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蓝波无依(1/2)

加入书签

  风和日丽的早晨,仿佛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幸福的甜美气息

  此时两人的位置早已远离五大忍村,在忍者世界的地图上可以看到现在正处于边缘地带

  把遮在眼睛的白布挪开,一直闭起来的眼线感受到阳光的照射不断抖动,过了一会动作稍微停下来,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明亮漆黑的眼珠出现在带土面前

  淡淡的清香不断环绕着自己的鼻子,夏沫眼睛有些呆滞的望向周围

  此时在夏沫的视线范围内尽是一片花海,最为显眼的是那一抹黄色的花瓣随着夏风不断摇摆,成为了一道令人感叹的风景

  “今天为你准备了一个礼物哦”

  望向背后的人影,夏沫脚步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带土一脸微笑的往后倒退,注视着夏沫慢慢往前行走的步伐

  用手轻轻的抚摸翠绿的枝干,把花盆轻轻放在鼻子尖端

  夏沫轻轻地把叶子拔下,金色花瓣在手指的作用下被缓慢的放进嘴唇里,甘苦和一丝清甜涌上味蕾,夏沫细细的品尝着

  仿佛想到什么,夏沫双脚弯曲蹲了下来,用手扒开向日癸群,慢慢的挖出一个坑,把手上的向日癸重新插在泥土里

  看着斜斜的依靠同伴的向日癸,夏沫双脚蹲下,手指无意识的在泥土上划着

  一刻钟后,夏沫重新的站起身,继续往花海中前面行去,时而穿插在路上和向日癸里,不断与向日癸擦肩而过

  看着脚下的大海,此刻夏沫已经来到花海的尽头,在那金色花瓣的尽头一道悬崖处

  “夏沫”

  把视线从别处收回,夏沫望向身后的带土

  此时带土把一直放在身后的东西拿到面前,几束从根部被一条红线牵着的向日癸

  嘛…要是被晓里面的其他人知道的话可是丢脸的要死,要是被他们知道晓组织真正的幕后老大不是送花而是送向日癸这种法子,特别是迪达拉和飞段这两个活宝,估计天天都要以此笑话他吧

  “好…漂亮”

  从带土的手上抓起向日癸,夏沫双手握住轻轻地放在怀里

  “为什么…知道我喜欢…”

  “纳尼?”带土抬起头

  “为什么知道…我喜欢向日癸…?”夏沫看着怀中的花问道

  “还记得你之前看过的花物语大全吗”

  “…嗯”

  “在介绍向日癸的那张纸上可是比其他页纸皱了很多哦”

  …夏沫轻轻的把向日癸根部的红线扯出,把怀里的向日癸缓缓扳弯

  “金色花瓣的向日癸…”

  一丝轻语从夏沫的嘴里轻轻呼出,神色依旧波澜不惊

  “向日癸…因为深爱着太阳,永远不停的注视着他。所以她总是向着阳光,也相信面向面向阳光,…阴影便总在身后。向往光明之花,给人带来美好的希望”

  带土瘦的身子屹立在那里

  “……美好的希望,我…难道内心还是希望这样吗?…”

  霎时带土的胸腔充斥着一丝忧伤,等他回过神,一双手轻轻的放在他的头顶

  “唔?”

  眼前的人影缓慢放下手臂,双眼静静的望着他

  双手摸向头顶,带土眼里出现一丝惊讶

  是由向日癸串起来的花圈

  “…你知道向日癸的花语吗?”

  从刚才一直扰乱带土的情绪仿佛安静了下来,带土的眼睛上不知何时蒙上一阵白雾

  那本花物语大全看了整整三十遍的带土自然明白,而此时夏沫把自己送给她的向日癸回赠给他

  向日癸的花语代表着沉默的爱

  这让带土不禁陷入一种恍然的状态

  “…这是回礼”

  一直面无表情的夏沫此时抬起头,她笑了,明目皓齿,一丝浅浅的幅度

  是我的错觉吗?带土的瞳孔稍微张开

  近两个月的相处,已经习惯夏沫那冰冷的模样,以前的自己根本没发现,原来夏沫笑起来那么好看

  眼前的夏沫,和阳光一样的耀眼

  “肚子饿了想吃拉面…”

  冷不防的说出这句话

  刚才的笑容仿佛一闪而过,重新变回冰山脸的夏沫此时缓慢回头,静静的看着脚下的大海

  “哦哦…”

  带土摇了摇头把头内的杂念了去掉,脸上又充满笑容,看来这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按照这个进度,看来夏沫会慢慢恢复记忆…

  不过…保持现在的状况好像也不错…如果一直保持下去不行!我在想什么?!!

  带土眼神一睁,脑力思绪不断…此时脑里充满着天人交战

  身下的大海仿佛充满着吸引力,在带土离开不久,一直望着海面的夏沫此时注意到异常

  整个大海仿佛围着一个中心圈,逐渐形成一个深深的漩涡,夏沫的望了一眼那个点仿佛离不开,黑色物质从眼角里不断涌出,逐渐侵蚀着夏沫的瞳孔

  跳下去…跳下去…不断从脑里传来信息让大脑有一种被针深深刺痛的感觉,双手紧紧的捂住脑袋,青筋不断出现在皮肤上

  “雅达…雅达(不要)!!”

  满头大汗的抵抗住

  喃喃中身子仿佛突然突然无力,夏沫整个身子轻松的掉了下去

  掉进那个无限黑暗的圈点里

  身子仿佛被压着无数个沉重的石头,看着离自己视距越来越远的海面,夏沫四肢随意的摆动,眼睛望着的投海里的光芒越来越远,仿佛身后有无数黑线穿透了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狠狠地往海底最黑面的一面拖去

  一股夹带着狂暴的记忆突然出现深深的直冲着自己的脑袋,与大脑里的记忆不断发起冲突,此时仿佛三架横冲直撞的货车在赛道上不断比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越往深处移动,大海那无数的压力越是直接覆盖着夏沫脆弱的身子板上

  吐了几口气泡,再也撑不住身体和心神的痛苦,夏沫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地狱的分界线------------------------------------------------------------------

  帕帕~

  海浪不断拍打着沿岸的声音传入耳边

  整个人漂浮在海面上,夏沫此时睁开双眼静静的随着海浪上,仿佛海上随意遗弃的瓶子不断摇摆

  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夏沫?!!”一个人影出现在夏沫身旁,作势弯下腰抱起夏沫

  仿佛知道来人是谁,夏沫很快做出动作

  “大丈夫大丈夫,我自己来就行了”

  夏沫用右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