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1/2)

加入书签

  这个男人还能像野兽一样侵犯他?!!世民极力张大眼,的而且确看见匕首是插在秦王胸前,还随著他前後的动作而摆动。问题是,那伤口竟没有流出半滴血!!

  秦王看见小时候的自己不可置信地望著自己的胸口,随手就将刀子拨出,竟也真个是白刃。

  秦王将匕首扔开,不禁苦笑起来:「我告诉你,你这口刀子,实在该朝自己插去!」

  在这里,他并不是一个能被杀死的人。痛楚倒是真的,不过比起知道自己有多无知的痛苦,已经微不足道。显然,这个乱世根本不适合他生存,还论什麽夺位?与其痴人说梦,不如早点面对现实……他实在不愿看见这纯真的孩子承受那样永无止境的痛苦……

  「你……你到底是什麽人……」

  「我说了,我要杀你。」

  「不是的……不会的……!」世民好不容易才能说道:「你要杀我……早就杀了……」

  秦王有种被他看穿了的感觉,出於心虚,也因受不了他纯真的目光,他乾脆将世民整个人翻了过来,抓起他的屁股来干。还是稚嫩的屁股圆浑而有肉,一捏下去就出现红印。绕到下面,轻易就找到刚熟的幼芽。一次发泄根本不能让他满足。那东西已经硬得不行,从腿根沿著从顶处滴出的淫水攀上去,就能抓住……

  「哈啊……!」

  「我暂不杀你,只是要让你看看你这身子有多淫乱……有多渴求男人的玩弄……」

  说著这番话时,秦王用食指中指夹弄著小小的肉芽,从根部拨下,停在龟头那处,就似要把里头的淫水尽数挤出一样。世民的身体透过肉壁的收缩来告诉自己他有多敏感,有多受落。秦王就像示威一样,要小世民对自己说了的话後悔,证明自己才是对的。他加快了顶弄的速度,每一记都结结实实的顶在世民体内那一处上。前方两指转成往下的勾扣,在套弄到底的同时,指尖能戳弄到底下的袋囊,压迫那充满男精的地方。

  两人身下的床单已被打湿了,只见世民幼小的身体趴在床上,脸埋得紧紧的,是为了掩住那诱人的吟声。他渐渐已失去了反抗的能力。面对著强烈的快感,他无法不相信这个男人的说话………

  他喜欢男人的玩弄……他……是个淫人……

  越是否认,快意越是难当。

  那双手、那根东西,就像把他的身体看个了通透那样,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也能勾起他狂潮般的快感。秦王就像一张网般把他重重包围,他就像猎物一样完全逃不掉。就在世民将要受不了时,秦王突然抽空了後方,也停了套弄,甚至捏住了前方根部。突如其来的空虚斩断了几近来临的高潮,衔接不来的痛苦让世民激烈地痉挛起来。

  「不……不……啊!!啊、哈啊啊呀……!!」

  丢空只有一刻,秦王随即以更猛的力度刺入,刚好刺在前列点上。接著放开被捏住的根部,热精就如脱缰的野马般奔腾而出。比起第一次,此次射精更为猛烈,世民眼前一黑,射出足有七八发,就连秦王的手也盛不住,清而淡白的童精一滴滴遗到床单上。那样纯洁的东西,在世民眼中却肮脏无比。

  射到最後一滴,世民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