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娲皇痴女—晴雪篇 | 第二十章(1/2)

加入书签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 第'一;'~小'说`站

  ”);

  ('  当辟邪兽族长开始发出满足的沉重喘息时,手拉着手环抱着辟邪兽族长那根已经妖气冲天的粗大肉棒不断用性感火辣的娇躯去磨蹭挑逗肉棒棒身的风晴雪和巽芳公都已经累得娇喘微微,雪白美艳的娇躯上沾满了从辟邪兽族长肉棒上分泌出来的腥臭淫液以及肉棒上脱落的淡棕色兽毛,看起来无比淫荡而诱人,两位绝世美女雪白的脸颊都泛着淫欲的潮红,乌云般的发髻鬓角更是香汗淋漓,披散的发丝被香汗浸湿一缕一缕的贴在雪白的玉背上,甚至还有一丝秀发被夹在风晴雪那丰满的玉乳间深邃的乳沟里被不住的揉动。

  辟邪兽族长那恐怖的肉棒上散发出的妖气本身就带有强烈的淫欲作用,此时用在两名饥渴已久未得到真正满足的两位美女身上更是效果十足,看风晴雪和巽芳公此时的饥渴模样,倘若面对的不是庞大的辟邪兽族长而是成千上百的男人,两位美女恐怕早就按捺不住蜜穴里不断传来的酥痒扑过去任由他们肆意淫虐了。

  辟邪兽族长兴奋的瞪着血红的眼看着眼前完全赤裸骚浪的扭动着身体的两位美女,目光在已经淫欲高涨伸出纤纤玉手在自己蜜穴中不住抠弄的风晴雪和风骚的扭动纤腰摆出各种骚浪舞姿的巽芳公身上来回跳跃,满足的叹息道:“你们两个都可以算是女人中的极品,刚才那几下弄得我都很舒服,真是很难说到底谁让我更爽一点啊……既然这种程度还不能让我分辨出来你们谁玩的更爽,那咱们不如直接就开始正戏吧!”

  风晴雪和巽芳公美丽的眼睛顿时都直勾勾的盯在辟邪兽族长那根恐怖尺寸的大肉棒上,潮红的脸颊上顿时都浮起一丝急切渴望却又有些忌惮的神情,舔着嘴唇跃跃欲试,可是却还是迟疑着不敢上前,毕竟那根足有一人粗细的巨大肉棒的尺寸实在过于惊人,两位美女虽然都是身经百战,承受过不知道多少男人或肮脏或粗壮的大肉棒的轮番淫虐,期间更不乏被众多异种生物各种夸张虐奸的经历,然而她们却还从来没见过辟邪兽族长这样异常惊人的大肉棒的蹂躏,更不清楚被这根比自己身体还粗的肉棒直接捅入蜜穴里会造成怎样可怕的后果。

  风晴雪此时终于明白守护辟邪兽的老祭司昏迷前那句话的含义所在——面对着辟邪兽那能够破坏娲皇痴女身体的强悍妖力和如此惊人的粗大肉棒,如果仍是被紫胤真人肉棒破坏之前的紧致蜜穴,恐怕在被辟邪兽族长的肉棒插入的瞬间就会被活生生撕裂开来。

  “巽芳的骚屄……啊……好想被族长的大肉棒狠狠的操……可是……可是巽芳怕……”巽芳公见辟邪兽族长兴奋的挺着那根惊人的大肉棒、目光在她和风晴雪之间扫视着,忍不住脱口而出说道。

  “呵哈哈……我知道你肯定是怕被我的大肉棒给活活捅裂了吧,没事,你们还没有让我玩爽,我又怎么舍得把你们两个这么美艳性感的骚货一下玩死呢?我们辟邪兽一族自古以来都与人类美女交配为乐,以我们的肉棒尺寸,就算像你们这样极品的痴女都无法承受,更不要说以前那些只是淫荡的骚货了,所以我们辟邪兽所修炼的淫术可以让我们粗大的肉棒能够完全插入人类美女的蜜穴里却不会对你们的身体造成任何实质性的破坏,只会给你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充实满足感,怎么样,想第一个上来试试我的大肉棒吗,蓬莱国的骚货公?”辟邪兽族长挺着那根粗大的肉棒一直抵在巽芳公美艳的脸颊上,比巽芳公臻首还大的马眼里散发出令人窒息的骚臭气味,渗出的透明淫液顿时涂满巽芳公的雪白的肌肤,让她本就骚浪的模样看起来更添了一丝淫媚之色。

  巽芳公高贵清纯的容颜被辟邪兽族长腥臭的淫液涂了满头满脸,却无比淫媚的望着眼前那根粗大的肉棒,舔着嘴唇兴奋的说道:“巽芳……巽芳想要被大肉棒操……请辟邪兽大人不要怜惜人家的骚屄,那种肮脏下贱的骚屄操烂也无所谓的……”

  “哈哈,你这么说我可就不客气了!来承受我的大肉棒吧!”辟邪兽族长闻言大笑着,两只锋利的前爪已经猛地将巽芳公性感美艳的娇躯掀翻在地,随即用前爪牢牢按住巽芳公雪白的香肩让她摆出上身紧贴地面,纤腰向后弓起高高翘起玉臀的骚浪模样,锋利的指甲已经深深嵌入了她的雪肤中,鲜血沿着她的肩膀开始缓缓渗出,一滴一滴滑过她雪白的肌肤,一直流到她深陷在积雪中的美乳间,然而这样的疼痛已经无法分散此刻巽芳公的注意力——辟邪兽族长已经挺着胯下一人粗的大肉棒毫不怜惜的顶在巽芳公两条修长的美腿间,急匆匆的就要挺腰以后入的姿势插进巽芳公那娇嫩的蜜穴之中,尽管已经保证不会出事,然而毕竟被比自己身体还要粗大的肉棒抵在娇嫩的蜜穴口,巽芳公还是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娇喘。

  风晴雪虽然心中悔恨被巽芳公抢了先,然而辟邪兽族长的大肉棒实在过于惊人,风晴雪饶有兴致的站在一边,打量着辟邪兽族长如何将那根粗大肉棒捅进巽芳公的骚屄之中,却见经过淫液润滑的辟邪兽族长的棕褐色大肉棒顶端的肉结上凸起的血管密布,狰狞的肉结正沿着巽芳公那娇嫩鲜美的蜜穴轻轻的磨蹭着,肉结顶端渗出的淫液借着这个机会不断地向巽芳公的蜜穴里灌入,而巽芳公则如同那些被公狗操的美女那样,被辟邪兽锋利的爪子死死的按在身下,发出变态而兴奋的呻吟声。

  “嗯啊……好粗壮的肉结啊……不知道插进晴雪的骚屄里面的时候会不会把晴雪的骚屄给撑炸啊……好期待呢……”风晴雪性仰面岔开腿躺在雪地里,眼睛盯着辟邪兽奸淫巽芳公的情景用手指开始抠弄自己的蜜穴,一边向辟邪兽族长抛着媚眼,用淫秽的语言来挑逗辟邪兽族长的性欲,辟邪兽族长兽性大发的眼睛瞥了一眼正兴奋的自慰着的风晴雪,露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随后猛地一挺腰,那根血管密布的鲜红色肉结拳头大小的顶端就猛地翻开了巽芳公那紧致的阴唇,沿着她鲜嫩的蜜穴肉壁“汩”的一声没了进去。

  “唔……咿呀呀呀呀——!”巽芳公的声音忽然变得异样的恐怖,却见随着那根肉棒顶端的没入,她美丽的眼睛猛地睁大,凸出的眼球几乎要从眼眶中脱落出来,而嘴里不断发出的骚浪呻吟也忽然变成惊恐的大叫,风晴雪眼看着辟邪兽族长那根一人粗的肉棒竟然真的丝毫不受阻碍般沿着巽芳公的蜜穴不断向里捅入。

  然而风晴雪也亲眼看到了巽芳公被如此恐怖的一根大肉棒捅入后发生的可怕变化——却见巽芳公原本纤细不堪一握的纤腰此时竟如同充气般猛地鼓胀起来,光滑平坦的小腹顿时如同被硬塞进去一个人般高高的挺了起来,一直膨胀到足有辟邪兽族长肉棒粗细时才停了下来,随后这可怕的扩张就随着肉棒的一点点插入而向着她性感美艳的娇躯上方不断出现,风晴雪在旁边清楚的听到了巽芳公骨盆脱臼移位时的脆响,而她原本白皙的脸颊竟开始变得血红,露出极端痛苦的神色,而随着那根肉棒的不断向内捅入,风晴雪听到巽芳公体内器官被肉棒挤动发出的“汩汩”的流质声响,显然肉棒的插入已经几乎将巽芳公纤细的玉体贯穿,然而她娇嫩的蜜穴却似没有受到太过于激烈的破坏。

  原本紧闭的阴唇只是如同被普通肉棒插入般向外翻开,却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被硬生生撕裂成血肉模糊的肉洞,然而插在蜜穴肉洞里的扩张情景却又显然是被那根可怕的肉棒粗暴插入的模样,却听到巽芳公原本娇艳的朱唇间发出无比满足却又无比凄厉的叫声:“啊……好满足……好充实……巽芳的骚屄要被……要被族长的大肉棒操烂了……好热……好刺激……操死巽芳……操烂……”只见随着那根肉棒的不断捅入,巽芳公也被操的开始异常亢奋的胡言乱语起来。

  “呵呵,看来族长大人的大肉棒真的很神奇呢,能够在不破坏蜜穴的情况下轻松的插入那么紧窄的蜜穴里,却又能在体内如此粗暴的乱捅一气,看起来这样的扩张虐奸很有意思呢……”风晴雪兴奋的舔着嘴唇看着巽芳公那雪白的娇躯被肉棒不断地向前捅去,已经被硬生生撑得如同奶牛一样暴涨的美乳异常夸张在她身下被压成一团,而她的身体此时竟已被那根插入体内的大肉棒硬生生捅得扩大了不止一倍,原本雪白的肌肤此时已被撑得如同一张透明的薄皮般,而透过近乎透明的雪白肌肤下遍布的青色血管,竟然可以清晰的看到被捅得扩张到全身表皮下的那粉红色的子宫外壁,原来辟邪兽族长的大肉棒竟然硬生生的挤开了所有的内脏器官,将巽芳公的子宫捅得扩张到她的身体各处:“这种能够不破坏身体器官也不会破坏子宫内壁的扩张奸淫玩法晴雪小骚货还从来没有试过呢,晴雪……晴雪也好想玩啊……”

  “吼吼,难道你也想要被我这根大肉棒玩吗?以前一起来的美女很多见到这样的扩张玩法都吓得昏迷过去,没想到你却这么渴望被操啊,看来真是一个难得的极品骚货呢!”随着辟邪兽族长一声满足的长嘶,却见那根粗大的肉棒竟然整根完全捅进了巽芳公的蜜穴里,将她的子宫硬生生撑得扩张到遍布全身,此时的巽芳公面色惨红,全身的血液和器官几乎都被肉棒挤压到了臻首上,而整个人表皮也变得近乎透明,紧紧的贴在那根插进体内的粗大肉棒上,看起来就好像巽芳公性感的玉体已经变成了套在辟邪兽族长大肉棒上的薄膜一般,只剩下纤细的四肢无力的垂在人形肉棒两旁,辟邪兽族长看着被自己肉棒摧残成这幅模样的巽芳公那痛苦却又沉醉的神情,得意的一挺肉棒,巽芳公套在肉棒上的娇躯就被径直挑到半空,展示在围观的群兽眼前,换来群兽们兴奋的狂呼咆哮。

  “啊……巽芳……巽芳被充满了……被族长大人的大肉棒填满了……这种感觉……好刺激……好爽……巽芳要被族长大人捅穿……操烂巽芳公的骚屄吧……”巽芳公娇柔的纤体被高高挑起在半空,因为高潮而迷醉的脸上满是兴奋和满足的神色,她艰难的张开嘴,发出一连串极其骚媚的淫声浪语。

  “哈哈,先让你们都适应一下我这根大肉棒的玩法吧,然后再好好操一操你们的身体!”辟邪兽族长兴奋的将肉棒在巽芳公的身体里猛地捅动了几下,随着肉棒的进出,她的身体也随之在正常和扩张之间不断变化,极致的满足感爽得巽芳公淫浪的呻吟起来,套在肉棒上的雪白玉体兴奋的痉挛着,蜜穴里汹涌而出的淫水沿着那根粗大的肉棒棒身不断滴落下来,这种充满身体的扩张虐奸带给她一直从身体和心理上的极限变态刺激,眼看就要被肉棒几下就送上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