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食代】第七章 周珊的归宿(秀色,肢解,虐杀)(1/2)

加入书签

  枪声引来了很多士兵,还有罗陌的母亲,庄辉只是肩膀中枪,并无生命危险。几个士兵上去把庄辉铐了起来。

  罗母担心儿子的安慰,嚷嚷着要将庄辉交给警察处理。罗陌刚把裤子提上,却制止道:“妈妈,你别管啦,这事我处理就好。”不由分说的就把他妈妈往外推。罗父在罗陌出来时就急匆匆的出门了。罗母最是宠爱这个儿子,只是说“唉,你可别又惹出什么乱子来”就被罗陌推出屋了。

  等母亲走了,罗陌摸着被打肿的脸笑着对庄辉说:“傻大个,又见面了啊。”

  “放了周珊。”庄辉怒道。

  罗陌回头看了一眼周珊,周珊也泪汪汪的忘着这里。她被绑的结实,又塞着口塞,没法说话,只是紧着对庄辉摇头。眼神中满是疼惜。满满的爱却给了一个傻小子,哼。罗陌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他对庄辉说:“你女朋友不错嘛。”说着还拍了拍庄辉肩膀“她的包我帮你开了,小逼真紧。当然乳房也好吃,好多乳腺。还有那手指,嚼起来可劲道了。”

  庄辉被四个士兵压住不能动弹,哇哇怪叫大骂罗陌。

  罗陌不悦,脸上渐有狠色。“你他妈的,还骂起来没完了!”说着,他回身,抓了一把切肉刀,欺到周珊面前,周珊圆睁双眼,怒目而视。“珊珊啊,你别怪我,这都是你师哥害的。”

  说着伸出舌头在周珊仅剩的乳房上舔了一下,那乳房圆润,细嫩。乳头还俏皮的抖了抖,罗陌回味无穷的说:“真是人间美味啊”。

  然后一把抓住那只大奶,手腕内翻将手中尖刀插进乳根,将周珊的大奶子切得皮开肉绽,血液再次喷薄。白嫩的乳房上登时一片狼藉。罗陌抽出刀将手扣进伤口,血流中竟然滑腻异常,他的手指滑脱了两三次才扣住外露的乳腺,把伤口扯得更开。疼的周珊弓起身体,眼泪噗噗的流。

  像罗陌这种公子哥,切个乳房都是常事,经常有女孩给他练手,刀又锋利,周珊虽是豪乳也不过两三刀的事。可罗陌偏偏左一刀右一刀的耍花样,一片皮一片肉的划,还时不时的扎下周珊的肋骨,还让出身行给庄辉看。疼的周珊来回扭动,呜呜的哼起来没完,眼泪婆娑,却凄美异常。罗陌却是十分陶醉。终于最后一片皮也割断了。周珊终于变成无乳的美女,那乳房被割得皮肉翻飞,断口处像一团碎肉,被罗陌提着,来到庄辉面前。

  “我让你骂,让你骂”说着一抓庄辉下巴,将那只断乳一把塞到庄辉嘴里,又让人取来胶布,在他头上缠了数圈,防止他吐出来,然后幸灾乐祸的说:“还不谢谢我?没我你能吃到这么嫩的乳房吗?”庄辉怒急抬腿踢罗陌,罗陌退后两步,命人将庄辉抬起,驾到靠墙的木头架子上,然后取长铁钉将庄辉四肢钉住。见庄辉动弹不得了,回身吩咐大兵们轮奸周珊。

  周珊本就是美女,又因为习武身材极佳。虽然少了双手双乳但仍旧动人。这些大兵本来接触女人就少,又有罗陌撑腰,怕什么!于是纷纷脱了军装提枪上马。几个光着屁股的大兵抬起周珊的双腿,一个大兵挺着鸡巴,在周珊的阴户上摩挲了几下,找到路径一贯而入。就这样众目睽睽的,在周珊不甘的眼泪中,在士兵的笑声中,在射精时的嘶吼声中,轮奸游戏开始一轮一轮的进行。

  周珊的双腿十分修长,现在却高高的抬起,露出少女的羞地,下面那女儿家小巧的蜜洞,毫不设防的享受羞辱。大兵们不停侵入,庄辉不甘的怒吼,周珊闭上眼,不甘的泪水什么时候才能流干。

  轮奸游戏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才结束。当大兵们都发泄至少一次以后,只见罗陌竟然举来了一个电锯,他对庄辉说:“知道周珊最吸引我的是什么吗?是那双大长腿啊,自从被那条大腿踢过,我就再也忘不掉了。她太完美了。”说着发动电锯,锯齿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像死神的召唤。“现在这双腿是我的了。你们按住她,别让她乱动,省得切歪了。”

  几个大兵怪笑着走上来,按住周珊的身体和两条修长的美腿。罗陌给周珊打上止血带,还拍了两下腿根。周珊早已绝望,刚刚被羞辱的她只想速死,至于腿,切吧,她不想也无力反抗了。电锯怪叫着向着周珊的大腿根部切了下去。血肉横飞,好像假日里绽放的烟花。

  周珊再次疼得弓起身子。

  在金锯齿的切割下女孩子的双腿不比奶油坚硬多少。皮肉翻飞后,紧接着就是牙酸的切骨声,随着一阵“吱吱~吱吱~沙~”的一下,腿骨好像一个负隅顽抗的战士战死倒下。下面的皮肉一触即溃,一条大腿已成无之物。周珊蜷缩着,身子不住的颤抖,那种疼深入灵魂。当最后的皮肉被切下时,她的断腿像是少了束缚一样,蓦地向上抬起,随着短腿抬向空中,血肉模糊的横断面中挤出一节腿骨,无力的朝天支着,血液从横断面中涌出,染红了周珊的下体。罗陌抱起那条腿在庄辉眼前晃了晃,咣当一下丢到电子秤上“9。2公斤,不少嘛,腿长分量也足,不过还是切的有点靠下,没显出腿的长度真是不好意思,下一条应该更多。”

  说着又斩向另一条腿,这次更加靠近大腿根部,几乎要碰到止血带了,沙沙声再起,肉泥在屋内飞溅,周珊珊再一次睁大双眼,嗓子里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不消一刻,另一条腿也告别了她的人。“11。6公斤!多性感的腿,可惜再也不能踢人了。其实我还是很怀念被她踢的那种感觉的。”说着将两条腿的腿肚子串在肉钩子上挂着空血,又举起电锯,对着已经疼晕的周珊锯过去。他打算来个完美的大开膛,掏出肠子,再挖掉阴户,切下头颅。而这时只听身后一声怪叫,罗陌回身却见庄辉竟然脱困了!这时的庄辉浑身浴血双目赤红,形同厉鬼状若疯魔,直冲过来冲罗陌大叫“你给我死!”这时的几个大兵刚刚在周珊身上爽完,还光着屁股,事发突然,手里又没武器,竟然被庄辉突了出来直奔罗陌。吓得罗陌也不锯周珊了,扔了电锯掉头就跑。庄辉也不追,跑到处理台前,周珊双手双乳双腿全失惨不忍睹。庄辉心痛,周珊的双臂还绑在处理台上,但也没什么作用了,庄辉抱起周珊,抽出手臂。她在爱人怀里轻得就像一片随时会吹走的叶子。庄辉用尽最后的力气破门而出。罗陌在身后大喊“抓住他,给我抓住他!”

  在罗陌家门口停着一辆轿车,一个浑身血污的男人抱着一个女子闪身上了车。那女子下身空荡荡的。接着那辆轿车绝尘而去。不一会后面一群士兵追过来了。“罗哥,血从这没了,他可能开车跑了。”“他妈的,追!开车追,不能让他跑了!”

  而公路的另一边一辆疾驶的汽车上:“你伤得可真重,而且还没把罗陌怎么样。”说话的是一个美女,她的车技和她的长相一样不俗。“现在去哪?”“说法医院。”“你的伤应该去第一医院。”“是救她。”“她?切,别怪我没提醒你,就她这种伤势,神仙也救不活。”庄辉不语,他解下脖子上被胶带粘住的乳房,周珊的这只乳房刚才在他嘴里塞了半天,弄得现在嘴里还满是乳头的滋味。庄辉扯掉胶带,肩头上的伤口又渗出血,他闭着眼,那只乳房托在手里沉甸甸的。而这时周珊居然醒了。她伸出断臂,拂蹭着他的面颊,“师哥,你…你来了”。“我们去医院,你会没事的。”庄辉说。“不,不…别让我离开你,就这么抱着我,抱着我就好。”“珊珊,对不起,对不起”庄辉的声音已经有点泣不成声了“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傻瓜啊,怎么能这么说,你能来我就满足了…真希望你能永远这么抱着我。”她看着庄辉脸上洋溢着无尽的幸福,“师哥…再…吻我…一次…好吗。”庄辉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你会没事的,你答应过我的,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然后远走高飞,住在山上,或者小岛里,就我们俩,就我们俩…”“师哥…”她伸出胳膊搂住庄辉,他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像两条幸福的小鱼。周珊的唇那么柔软,让人留恋。慢慢的那唇冷了下去,舌头也不再娇柔,然后是脖子,身体,一点点的褪去体温…她的眼角仍旧挂着幸福的泪。

  与此同时我刚刚送顾婷蝶回家,在我返回天堂酒吧以后,她洗了澡换上我女儿的睡衣,她躺在床上却有些饿了。在酒吧里的肉畜是不能吃固体食物的。她已经两三天嘴里没沾到荤腥味了。于是她跑到厨房去找吃的。但当她看到冰箱里冷冻着的一双手和一个女孩头颅的时候,她有点害怕了,关上冰箱肚子也不再抗议了,她颤巍巍的往回走,毕竟自己是肉畜,也许明天自己也会进冰箱吧。她越想越怕,浑身颤抖得不能自制,自己毕竟是买来的,属于食用品,今天孙总喝醉了,认她做干女儿,谁保证明天酒醒后他不想尝尝自己的乳房?于是她想要逃跑了,跑回老家!跑回真正的家。她偷偷的跑出院子,来到街上,外面又黑又冷,哪里才是家?她分不清出路,辨不得方向,黑暗好似要把她吞噬。无助的顾婷蝶像是迷失在森林里的公。她好害怕,不知去哪好,她的衣服有些单薄,她的手脚冰凉,肚子又开始抗议,她孤独无助,最后她只能绝望的蹲在墙角等待黎明。

  罗陌已经在路上转悠一个小时了,他的心情差到极点。先是父亲怕反腐,把他的小后宫遣散了,让他怒不可遏,然后自己弄死个女孩泄愤却遇到个院士,这会家里买个女同学肉畜压惊,又被一个什么破大师哥救走了。真他妈的丧气!他负气的在公路上疾驶,却突然发现路边蹲着一个女孩,他刚刚要开过去突然一个名字闪现在脑海,孙初婉。至少那件睡衣是孙初婉的。他曾经睡过孙初婉,她告诉他那件睡衣是从一家奢侈店里定做的,他印象很深。她不是死了吗?听说她在家里开patry被几十人分了。怎么大半夜的蹲在这?难道是鬼?想到这他后背一阵发凉。他慌忙的停了车,回头看看,她还在那,不过身形又不太像。他把车倒回去停下车,小心的走到她跟前,好像不是。他蹲下身撩起顾婷蝶的头发,不是孙初婉。罗陌呼出口气。是个小姑娘,长相还不错。“嘿,你谁啊?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家?说话,哑巴吗?”顾婷蝶惊恐的望向罗陌。

  “认识我是谁吗?”顾婷蝶摇头。

  “那你认识孙初婉吗?”还是摇头。

  “那你这身衣服哪来的?”

  “这…是孙总给我的。”

  “孙总?他能把这身衣服给你?开什么玩笑。再说你怎么在这?”

  “我,他认我做干女儿。”

  “干女儿?哈,一个晚上不回家睡马路的干女儿?我看这件衣服是你偷的吧?走跟我去警察局。你这个小偷。”说着就拉顾婷蝶。

  “不,不,别拉我,我不去,放开我。”顾婷蝶拼命挣扎却拗不过他,两人在漆黑的路上左拉右拽,眼见离车越来越近,顾婷蝶心中着急,回手就是一巴掌。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印在罗陌脸上。顾婷蝶张着手掌,惊恐的看着罗陌。罗陌一惊,脸上刚刚被庄辉打过,现在居然又被一个小姑娘打。他只是一愣,随即怒及抡起胳膊就还了一巴掌,拍在顾婷蝶脸上,脆生生的十分响亮。打得顾婷蝶身形猛震,不等她站稳,跟上一脚,把顾婷蝶踹到地上。

  “你他吗的敢打我?就是那个姓孙的亲女儿也只有给我玩的份。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一边说一边揪起顾婷蝶的头发学着刚才庄辉打自己的样子,挥手一拳,正印在顾婷蝶的脸颊上,顾婷蝶立刻就承受不住了。瘫软倒地。要是平时罗陌也就是扇扇嘴巴,这回刚跟庄辉交过手,也有样学样的开始用拳了,倒还真有点练家子的样。

  他甩了甩手,明显刚才打疼了。然后拖着瘫软的顾婷蝶丢到车上,扬长而去。

  在城市边岳璧山的大槐树下,一座新的坟包前两个人正在培土。“真是浪费啊,你知道你刚刚埋了多少钱吗?”

  庄辉把一支野花放在坟头“周珊是无价的。”

  “你倒是痴情”女孩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其实你可以把她做成菜,这样你们就能永远不会分开了。”

  庄辉没有理她,他跪在坟前轻抚坟上的泥土就像抚摸情人的脸。女孩百无聊赖的看看天,继续说:“像这种爱运动的女孩又是处女,肉质相当不错,要是我做的话一定是一桌高档菜肴。私人会馆里几十万一桌的那种。真是太可惜了。”

  庄辉厌恶的瞪了她一眼“我现在更想把你做成菜,你就不会在这废话了。”

  女孩看着庄辉愣了愣,竟然兴奋的说:“这意不错呀,我看行,我看行。嗯,我对你还算满意,你打算怎么杀我?你喜欢干脆利落还是虐杀?穿刺,肢解,还是白煮?或者把我吊起来打,然后强奸我。死老头就总这么干,不过你做起来一定更狠,你比他有力气多了。”女孩一提起秀色,就像打开了闸门扒拉扒拉说个没完。庄辉听着她惊世骇俗的言论,咕噜的咽了口唾沫。

  女孩不理他,继续口若悬河“嗯…如果你对怎么烹饪没要求的话,其实我更希望清蒸和白煮。我的肉质绝对可以满足。当然要还是我不喜欢烧烤和油炸,我总觉得太破坏美感。知道么,我头几天给死老头做了一个美人铁板烧,就是让一个大学生躺在铁板上打滚,熟一块我就切一块。说真的,卖相差极了。女孩本来挺漂亮,身材也不错,可一上铁板马上毁了。哎,那情景,啧啧啧啧。不过你要是想尝试的话我也没意见,毕竟那个死老头就挺好这口的,那天死老头吃一口就拿鞭子抽我一下,我差点被他抽死。当然你要是真想这么吃,那个大铁板我也能弄来,不过我可搬不动,太重了你得雇人。”

  庄辉张了张嘴愣是没接上话他吭吃半天说:“我没兴趣。”

  “没兴趣?不喜欢这种吃法?还是对我没兴趣?”

  “我,我对你没兴趣!”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