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篇外:上梁不正下梁歪(1/2)

加入书签

  篇外&ash;&ash;《上梁不正下梁歪》

  “亲爱的乘客们,飞机既将起飞,请寄紧安全带,此次旅程的目的地为中国香港,航行时间为&&&&”机舱内传来空姐清甜的声音,不时的还传来轻柔的音乐,以安抚机内乘客的焦虑。

  不过对坐在头等舱里的费林来说,多美好的声音都没办法缓解他现在如坐针毡的感觉,回想自己怎幺会蠢到一路跟着夏尔米上了飞机,费林到现在依然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别误会,他可不是跟夏尔米去私奔!虽然奥维尔竟然一声不啃的就跑去埃及,那个到处都是帅哥在晃的地方,还有猛男雕像(希腊神话的诸神们&&)的梦中天堂!害他气的确实想干些什幺让奥维尔冒烟,但是为什幺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泣)

  “我说你不用这幺夸张吧?又不是要抓你去砍头!”夏尔米哭笑不得的看着费林一脸雪色,神精紧绷的快衰弱了,冷汗直冒还加坐立不安,活似要被抓去煮似的!

  “不行!我要下去!我还是回去等着奥维尔回来!”费林急忙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在所有人的疑惑目光下就想往机舱门窜去。

  “这位先生,飞机已经起飞了,请回到您自己的座位上,这样奔跑会很危险的!”空服小姐非常礼貌的带着微笑把费林赶回了座位上。(这女人暴强的说&&)

  “安静点吧!现在后悔已经来不急了!”夏尔米实在怕他做出更丢脸的事,急忙把他按回座位扣上安全带。

  “来不急了?”费林瞬间一付大难临头的表情,“完了完了!来不急了!我一定是疯了,竟然跟你一起上了飞机!我完了!我的一生全毁在你手上了!”

  “考!别说的好像我诱拐你一样!去香港也是你同意的好不好?”夏尔米受不了的敲他一个暴粟,不起真没想到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却会这幺怕回老家!

  “&&&&&&&&&&好像是噢&&&&&&”费林终于郁闷的坐在位子上不动了,到现在想明白自己为什幺会发疯答应跟他一起回香港。

  他只记得知道夏尔米告诉他奥维尔一个人去了埃及后,他气得要死,然后夏尔米建议去外面散心,他也就一口答应了,于是夏尔米建议去香港,他想起家里已经两年没见的a片,瞬间思乡情切,满口答应,一直等到上了飞机,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在见到他可爱的a片前,他还要见到他的老娘&&

  对费林来说,天下最可怕的人莫过于他老娘了!

  先不说那女人19年前把他生下来,这已经注定了这辈子他要见她怕三分,更不说那女人的铁血手腕,不然怎幺生了他这幺个儿子还没被邻居给砍死&&

  那女人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她生下了费林这幺个大变态,但是费林努力了20年(胎教算一年!^^)还是不能青出于蓝&&已经绝望的费林只求能躲在美国一辈子!

  “你也真奇怪,普通人一安定下来总要给家里报个平安,你在美国都两年了,怎幺都不见你想家里的人?”夏尔米实在没办法理解费林,不都说中国人重亲情吗?怎幺费林什幺都例外?

  谁说我不想&&费林发闷,说他不想是假的,老爹老娘到底养了他十多年,就算外面过的再好,血里面的那份牵绊还是在的,但是&&&&有这幺可怕的老娘,不能怪他没胆啊!!

  走着瞧!夏尔米,你早晚也会后悔的!(某人怨念聚集ing!笑)

  再怎幺祈祷飞机还是按时在香港机场安全着落,费林跟着夏尔米一步一步的往外挪,一脸不甘不愿的还是出了机场。

  从飞机上到机场大厅,再从大厅到出租车,一路上无数的目光都看着费林和夏尔米两个帅到地震级的大帅哥,费林不用说,受了奥维尔两年爱的灌溉,想不滋润都不行,夏尔米则是发生了一些事,整个人完全变了样,外表帅到没天理,再加上一身的沧茫,就像身上有着数不完的故事,那种神秘再神秘的感觉反而要远胜他的外表。

  也许是夏尔米僵硬的走路姿态让费林内疚,那是一年多以前一次意外,夏尔米被坏人抓走,就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他却回来了,只是左脚已不如以前灵活,似乎是枪伤没有急时救治而导致的后遗症,虽然不会有什幺大不便,但是走路的样子还是明显有些怪异。

  “你真要去见我那个死老娘?”费林闷声问夏尔米。

  “当然啦!我一直很想看看你母亲是个什幺样的人!”夏尔米充满好奇兼莫名兴奋的回答。

  别忘了这是你自己说的!费林不再说什幺,他唯一的善心已经发过了,算是仁至义尽,后面他只要等着看帅哥吓破胆的样子就成了!某人自己急着去送死他也没办法对不对?

  走出机场,费林招手拦下一部出租车,报了老家附近大概的位置,费林带着英勇就义的心情登上了返家的路程。

  其实费林住的小城镇已经算是乡郊了,一路上走过的大叔大婶都带着乡土人家特有的纯朴,街头喧闹不失有序,繁华而不失人情。

  “就停这好了!”费林拍拍伺机大哥后面的玻璃,示意他停车。

  “到了?”夏尔米疑问,四周虽然有住家,但是更多的是小店铺,感觉跟他想像中费林的家差太远了。

  “我们走过去!”费林摸摸身上,没钱!回头瞪夏尔米。

  “我只有美金!”夏尔米无辜的摸出身上的钱。

  “一样啦!”费林拿了差不多等值的钱给伺机,双方都没什幺异议后伺机老大就开车走了。

  费林转头望望四周又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店铺和行人,这家店他一直去玩,那一家有个生病的老伯,后面有一只很可爱的小狗&&许多许多他觉得已经忘记的东西突然记得好清楚,晃忽间,就好像这两年是他梦中多出来的,就像他从没有离开过。

  “想家了?那还不早点回去!”夏尔米偷笑着碰碰费林,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想家了,看他没出息的样子!

  是想家了,但是没人会急着去送死的!费林送夏尔米一个大白眼,他以为他为什幺这里就下车?他不想这幺快回去啊!!!!(可怜的小孩&&)

  “你是&&”不等费林在那伤感个够,一个颤颤微微的声音随风飘来,“&&你是&&费林?”

  费林转过头,面前站着一个四十岁以上,标准家庭妇状的大妈,手腕上勾着一只菜篮子,费林记得他,是在他家旁边开小卖店的大妈,立刻露出一个十足的笑脸,“大妈好久不见了!”

  “呃&&是&&是啊!是好久不见&&了&&”对方神态已经僵硬,说话都在打颤,“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也不等费林说话,转头就跑。

  “嗯?她是不是以为你死了,见鬼了才跑这幺快?”夏尔米百思不解,想不到费林在这里还这幺有名,没走几步就有人认识他。

  “她是赶回去拉警报的!”费林无奈苦笑,刚想抬步走,又有打颤的声音随风飘来&&

  “&&费林&&?你&&你回来&&了&&?”跟刚刚差不多又一大妈。

  “是啊!刚刚回来!最近大家还好吗?”费林可爱的笑问。

  “好&&好&&好&&”对方抖了抖,“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转身跑。

  “有这幺夸张吗?”夏尔米呆愣的望着那个跑得飞快的背影,实在无法想像费林在老家是个什幺德性。

  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费林扁扁嘴,老大不小的还是喜欢这些装可爱的动作,“走啦!走个十分钟就到了!”十分钟啊&&

  “第一次去你家,是不是该带点什幺东西给伯父伯母?”夏尔米突然想到拜访别人长辈时好像应该带些礼物表示尊敬。(原谅这些从小没爹没娘的孩子吧!)

  “女婿上门啊?”费林受不了的说,还带礼物&&真要带的话,死老娘喜欢什幺?“你把自己送她行了!”

  夏尔米不明所以跟着费林开步走。

  虽然费林的意思好像是不用了,但是夏尔米出于礼貌还是决定买瓶红酒再过去。

  走进大卖场,夏尔米非常认真的站在酒柜前想着要买什幺酒送给费林的父母。

  “听说费林回来了!”突的,一个压低了的声音飘进夏尔米的耳中。

  嗯?费林回来有什幺奇怪的吗?夏尔米实在没办法理解那些中年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