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1/2)

加入书签

  过觉似的睡的昏天黑地,陈瀚做了几个他爱吃的菜等着他睡醒。两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分离几个月以来最安心的一顿饭。

  饭后两人挨着靠坐在床上,汪锦炎翻出相册给陈瀚,陈瀚慢慢翻开那本已经有年头的相册,翻的很小心,上面每一张照片都在无声的诉说陈瀚所不知道的故事。看着汪锦炎爸爸的照片陈瀚转头打量汪锦炎,“你不会是垃圾箱里捡的吧!”

  汪锦炎正在抽烟,一口烟差点呛在嗓子了,咳了一会踹了他一脚,“我长的像我妈,我哥长的像我爸!”他确实长的不像他爸。

  陈瀚翻了半天就在后面找到一张没有j□j相册的全家福,照片已经发黄发皱,可见看的次数很多,磨损的很严重。上面一家四口人汪父穿着军装威武严肃膝边站着一个三四岁的男孩,汪母穿着古典的旗袍怀里抱着只有几个月的汪锦炎。“怎么没有你哥和你妈的照片?”

  汪锦炎一愣烟灰掉到了被子上,马上伸手拍落把烟掐灭,摸着那张老照片,“我妈和我哥都被匪徒绑架枪杀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他励志要当一名警察,保护更多的人不被伤害。

  陈瀚合上相册在一边放好,握住他的手半天没说话。“没关系,从今以后你还有我!”

  汪锦炎紧紧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就你最不靠谱!”

  “怎么,你还嫌弃?”

  “嗯,是有点嫌弃!”汪锦炎点头。

  陈瀚把玩着他的指尖,“货已售出,概不退换!”

  汪锦炎看着他,两人四目相望渐渐的靠在一起额头相抵。

  作者有话要说:

  ☆、原则和爱情之争

  两人都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日子又回到了从前,只是陈瀚的心境变了很多,变的比以前更明确也更踏实。他想要的不过就是有个爱人陪着一路相伴而已,而汪锦炎就那个甘愿陪着他的人。不过一回到医院就不得不面对李曦,还没想好说什么就被告知李曦已经出院了,这让陈瀚轻松不少,他和李曦是真的错过了。

  汪锦炎最近又办了个案子,陈瀚回到家汪锦炎还没回来了,想想也没太在意,本来他正常下班的时候就不多。

  一个正人在客厅翻书看,汪锦炎就回来了,一进屋气喘的厉害,看样子像是一路跑回来的。陈瀚放下书,“后面有狼狗追你啊喘成这样!”

  汪锦炎喘了一会笑笑,“上楼上的急点!”

  陈瀚笑笑也没当回事。

  过了两天陈瀚就觉出不对劲了,汪锦炎接了好几回陌生电话,都是打过来不出声,他气喘吁吁的上楼也不止一次两次。不过汪锦炎是典型的死硬派,用硬的肯定不行。陈瀚也不出声,在心里多加留意。

  又过去一个星期后,陈瀚下班回家,在门前发现一封白色封皮的信件,上面用血红的颜色写着他们家的住址,下面却没有寄信人的住址。

  先不说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还有几个人会专程写信,这个诡异的封面就足够让陈瀚生疑了,尤其最近一段时间汪锦炎还举止奇怪。

  也顾不上私拆信件犯法之类的,用刻刀划开封口,里面不是信件,是一副画,一打开陈瀚的心差点漏一拍。

  a4的白纸上是一幅简笔画,一个小人浑身是血胸口插着刀子。这是恐吓信。最近一切反常的事情也就能说的通了,想到他那个冲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