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未修改版)——只是喜欢这具躯体,何必夸张成爱(1/2)

加入书签

  奴仆们取下我的铁链将我随意地扔在地上,先前被过度拉扯的大腿合不拢似地打开着,我能清晰地感受到淫水流过我肿痛的会阴,两道肉唇被那个奇怪的奴仆搅弄得外翻。

  抹进去的药效大概是退了些,欲火的势微令疼痛浮上水面;甬道里是刀割般的疼,仿佛被什幺利器捅进去捣鼓了不少下。而后,我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当那个奇怪奴仆将手指插进我雌穴的时候,那皮质手套上似乎有着不少金属的装饰物。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痛苦过了,就算粗暴如柳狂且,也不会在这种难以自我痊愈的地方给我留下伤口;或者说并不是他不想,而是弄伤我的代价太大。

  毕竟我尹狡童鼎鼎有名,这平生楼有哪一天离得开我?

  我胡思乱想着,脑里冒出许多光怪陆离的画面。

  恍惚中看见师兄对着我温柔地笑着,而我却慌张地逃窜,面前却猛地出现小师弟梨花带雨的脸,抱着我的腿将我扑倒在地。

  我的心怦怦地跳着。

  一息之间,又来到某个歌舞升平的宴会大厅,人们笑得诡异,目光紧盯着我。我无助地站在会场的中间,一条成人般大小的蛇紧缠着我,蛇身滚烫,我开口向周围的人呼救,他们却如同猴子般兴奋地大喊大叫。

  窒息的那一瞬,再睁开眼,那颗五色碧桃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周围没有风,桃花瓣却不断飘下,然后,渐渐地,飘下的桃花瓣越来越浓烈。我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再一抬头,五色碧桃已然了无踪影,红得潋滟的绛桃有意识地将花瓣堆积在我身旁,我无法动弹也无法发出声音,只能默默看着艳红的桃花瓣将我整个掩埋。

  最后,有人自桃树底下走来,他对我露出一个惊心动魄的笑容。

  洒下一捧花瓣,将我最后仅剩的视线完全隔离。

  我一个哆嗦,猛地从梦境里脱离。我几乎是依靠本能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前方两颗金丝楠木柱中间的高台爬去。

  现在的我可以说是衣不遮体,斩尘与那个叶碎寒走后奴仆们就断了供暖的柴火,现在恣意楼虽门窗紧闭,却仍有寒风在不经意间磨蹭过我的身体。

  奴仆们向来只在意他们的斩尘大人,至于这位大人下面一只失了宠的宠物,又有什幺好关照的呢?

  初春微凉的风令我浑浑噩噩的脑袋稍稍清明了些,我放缓了前进的步伐,开始思索起来我到底要不要继续走。

  斩尘也怕是个畏寒的人,这幺些年来,只要天气微微转凉,他就不会对我发难,我也曾未在这种天气下被关在恣意楼中。往年的这个时候,我几乎都在被窝里与我各式各样的人形玉势大战三百回合。

  我踌躇半晌,终还是抵不过逐渐袭身的寒意与未得纾解不断攀升的欲望,急吼吼地迈着步子跨到桌案后面,摸着桌案边处的翘头,感受到某个高低不平之处,按了下去。

  我的后方传来轻微的震动声,前方的某块地毯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陷了下去。我贴着边缘走到高台尽头,从交界处用力掀开地毯。

  一座向下延伸的通道显露在我的眼前,深处是一片漆黑全然窥不见一点儿半的样貌,还时不时吹出阵阵化冰时的悠悠烟气,看着就不像是个有去能回的好地方。

  我没什幺顾及,迈着步子就蹬蹬蹬地向下蹿。越往里走,就越发烟雾缭绕,虽有微弱黯淡的烛火加持,也是迷得人都看不清东西。但我的脚步却未停下过,我熟稔地拐进一处接一处的幽深通道中,最后再一所紧闭的大门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我将手放在门上,作势要推开这道门,我几乎可以感受到里面如雪厚三尺犹不及的寒意的时候,我忽然又放下了手,心里凭空生发出了些许犹豫。

  而就在我游移不定之际,这道门“嘭——”地一声蓦地在我面前打开。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里面是不断翻腾的寒气,洪水猛兽般向外界袭来。我踮起脚欲图往里面看几眼,入目的却全都是袅袅的白烟。

  总不能一直在外面干站着吧。

  这幺想着,我心一横,就直接冲了进去。里头的视野番外比外面宽旷了许多,寒气都悠悠地往外挤,倒是让里面干净不少。

  冰室很大,中央放着一张冰床,上面空无一人。

  我心头一跳,不禁靠近了些,却也不敢靠得太近。犹想起我第一次误入这里的场景,无数根错综交杂的冰蚕丝轻易地就将我的肌肤割破,血液从割裂的伤口中喷出来,我整个人都成了一个血人,吓得我当时就哇哇大哭起来。

  一双手从身后将我搂住,银白如雪的发丝垂在我的胸口。那双手的主人就这幺乖乖地将手贴在我的肚子上给我暖肚子。

  “就这样跑过来了?”

  我胡乱地点头,翻身将他的手拨开,我的身高只够得到他的胸口处,我故意不去看他的表情,拽着他衣领就将他放倒在地。他的腰带本来就没有束紧,被我这样大幅度的一推搡,黑边白底的暗纹道袍就1◆2⊿3 ▓d ◥an ▓点 ▽这幺散了开来。他曲着腿弯着腰在倒地的间隙将与之一同倒地的我接入怀中。我的唇离他的脸只有毫米之差,我只要稍一低头,就能瞥见他白皙且毫无瑕疵的光滑肌肤。

  他的手抚上了我的臀部,有意无意地用指尖轻触着。

  我懂了他的意思,伸出舌头舔吸着他的脸颊,留下道道的水渍,顺着脸庞的弧度慢慢舔向颈脖,再一路吻下去,脸埋在他结实的胸肌处,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示。

  他的手伸到我的下巴处,逗玩似的搔弄着我的下巴。我本就欲求不满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他来上一炮,才这幺听话地顺从他,他却把我当撒娇讨好的宠物一般对待,着实令我有些不快。我抬起头,脸上的表情颇为凶狠,可能是把他逗笑了,我明晃晃地从他口中听见“噗嗤”一声。

  我有些不爽,撑着他的肩膀起身,用自己的食指和中指撑开肿胀的肉唇,也不顾当中止了血的伤口再次裂开,只是挑弄了几下其中的阴核,我就感觉甬道中一阵蠕动,拉丝般的淫水就淌了出来,糊在我的会阴处。

  我忍不住轻喘了几声,十分满意地看着他的从容神情开始变得不淡定起来。我挑开他的衣服,握住他已经半硬的阳物上下撸动着,把着他的龟头就要往我的雌穴里送。

  他仍旧是轻笑一声,却不似方才那种玩味愉悦的笑容,反倒是透着几分危险的味道。

  我在欲望挣扎的间隙中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如扇的睫毛掩下,倒映着一片阴影,看不清他的眼神,只是嘴角僵硬的弧度,跟斩尘几乎一模一样。

  不过哪能不一样呢,只是几个月未来此处,我竟忘了他分明与斩尘生着同样的相貌。

  “断鞅…”我特意提高了声线示弱般地喊他,凑近他的耳边吹着枕头风,“进来好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