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加入书签

  作者:qq26年月3日字数:633字“嘟嘟”手机听筒里传来接通的声音。

  “啊讨厌,快挂掉啦嘟嘟嘟”电话接通的一瞬间传来老婆急促的喘息和惊叫声,紧接着便是一阵短促的忙音。

  “喂,老婆,喂”王小飞冲着手机叫着,向来温柔贤惠柔声细语的老婆从没有这样急促挂断电话的时候。

  “难道是我拨错电话了?”王小飞自言自语。

  再次把电话拨过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电话里传来服务台的声音。

  这是怎么事,王小飞一头雾水。

  老婆许冰洁在一所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然而学历并不高的老婆只能在公司中做一些忙上忙下的后勤内务工作,虽说是温玉软香的性格,但还是在家时不时地抱怨公司拿她当个力工用,成天搬这抬那的,真的有点吃不消。前天家,王小飞发现老婆的膝盖处磨得红肿,血丝依稀可见。老婆则撅起小嘴说还不是成天干些力气活,一不小心把膝盖磕破了,这让一向老实的王小飞心疼得够呛。

  “莫不是”想着刚才电话里老婆急促的叫声,王小飞实在有些不放心,“小洁不是在公司发生什么意外了吧。”越想心里越没底的王小飞干脆放下手里的工作,请了假,开上那辆二手捷达车,直奔老婆工作的办公楼驶去。

  王小飞停好车,刚要下车,突然想起老婆曾经好几次跟他说不要到公司来接她,尤其是上班时间,免得别人认为她婆婆妈妈,一向要强的小洁总是怕在公司留下不好的印象。

  正在犹豫着是否应该下车上楼去找老婆时,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高高的楼宇门内优雅地走了出来。

  一身红色连衣裙,映衬着老婆美丽的波浪长发,光滑的小腿配着乳白色的高跟鞋。虽然已经是8岁孩子的妈妈,但一直注重锻炼的窈窕身姿即使是在众多ol出入的办公楼前也绝对是惊鸿一抹。

  “看来老婆安全无恙,是我想多了。”王小飞唱出一口气,“不过这才4点半,老婆怎么提前下班了。”

  王小飞正要下车去迎迎老婆问个究竟,一辆黑色捷豹轿车停在了许冰洁的面前,前车窗微微打开,老婆欠身朝里面说了几句话,接着便走向副驾驶车门,打开坐了进去。

  “咦,老婆这是要去哪?开车的又是谁呢?”王小飞又拨通了老婆的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电话里依然是服务台的声音。

  眼见着捷豹车已经驶向了门前的干道。

  “也许小洁这是要去给公司办点事,这个时间出去,很有可能办完事要直接家的,我这就跟上去,等老婆办完事了,给她个小小的惊喜,送她家。哈哈。”

  想到这,王小飞迅速启动引擎,开着他的捷达跟了上去。车上他打电话给母亲,要她去学校把孩子接家。

  当看到前面捷豹车一闪一闪的刹车尾灯,王小飞心想,在这样的大城市,拥堵的街道上,在牛的车不也得和我这破捷达一样慢吞吞地磨蹭着。王小飞不禁暗笑。

  “叮铃铃叮铃铃”王小飞的手机突然响起。“老婆?!”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老婆的手机号码。

  “看来老婆是在车里充电了,怕我着急,特意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一声,我的好小洁。”王小飞一阵甜蜜。

  “老公,”电话里传来老婆温柔的声音。“我今天要加班,要晚点去,一会你去把孩子接家,晚上不用等我吃饭了。”

  “哦,好的。”王小飞心里暗笑,“老婆,那你现在在哪啊?”王小飞故意这么问,想要跟老婆开个小小的玩笑。

  “哦我我在公司啊。好了不说了,经理来了,我挂了啊。”

  王小飞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老婆明明在前面的车上,她为什么要骗我啊?

  一边尾随着前面载着老婆的捷豹车,王小飞一边忆着最近老婆的一举一动。

  最近一段时间老婆的确加班的频率高了一些,而且下班家时常面色疲惫,王小飞也问过她几次,她总是说最近公司事情多,王小飞虽说心疼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还有就是夫妻间的性生活,生完孩子后的这几年,老婆的性欲一下增大了好多,每天都缠着王小飞要,刚开始他还应付得来,后来经过几次无法人事,王小飞便对男女之事不再上心,常常以各种理由搪塞了事。可最近这段时间,好久没有性生活的老婆却不再提出要求,甚至当王小飞试图亲热时她也总是说很累了不怎么接受。

  “不对,”虽然性格内向,但心细如发的王小飞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早上离开家的时候老婆的腿上穿着新买的黑色丝袜,为什么刚刚我看到她时她是光着小腿的?难道是刮破脱掉了?还是”王小飞不敢再继续往下想。许冰洁一直以来都是家中最贤惠温柔的妻子和母亲,工作上也总是认认真真,加上人长得漂亮,她始终是王小飞心中最得意的“杰作”。莫说是红杏出墙,王小飞始终觉得老婆是太过古,连要好的闺蜜都没有几个,怎么可能会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正在胡思乱想,前面的捷豹转弯拐入了市中心一座五星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王小飞的捷达自然是开不进去的,他四处找着停车的位置,也顾不得被拖走的危险,停在了酒店后身的一处路边。

  王小飞快步走进酒店正门,大厅里偶尔来往的人们却不见老婆小洁的身影。

  “也许老婆是来这里开会的。”毕竟五星级酒店还有设施健全的会议中心。王小飞正准备去车里,一头发现电梯处老婆婀娜的身影正依偎在一个穿着西服有些微胖的男人怀里。

  王小飞的脑袋“嗡”的一声,他最不相信也最不愿相信的一幕还是发生在了他的眼前。

  眼见着两个人走进了电梯,王小飞快步走了过去,电梯的数字一个一个的变换,王小飞的心却一点点冷如死灰。最终电梯停在了7楼。王小飞马上叫来了另一部电梯,跟着上了7楼。

  走出电梯,宽敞的宾馆走廊里没有一丝动静,前后几分钟的时差老婆肯定已经和那个男人进入了房间。

  王小飞的心已经沉入冰窟,即使再想知道答案,但总不能一个门一个门地去敲吧。

  他轻轻地在7楼的走廊里走着,试图听到些许的声响。可不知是宾馆的隔音太好还是无人住宿,每个门前都寂静无声听不到任何声响。正当王小飞几乎要放弃地向电梯门走过去,在走廊尽头拐弯处的一处房间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

  “啊”

  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一下让王小飞的心脏跳到了2次。他紧走两步来到了房间门前。这里正好在走廊的转弯处,也处于视频监控的盲,“不然恐怕捉奸不成,一会就把保安招来了。”王小飞胡思乱想着。

  “啊”又一声清晰的呻吟。虽然是五星级酒店,但房门的隔音效果却是一般般。

  “吴总不要啊”确定无疑,是老婆许冰洁的声音。门外的王小飞握紧了拳头。

  “冰洁,我的好宝贝,今天真的好想你。”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

  “吴总,刚刚在公司不是都”

  “还好意思说,刚才在公司我已是箭在弦上,可被你老公的电话浇了一盆凉水,我这火气可是憋着难受,这下非得释放出来不可了。”

  “还说呢,刚刚你为什么要把电话接通啊,这要是让我老公听到了那还得了。”

  “哈哈,我的小宝贝,如果你老公知道我操了他温柔贤惠的老婆,他会怎么样啊?”男人无耻地问。

  “你讨厌。”里面传来撕扯衣服的声音。

  听到老婆面对这样的无耻问题竟然一笑应对,已愤怒到极点的王小飞举起拳头就要砸响房门。

  突然,他头脑中出现了两个画面,一张稚嫩的小脸满含热泪委屈地喊着妈妈,两张嘲笑的面孔在背后指指点点地说着什么。是啊,如果这门一砸响,就意味着一切都不可以再收拾,幼小的女儿就不在有完整的家庭,身边的同事朋友们就指着自己这个绿帽男讥讽嘲笑,“面对这一切,我该怎么活下去。”王小飞硬硬地放下了举起的拳头。

  “我该怎么办?”王小飞思绪如麻。上最近热炒的马蓉出轨的事一下进入到王小飞的头脑中。“对,我要留下证据,让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