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5完结(1/2)

加入书签

  121归还

  121归还

  对於j灵的状态小夏只是视线晃过一圈便收回目光,「直接去j灵母树那吧,我想她也拖不了多久了。」

  j灵点头称是,急忙带着小夏前往j灵母树。日复一日看着本该生长着巨树的水池空无一物,他们心里便止不住的发慌,虽然母树离开前有留言要他们放心,但是自从那只唯一存活的独角兽回来後,他们发现保护j灵驻地不受外人侵扰的法阵正在减弱。

  这个发现让他们恐慌不以,部分j灵认为法阵会衰弱这麽快是因为这只沾满邪恶气息已不能称为独角兽的扎玛特兽造成的,因为他在外的所做所为让母树无法容忍,而且谁知道他那些恶行会不会加诸在j灵身上。但另一部分j灵认为不管它在外如何做恶,它没伤害过他们j灵族人,他的那些恶行也是因为被人迫胁而不得已做的不能怪它,虽然他们同样厌恶惧怕独角兽身上的气息。

  不管他们争吵如何,最後还是决定烧死独角兽。仪式举行完後法阵没有像他们期望般停止衰弱,这让他们心焦不以,法阵的衰弱同等於母树的生命力,眼下这情形只怕母树是拖不了多久了,还好在他们要再一次派人出来寻找小夏时他即时出现了。

  小夏站在平静无波的水池边蹲下拨弄

  池水,「我来了。」

  水面突然发出点点亮光缠绕小夏的手,跟着旋转着慢慢往上包住小夏全身。

  其他人只见小夏被光点包围,他的衣服无风自动,整个人在光点的衬托下竟意外显得神圣。

  小夏闭眼深吸一口气感觉浑身舒畅,之前入魔後的烦躁感全都消失不见,他笑道:「真不知道该怎麽说你,到这种时後还想着要净化!不过,谢谢。」说完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跳进水池里。

  夙离第一个反应过来跟着跳下去,其他j灵阻止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跳入水池中,没多久水池中的巨树如同虚影般闪了闪瞬间消失不见。看到这景象j灵全都傻住了,一直ㄧ来他们的心灵支柱一直守护着他们的竟然不见了!

  不少j灵想跳下水阻止却被柔和的光芒隔绝在水池外,因为母树在里面他们也不敢贸然攻击,最後在二长老和七长老的指挥下他们拿着武器把水池围了一圈,准备一看到那个可恶胆敢偷盗他们母树的人类上来立刻杀死他。

  水池里夙离跟随小夏跳下水後,看到小夏漂浮在水底中央ㄧ棵小树苗旁,他手指动了动树苗正上方的聚灵阵消失,跟着水面上传来嘈杂声和j灵的怒骂声,夙离立刻游到小夏身旁盯着水面。

  小夏没理会其他人的反应,戳着小树苗态度很不客气的说:「我给你聚灵阵让你休养,你竟然拿来做这种无意义的事。」

  小树苗失去聚灵阵立刻显得虚弱,它无力的随着小夏的手指摇摆。小夏见它这模样不再多说什麽,从芥子手镯拿出ㄧ个小瓷瓶把里面四五颗丹药ㄧ股脑全倒入水中,他一手拉着夙离心念ㄧ动两人进入芥子手镯里。

  水池中丹药没一会融入水中消失不见,小树苗动了动枝叶以r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哗啦"小树苗冒出水面。

  j灵们发出欢呼纷纷放下武器小心翼翼的,深怕呼吸重了点便把抽高的树苗吹走了。

  七长老颤抖着轻轻呼唤:「母亲……」

  树苗像是回应七长老的呼唤朝七长老的位置晃晃枝叶,七长老一下经历失去母树又重新获得,情绪大起大落差点没哭出来。

  二长老悄悄移动位置到七长老身旁抬手半搂着他的肩轻拍。

  七长老情绪激动下什麽都没想转身把头埋向熟悉的怀抱,二长老错愕了一下便柔和表情抱着七长老轻声安慰。

  这一刻j灵们彷佛又回到还为分裂前大家互相扶持的时後。

  芥子手镯内夙离一见只有他和小夏两人,马上抱住小夏堵住他唇,手脚更是不安分的在他身上移动。

  「你……呜……」小夏瞪着眼抓着夙离背後的衣服想把他扯开,但觉得手脚无力神智模糊。

  夙离见小夏不再反抗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战绩转移阵地,没一会芥子空间里回荡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小夏醒来时只觉得全身酸痛,他恨恨咬牙踢开躺在身边餍足的人,却不想拉扯到身後伤口,「嘶!」

  被小夏吵醒的夙离急忙起身,「怎麽了?」

  小夏咬牙切齿瞪着他,「你还好意思说怎麽了!」

  夙离看着他身上满满都是他制造的痕迹眼中闪过满意又很快掩过,他手带灵力轻柔的帮小夏按摩,「这样好一点了吗?」

  在夙离的安抚下小夏舒服的叹口气,闭眼让灵力在体内绕了一圈後他挣开夙离的怀抱,「走吧,该出去了。」

  夙离可惜的收回手跟着小夏出芥子手镯。

  他们出芥子手镯飘荡在水里入眼是盘g错节的树g,密密麻麻的使水里看起来很是y暗,几缕阳光从树g间缝隐隐约约照s下来,为y暗的水池带来一丝光亮。

  小夏和夙离绕过树g破出水面立刻被围着水池的j灵吓到,试想突然被一群人感激又兴奋闪亮亮的眼睛看着能不被吓到吗?

  小夏不动声色退了一小步又若无其事的回到岸边接受众人眼神的爱戴。

  j灵母树吞下数颗筑基丹,充足的灵力虽然足以让她本体成长到和以前一样,但不表示她的实力能回复从前。她见小夏出现开心的动动枝叶表达感激之情。

  小夏飞身凌空站在水面拍拍j灵母树的树干,「还没完呢。」

  他拿出一个玉盒子丢入水中,「你之前借放在我这的东西,还你。」

  j灵母树没收下,玉盒子浮在水面漂荡。

  小夏看了眼收回答在树干上的手,「放心,我给你可不是普通的筑基丹,那是专门为你改良的。我刚探查你的体内已经成功改造了,以後修练不会像之前一样需要依靠j灵和独角兽的献祭,所以这个你收回去吧,放在我这占空间。」

  j灵母树枝叶沙沙作响似乎很惊喜。玉盒子这次没遇到阻碍成功沉入水底。

  小夏在这时後又补了一句,「里面的东西拿走,那个盒子可是我j心炼制的,你别想偷藏。」

  j灵母树微微僵了一下,玉盒子很快飞出水面往小夏脸上砸,小夏反应迅速退後一步接住玉盒子收起。

  「我在你这玩个几天,你慢慢融合吧。」

  小夏飞回岸边走到两位长老面前,「我想两位长老应该不介意我这在叨扰几天吧?」

  两个长老可不敢怠慢贵客,他们点头带着小夏和一直跟在他身後不语的夙离前去他们安排的地方。

  路途上,小夏玩味的视线在两位长老身上转来转去。

  「听说你们j灵内部意见分歧……」

  122j灵决裂原因

  122j灵决裂原因

  七长老立刻回头气冲冲的说:「就算有也不关你的事。」

  二长老皱眉轻扯七长老,「你客气一点。」

  他实际是要七长老别跟外人说这些,但显然七长老不明白二长老的用意,他反过来瞪二长老,「不用你管。」

  二长老心知他站在七长老对面後,他不再听他的话,还喜欢处处跟他作对。他叹气,反正这些迟早他们都要知道的,瞒不了多久。

  二长老一反刚才沈默不语的态度,强硬c入七长老和小夏之间的谈话,「夏先生,我们到安静的地方再好好跟你说,如何?」

  小夏笑道,「好。」

  夙离在旁静默不语,其实私底下利用灵魂契约不断骚扰小夏,对於其他事情只要不妨碍到他们,他都不予理会。

  小夏跟在二长老身後来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树枝在二长老的指挥下迅速编织出几张漂亮的椅子和桌子。

  几人入座後七长老不甘示弱拿出溢满果香的果酒放在桌上,「来嚐嚐我们j灵自己酿的果酒,这可是外面喝不到的。」

  二长老跟着附和,「这是真的稀奇,我们七长老酿的酒一般想喝是喝不到的,我到现在不过喝过几次,那个滋味每次想起来都令人难以忘怀。」

  小夏端起酒杯轻啜,果酒入喉他闭起眼享受果酒残留在舌尖的味道。

  夙离也拿了ㄧ杯品嚐,他一喝下去双眼放亮,「不错!」

  七长老得意的眯起眼睛,把小酒瓶放在桌上,「今天我心情好,这些都给你们喝。」

  小夏闻言刚道声谢,夙离已经把整瓶果酒收到他的储物戒指里了,一付怕人抢的模样。

  小夏见状偷偷捏了夙离一把,这个没礼貌的魔兽。不过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刚才夙离把果酒收起来的时候,二长老脸色瞬间难看了一下,可见这果酒真如二长老说的难得能喝到几回。

  品完酒後,二长老直接开门见山说道:「我们j灵之间的矛盾真要说起来是从上一次和人类的战争爆发後渐渐产生的,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尽量长话短说。」

  「当初战争还没爆发钱我们j灵长期被人类猎捕、奴役,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直到我们最後一任j灵女王上任,她看着许许多多遭受人类迫害拼死逃回来的j灵,开始有了和以往j灵女王不一样的想法――发动战争。」我们j灵从来不愿主动挑起战争,因为我们都知道发动一场战争会害死多少无辜的x命,所以从来我们j灵一直都是选择隐忍下来,却没想到我们这样的做法反而导致人类更加猖獗,直到我们最後一任女王排开众议主张发动战争……」

  「她是一个勇敢的女孩。」七长老回忆道。

  「是,她非常勇敢。她成功的说服其他j灵对人类发动战争,她要让人类知道我们j灵不是好欺负的。当她带领我们把人类打个措手不及赢得第一场胜利时,我们开始面对战争的第一个问题――战俘。」

  对调时,我们竟然想不出任何该怎麽对待他们的方法,最後大家都不想见到这些人类,我们选择把他们放了。毕竟那些人是无辜的没有伤害过j灵的,我们实在不忍心也不愿意反过来伤害他们。没想到这个决定害得我们下一场战输得彻底,我们抵过不人类的y谋诡计,单纯又勇敢的女王在那场战上回到母树身边,留下还未长大成人的下一任j灵女王。」

  「我们j灵在那场战争上死伤无数,一退在退,j灵居住的地方从现在腥色沙漠外围退到现在贝琪雅雨林里,那时的j灵们已败到不堪一击,要不是有母树的保护,只怕现在不会有这麽安乐的景象。但也是因为如此害的母树……」

  「发动这场战争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唉。」

  二长老拍拍七长老的肩,「这是必要的,如果不这样做,也许现在你我都是人类的奴隶,还有母树不知道会被人类残害成甚麽样子。」

  七长老望了眼二长老眼里藏着千言万语,如果没有那场战争是不是现在他和他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最後七长老还是沉默不语。

  和七长老相处这麽多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二长老只是轻轻拍了拍他放在腿上的手再把手缩回去。

  有些事是必须要做不能改变的,一如他和他之间的关系。

  二长老闭了闭眼接着说:「战争虽然是我们j灵起的头,想停下却不是我们说停能停下来的。战场上的人类利用我们j灵的善良、心软残害我们的同胞,最後为了生存我们开始学习人类的计谋反制回去……」

  七长老突然跳起来,「你还好意思说,你们这样做和那些恶心的人类有什麽两样?」

  二长老笑的凄凉看着自己的手,「是啊!这样的我们和那些人类有什麽两样?因为如此我们双手沾满鲜血,有人类的有j灵的也有独角兽的,我们的心已经沾染污点。」他深吸一口气,「但至少我们挽回局势,j灵逃脱被人类永世奴役的下场。」

  七长老怒斥,「这也不能抹灭你们那些肮脏手段!」

  二长老没理会七长老,他定定看着小夏,「这便是你想知道的,我们j灵为什麽会产生意见歧异。」

  小夏意味不明的看了眼二长老:「之後呢?」虽然他已大概猜出二长老故意让j灵分歧这麽大的意思,但还是想了解完整一点。

  「之後啊……我们失去了下任女王和独角兽还有无数高手获得现在的平静,同时我们也发现母树开始衰退等等一堆问题,後面发生的事你也知道了。」

  「那只扎玛特兽呢?我听说它是你们一直在寻找的独角兽,它呢?」小夏问。

  二长老脸色一僵,眼神哀痛沉着脸久久不开口。七长老更是悲愤的瞪着二长老。

  默默把七长老酒喝一半的夙离在空气中嗅了嗅,「它不在这。」

  小夏转头惊讶看着夙离,「咦?」他怎麽会知道?

  夙离冷哼,「这里没有那只魔兽恶心的味道。」他可是很记仇的,当初被扎玛特兽设计的情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二长老拉住听不惯夙离说法想冲上去的七长老,叹了口气,「……它死了。」

  123j灵 後续

  123j灵 後续

  七长老颓然跌坐下来,「是我们害死它的…」

  「是,是我们害死它的。但我不後悔,它必须死!」二长老语气坚定的说。

  七长老悲愤怒吼:「为什麽它必须死?它是为了我们付出一切的独角兽啊!它在外面的所作所为都是被人逼迫情有可原的,为什麽它必须死!」

  二长老不语只是定定的看着七长老。

  「难道你是因为受不了它身上缠绕的恐怖气息才要它的命吗?但那又不是它本意!因为受不了它的气息而要它命的你真让我心寒,我不想再跟你待在同一个地方了!」七长老说完愤而离开。

  二长老眼中悲伤情绪一闪而过又平淡的看着小夏,「你要的目的达到了,满意吗?」

  小夏笑笑把玩酒杯,「你怎麽会认为这些是我希望的?我只是想清楚了解事情而已。何况从头到尾都是你主动配合的,这样说我还真冤望呢。」

  二长老吐了一口气看着七长老离去的方向,「我不这麽做不行,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

  「是啊!把他们当成宝捧在手上不让他们接触一点污秽,然後看着自己慢慢转变和昔日朋友分裂,这是你想的办法?」

  夙离适时说了ㄧ句,「蠢!」

  二长老僵了一下难堪的低吼,「只有这样才能保留不被污染的j灵,你们这些外人懂什麽!」他掩面低喃,「如果所有j灵都被污染,已经失去独角兽仅剩j灵的母树会没有养分,之後j灵这个种族将走入历史……」

  小夏愣住,他没想到背後的原因会是这个。原本他以为只是二长老他想保护其他j灵不受人类的恶习污染,所以才做出这种选择,没想到……

  不过!小夏微笑,「你这个问题g本不需要烦恼。j灵母树吸取养分已经不需要靠你们,我改变她的体质了。不,应该说以前是她修练的方法不对,这次她废掉修为重新修练,换了ㄧ个方式修练。」

  小夏以为二长老听到这个消息会欣喜若狂,却不想看到二长老呆若木**的表情。

  「二长老?」

  「他傻了。」夙离回答。

  小夏伸手在二长老面前晃了晃,见他真的没反应,收回手。

  「他怎麽了?」开心到呆掉?不太像啊。

  夙离拉着小夏起身,「不管他,我们走吧。」

  小夏不死心再看一眼二长老,发现他还是没反应只好跟夙离先走了,反正这里很安全要发呆多久都行。

  小夏没想到他的话对二长老冲击有多大。对j灵来说死後回归母树的怀抱是他们的必须做的事,如果说j灵母树是他们的信仰,那麽回归母树对他们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因此当j灵被人掳走时才有j灵不能自杀的传言,因为他们不能死在外面,不管如何一定要回来,回到母亲的怀抱。

  如今突然有人跟他们说母树不再需要他们了,那对他们j灵而言是多麽大的ㄧ个打击。已渐渐黑化决定放弃荣耀的二长老听到打击都这麽大了,更何况是毫不知情的七长老。

  二长老回过神後彷佛打了ㄧ场硬战整个人疲惫不堪,他抹一把脸叹气跟着充满悲伤的笑声自他口中窜出,「呵呵呵,不再需要我们?母亲不再需要我们,那我们存在还有什麽意义?」二长老边笑边摇摇晃晃离开,失去了人生目标的背影竟说不出的凄凉。

  二长老的反应如何小夏无从得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