗雷影身上的伤势

  “犯人的同党基本上被控制住了,控制知识时间问题,不过我们同伴大部分都受到了重伤,甚至死去了很多”

  希做出一副痛心的模样,目光不善的望着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夏沫

  团藏站在旁边,用手按住拐杖轻轻的架着随即三个人影出现在旁边

  “团藏大人,处理好了”

  “嗯”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团藏的眼光望向自己手下

  “受伤了?”

  “劳烦你关心,事情”

  “嗯”说完又望向如同死狗般倒在地上的夏沫

  众人呈圆形仿佛包围圈似围住夏沫

  “内脏被打碎了吗”

  不会…吧…大家…

  夏沫痛苦的支撑自己的身躯,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站直身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看着被触手穿透在天上不断摇摆的远野,川橙身子不自然的往后退,身子靠在墙上不断惊恐的说道

  “呦呦呦,煎饼来一口,巴嘎雅咯,混蛋!”

  把触手上的人影往前一扔,八尾拍了拍那双巨大的手掌

  “是时候最后一击了,v!”

  抱着肚子被破了一个大洞失去意识的远野,川橙不断的抱着人影发抖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脑里的一个人影和现实不断重叠,一个人不断地用鞭子狠狠地吊打着两人

  “不要打弟弟”远野用身子扑倒在川橙身上,随着破空声身上多了几个惨烈的疤痕

  每一次传来鞭子击落上的声音,远野嘴上就痛吭一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玩!!!!”疯狂而又亢奋声音从身前传来,手上的鞭子越来越多力度越来越大

  “呜呜呜呜…别打姐姐,拜托你,别打姐姐!!”

  川橙无助的抱紧远野,那股无力感和恐惧感仿佛又重临在自己面前身子紧紧地缩在那狭又安全的怀里不断哭泣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川橙双眼无神,紧紧的抱着怀里的远野,双腿不断乱蹬,痛苦的吼着

  身上的鲜血不断落在地上

  “远野,川橙…!!”仿佛看到一般,夏沫手里逐渐握成一个拳头,咬牙切齿的动了动

  “我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看着周围充斥着白骨的战场,此时白骨的核心内站了两个人影

  “够了吧,我说…”

  一个手臂刻着雷的男人此时站在另一人的面前,脸色严峻的看着

  “还没…有结…束”

  随着每一道呼吸,血液就像不要钱般从身体各个部分涌出来

  “可…可恶去死!”外围的一个忍者此时忍不住冲了过来,把手上的太刀狠狠地插进君麻吕不宽的肩膀处

  呲……

  停顿一会

  君麻吕挥手一动,一道白骨出现在手臂上,顺着本能刺进那个忍者的体内

  “你啊…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