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反叛之七大罪篇(1/2)

加入书签

  为了守护你们而站在这里

  夜晚的森林里透露出一丝丝寒气,忽远忽近的狼嚎声更加让人心觉不安

  在这森寒的草丛里一团烛火显得温暖许多,三个深深的影子被火光拉的许长

  “这么说蔷薇你这几年一直在不同的城镇上流连吗”

  背部靠在树干深处的白说道

  “当然,你不想前脚刚进后脚就让雷影部队那一伙人爆菊花吧?话说前几个月真是狗屎一般的生活啊,那些派过来的敌人杀了一个又来一堆真是烦死了,东藏西躲的,虽然能把那一群苍蝇解决,但是一个苍蝇后面跟着的是一大群苍蝇,嘛,光是逃跑已经让我头疼,联络其他人就更不可能了”

  蔷薇左手无奈状拍了拍脑袋,香烟的朦胧火光随着呼吸的伸缩而忽亮忽暗

  最初的开头,不断逃跑逃跑,不断锻炼自己…甚至让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白不自觉的握紧拳头,脑海内一个普通男孩浑身是血躺在她的脚边,旁边则是头上戴着云雾村护额的粗壮忍者的画面一闪而过

  看着天空上慢慢降落的雪,白把头往前凝视

  寒风仿佛空气般包围着众人,中央的烛火逐渐暗淡下来

  啪啪啪

  一直坐在木材堆旁边的君麻吕不出声的把一根木柴放进去,虽然沉默不语但那两道冷峻的双眉展现他这几年过得也不怎么安定

  是啊,犹如叛忍那般不断逃亡担心自己那一天莫名其妙就死了的生活,虽然他们已经看淡死亡,但是这种生活谁也不会想一直呆下去

  不顾一切的舍弃了他们以前的生活方式,只是为了实现大家心底的那触手不及的愿望,信任一个人的感觉大抵就是如此吧

  在座的众人,心底打底都或多或少明白这一点

  耸耸耸…

  树叶落叶的声音传来,一直躺在树干上的夏沫用手捂住发晕的额头,消掉其之前熟睡的后遗症

  那双漆黑的眼珠扫了一下天空,静静的把身上的雪拍掉低沉发出的话语

  “玻璃状的寒冷天空啊……”

  “夏沫,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看着定定的望着天空的某人,蔷薇把烟头嗯在雪地上,让其彻底湿透

  “以牙还牙,加倍奉还!”

  夏沫站在树干眺望远方,那一抹黑发随着寒风飘散

  “不把雷影这个眼中钉去掉的话那一天的阴影,带着失败和恐惧的负面情绪只会阻碍我们心灵以及的壮大,毕竟任何可能性都会出现”

  黑色指甲油抚摸着自己的眼睑,夏沫把手又放了下来

  “杀死雷影,就是我们统一霸业实现和平的第一步”

  “白,蔷薇,你们乔装下去云雾村的把他们地形彻底分析一下,我要知道一切,包括雷影的常去地方路线”

  蔷薇:“和雷影为敌的话就是和一个村子为敌啊,反正怎样都会很麻烦,是时候该清算了”

  白:“我明白了,交给我”

  人影落了下来,夏沫的高跟鞋在雪地上一步一步的落下印记

  “君麻吕,我们走”

  “嗯?”君麻吕闻言后站了起来,身子紧紧的跟着夏沫身后

  “喂,你们去哪儿”蔷薇仰起头喊道

  “山头”

  夏沫停了一下转头,轻轻的笑了一下

  “要和麻烦的人为敌,不筹齐强大的武器怎么能代表我们七大罪足够的诚意”

  “下一个的同伴啊”

  蔷薇翻了个白眼继续依靠在火烛上

  “走了”

  一道黑一道白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雪中

  ---------------------------------------------暴食的分界线-----------------------------------------------

  两旁的高木让漫长石梯的路途衬托的更加高深,终点处一座的店庙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夏沫面无表情的望着附近:“还是那么荒凉啊,仔细想想果然是个静心修炼的地方”

  后身推一个脚步距离的君麻吕抬起头:“这么说来一年前夏沫大人你就邀请过再不斩但是他拒绝了吗”

  “啊,那家伙自从听取我的想法就一直尝试着把自己的脑里的想法贯彻在自己的刀术上,不过这一年还真被他弄得有些眉目,以至于一直痴迷到现在”

  “现在的他,不仅能够熟悉之前我送给他的那两把忍刀,在这段时间对刚到手剩余的三把刀里看来也是相当有研究啊”

  君麻吕的语气里带有一些不屑:“成年人的水平实力基本在几年前已经定型了,无论在怎么练习刀术自己体术更不上的话也只是锦上添花,有夏沫大人在对于实力的任何方面都要好处,为什么要拒绝夏沫大人的邀请”

  夏沫的眼睛不断在面前的庙扫过

  “鬼,你说什么”

  听到声音,夏沫和君麻吕回过头,一个背后挂着三把忍刀的人影仿佛幽灵一般突然站在那里

  “有价值的人就像黄金,时代虽久但是无论在哪里仍然吸引着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