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反叛之七大罪篇(1/2)

加入书签

  寒风“呼呼”地咆哮着,针一般地刺着街边行人的肌肤行人万般无奈,只得将衣服扣得严严实实的,把手揣在衣兜里,缩着脖子,疾步前行,在遍地的雪花上踩出一个个或深或浅的脚印

  狭的空间里此时两人分别坐在不同的沙发上,各自想着脑海里的事情

  十分安静的气氛突然被阁楼上一阵爆裂声所破开,君麻吕身子一缩,眼睛珠子紧紧的盯着上方,仿佛要把视线穿透地板似紧张的望着

  不一会上方又传来麻利的脚步移动声让他身子一松,又低下头发起呆来

  “夏沫姐到底在弄什么,君麻吕,你知道吗”

  一直坐在他对面的白用手扶了下镜框,出声道

  “不知道,不过夏沫大人不让我们上去阁楼肯定有她的想法,我们就在这里静静的等待就行了”

  君麻吕缓缓地张开拳头又再次握紧,不断重复相同的动作

  “这几天夏沫姐上去阁楼一鼓捣就一整天,剩下的时间就是回房睡觉,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受不住的啊”

  “这附近我去询问遍了,还是没有天山雪莲的踪迹,夏沫这几天一直不眠不休,是为了这件事吧,看来的确很重要啊”

  “………”君麻吕沉默的伸出自己的骨刀,又缩了回去,突然站了起来,抓起自己的披风往门外走去

  白看后抬起头:“你去哪?”

  君麻吕身子停顿了一会:“我再去远的地方问一下,今天可能很晚才回来,如果夏沫大人问起你就说我去干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吧”

  “君麻吕,你今天早上才找完刚回来,现在还不到午休时间啊…”

  白抬起手说道

  回应她的是啪的一下关门声,看着门外的人影越来越远,白把手收回转而扶住镜框

  “真是认真的人纳,君麻吕先生”

  碰

  阁楼唯一的入口打开了房门,白连忙抬起头

  一脸乌黑长发还是遮挡不住满脸的困意,一身黑衣的夏沫从旋转楼梯慢慢走了下来,独自走到自己的房门前将手握住门环作势往前一推

  “那个夏沫大人…”白站直身

  手上动作一停,夏沫多日来阴沉的脸庞缓慢转头

  原本磁性的女声也因通宵熬夜而变得有些沙哑

  “有事?”

  白再次抚了抚眼眶

  “夏沫大人…你的身体要多加保重啊,而且君麻吕他这几天除了吃饭时间不间断去探索天山雪莲的消息去,这样下去我怕他的身子会承受不住”

  静了几秒

  “这样啊”

  用手捂住嘴巴打了一个呵欠,夏沫意兴索然的转过头推开自己的房门,那个瘦削的身影随着房门的关闭消失在面前

  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嘴角,白再次弯腿坐在沙发上

  空中只留下一股仿佛让人深陷泥潭将人吞噬的一股沉闷气氛

  路边孤单的夜灯正一晃一晃的摇摆,上面沉积了许多雪花

  街边上也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寒风不断在歌唱,屋里正烧着一个有一个的木材,白将身上的被子靠紧,眼睛望着眼前的桌子

  “啊,咖啡冷了,要再去热一下才行”

  碰

  手指刚抓起杯子,一个身影随着外面飘落的雪花不断涌进给温暖的屋带来一丝冰冷

  此时全身都覆盖着雪的君麻吕把身子的雪全部抖下,一脸疲倦的坐到沙发面前

  昏暗的火光中一只装满咖啡的杯子突然递到自己面前,君麻吕抬起头

  “喝吧,热乎乎的喝下去可以暖一下身子”

  “啊,谢谢”君麻吕握住杯子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见底后再次放回去,让身子放松靠在沙发上呼出一口气

  白善解人意的帮他再次倒了慢慢的一杯,轻声道

  “今天怎么样了”

  “没有任何有利用价值的消息………”君麻吕把右手遮挡在额头上,一脸沉思道

  “辛苦了,今天我也去情报分子那里询问了,如果有信息的话他会在回复我的”

  “夏沫大人呢?还在工作吗?”君麻吕站直身抬头望向阁楼

  “不”白摇了摇头“她在你走后便直接睡觉去了”

  “这样啊”君麻吕再次抬起眼“那她有没有…”

  “大丈夫,我很好的帮你掩饰过去了”白脸上露出苦笑,抚了抚眼眶

  “嗯”君麻吕应了一声,随后两人久久无言

  “对不起,夏沫姐以前不是这样的,要是以前的她现在坐在这里我们两人就会再多出一个了,可能她最近为了天山雪莲操心太过忙碌而疏忽吧,你别往心里去呢”

  “……这是我的擅自行动,怪在于我,我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火堆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倒影着两人脸上沉默的模样

  早日的雪风稍微慢了下来,两人的神经被卧室方位的开门声所吸引

  只见夏沫用涂满黑色指甲扶了一下发丝,还是一脸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走了,去下一个目的地”

  把桌上的三文治一个叼在嘴上一个拿在手中推门而出

  “是!”把早已放置的包袱从沙发的另一端拉出,白和君麻吕双双跟着黑影走出外面不满雪花的世界

  -------------------------------------------------愤怒的分界线-----------------------------

  这个世界也有和新年差不多的文化,在这个大年集市上现在到处人来人往,都是热闹的人群再买着年货,一家老少三三两两相聚在这儿,期待着新的一年,看着他们欢笑与热情仿佛自己的情绪也被感染到而兴致高涨

  在这热闹的人群中一个形只影单的人影正坐在空无一人的酒馆上,桌面上三三两两的酒瓶已经倒下,旁边的服务员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脸大汗的望着来人

  “老板,再来一打!”

  “这位姐,我们店里要打烊了…”

  “啊?!有钱也不做生意啊?你们什么态度啊!”

  “呃呃…对不起对不起,今天我们要早点回去和家人吃团圆饭。。。抱歉啊”

  “切一家又一家的,真不过瘾啊!”

  把最后一瓶吹完,那名人影站直身子把钞票往桌上一拍,身子一顿一顿的往门口走去

  “啊,等等,那位姐”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过年啊,只是多了一双筷子而已,等会我们伙计下班也要一起去我家,今天我妻子宰了鹅肉,可鲜美只着呢”

  那名老板憨厚的望着她,其他店里的员工也一脸喜庆的注视着

  “嫂子做的鹅肉那可叫人回味无穷啊,上一年我吃了四碗饭啊!”

  “啊哈哈,你这家伙,上次还不知道是谁撑饱了差点走不动了”

  “你妹,别说出来啊!”

  “啊哈哈哈!”

  员工们发出一阵阵笑声

  蔷薇注视许久继而抬起脚步往后挥了挥手

  “这种喜气洋洋的气氛真让人不爽啊,一看就是那种烂好人,我不需要,掰掰”

  “啊,这个客人!…|老板往前走了几步,发现人已经不见后站在那里感叹

  “那个客人,身上充满孤独的滋味啊…”

  远处那个人影不断往人群中挤,在热闹的人群中越走越远

  “终于没那么多人了”蔷薇从怀里掏出一把香烟嘴上一叼,低下头把烟头靠近打火机一侧。

  “唔?!”

  看着怎么都打不出火的火机,蔷薇大力上下摇荡了一会往远处一扔,就这样干抽着烟往前走

  “混蛋!”

  突然脚步一停

  只见三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的面前

  “好久不见了啊,蔷薇”

  领头夏沫原本古蓝不惊的脸上此时露出一丝笑容

  “唔,你这家伙!真是让人火大的笑容啊”

  蔷薇眼神一变,凶狠的举起右手狠狠地朝夏沫脸上挥去!

  身后的两人脸色一变,完全没反应过来,感受这个充满力量的拳风,夏沫在蔷薇挥拳的一瞬间手指尾作势抬起,随即又收了回去

  没有任何阻碍的拳头狠狠的打在夏沫的嘴角上,力度之大让夏沫不由后退几步

  “呼呼…”

  君麻吕第一个反应过来直身冲到蔷薇面前抓紧她的领口

  “你在做什么!”

  “哼,主人还没出声你这头忠犬倒是很及时啊”

  蔷薇脸颊带着酒后的绯红嘲讽道

  “你再说一遍”君麻吕的眼色冷了起来

  “放手,君麻吕”

  夏沫若无其事的擦掉嘴角的血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