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4(1/2)

加入书签

  击着柔嫩的花心,欣恬只感到身体快溶化了,滚热的汁随着快感不停喷出。

  (啊~不会的…我不会和这个猥琐的老人…有高潮…)欣恬咬住玉唇拼命忍耐,但湿淋淋、不断涌出爱滋润的道,却说明了身体的反应本非她所能控制。

  「噢!…不要!…啊…」她感到两脚一轻,原来老人已经把她修直的双腿抬上了肩,老人接着吃力的往前压、一直到双手可以按在欣恬头的两侧为止,欣恬的身体就像虾子一样辛苦的弯屈,那对搁在老人双肩的雪白脚ㄚ,不自主的用力向前绷紧,五秀气的脚趾微微夹在一起,显得十分感和激情。

  「喔…这样…可以得更深…」老人亢奋的挺扭屁股,湿淋的怒就像倒花瓶般、在欣恬的嫩洞进出。

  「呃…哦…」两人的体好象紧密到无法分离,欣恬甚至觉得道内羞耻的粘膜,已经溶化成老人棍的一部份,明明是一个就恶心的糟老头,为什么自己无法抗拒他带来的快感,可悲的欣恬已经无力再思考这些让她觉得痛苦和矛盾的问题,既然不能解脱、索闭紧双眸,随着老人一次又一次的挺拔、发出颤抖的呻吟。

  「我…快出来了…好姑娘…唔…就快来了…打开你的子门…迎接我…爱的礼物…」老人濒临丢,满口胡言的乱叫,没多久又将欣恬两腿放下,再度趴到她身上、紧紧抱住香汗淋漓的娇躯,屁股急速的挺送起来。

  「噢!!…不不行…呃!…好麻…哼哼!…抽抽…筋了…」欣恬被强壮的**巴得甩头哀叫,遭老人身躯压扁在前的白嫩球震起小小的浪,遭受猛烈攻击的道紧紧缠住男,壁不正常的抽搐扭曲,这一切都给老人带来更爆发的快感。

  「哦~~」老人终于作了最后一次的顶入,他仰直脖子僵在那里,嘴里发出咿咿哦哦舒服到极限的呻吟,抖跳的棍深深埋入欣恬温暖小中,浓浓的热正一注一注往体内发。

  (啊…不…)欣恬痛苦的挺起腰来迎接这些陈年污,被强暴的羞恨占满了她的心灵,但是身体却无法反应自己的悲愤,二条光滑均匀的玉腿无法控制的缠住老人的身体,一直到老人虚脱软倒在她身上,仍然无法松开…

  那恶心的老头离开她身体后,其他老人又来了,强迫欣恬一个个为他们吹含**巴和卵蛋,结果超过一半的老人都在她口舌舔弄下勃起,于是欣恬又被四、五个老头轮了一次,最后倒在床垫上动都动不了,白浊的粘满她迷人的大腿。在场**巴能硬起来的都爽过了,不过还是有三个从头到尾抬不起头的老人,他们不承认自己不行,竟还将将阳痿的怒气牵移到欣恬身上。

  「他***小贱人!帮别人吹时那么卖力?吹俺的就随便弄弄?害俺硬不起来!」一个山东口音的胖老头忿忿的埋怨着,他没办法勃起,又不想就此错过奸这美丽女子的权利。只能爬上床垫搂着欣恬滑嫩的裸体上下其手的轻薄,还不时低下头吸吻她柔软双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