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1/2)

加入书签

  其余还未探测灵根的孩子脸上顿时露出欣羡的表情。

  云峥再看过去,发现方才那个叫“小宝”的孩子已经不在这里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等待探测灵根的孩子也在逐渐减少,有的检测出来应该,心里高兴,脸上也尽是喜悦之情;而有的体内没有任何灵气,也检测不到灵根,不宜修行,只能黯然地退下,等候在另一边。

  只有方才的贺观鱼被检测出来是双灵根,特例去了内门,其他人都在另一旁等候。

  天色渐暗。

  云峥脸上也不禁流露出疲惫之色,方才一直在忙招收外门弟子的事情,眼睛一直盯着测灵石看,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况且这个身体的体质本身就不是很好。

  言润之在一旁看着,也留意到了云峥的脸色,他走过来,顶替了云峥的位置,叮嘱他,让他去旁边休息。

  云峥微点头。

  他刚去到旁边没多久,闷了一天的温雨泽便走过来跟云峥说话。

  温雨泽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脸色却突然变了变,有些惊讶地看向后面。

  云峥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天空中出现了几道明亮的光芒,一直往他们这边的方向而来。

  那几道光离他们越来越近,言润之也将最后几个孩子挑选出来,让他们跟其余人站在了一块。

  注意到异样的他神色微动,略带意外地看向天际。

  那几道光贴近地面,变成了数位穿着白黑衣服的男子,他们的神色凛然,均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见到这几位穿着白黑衣服的人,以及他们身上熟悉的图案,灵剑门众弟子脸上均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执法堂?”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平时神出鬼没的执法堂,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周围均是他们小声讨论的声音。

  云峥看了看言润之,再看向苍云峰其他弟子,发现他们都是一副十分意外的样子。

  看来这传说中的执法堂,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

  “掌门有令,灵剑门子弟速速回山,若有耽误者,均按门规处置!”站在前面的一名男子冷声道,他的话音刚落,后面的人均把剑拔了出来。

  锋利的剑刃,映衬着冰冷的神色。

  “师兄……”其余人纷纷看向言润之。

  他伸手,阻止他们接下来要说的话。

  “既是掌门有令,吾等皆应遵循师门吩咐。”

  言润之说完这番话,对着执法堂抱拳,问道:“师门命我等下山招收外门弟子,现在既已完成任务,我们这就回灵剑门。只是这些孩子比较年幼,又未修炼过术法,我们要亲自送他们回去,诸位没有意见吧?”

  那人的目光扫过在场的这群孩子,孩童被他审视的眼神吓到,纷纷低下头来。

  他侧过身,没有再多说什么,便是同意了。

  言润之对着灵剑门其余弟子点头示意,将大舟幻化出来,他们纷纷送那些孩子上去。

  云峥将剩下的孩子送上仙舟,自己也正要上去,却被一把剑拦住了去路。

  “你就是云峥?”方才执法堂说话的那人这样问他。

  “正是。”云峥虽然疑惑他为何这么问他,但还是礼貌地回答了。

  已经在仙舟等候的人,纷纷看了下去,发现执法堂的人正拦着云峥,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师兄,他这是要干什么?”温雨泽心里有些不安,着急地问言润之。

  言润之也是一副不解。

  徐乔乔看过去,眼中的疑惑越来越大,低喃道:“不会吧……”

  “听闻你寻了把好剑,名为极星,可有此事?”那人收回剑,神色不变,淡淡地问他。

  “不错,我的剑,名唤‘极星’。”

  “正好,”那人微扬唇,眼睛直视着他,“我欲与极星剑主人一战,可应否?”

  因为离得远,而那两人均有意压低音量,他们都听不到云峥跟执法堂的人说了些什么。[ ]但是刚刚……

  那人向云峥下战书的时候,用灵力发话,将力量灌注在了这其中,他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其余人也均听清楚了他说的话。

  “我去!”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温雨泽,“执法堂的人是用什么方法修炼的,我们谁都清楚,以这种不要命的方式修炼修行出来的人,又岂是好对付的?云峥才刚刚结丹,根基未稳,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徐乔乔看了看执法堂的其余人,发现他们在听到那人对云峥提出挑战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不一样的神色,竟隐隐带着一丝兴奋。

  她忍不住用手捂住脸,暗暗道,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执法堂的人都是一群疯子,疯子!

  都疯了!!

  言润之对着他们摇摇头,纵身从仙舟上跳了下来。

  言润之刚走近他们,便听见云峥问了一句,“这比试,总要有点彩头才好玩,你说是吗?”

  那人颇为意外地看了眼云峥,显然是没料到他竟然如此爽快就答应了。

  “若你输了,便将这极星剑让给我。”他这般说道。

  “极星剑不是货品,断没有将它让出去的道理,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云峥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你怕输。”那人肯定地说道。

  “激将法对我可没有用。”云峥笑道,绽放出来的笑颜炫目,让在场的人都愣了愣神。

  那人很快回过神来,“若你输了,以后不可再用极星剑。”

  云峥见他三句话不离极星,心里有些好奇,但也没有问出来,点头,又问:“若你输了呢。”

  “我不会输。”

  云峥轻轻一笑,“原来你们执法堂的人,都这么自恋和自大。”

  他又重新问了一句,“我说,若你输了,你当如何?”

  苍云峰的人第一次见到云峥如此咄咄逼人的样子,但是不得不说……

  这样的云峥,身上仿佛带着一种自信的光芒,让人移不开目光,也更加令人惊艳。

  “就是,别人输了就要给赌注,轮到你们的时候却一声不吭,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温雨泽大声道,话语中尽是对执法堂的鄙视。

  他话刚说完,便被徐乔乔打了一拳,并狠狠地瞪了一眼他。

  这家伙,来凑什么热闹!

  “……”温雨泽愣了下,然后对她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我若输了,执法堂便任你差遣。”

  “不必,”云峥道,“执法堂赏罚分明,只听从灵剑门每一任掌门的命令。若你输了,到时候答应我一个要求即可。”

  “好。”他干脆利落地应道,也没有问云峥所说的要求是什么,就这样答应了,又或者说他对自己过于自信,觉得他一定不会输,所以这个要求到底是什么,无关紧要。

  “亓临。”那人这般介绍道自己。

  “你方才也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叫云峥。”

  言润之听见了他们的一番谈话,暗暗在心中叹气,却也不好多作阻拦。

  这是云峥的决定,无论结果如何,都应该被尊重。

  “明日申时,试剑峰,恭候大驾。”亓临留下这番话,便转身,回到他们方才所站的位置上。

  “不是说掌门有令,让我们速速回灵剑门吗?让快点的是你们,现在在故意拖时间的也是你们,什么都让你们说完啦。”徐乔乔冲下面喊道,她在听到云峥答应了亓临的应战后,便忍不住替小师弟出气,开口讽刺道。

  谁知执法堂的那群人面色不动,连眉毛都不抬一下,权当没听到。

  徐乔乔哼了一声,扭头看前方的风景。

  “小师弟,准备出发了。”言润之道。

  云峥说:“好,就来。”

  足尖轻点,一个漂亮的跳跃,云峥轻松落在了仙舟上面,言润之尾随而来。

  其中几位金丹与筑基的修士齐齐施法,驱动仙舟,大舟调转方向,前往云雾山。

  苍云峰主殿,掌门玄机子坐在主位,其余门峰的峰主各坐在两侧。

  云雾山共有四个门峰,分别为:主峰苍云峰,其余门峰凌秀峰、赤炼峰以及上善峰。

  凌秀峰峰主元素素,是四大门峰中唯一一个女峰主,她穿着一身浅淡的青色衣衫,身上自有一种温和的气息,她看了看其他人,发现那三人脸上都是一番严肃的表情,低低地笑了起来,“你们为何都是这副表情,等下弟子们都来了,让他们见到,岂不是会人心惶惶?”

  她的轻笑,缓解了此时的凝重气氛。

  赤炼峰峰主谢永阁神色稍缓,被元素素这么一打岔,他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道:“师妹,你这性子,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他们正对话着,玄机子一抬手,他们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忙停下话题,纷纷拱手,道:“掌门师兄请吩咐。”

  “今日有消息传来灵剑门,云雾山下,三里外的村庄,有命案发生,一夜之间,那户人家皆被人害死,死法诡异,而不久前,那里又有命案发生,依旧是相同的死法。”说到这里,玄机子叹了口气,“云雾山的村民安居乐业,受灵剑门所庇佑,如今竟发生如此惨案,灵剑门绝不能坐视不理。我已命执法堂的人先带弟子们回来,招收弟子之事,只能暂且搁下了。”

  众人暗暗点头。

  尔后,玄机子道:“回来了。”

  这话刚说完,一行人便从外面走进来,走到大殿中央,行礼道:“掌门/师尊!”

  “免礼。”

  他们才进来,玄机子便将之所以突然叫他们回来的原因一一道来。

  灵剑门的弟子听着,脸上的表情骤变,有冲动者更率先出声道:“恳请掌门让我等下山调查命案。”

  听到这话,其他人亦纷纷请求道:“恳请掌门让我等下山调查命案!”

  “恳请掌门让我等下山调查命案!……”

  “好了,你们这群孩子,”元素素道,她眼中带着一丝赞许,“若不是有这个打算,准备让你们下山前去调查,掌门又怎会突然召你们回来。”

  说着,她感慨了一句,“年轻人啊……,还真是有活力。”

  “灵剑门听命。”玄机子庄严道。

  “弟子在!”灵剑门的弟子纷纷跪下,低头,恭敬地听从师门吩咐。

  “吾命尔等明日出发,前往调查云雾山下一案,捉拿真凶。”

  他将一块令牌扔给言润之,道:“润之,你作为苍云峰首徒,应带领好你的师弟师妹。”

  言润之将令牌牢牢握在掌心,应道:“弟子遵命。”

  明日出发?那他与亓临对战一事……

  云峥刚要起身,却被言润之按住,用眼神示意他不可。

  却见言润之起身,道:“师尊,弟子有事要禀。”

  玄机子看了看其余峰主,他们便识趣地带着弟子告退了。

  云峥也被徐乔乔和温雨泽两人拉走。

  他们在殿外等候着言润之,许久,他才从里面出来。

  出来时的样子,是一脸的轻松。

  “师兄,怎么样,你跟师父都说了什么?”温雨泽迫不及待地问道。

  “师尊命执法堂的亓临,与我们一同前去调查命案。”言润之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噗……”

  徐乔乔忍不住笑出声来。

  云峥在听到此话后,便明白了自家师尊的用意。

  师尊想是知道了亓临挑衅一事,又不方便出面教训他,便借着下山一事,给亓临找点事情做做,让他没空再理会比试的事情。

  执法堂向来听从掌门吩咐,若是让他下山帮助调查此事,亓临绝对不会再生事端。

  只是……

  云峥暗想,他们终有一战,这是逃不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