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1/2)

加入书签

  牢里过几天,晚点我再让人送火盆过来,你再忍忍。”这地牢腐臭味重又带湿气,天寒地冻的,他一身细皮嫩肉怎么捱得住。

  想着,宋绰忍不住将他轻搂入怀。

  李叔昂贴靠在他肩上,担忧着他的仕途,直到听见压抑的笑声才横眼望去,瞧见秦宣对自己眨着眼,像是要自己看看四周,李叔昂不解地侧眼望去,猛地抽了口气,一把将宋绰推开。

  毫无防备的宋绰教他推得差点往后跌,不禁低声骂道:“你这又是怎么着!”怒目瞪去,牢里微弱的灯火映照着他绯红的脸,他顿了下,回头望去,对上其他三人若有所思的表情。

  “呃……其实我俩……”

  “其实我和大人想过,除了太府寺卿之外,也许还能查查太府寺少卿。”李叔昂飞快地接了话,趁机偷拧了宋绰背部一把,宋绰痛得嘶了一声。

  “太府寺少卿?”秦文略懒声问着,当没见到方才那一幕。

  “是啊,我记得太府寺少卿是大人同科的探花,他已故的父亲在朝曾任大学士,门生也不少。”李叔昂沉住气,将原本该查未查一事道出,还偷偷地瞪了宋绰一眼,不敢相信他竟胆敢公开两人关系。

  “啊啊,本王想起来了,当初在掏金城陷害宋大人的王永德也是张学士的门生,还有现任的右佥都御史亦是。”秦宣突道。“张学士在世时,门生确实不少。”

  宋绰闻言,脑袋飞快地动了起来。“太府寺少卿以往就对我抱持着莫名敌意,可我并未得罪过他,会是他主导一切吗?”

  “有可能,你虽未得罪过太府寺少卿,但你的父亲曾经得罪张大学士。”秦文略补上一句。“当年你父亲贵为太子太傅,极受皇上尊崇,而那时的张大学士虽只是群辅之一,倒是挺会煽动皇上心思,多次遭太子太傅斥骂,要是因而结怨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说来,这案情倒是明朗了不少。”秦宣手往李叔昂肩上一搭。“叔昂,委屈几日,本王会来接你的。”

  “要接也是下官接,关王爷什么事?”宋绰一把推开他,占有性地将李叔昂搂进怀。

  一旁的宋繁揉着眉心,而应多闻只能假装闭目养神。

  秦文略见案情已理得差不多,对这三人的关系毫无兴趣,便起身道:“这几件事分头进行,本王先走了。”

  宋繁和应多闻也赶紧跟着秦文略一道离去。

  秦宣见散戏了,索性起身,边走边交代,“别待太久,狱吏还等着。”

  宋绰没应声,紧紧地拥住李叔昂。“你这傻子,有事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这事不打紧,倒是大人怎么办?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吗?”李叔昂低声问着。

  “叔昂,大不了就不当官,你知道我对官位并不留恋。”

  “可是……”

  “没有可是,我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

  然而,李叔昂却并不作此想,绞尽脑汁地想,非要想出周全之策不可。

  如秦宣所言,翌日上朝,宋绰立刻遭到弹劾,弹劾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右佥都御史晏浩济。

  “启禀皇上,右都御史宋绰,伙同其妻与妻舅,收贿牵线李家牙行与市买司定契,与太府寺卿同流合污,胆敢收下奉宸库珠玉珍宝抵债,罪无可逭,求皇上明鉴。”

  宋绰听完,只是无声冷笑。随即摘下了顶冠,双膝跪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