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50(1/2)

加入书签

  然而,她记性越发不好了。她几乎只记得自己叫林文澜,来自遥远的另一个时代。

  坤宁宫里没人跟她说话,所有人看见她就当看不见,连鄙视厌弃的眼神都没有。这比唾骂更让桑枝觉得窒息。宫女们聊天,也不避讳她,只当她是透明的。

  “皇后娘娘今儿去给太后请安,挨了顿骂。”

  “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侍寝的事儿?”

  “噢,这倒也是。难得皇上来一次,皇后娘娘还没留住人。”

  “太后说了,皇后娘娘这性子要不得。这么多年,一点动静都没有。没个孩子,以后怎么在后宫立足!就算今天没有董鄂妃,也会有别的妃子。”

  桑枝听得怔住,却不知道素勒被皇太后狠狠训斥了一番。

  苏麻喇姑在一旁劝道,“太后,皇上的性子没人比您更清楚,他要走,皇后娘娘怎么留得住!”

  “胡说!”太后横苏麻喇姑一眼,意有所指地说,“一个女人留不住自己床上的男人,那是没本事!”

  苏麻喇姑被骂的不敢再声张。皇后坐在太后身旁,如坐针毡。

  “哀家原以为你性子稳,不比静妃,你能做个贤内助,而今看来倒是老眼昏花了。”太后不咸不淡地说,“你身为皇后,却让皇上半夜从坤宁宫移驾去钟粹宫,这等奇耻大辱竟是忍下去,皇后——”

  太后停住话头,素勒连忙垂眸道,“是臣妾无能。”

  “无能?”太后冷笑一声,“你不是无能,你是废物!”

  苏麻喇姑吓了一跳,素勒连忙起身站着,垂首恭听。

  太后厉声道,“董鄂氏在你宫里安了个钉子,你不会拔了?还和一个宫女不分尊卑,没有高下,成何体统!哀家原以为你是自个心里有打算,不曾想你竟然被一个小宫女玩弄于鼓掌之间,如此是非不明赏罚不分,便是当真让你坐稳中宫,你又能坐几天!”

  皇后吓出一身冷汗。虽然她向来知道太后对后宫事宜了如指掌,没有什么能逃出太后的眼睛,可没想到在她坤宁宫内殿之事,太后竟也知道的如此详细!一直以来,皇后跟桑枝独处时,为了以防万一都是把宫人都指使到外面去的。

  “这样吧,到底是承乾宫给的人,在坤宁宫里出事不合适。”太后淡淡道,“哀家这里正缺个丫头,让那个小宫女到慈宁宫来吧。”

  这话一出,皇后心里一抖,心头百味陈杂。

  “皇后娘娘?”见皇后久没回答,苏麻喇姑连忙出声提醒,“皇后娘娘!”

  皇后抿紧双唇,犹豫半天,终究稽首道,“太后,既然这是坤宁宫的事,臣妾又怎敢劳太后您老人家费神。臣妾一定处理好这件事。”

  “事?”太后眼神一厉,“你打算怎么处理?倒是说给哀家听听。”

  “臣妾……”皇后咬牙,“臣妾已下令,坤宁宫上下权当这个人不存在——”

  “这就是处理?!”太后呵呵笑起来,“妇人之仁。你不要说了,这个丫头——叫什么来着?”

  苏麻喇姑连忙道,“桑枝。”

  “对,桑枝,就把桑枝叫到慈宁宫来吧。这事儿,你不用插手了。”太后闭上眼睛,苏麻喇姑心领神会给太后揉双鬓,太后接着说,“哀家也不指望你那么多了。你只要一门心思好好讨好皇帝,什么时候生出个一儿半女来,也算不辜负哀家在你身上花费那么多心思。”

  作者有话要说:  我能抽出的时间实在不多,老断更也不是事儿。那尽量每天或者隔日写点吧,字数不多,望大家多多包涵哈。

  ☆、007

  千秋令节已过去月余,转眼又是十一月。桑枝觉得自己和皇后之间似乎断了联系,她在坤宁宫徒剩百无聊赖打发人生。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桑枝想了想。如果一辈子能这样混吃等死地过下去,也未尝不可。至少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甚至偶尔还能远远看见想见的人。

  然而,就连这个如意算盘都打错了。十一月,初二这天皇后从慈宁宫回来,竟破天荒地召见了她。桑枝大喜过望,心中紧张又忐忑。她想,前几天还听说皇后被太后为难,不知道素勒现在怎么样。

  蔡婉芸面无表情地在皇后身旁站着,殿内一片静寂。桑枝不敢造次,老老实实乖乖地行了礼,“奴婢见过皇后娘娘。”

  素勒愣了愣,许久才抬眸看向她,“平身。”

  “谢皇后娘娘。”

  桑枝毕恭毕敬地站着,感觉氛围有点不对劲。尤其一旁的蔡婉芸,这会儿桑枝竟然感觉不出来自蔡婉芸的恶意。她皱皱眉,悄悄抬头看向皇后,却见皇后身边站了个陌生的老宫女。这个老嬷嬷的位置要在蔡婉芸前面,桑枝心感奇怪,这人是谁?竟然位居蔡婉芸之上?

  不过很快她就有了答案。皇后娘娘开口,“给孙嬷嬷看茶。”

  蔡婉芸正要动作,孙嬷嬷开了口,“老奴谢过皇后娘娘。只是太后有吩咐,老奴不敢耽搁,还望皇后娘娘见谅。”又问,“她就是桑枝?”

  蔡婉芸应道,“正是。”

  孙嬷嬷便道,“嗯,老奴这便告退了。”她给皇后娘娘行礼告辞,皇后娘娘低头饮茶,也没多说话。

  桑枝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见孙嬷嬷朝自己走过来,“走。”

  “走?”桑枝愣了下,便在这一刻,孙嬷嬷扬手就是一巴掌毫无预兆地“啪”一声打在桑枝脸上,“谁准许你开口了?”

  桑枝被打懵了。孙嬷嬷双目细长,端地一副刻薄模样,长得便不讨喜。桑枝又气又惊,抬头望向皇后,然而皇后只自顾低头抿茶,看都没往这里看。桑枝又看向蔡婉芸,蔡婉芸一脸冷色,迎上桑枝的目光一顿,便无声冷笑。

  桑枝心中惊疑,“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果然没规矩。”孙嬷嬷冷冷刺她一眼,“老身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要先自掌耳刮子。李应容是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