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3(1/2)

加入书签

  病房后见了我,叹了声,红着眼圈缓缓摇了摇头:“都苦啊……都才这个年纪……”

  听她的后半句,我知道她的“都”到底是谁,但我却只能沉默,不知该说什么。

  一个月后,他陷入重度昏迷,医生给下了病危。

  两周后,监控仪器发出尖锐的警报声,医生护士们涌进了病房。

  最终,他解脱了,而我们站在他的床边,再一次面对和八个月前曾面对的。

  一周后,我和宋望在做出门前最后的检查。

  “铲子呢?”我问。

  他看了下,回答:“带了。”然后问我:“瓶子?”

  “盒子里。”

  “信?”

  “也在盒子里。”

  一一在门口晃来晃去,问我们:“什么时候走呀?”

  “现在就走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