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幕后之人,东城月无惨)下(1/2)

加入书签

  作者:狼血沸腾

  2015/05/12发表于:

  是否首发:是

  字数:14051

  **************************************************************

  一、幕后之人,东城月无惨(下)

  魏凡托着东城月的翘臀,腰部用力挺送着,胯骨撞击着东城月泥泞的耻部,

  每一次的插入肉棒都是直贯到底,深深触到蜜壶深处那柔软的部位。在媚药的作

  用下已经情难自禁的东城月在魏凡勇猛的冲击下,娇躯过了电一般战栗着,时而

  酥软,时而绷紧,梨花带雨的红润俏脸上还有着残留的泪痕,在略显青涩的妩媚

  映衬下异常的诱人,白皙的肌肤和魏凡黝黑的身子纠缠着,修长的雪腿随着魏凡

  的抽送已经不自觉地盘在魏凡的腰间,将他的腰部夹得紧紧的。

  「呼,夹得好爽,处女的小穴果然够劲,这个紧度,呼,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魏凡揉着东城月绵软滑腻,弹力十足的翘臀,肉棒在东城月的处女花径中抽送着,

  享受着那里惊人的紧窄和柔腻的湿滑之感的同时,嘴里不断吐出下流粗鄙的话语

  羞辱着这个刚刚失身的可怜女孩。

  魏凡的话语令东城月羞不可抑,虽然此刻她被春药折磨得情动如潮,但是这

  么赤裸裸的下流羞辱还是让她极为屈辱。东城月拼命摇着头,在急促的喘息声中,

  带着哭腔道:「不要了,不要说了,好,好羞人的。」「嘿,看看你的样子,下

  面流了这么多水儿,还爽的舌头连都伸出来了,才刚刚被开苞就这么浪,啧啧,

  真是淫乱啊,原来名门闺秀就是这么一副样子的么。」「嗯啊,不,不是的,不

  是,这样子,啊,这样子的,我,啊,我,哦啊……」魏凡一脸的淫笑,不住的

  在那评头论足,全然无视自己用了催情药物的事实,只是被媚药弄的脑子有些模

  糊了的东城月也不复平时的机巧,只是下意识的辩解着,那无力的反驳在魏凡卖

  力的抽送下也是断断续续,魏凡不时的来几下重重的插入更是让东城月发出声声

  短促的闷哼声,含糊的辩解声变得支离破碎,不成语句。

  刚才注射的那一针媚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魏凡不断插入的催化已经完全发挥

  了效力,东城月只觉得身体里好像有火在燃烧,娇躯火热的同时就连脑子也似乎

  开始变得迟钝了,身体在药物的侵蚀下变得异常的敏感,魏凡随意的抚摸都仿佛

  会带来一阵电流般的激荡和酥麻,被魏凡激烈侵犯着的鲜嫩小穴抽搐一般收缩蠕

  动着,包裹着不断深入浅出,努力开垦的肉棒,给魏凡带来愉悦的快感的同时,

  那里也被激烈的抽送摩擦得如同要着火了一般,连续不断的酥麻快感随着一次次

  的插入摩擦不断从下身传来,那麻痹般的酥麻快感让东城月情不自禁的大声呻吟

  着,娇甜清软的柔媚呻吟声听得魏凡欲火如炽的同时,也让边上正在围观的游弋

  等人煎熬之极。

  看着东城月被魏凡干得婉转呻吟,欲死欲仙,那股夹杂着青春少女的甜美青

  涩和迷人媚态的风情扑面而来,淫靡的体味儿和清软的呻吟声撩拨着他们蠢蠢欲

  动的欲望,游弋几人一个个憋得脸色通红,裤裆高高鼓起。

  一个染了一头黄毛的矮个子目光如同黏在了东城月不断跳动着的雪白玉兔上,

  手掌隔着裤子抓着裤裆,口干舌燥的道:「干,二哥,这妞太迷人了,这胸,这

  腿,这屁股,妈的我硬得都快要爆了。」游弋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一肚子火气

  没地发泄,烦躁道:「老子还不是一样。不过老板都开口了,你就先忍一忍吧,

  一会儿又不是轮不到。操,这样的美妞砸门哥几个几时遇到过?就算喝不到头汤

  今天也是赚到了。」游弋一边不耐烦的骂着,一边死死盯着东城月雪白滑腻的肌

  肤和凹凸有致的身段,心中如同有十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一般,只觉得心痒难搔,

  但是摄于魏凡的威严,只能在心中意淫,寻思着一会儿魏凡打完了头炮轮到他以

  后要玩儿出什么样的花式来。

  「去,把她两只手解开,然后在背后拷上——愣什么,快啊,别看了!」似

  乎觉得姿势太过单调,正在卖力开垦着东城月小穴的魏凡眼睛转了转,突然开口

  道,只是正对着东城月的赤裸女体猛看的游弋似乎没有反应过来,魏凡顿时一瞪

  眼,放开嗓子吼了出来。

  「啊,哦,老三,快去把家伙拿来,去啊。」才反应过来的游弋连连打发刚

  才说话的黄毛去,自己则是依然盯着眼前的活春宫一阵猛瞧,黄毛只得一脸不情

  愿的离开。

  当道具被送到,东城月被绑了很久的双手也被从铁架上解了下来,魏凡激烈

  的抽送骤然一停,正在肉体的快感和理智间苦苦挣扎的东城月睁开微闭的明眸,

  有些迷茫的望着魏凡,目光中有着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渴望,全然没有

  察觉到她的双手已经恢复了自由。直到被游弋抓着手腕反剪在背后,东城月才反

  应过来,试图挣扎,只是为时已晚,游弋熟练的将东城月双手的固定在身后拷上,

  而魏凡也坐在沙发上,在游弋的帮手下,将东城月的娇躯摆布成跨坐在他腰间,

  托着东城月的粉臀调整了下位置,将怒耸着的肉棒对准一片湿泞的嫩穴,就要再

  一次插入。

  「嗯啊,你,你们要干什么,啊!」双手被铐在身后,因为姿势的原因,东

  城月不得不挺着胸脯,愿本就娇挺诱人的饱满酥胸更显挺拔,粉红的乳尖因为兴

  奋而充血挺立着,随着东城月身子的扭动颤巍巍的晃动着,显得异常的可口和诱

  人。魏凡舌头舔了舔嘴唇,抓着东城月的纤腰,将她的身子往下一送,肉棒再一

  次进入了火热湿腻的紧凑蜜道中,强烈的冲击和满胀的快感让得东城月娇躯一软,

  「啊」的惊叫一声,软倒在了魏凡的身上。

  「嘿嘿嘿,爽么,嗯?」魏凡淫笑着抓着东城月的小腰,腰部不断用力向上

  顶着,每一次的挺动都让东城月娇躯巨颤,发出一声声娇腻的呻吟声,游弋双手

  从后面环过东城月的身子,按在她丰挺的酥胸上肆意揉搓着,那柔软棉弹的触感

  让他爱不释手,头部凑到东城月的后颈处,一边儿嗅着她清新的发香,一边儿伸

  出舌头在她的颈子上舔舐着。

  「唔哦,你,你们,啊,好深,下面好酸,好涨,啊,不要了,不要了,啊!」

  东城月喘息着,在游弋和魏凡的侵犯下显得无所适从。因为姿势的缘故,魏凡的

  每一下插入都仿佛是在两人的力推动下完成,又深又重的冲击着东城月身体最

  深处的敏感地带,仿佛一下下的重锤敲击在东城月的心头,强烈的酸麻快感随着

  抽送从下身被震荡到全身各处,娇挺的酥胸也被游弋大肆揉捏着,在药物的作用

  下,这略显粗暴的动作带给东城月更加强烈的刺激。在下身和胸部传来的快感激

  荡之下,东城月的娇躯战栗着,明明心中极为愤恨屈辱,但是却那从全身各处涌

  来的快感全然无视她的意志,身体已经变得奇怪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已

  经逐渐酝酿完毕,即将爆发出来。

  「嗯啊,嗯啊,不要,不要,啊,要,尿出来了,啊哦,我不要啊,啊哦…

  …」东城月对这即将到来的陌生的性爱高潮本能的恐惧,却又有着一丝期待,矛

  盾之极情绪在积蓄到顶点之后终于爆发,她大声悲鸣着,拼命摇着头,被干得手

  脚发软的身子试图挣扎,但是被两个饥渴的男人紧紧控制着的身体哪里能挣脱的

  开,她的反应反而让得两人更加兴奋起来,对视一眼,大声淫笑起来。

  「嘿嘿嘿,怕什么,尿出来吧,这样你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呢,快点

  儿泄出来吧!」魏凡淫笑着在东城月窈窕的纤腰上抚摸着,下身用力向上挺动,

  这一阵的冲刺又快又狠,干得东城月的身子彻底软了下来,要不是游弋抓着那一

  对儿挺傲的酥乳从后面拥着她,她早就软倒在魏凡的身上了。

  激烈的抽送将之前的积累的快感完全引发,东城月白皙滑腻的娇躯抽搐着,

  红润的俏脸上的表情复杂至极,有着屈辱与快乐夹杂着,粉面犹自带着泪痕,却

  难掩那诱人之极的媚态,一声声愉悦却又屈辱之极的呻吟声从她的小嘴里发出,

  柔腻湿滑的娇嫩肉壁将魏凡深深插入的肉棒紧紧缠绕,本能的抽搐着,爽的魏凡

  淫笑连连,一张满是横肉的脸显得狰狞无比,游弋也是双眼赤红,一双手用力揉

  着东城月柔软坚挺的酥乳,似乎在发泄一般。

  「妈的,这妞丢了的时候真诱人啊,老大,你快点啊,兄弟们快要憋不住了。」

  魏凡瞪了游弋一眼,笑骂道:「没出息,看老子玩儿女人都这副样子,跟没见过

  世面的雏儿似地,一会儿就好。」说着腰部用力,下身再次开始向上挺动起来。

  还沉浸在高潮初体验中的东城月呻吟一声,秋眸缓缓睁开,俏脸上略?a href='/qitaleibie/yueyue/' target='_blank'>悦悦?br />

  的表情带着高潮后慵懒的诱人风情,看的魏凡心火更旺,更是大力鞭挞着东城月

  娇嫩的身子,肉棒从下往上的一次次大力冲击将东城月的矜持不断打破。少女纤

  侬度的窈窕娇躯在两人的侵犯中不住扭动着,东城月粉润的红唇开间带着媚

  人的弧度,声声甜腻的呻吟声不断发出,只是那微微闭着的秋眸中却有着泪光在

  氤氲。

  时间在肉体碰撞声和东城月的呻吟喘息声中流逝,当东城月被魏凡操得泄了

  第三次之后,在低沉的嘶吼声中,魏凡身子一阵乱抖,一脸满足的淫笑从沙发上

  爬了起来,还沾着东城月蜜汁的肉棒从湿腻的小穴里抽出。他淫笑着伸出手指插

  进东城月还在蠕动着的蜜穴里一阵搅动。东城月发出一声低弱的呻吟声,星眸紧

  紧闭着,两道浅浅的泪痕挂在眼角,琼鼻微微抽动,发出声声低泣,那斑驳的泪

  痕和红润俏脸上残存的春意夹杂在一起,别有一番柔弱的美态,惹人怜惜。

  魏凡的手指在东城月的小穴里搅动片刻,然后抽了出来,一股白浊的粘稠精

  液从里面缓缓流出。魏凡冲着边上的使了个眼色,马上就有人持着游弋刚用过的

  单反走了上来,「咔嚓」几声将这幅淫靡的场景拍成了特写。

  「东城小姐,被中出的感觉一定很爽吧?不要急,我们会让你回味很多次的,

  嘿嘿嘿嘿。」东城月不理魏凡的调笑,绝美的俏脸上一脸的悲切,双眸紧闭着

  「呜呜」低泣着。

  魏凡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揉了揉腰,瞥了已经快要憋不住了的几人一眼,道:

  「轮到你们了,别给我摆这幅死样子了,还不快去!」游弋等人眼中爆射出淫亵

  之极的火热目光,将东城月围在了中间,迫不及待的开始在她赤裸的滑腻肌肤上

  上下其手起来。即将被轮奸的现实让东城月绝望,恐惧,她一脸惊惧得望着将她

  包围的五个饥渴的男人,小脸因为恐惧而煞白,摇着头哭叫道:「不要,不要过

  来,啊,不要啊,求你们了,不要这样子,啊哦!」「嘿嘿嘿,你叫吧,你叫的

  越大声,我们越有兴致,你就叫吧!」「不要怕,我们会让你很舒服的,嘿嘿嘿

  嘿!」「刚才你和魏凡老大不是玩儿的很舒爽么,我们也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啧啧,这皮肤,真白啊,奶子又软又大,受不了了!」……

  在东城月的哭叫声中,五人淫笑着将她包围,手掌在东城月的酥胸,翘臀和

  两腿间的耻部上揉搓爱抚着,一边儿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东城月梨花带雨的

  绝美容颜,凹凸有致的少女身体,柔弱的低泣哀求声和那不堪蹂躏的娇弱美态全

  都让他们心中邪火熊熊燃烧,恨不得立刻将她操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有三人甚

  至把裤子都已经脱了,硬邦邦的肉棒在东城月滑腻的臀沟,秀美的小脚和饱满的

  胸部上摩擦着,如果不是担心东城月还没有被驯服,他们都想直接插进东城月的

  小嘴里享受一番。

  东城月无力的扭动着身子,试图躲避男人们对自己身体的侵犯,但是双手被

  拘束在身后,又被男人包围着,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身体的敏感部位被数只

  粗糙的手掌爱抚着,体内还没有完全发泄完的药力还在发挥着作用,这样粗鲁的

  调情动作居然也让她的身体极为受用,很快东城月惊恐的发现她的下面又一次开

  始湿润了。

  「怎么会这样?我,我不要,我不要!」被摸得娇喘吁吁的东城月被人抱着

  勉强站着,纤腰微弯,上身微微前倾,将翘挺的美臀撅着,丰满的酥乳被两人揉

  搓把玩着,游弋站在东城月的后面,揉着东城月丰腴柔软的臀瓣,肉棒从后面深

  深插入了东城月的小穴。

  「又来了!」东城月绝望的闭上了美眸,无声泪流。而刚刚品尝到东城月的

  身体的游弋极为亢奋,抓着东城月的纤腰从后面开始抽送东城月娇嫩的玉穴,小

  腹不断撞击着丰美的臀瓣,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呼,呼,真紧,东城小姐,你下面夹得我好爽啊,好会缩啊嗷,真是爽爆

  了!」游弋狞笑着揉搓着东城月的翘臀,随着腰部的用力肉棒每一次都深深插入

  那柔软紧缩的嫩穴深处,连根拔出后再次重重插入,插得东城月发出一声声清甜

  的娇呼声,少女花径柔嫩的肉壁本能的蠕动在蜜汁的润滑下仿佛在做着按摩一般,

  让游弋爽的不行,大呼小叫着,抓着丰臀的双手拍打着挺翘的粉臀。

  「这小妞被干得很爽呢,看她舌头都伸出来了。」「叫的也真好听呢。」

  「啧啧,这么挺的奶子,又软又滑,真有手感啊!。」其他几人围在两人边上一

  边儿欣赏着对东城月的第二轮奸淫,一边儿在东城月的身子上贪婪的爱抚着,不

  时发出几声刺耳淫笑。东城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小嘴里还在发出一声声销魂动

  人的呻吟声,少女的芳心却是刺痛不已。

  蓝水街中,东城月正被游弋等人的轮奸,在他们被改造过的强健体魄下欲生

  欲死,守护者小队的基地里,气氛却是极为凝重。

  指挥现场,一排计算机正在飞速运转,沈冰坐在一台计算机前方,看着上面

  的数据,眼睛一眨不眨,说:「手机信号源已经锁定,就在蓝水街7 号附近,虽

  然已经关机了,不过还是能查到信号痕迹!」王信握拳道:「他妈的,果然真的

  在蓝水街……」东城风在旁焦急的说:「那你们还不快点派人过去,警方都是干

  什么吃的?」王信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我们不想立刻出击吗?只是……血镰这

  次这样的有恃无恐,依仗的是什么?是他们大批的殖装人,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

  高手!」东城雷一拳打在一旁的墙壁上,居然打出了一个深坑,他红着眼睛说:

  「我管他什么高手,月儿在他们手上,你们警方想得到晚上11点那就等吧,我不

  想再等下去了,月儿每一刻都有危险!」李逍遥急忙走上前,一手抓住东城雷的

  手臂:「阿雷,别冲动!」这次,东城雷却出乎反常的猛然回身就是一拳,「嘭」

  一声李逍遥被震得连退数步,他眼睛血红,带着深深的失望:「逍遥哥,我以为

  你跟我一样都很爱月儿,会为了她的安全不顾一切,可我错了,你更爱的是自己

  的生命!」李逍遥浑身颤抖,握着拳头站在那里,笔直的看着他,一时却无言以

  对。

  当内部的矛盾升级,为了阻止李逍遥单独前往蓝水街,王信甚至下命令将李

  逍遥软禁,耿直的东城雷却在一腔热血下独自驱车冲向了蓝水街。飞驰的幻影车

  厢中,东城雷往日憨厚的脸上满是坚毅,双目中此刻有着火焰在燃烧:「月儿,

  哥来救你了!」以超过百码高速飞驰的劳斯莱斯幻影此刻当真如同一道虚幻的影

  子般向着蓝水街急速而去,前方,已然有手持利刃的血镰打手出现在了视线中,

  东城雷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持着手上明晃晃的家伙。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东城

  雷就这么驱车对着人群冲了过去,在一阵惊叫和喝骂声中直接冲进了蓝水街。

  「月儿月儿,你在哪儿?哥来救你了!月儿,哥来救你了!」东城雷抄着一

  根精钢球棍从车里冲了出来,望着边上围上来了的人,对天大吼道。

  其中一个看似头目的人掐掉嘴里叼着的烟,吐出一口烟圈,挥手道:「哪里

  来的毛头小子,敢来蓝水街撒野,弟兄们,给我做了他!」顿时,十几个血镰成

  员拿着手上的家伙,嗷嗷叫着冲向了东城雷,和他厮打起来。

  包间里,对东城月的奸淫气氛正热烈。被剥得一丝不挂,双手被拘束在身后

  的东城月双腿被分成字形,靠在一个坐在沙发上的胸口人,小嘴被一个橡胶圈

  撑开,抱着他的那人粗壮的肉棒从后面插进她蜜汁潺潺的嫩里抽动着,另一人站

  在她的面前,肉棒从橡胶圈中间的孔洞里插进她的小嘴,正在不住的抽送着。因

  为小嘴被强制不能拢,已经有不少口水沿着东城月精致的嘴角流下淌湿了她的

  胸部。在前后两人的抽送下,东城月发出一声声有些沉闷的呻吟声,俏脸上有着

  不正常的红润。半小时之前,游弋他们又给东城月注射了一针媚药,现在她正在

  药物的作用和男人的肉棒抽送下,在肉体的快感和内心的煎熬中苦苦挣扎着。

  魏凡被扔在地上的裤子里,手机突然响了,魏凡皱了皱眉头,接了起来,很

  快,他就变得一脸的兴奋。

  「嘿,外面似乎有动静了。」魏凡一咕噜爬起身来,来到一个操作台前按下

  几个按钮,包厢中那一台足有70寸的lcd 大屏幕顿时亮了起来,画面中,一个高

  大强壮的身影手上提着一根精钢球棍,正在奋力和一群拿着各式利器的人拼斗着,

  正是东城雷。一根球棍被东城雷使得虎虎生风,地上已经有五六个人倒地,正在

  痛苦地呻吟着,而他的身上虽然也有着几道被利器划破的伤口,但是那些仅仅只

  是见点血的小伤似乎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影响,反而让他更加悍勇,挥舞着的球

  棍仿佛有着千钧之力,不过一会儿,地上又躺下了几个人。

  「这家伙根本不是李逍遥啊,他来捣什么乱?」魏凡心里暗忖着,一转头,

  却看到东城月的目光有异的盯着屏幕,似乎想说什么,只是嘴巴被堵着,没法说

  话,但是那焦急的神情却一点不差的显示了出来。

  正在强迫东城月口交的那人肉棒被东城月不断滑动的舌头一弄,原本就已经

  快要射了的那人顿时再也忍耐不住,肉棒在东城月的小嘴里顶了几下,身子一抖,

  白浊的精液全都射在了她的嘴里。

  魏凡摘掉东城月嘴里的橡胶圈,东城月顿时一阵轻咳,干呕着将刚才喷在他

  嘴里的精液吐了出来,然后抬起头,对着屏幕大声呼喊道:「哥,哥,快走,快

  走啊,啊,嗯啊!」刚喊了没几声,后面抱着她的那人肉棒用力顶了几下,顿时

  将东城月的话给中断了,只发出几声短促的呻吟声。

  「嘿嘿,东城小姐,这是你哥?」魏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只是眼神却阴冷

  无比,看的东城月娇躯一颤。东城月忍着正在她的小穴里抽动的肉棒带来的快感,

  咬着牙道:「你,放过我哥吧!」「放过他?嘿,这小子打伤了我这么多人,放

  了他?哼!」「求,求你了,啊嗯,放过我哥吧,啊,只要你放,放了她,啊,

  你想怎样对我都可以,啊哦,啊!」东城月一边儿呻吟着,向魏凡哀求着,她知

  道血镰的力量有多么凶悍,东城雷一个人冒冒失失的冲进来根本就是自投罗网。

  看着正在浴血搏斗的东城雷,那张染血的面容是如此的刚毅,想到往日他憨笑着

  任由自己捉弄的场景,以及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东城月的心在颤抖。

  「反正,我,我已经不干净了,只要哥哥平安就好。」东城月心中默默想着,

  如水的目光带着希冀,哀求,望着魏凡,希望他能答应。

  「嘿嘿嘿,好一个兄妹情深,真是感人啊,啧啧。不过,我为什么要答应呢?」

  魏凡冷酷的话语让东城月如遭雷击,她颤抖着,咬着红唇,水汪汪的眸子注视着

  魏凡,目光简直能令人心碎。但是魏凡却如视而不见一般,冷笑道:「敢在我的

  地盘上嚣张,简直是找死!」话毕,魏凡掏出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