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lucylaw

  2014-10-13首发于

  是否首发:是

  字数:14436

  最终章

  「老张头,有些日子没见了。」

  「哎哟,这不是陆尚书府上的老吴吗?今天怎么穿的这么喜庆了。」

  这老张头是陆府对面紫阳街的高升货铺的老板,今日早晨起来,就见陆府的

  人忙进忙出的,四处张灯结彩。正待找人打听一下,却见到有些日子没见到的陆

  府管事老吴来到了店里。

  「哈哈,老张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后日就是我家二小姐和张相家公子的婚期

  了。」

  「哦?原来是陆小姐的大婚啊,我昨日办货才归来,尚且不知,真是可喜可

  贺啊。」

  「这可不是嘛,你看,今日太太吩咐,每个下人打赏二两银子,每个管事打

  赏十两。我这不是偷个闲,找你来一起喝酒吗?」

  这陆德昭本来就是刑部尚书,而张贤恭更加是权倾朝野,他们两家的婚礼自

  然是风光无限,整条街都洋溢着婚礼的喜庆。

  「小姐,你看是用哪一根簪子呢?」从几天前,府上的侍女和老妈子就忙坏

  了,一应物品的准备工作把他们忙得不可开交。尤其是陆筱芸的贴身侍女玲儿,

  更是忙进忙出,跑个不停。

  现在玲儿正捧着一大盘子的簪子在陆筱芸面前。这种大户人间的小姐,自然

  首饰是不计其数,眼前的盘子里,光簪子就有二十几件,这还是玲儿替陆筱芸选

  过一遍的了。

  但陆筱芸只是简单地看了看盘中的簪子,幽幽说道,说道:「随便吧,你替

  我选一个就好。」

  玲儿看了看陆筱芸,心中叹了口气,三个月之前小姐回来后就一直是闷闷不

  乐,虽然众人是极力讨好小姐,但也难以让陆筱芸回到以那样开心的样子。尤其

  是阿六的离世,让这个不经世事的少女也多了几分老成。

  「玲儿,你有没有心中一直在等一个人的感觉呢?」陆筱芸突然问道。

  「有啊,小姐你出去了小半年,我天天都在盼着你啊,担心你吃不好,睡不

  好。」

  听了这话,陆筱芸嘴角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说道:「不是这种感觉,是那种

  让人没有心思吃饭,没有心思睡觉,就想见到对方,哪怕只有一面的感觉。」

  玲儿摇了摇头,说道:「小姐,我不懂你说的。」

  陆筱芸看着单纯的玲儿,就像看着以前的自己一样,嘻嘻一笑,拿起一只簪

  子,说道:「来,玲儿,这只是送给你的。」

  「不要,小姐,这,这太贵重,折煞婢子了。」玲儿急忙推辞。

  「这有什么,不过是一个簪子。」陆筱芸说道:「而且,几天后还有一件事

  情要着落到你的身上。」说着,嘴角露出一丝狡邪的微笑。

  两日之后的陆府自然是更加热闹,一大早上所有的人都喜气洋洋地忙碌着。

  虽然离婚礼还有几个时辰,但陆筱芸已经穿着打扮好了。

  此时她穿着一身大红的礼服,戴满了各式的首饰。这礼服是极好的,上等的

  绸缎和珍珠经过高明的匠人精心缝制而成。这首饰也是极好的,就连皇宫中的嫔

  妃,也未必有这么好成色的首饰。

  然而,美若天仙的陆筱芸,此时却呆呆地独自坐在房中,没有别人的陪伴,

  甚至连贴身的玲儿都不在。

  是陆筱芸要她们回避的,因为她想静一静,时间已经随着一切的回忆开始倒

  转,她的思绪,已经回到了半年前,当父亲终于答应自己可以跟着阿六叔出去见

  一见世面的时候。

  那时她的心中,只有满满的期待,虽然有不知道的危险在等着自己,但自己

  竟然没有一丝的恐惧。只是那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大少,让自己时常为之气结。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竟然发现,这个叫霍青玉的男人,并没有那么

  地令人讨厌。他的睿智,机敏以及高卓的武功,总是让她觉得十分有安全感,甚

  至有时会从心中泛起一点点仰慕。

  这一定是幻觉,当时她不断告诉自己,因为高傲的她,怎么可能对这样一个

  江湖少年产生这种感觉。然而当他在风陵渡救下自己的时候,一种特别的感觉就

  从心里难以抑制地涌出了。

  想到这里,陆筱芸低了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礼服,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好笑

  的,明明与别人已经有了婚约,却控制不住对这个花花大少的感觉。那天在鬼礁

  石,他给自己用「那种方法」解毒的时候。自己虽然惊讶,但其实并没有生气。

  看着他的胯下之物,自己直觉心绪难以控制,就像是灼热的火焰要从肚子中

  涌出一样。

  正因这个原因,他才会在月牙岛上半夜跑去偷窥陆筱芸和阿美的「春宫戏」

  的。也是在那次,自己真正实在地完整地了解到男女的交是什么样的子。

  陆筱芸起身,自己倒了一杯凉茶,自己最近每次想着霍青玉的时候,就会身

  子难受。

  凉茶下肚后,难受的感觉稍微好一点。以前少不经事的她,现在已经懂得了

  男女的情欲,她知道,这是自己的身子也在想他了。这种感觉在月牙岛那晚之后

  就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强烈。

  因此,在那晚被霍青玉救下来后,在那个山壁上漆黑的山洞里。自己才会忍

  不住向他献上自己的初吻,还有……自己竟然忍不住让他亲吻了自己那从未让人

  触及的胸部。

  想到这里,她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已经不断起伏的胸部。那种火热的感

  觉,竟然是那么地让人荡漾。然而自己却被一切束缚着,一道巨大的鸿沟让自己

  和他不能在一起。哪怕是男女间最简单的情爱也得不到。因此,自己才会鼓动蒲

  心兰与霍青玉一起欢好。

  其实她和霍青玉都清楚,蒲心兰不过是她的替代品。当霍青玉最后趴在蒲心

  兰身上,却紧紧地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时候,自己完全能够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情绪

  的。

  「唉,冤家,真不知道此生还能否与你想见。」陆筱芸打开了身边的箱子,

  里面有一个精美的盒子。盒子打开,一个碧绿的扳指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霍青玉那天和自己分别的时候送给自己的纪念,痴痴地看着扳指,陆筱

  芸心中突然一阵酸楚。眼睛微微一闭后,两行晶莹的眼泪竟然从脸颊滑落。

  「喂,大喜的日子,我们的大小姐在哭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了,然而这声音,又仿佛是从天边飘来一样,因为这一切来的太虚幻,太不可思

  议。

  然而,陆筱芸还是慢慢了眼睛,虽然睁开眼睛后,一切可能只是她的一种幻

  觉,但她还是睁开了。

  但他并没有失望,那个让自己日夜思念的霍青玉,正笑嘻嘻地站在面前看着

  自己。

  「大流氓。」陆筱芸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绪了,冲过去抱住了霍青玉。霍

  青玉并没有拒绝,硬是任由陆筱芸死死地抱住自己,直到都快难以喘息了。

  过了好一阵,霍青玉才悄悄地说道:「小姐,你都抱得我没法呼吸了。」

  这时,陆筱芸才回过神来,离开了霍青玉的身体,然后重重地拍了他的胸膛

  一下,说道:「谁叫你也不来看我。说,这几个月跑哪里去了,又骗了多少姑娘

  啊。」

  霍青玉哈哈一笑,说道:「哪里啊,把大哥的事情了结完后,我去了一趟江

  西。」

  「江西?你去那里干嘛。」

  「为了帮你找一样东西。」霍青玉说道。

  「帮我?」

  「嗯,你知道你母亲是哪里人吗?」霍青玉说的,自然是指陆筱芸的母亲万

  花仙子。

  陆筱芸摇了摇头,眼神中充满了疑问。

  「我在江湖上查了几日,你母亲原本是江西人。因此,大哥曾经将你母亲,

  葬在了她江西的老家。」

  「那你去江西干什么?」陆筱芸问道。

  「为了找这个。」霍青玉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布包,打开后,里面是一根精

  美的簪子。一头是一朵黄金打造的精美的茶花。

  「这是什么?」陆筱芸问道。

  「这是你母亲当年最喜欢的一根簪子,是她在出嫁的时候,她的师娘送给她

  的。你母亲出嫁的时候,遭到师门的严厉反对,但你们的师娘却十分疼爱你娘。

  因此,将她最好的一根簪子送给你娘。」

  「你是说,这是我娘的嫁妆?」

  「是的,你娘死于非命。因此大哥就用这个簪子,在江西老家为她立了个衣

  冠冢。」

  「你这几个月都在找这个簪子?」

  「不错,因为大哥并没有说明这个衣冠冢的所在,因此着实花了些时间。我

  想,与其让它长眠地下,不然让它继续看着你的出嫁吧。」

  霍青玉的话,让陆筱芸心中五味杂陈,思绪万千,痴痴地发呆了。

  「好了,别想太多,戴上看看吧。」霍青玉说道,就温柔地替陆筱芸除去了

  头上的发簪,然后将自己手中的发簪插在了陆筱芸发髻上。接着拿起一旁的铜镜

  子,递给了陆筱芸。

  陆筱芸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然后转头对霍青玉说:「好看吗?」

  「那真是天仙下凡啊。」霍青玉笑着说道。

  「呸,又来的油腔滑调!」陆筱芸总是笑了,笑得就像发簪上的茶花一样,

  没有那种富豪的娇妻,更多的是一种自然的美。

  「那如此这般,我便告辞了吧。」霍青玉说道。

  「什么,这么快就要走?」

  「嗯,心愿已了,而且你也要出嫁了,我还是离开吧。」霍青玉正色说道。

  陆筱芸沉默了,刚才的好心情突然又变得凝重了起来,默不作声地看着霍青

  玉。

  「小姐珍重,小的告辞!」霍青玉拱了拱手,就要离开。

  「喂!」陆筱芸突然叫住了霍青玉,说道:「你就这么走了啊。」

  「小姐是什么意思?」霍青玉问道。

  陆筱芸突然红着脸,小声地说道:「你为我找到了这么宝贵的东西,我都还

  没谢你,你不能走。」

  霍青玉笑着说道:「之劳,何足挂齿。」

  「那不行,我说要就要。」陆筱芸的语气突然变得很坚定,突然又走到霍青

  玉的面前,轻轻在他耳边说:「不如,我把我的身子给你吧。」

  「什么?」霍青玉着实大吃了一惊,他哪里想到陆筱芸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陆筱芸已经双手环上了霍青玉的脖子了,低声说道:「傻瓜,知道人家

  为什么叫你来见我吗?知道为什么这么早我就打扮好嘛?其实我就是等着你的,

  只要你肯来,我就愿意把一切奉献给你。」

  不得不说陆筱芸的想法确实太过于大胆,在即将出嫁的时候,在自己的闺房

  把身子交给另外一个男人,这种想法让霍青玉这种花花大少都有点惊慌失措。

  「可是,你马上就要出嫁了。」

  「所以我们才要抓紧时间啊。」陆筱芸的表情突然变了,有严肃,有坚定。

  但更多的是那种在熔灵岛上最后一晚的时候看自己的那种温柔。

  「放心吧,婚礼还有好几个时辰,我让我的贴身丫鬟玲儿守住了小院的门,

  说我还在休息,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都不能进来的。」

  欲火,在身体内开始燃烧,霍青玉抱住了陆筱芸,那种有力的拥抱,让陆筱

  芸顿时软化。

  霍青玉凑上头去,在陆筱芸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却突然说道:「谢小姐的垂

  青,但你是大哥的掌上明珠,我不能伤害你。」

  说着,便挣脱了陆筱芸的怀抱。即使是这个不羁的浪子,最终,也输给了世

  俗的礼教。

  「霍青玉真的要走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了。」陆筱芸心中突然这句话开始强

  烈的翻滚。一种强烈的失望和挫败感涌上心头,让她本来已经开始汹涌的欲火,

  一下子熄灭得干干净净。

  「你走吧。」陆筱芸叹了口气,转过身子,背对着霍青玉说:「你走吧,走

  了就永远别出现,因为下次,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因为你完全不懂我,更不懂我

  的心,那我何苦又将你放在心上!」这话中并没有十足的愤怒,但却十分坚定,

  显然充满的是无尽的失望与苦涩。

  她本来鼓足勇气,想要把握最后的机会,为此,她甚至偷偷看了好多回的春

  宫书,只为了这最后一次的欢愉。

  她计划好了一切,让玲儿替她把风,提前把自己打扮好。然而,令她想不到

  的是,这个花花大少竟然不领情。

  霍青玉听得出陆筱芸的情绪,但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这样,就很难真正的让

  陆筱芸摆脱他的情感。而这种感情一直拖下去的话,对他自己来说倒无所谓,毕

  竟,女儿他多得是。但对于陆筱芸来说,却是一种永远的纠结,这种纠结不光会

  伤害她自己,甚至还会影响陆德昭,引起张世栋家族的仇恨,于是,他决定狠心

  地离开。

  然而,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脚就像是绑了千斤重的铁块一般,竟然连一步

  也迈不出。

  他经历过无数的女人,其中不乏绝顶美女,或者是名门美妇。但陆筱芸给他

  的感觉,却是从没有过的。他本以为自己面对任何女人,都可能游刃有余,甚至

  即使是在鬼礁石的岩洞里,陆筱芸在自己肉棒顶端那动人一吻,也没有让自己乱

  方寸。

  但当自己在熔灵岛最后和陆筱芸十指相扣的时候,两人的情感,似乎通过了

  双手相互流传。两人都是有着不幸的童年,却有着旁人眼里幸运的青春,但一个

  是没法选择自己婚姻的名门千金,一个是只能和不同的女人得到露水一般感情的

  大少。两人的内心世界太过于相似,也许正因如此,两人身上才有一种与生俱来

  的默契吧。

  01bz两人的命运,都被一些东西禁锢着,即使是他这种无所畏惧的人,也难以冲

  破这种禁锢。眼下,虽然陆筱芸解放了自己的禁锢,但自己却依然被禁锢着。

  各种情绪,在霍青玉心中翻滚。

  突然,霍青玉转过身来,发疯般地跑到了陆筱芸的身后,用力地抱住了陆筱

  芸,疯狂地亲吻着她的耳垂和脖颈。

  「我要得到你,我要得到你……」霍青玉一边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一边用力

  地抚摸着陆筱芸的身体,先是平坦的腹部,然后是高耸的胸部。心中的情绪再也

  没有被禁锢,一切,从这一刻真的开始解放。

  被霍青玉抱着的陆筱芸,闭上了眼睛,眼泪再次滑下,但却是充满了喜悦,

  从她的眼角和嘴角,可以明显地看出夙愿得偿的幸福。

  霍青玉掰过了陆筱芸的身子,重重地吻在了她火热的红唇上。没有山洞时的

  温柔,他用最强烈的吻刺激着陆筱芸的神经。陆筱芸不断地应和着,伸出了舌头

  接受着霍青玉舌尖的挑逗。

  两人一边亲吻,一边用力地用双手抚摸着对方的背脊和臀部。热吻进行了很

  久才停了下来,当两人的唇分开的时候,两人都因为刚才的窒息而气喘嘘嘘,只

  能彼此用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来保持住平衡。

  「噗呲!」陆筱芸突然笑了出来,一边用食指轻抚着霍青玉的嘴唇,一边笑

  着说道:「大流氓,你不是不要我吗。叫你装君子,你接着装啊,装了君子,就

  得不到本小姐的身子了。」

  说着,便将霍青玉往一旁的逍遥椅上一推,说道:「大流氓,你知道吗,我

  为了你,偷偷看了好多书。」

  霍青玉舒舒服服地躺在逍遥椅内,他自然知道陆筱芸说的书是指什么。陆筱

  芸并没有立即趴在他身上,但他并不着急,静静地等着陆筱芸自己送上来。

  陆筱芸此时就站在他的面前,开始慢慢地解开了自己的腰带,镶满金丝和宝

  石的腰带,被人毫不怜惜地扔在了地上。

  随着腰带的滑落,身上的衣襟已经可以轻易地拉开。贴身的礼服内,竟然不

  着丝缕,虽然只是一道缝,但陆筱芸深深的乳沟,平坦的腹部,已经清晰可见,

  尤其是下摆处露出的一点点的柔软的体毛,更是让人心神荡漾。即使是霍青玉,

  也难以把持。

  陆筱芸白了一眼色予魂授的霍青玉,缓缓地拉开了衣襟。那令人怀念无比的

  高耸的玉乳,光滑的肌肤,以及两腿间神秘的地带,再一次出现在了霍青玉的面

  前。

  陆筱芸并没有将礼服完全脱下,而只是将衣襟敞开,但这样给霍青玉的刺激

  更加强烈,除了美感之外,强烈的征服感也从心中升起。

  陆筱芸缓缓地跨坐在了霍青玉的腿上,和熔灵岛山洞中的姿势一模一样。然

  而比起那漆黑的山洞,现在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每一寸洁白的肌肤。硕大的玉乳

  没有一丝的变形,在人激烈跳动的心脏的带动下,轻轻地颤抖着,连带着顶尖

  粉嫩的蓓蕾。

  没有任何的犹豫,霍青玉立即低头含住了其中一只蓓蕾,而另一只玉乳也被

  火热的手掌覆盖。

  比起第一次被霍青玉亲吻自己玉乳的时候,此时的陆筱芸没有那么紧张,这

  让她心中的情欲更好地释放。

  霍青玉一边用力地揉捏着玉乳,一边不断用来回刺激着两颗蓓蕾。他的舌头

  本就灵活,此时更是高速地在蓓蕾上碾磨着。一边用力地吮吸,一边还突然轻轻

  地咬上一口。高超的技巧,让陆筱芸不断地呻吟着。

  「大流氓,人家的胸舒服吗?」陆筱芸竟然动地用语言挑逗霍青玉。

  「小姐的玉乳,真是人间极品。」霍青玉一边吃吃地回答,一边并没有停下

  自己的动作。

  「呸,人家的可是天上的东西。」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用力地将自己的双乳

  顶向霍青玉。

  真正是甜蜜的痛苦。陆筱芸玉乳的柔软和光滑,让霍青玉就像是身处仙境一

  般,但也同时让他窒息。

  于是,他只好伸手,轻轻在陆筱芸的大腿内侧一摸。受到刺激的陆筱芸,身

  子一缩,这才让霍青玉得意喘息。

  看着身下喘着粗气的霍青玉,陆筱芸才明白,刚才自己用力过猛了。不好意

  思地看着霍青玉,然后,满怀歉意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小声地说道:「之前是

  你教会了我接吻,现在,人家自学了好多东西,还请师傅验收一下徒儿的学习成

  果。」

  说完,陆筱芸就一边替霍青玉解开了身上的衣物,一边开始不断用红唇和舌

  尖亲吻着霍青玉的每一寸肌肤。从脖颈,到胸前的结实的胸肌,腹肌。每一个亲

  吻,都温柔和有力,就像是细心的妻子在替自己的丈夫擦拭身体一般。

  不一会儿,霍青玉的上身已经被陆筱芸的晶莹的唾液布满。而陆筱芸的吻,

  也来到了腹肌的尽头。

  没有一丝的犹豫,陆筱芸解开了紧紧系在霍青玉腰间的裤袋,缓缓将里外裤

  子一起落下。

  「啊!」陆筱芸一声惊呼,原来由于霍青玉那巨大的肉棒早已十分勃起,一

  直被束缚在裤子里,自己刚一拉下霍青玉的裤子,巨大的肉棒竟然弹了出来,轻

  轻地打在了凑在旁边的陆筱芸的脸上。

  这不是陆筱芸第一次看到霍青玉的胯下之物,但以前只是为了满足霍青玉,

  然而这一次,不光是为了满足霍青玉,同时他也会给自己带来期盼已久的欢愉。

  轻轻地,陆筱芸伸出了一只手,握住了霍青玉硕大的肉棒,刚一触到肉棒,指尖

  的凉气和肉棒的火热立即引得两人心中一阵激荡。

  「好大!」陆筱芸握着肉棒轻轻地套弄起来,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但确实第

  一次看得如此的清楚,因此陆筱芸心中还是充满了好奇感。

  「这些青筋就像老树的藤蔓一般,缠着一根大木棍一样。」

  「哈哈,这可不是木棍,是天上的仙人棍。」霍青玉用同样的话回复着陆筱

  芸。

  陆筱芸没有答话,依然低头仔细打量着霍青玉的胯下之物,套弄了一会儿后

  突然轻启檀口,竟然将肉棒含了进去。霍青玉本道陆筱芸只会简单地替他套弄一

  下,他压根儿没想到这个出身豪门的千金小姐会给他品箫。但此时,陆筱芸确实

  正将他粗大的肉棒含在口中,一边吮吸,一边吞吐着。

  「啊,就是这样,用舌头,不要用牙齿。」霍青玉一边教导着陆筱芸,一边

  享受着她的服侍。陆筱芸的天资果然出色,很快就掌握了品箫的技巧,霍青玉现

  在才明白陆筱芸把他推在逍遥椅里面的用意,不由得赞许地用小腿摩擦着陆筱芸

  裸露在外面的玉乳。

  此时已经是接近中午了,陆德昭的夫人让人给陆筱芸送来了充饥的食物,却

  吃了一个闭门羹,被玲儿拦在了陆筱芸独自居住的小院门外。只说小姐现在身体

  略有不适,需要休息片刻。收下了饭食,却打发仆人回去了。

  仆人哪里知道,他们那个恭谨淑德的小姐,此时正趴在一个男人的腿间,激

  烈而动情地替他吮吸着胯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