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4(1/2)

加入书签

  小男孩并没有擦脸,而是小心翼翼的把帕子放进了衣兜里

  “人人生而平等,不论男女,不是谁注定就是什么命的,命是要靠自己改变的,男子没有哪点不如女子的,只要自己肯努力,不放弃,就能改变命运,每个人都有傲骨,别再让别人欺负你了,要学会自保,懂吗?”

  小男孩听了白禁初的话后陷入了沉思,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目光坚定的看着白禁初,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懂了,谢谢恩人,我不会忘了今日之恩的,但是我现在必须回去了,爷爷还在家中等着吃的呢。”

  小男孩捡起了地上的馒头,小心翼翼的擦去的馒头上的污垢,就打算回家去,可是却被白禁初叫住了,白禁初是真的没想到,小男孩一心护着那馒头不是因为他自己饿,他不会为了一点吃的就放下他的尊严,但是为了他爷爷,别说是尊严了,他什么都能做。

  “你等等我,我陪你一起去你家可以吗?”

  “嗯,好吧,可是我家很简陋”

  “没事的,带我去看看吧。”

  细心的白禁初为小男孩买了三十多个包子带着陌上颍就陪小男孩去了他那个所谓的家,陌上颍一路上都显的很不开心,本来是可怜这个小哥哥的可是现在却恨死了这个小哥哥,因为这个小哥哥一来就和她抢初姐姐。

  她真的很生气很生气,也真的很后悔,为什么当时要停下来看戏呢,要是她不停下来那么初姐姐就不会遇到小哥哥,那么现在初姐姐也不会一直和小哥哥说话而忽略了自己。

  想着想着陌上颍的目光就暗淡了下来,一直关注着怀里小人的白禁初当然感受到了陌上颖那微小的情绪变化,捏了捏那小孩垮下来的脸

  “颍儿怎么了?”

  陌上颍委屈的嘟着嘴,把头埋在白禁初的怀里,声音闷闷的

  “我不喜欢他。”

  小男孩当然知道陌上颍说的哪个他是谁了,小男孩红着脸自卑的低下了头,不敢看陌上颍,他这是被讨厌了吗?他做错了什么?

  白禁初柔了柔声,语气中带着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宠溺与无奈

  “雨夕哥哥人很好啊,颍儿为什么不喜欢呢?”

  月雨夕就是小男孩的名字了,小男孩说他是一个孤儿本来是没名字的,后来被爷爷收养后爷爷就给他取了这么一个怪怪的名字。

  作者有话要说:  没写完这一章,剩下的写成另一章

  ☆、可怜的老人

  陌上颍吧唧的在白禁初的脸上亲了一下,很认真很认真的对白禁初说

  “你只能是颍儿一个人的,除了我之外不许再这么亲密的叫别人的名字,他和颍儿抢初姐姐,颍儿就是讨厌他,初姐姐也不许喜欢他知道了吗?”

  白禁初被陌上颍那霸道的样子给逗乐了,明明那么幼稚的话却说的那么认真,看着真是有点滑稽呢!

  “你呀!小小年纪就这么霸道,以后哪个男子肯嫁给你啊!”

  “全天下都是我的,岂会有人不愿嫁我,只是我看不上他们罢了,我只要初姐姐就够了。”

  白禁初淡然一笑,不做任何言语,认真的凝视着那个小小的孩子,如此之小就说出如此狂傲的话,皇宫那个地方没少给颍儿灌输帝王思想呢,这是白禁初第一次意识到陌上颍的野心,即使现在的陌上颍才四岁还很纯洁,可是帝王家的孩子岂会对天下没野心?但是那有如何?只要是这孩子喜欢,那么她便为她夺得这天下让她傲视苍穹好了。

  很久很久以后白禁初真的为陌上颍夺得了这天下,而天凰国也大一统,陌上颍成了这世上唯一的凰,可是陪在陌上颍身边看她笑傲天下的人却不是她白禁初。

  而很久很久以后,陌上颍也懂了,就算这全天下都是她的可是那个她最爱的人却不是她的,她拥有全天下,可是唯独不能拥有那个她最爱的她。

  还未走进月雨夕的家就听见了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咳嗽声,那声音特别刺耳,貌似要把自己的肺咳出来一般,陌上颍毕竟年幼,害怕的拉了拉白禁初的手,白禁初安抚的握紧了陌上颍的手无声的安慰着她。

  月雨夕听见那声声咳嗽声,惊呼一声爷爷,就冲进了一个小破屋,现在对月雨夕来说什么招待客人啊啥的都是次要了,最重要的是他那咳嗽不停的爷爷。

  这里是贱民区,那些屋子都是破烂的快赶上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的地步了,白禁初抱着陌上颍进了内室。

  破烂的不能叫床的床上躺着一个佝偻老人,老人全身上下看不见一点肉,都瘦的只剩下一堆骨头了,而那撕心裂肺的咳嗽就是从老人那里发出来的,月雨夕半抱着老人拍了拍老人的背为他顺了顺气,声音中带着一些不难听出的呜咽

  “呜呜,爷爷,夕儿找到吃的了,求你吃点吧,夕儿喂你好不好?”

  老人家抬起他那只干枯的老手推开了月雨夕拿给他的包子

  “咳,咳夕儿你吃吧,爷爷不饿,爷爷都一大把年纪了,吃了这些只是浪费食物,夕儿要长身体,长大了才能找到钱孝养爷爷,所以还是夕儿吃吧,咳咳”

  “呜呜,爷爷你就吃点吧,我真的还有很多很多,你看这是阿初给我们买的,爷爷你看夕儿真的还有很多很多,爷爷你吃吧。”

  老人家听见了月雨夕的话,抬头深深的看着白禁初,老人撑着他的身躯想起床来,白禁初知道老人想干什么,连忙扶住了老人,不让老人起床

  “老人家你有什么就尽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