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守护忍十二士篇(1/2)

加入书签

  “啊,就算站在台阶上大老远的还是闻到那股臭味,气死我了!”

  飞段背对着厕所大门,坐在台阶上发着牢骚

  细细一闻还是闻得到的,空气中的酸臭味底下隐藏着一股尸臭味

  夏沫一个人轻轻地倚在楼顶的一角,此时打着一把从市面上买来的黑伞,不断旋转着发丝说道

  “角都那家伙,卖个尸体都那么慢,啊~人柱力什么的没有任何头绪啊”

  飞段注视用手捧着挂在脖子上项链上

  “整整三千万两,角都那家伙估计正舔着舌头一张一张的验证钞票呢,那家伙是个钱迷在晓可是上下皆知的,再说过去了半个时,嘛,现在应该快到结尾了,你可要再多一些耐心啊,飞段”

  “这次换完钱绝对要去店铺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开始咕叽咕叽的叫了”

  飞段用手摸了摸肚皮,眼睛飘向夏沫的方向

  “夏沫酱,上次你唱的那首旋律叫什么名字啊?蛮好听的反正现在都在打发时间,吹一首吧?”

  “想听就好好的闭上你的嘴巴哦”

  夏沫白了他一眼,把手伸进怀中摸出一个黑竹笛子,掏出一块细布轻轻地擦拭,轻轻地把笛子的吹口抵在嘴上,慢慢的吸了一口气

  一阵清脆锐耳,清远悠扬的笛声从飞段后方传来

  那笛声初闻有些干涩,继而顺畅,声音忽高忽低,宛如千里之外,又像是在耳边轻语,笛声不断,曲子仿佛稍微带有一丝忧愁,让听声之人烦躁的心灵仿佛得以解脱

  飞段仿佛陶醉在这美妙的笛声之中,就连不断跺脚的右腿也安静下来,身体仿佛置身于美丽的梦境中,让人情不自禁的放松身子,整个世界都在聆听,让人沉迷

  一曲完毕,飞段过了一会才醒悟过来,早已闭上的双眼连忙睁开,两只手掌大力的拍起

  “噢噢,不愧是夏沫酱,听完之后整个身子仿佛舒畅了好多啊~~赶路的疲惫仿佛都不见了…”

  “那根笛子你是在哪里买的?就算我是外行但是一看就知道是个宝贝东西”

  “这个啊…”把笛子轻轻从唇边移开,夏沫再次心的放进怀中

  “是蝎亲手做给我的”

  “啊!那家伙啊?原来不仅会制作傀儡,还是做乐器啊”

  “这个笛子的材料可是大有源头,别看它只是一根笛子,可是有用的哦,嘛,当时我可是难得趁他有空逼着他来做的呢”

  夏沫说完站直身,把肩上的黑伞举起,整个人都缩进伞的影子之中,稍微挡住下午阳光的暴晒

  飞段回头望了她一眼便又转过头来,无聊的再次望向前方

  “角都的口水真多啊…都过了多久时间了…”

  “恩,差不多是这个点了…”

  夏沫的把头上的黑伞随意放在一边

  听到背后有脚步声,飞段转过身:“角都,太慢了啊”

  “嗯?!”阿斯玛把手上的手里剑尽数扔在飞段面前,发现来人不是角都,看到这里,飞段膝盖赶紧蹲到一个弯度,把边边的镰刀往前一挥,恰好的把手里剑全部弹开

  被挨打可不是飞段一贯的风格,在把手里剑全部弹开后绳子一拉,镰刀飞到半空后狠狠地往阿斯玛头上劈去

  此时一脸惊讶状的阿斯玛连忙往旁边闪去,表现出一副堪堪躲避的样子

  而飞段还不来得及进行下一步,两名木叶上忍快速的出现在场面上,显然潜伏已久,分别从左右各自突袭过去,面对着飞段左右胸腔心脏的位置狠狠一捅

  “什么…!”刚想回防的飞段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动弹不得,稍微惊讶的说道

  “太迟了”鹿丸此时正站在另一个顶楼上,双手紧握,两条黑色的影子一端连接着下面场上的飞段,而另一边则是连接着站在前面的夏沫

  “这个忍术…鹿丸吗?离我那么近居然感应不到,看来三年不见,成长了许多啊”

  夏沫的身体尝试动弹几下,发现完全不为所动,扭过头看向身侧

  不紧不慢地说:“样子看起来有了一丝大人的模样了哦”

  “虽然我很想说一句谢谢夸奖……”

  鹿丸半蹲着身子说道

  “解决掉一个!”

  阿斯玛慢慢走到飞段身边,往上方的楼梯望去

  “鹿丸,坚持住吗?”

  “大丈夫,还绰绰有余呢”鹿丸加大对查克拉的控制,特别是连接到夏沫的那条影子,如果说现在和那未知能力的晓相比,眼前过去曾经一起生活的过的伙伴她的能力更让他忌惮

  在赶路的过程中如何应对敌人的策略鹿丸在脑海中不断地分析过许多次,不过敌人的情报实在太少,在忍者世界里,和敌人战斗的话,知道敌人的情报和不知道的情况是如此可见,就拿自来也面对佩恩那一战说起,就是因为自来也用自己生命的代价把佩恩分身的情报传送回木叶,面对敌人的来袭鸣人才能打败当时犹如开挂般的佩恩,虽然到了那个时候鸣人的实力依旧成长了许多,但是对于夏沫那说,面对佩恩还是不够看的

  那么鹿丸对于晓的另外两个情报不足,经过商讨得出的结论一概都是先把夏沫控制住,毕竟如果还没战斗夏沫就把手里剑到处乱飞,运用那个四代火影的飞雷神,自己这边可是会第一时间陷入苦战

  所以面对曾经的伙伴,鹿丸还是很照顾的

  “是不是有点太紧呢鹿丸?”

  夏沫皱了皱眉毛,抬起头说道

  “你的伙伴被我们杀死了居然还是一幅面无表情的样子,宇智波夏沫,看来是晓把你变成那样残忍无情了!放火烧山不止,居然连寺庙里的妇女和孩都不放过?!”

  阿斯玛在下方看着这名过去一同在木叶生活的同伙,痛心的喊道

  “那家伙就是三年前叛出的宇智波夏沫吗?”

  旁边的上忍之一出声道

  “好年轻…”

  “可别被她外表骗到,就是那个家伙把火之寺内无辜的人群全部杀掉的恶魔,简直就是毒蝎心肠,她在木叶的时候居然没有听过她的异常,谁知道她私底下是个草革人命的家伙,和以前的那位大蛇丸一样…”

  “………”

  罕见的连以往和夏沫有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