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1/2)

加入书签

  让她正忐忑不安着。姚静说张一鸣是“哪一个都舍不得,放不下的”这句话让刘红意识到,其实她们三个对张一鸣,也是“哪一个都舍不得,放不下的”因此,刘红下定决心,讲出张一鸣的去向。她想,这样有什么事情大家也有个商量,总比憋在她自己一个人心里强得多。

  “静姐,其实,老公他,他去广东了。”

  刘红说完就低下了头,不敢看姚静。

  “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姚静对刘红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今天上午,老公就去广东了。他要去找打伤李大哥的人。”

  姚静明白了刘红的话,心里立刻着急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问刘红。

  “我,我……静姐,我说了你不怪我吧?”

  “哎呀,我哪里会怪你,快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一向温婉的姚静此刻也禁不住有些急躁。

  刘红于是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姚静。

  说是不怪,听完刘红说的经过之后,姚静仍是不免责怪了刘红,“你呀,你怎么不拦住他?”

  “我拦不住。”

  刘红嗫嚅着,瞄了姚静一眼,见她的担忧溢于言表。“静姐,我知道是我不对了,现在怎么办?”

  “千万别让师姐知道了。”

  “乐乐呢?”

  “最好也瞒着。乐乐正为自己一句话造成李大哥这样而自责呢,再要牵扯到老公也出点啥事,那她还不哭死。在她知道之前,我们赶紧把老公叫回来。”

  正说着,乐乐来了。“静姐,红姐,你们知道老公去哪了吗?我回公司,何总告诉我,老公说这几天他有事不去公司了,钟晨也这样告诉我。”

  乐乐一进门就冲病房里的俩人问道。

  卷六第053章初步线索

  乐乐来得太是时候了,不,应该说太不是时候了,姚静和刘红面面相觑,一时不知怎么应付她。

  “怎么了?”

  乐乐奇怪地看着俩人。

  “乐乐,老公去广东了,他去协助警方抓捕凶手。”

  最后,还是姚静回答了乐乐。

  “协助警方?干嘛要他去?他去有什么用?”

  乐乐很是不解,但是并没有意识到张一鸣真正是去干什么了。

  “就是呀,我们也正说呢。”

  姚静赶紧圆场,“这事你暂时不要告诉师姐。”

  “好。”

  乐乐答了一句,忽然有点醒悟过来,“静姐,你是说师姐还不知道?为什么不告诉她?难道,不是警方叫老公过去的?”

  姚静和刘红都没有作声,但是乐乐看见她们的神情,已经明白自己猜得没错。乐乐立刻提高了声音:“你们怎么搞的?……”

  姚静见状忙将乐乐和刘红拉出李建国的病房。“乐乐你在病房里嚷什么。”

  姚静责怪道,同时地对病房外面的李建国单位派来守护的同事歉意地笑笑。

  如果张一鸣他们都不在的时候,李建国单位的同事就会在病房里面守着,当张一鸣或者仨女中有谁来了,同事一般就在病房外坐坐,或者在医院外转转,活动活动。同事也不知道李建国啥时候有了这么些亲戚,还尽是漂亮姑娘,而且好像都对李建国挺关心,几乎天天总有人来守着,所以李建国的同事反而轻松了。李建国是国土资源部的高级工程师,是所在部门的核心人员和工作干将,深得领导器重和肯定,这次开会期间遇到这种事情,领导很是同情和惋惜,国土资源部作为国家大部委,有钱,也有人,因此领导坚持单位派人守护李建国,并对医院放出话,只要治得好人,钱不是问题。

  姚静又领着乐乐和刘红走远了点,乐乐才辩解道:“我一急,声音就大了嘛。你们怎么搞的,这样也让老公去,他哪里是协助警方,肯定是,肯定是……”

  “他答应我了,一找到凶手,就通知警方抓人,不会乱来的。”

  刘红对乐乐解释道,却明显地底气不足。

  “就你信他。”

  乐乐气呼呼地说。

  “好了,都别埋怨了。”

  姚静制止乐乐进一步说气话,“他要去,谁拦得住?现在想起来,我们都有责任。你们想想,昨天晚上老公的态度不是很奇怪?我们大家都没有重视。”

  乐乐和刘红也回忆起昨晚的情形,大家乱成那样,张一鸣一句话都没说,看了信之后,自己默默地一个人来医院,这的确很反常。

  “静姐,你给老公打电话吧,问问他现在的情况。”

  刘红拉拉姚静的衣服说道。

  2张一鸣被手机铃声吵醒,他一看号码,是姚静打来的,这才想起还答应了刘红要打电话回去的,忘了。

  “静静。”

  “老公,你在哪呢?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就走了?”

  姚静在电话里又是焦急又是担心,隐隐有责怪的意思。

  “我在深圳。对不起,静静,下飞机后很累,我睡了一会,忘了给你们打电话了。”

  “就算你没忘也不行啊,你该事前跟我们说的。”

  张一鸣只得冲着电话里笑笑,连姚静都生气了,看来三个女人气得不轻。其实,姚静她们是着急,这着急的程度远远大过生气。

  这时,电话里传来乐乐焦急的声音,“老公,你在哪里?我过去帮你。”

  一听这话,该张一鸣紧张了,乐乐的性格真有可能说来就来的。“乐乐,你千万别乱来,我这边朋友多着呢,不用你帮忙。我不会告诉你我住哪里,你来了也找不到我的。听话,好好在家呆着,等老公回来,啊。”

  “那……”

  乐乐话没说完,电话里面又换了刘红的声音,“老公……”

  刘红叫了一声,没下文了。

  “怎么了,刘红?”

  张一鸣问。

  刘红有点抽泣了,因为是她直接放张一鸣走的,她现在越想越觉得事情比较严重,所以心头压力比其他俩女都大一些。“老公,你要记得你答应我的话。”

  “好的,老公会记得的。不哭了,老公不会有事的。”

  张一鸣对着电话安慰道,“你叫静静接电话,我跟她再说一句。”

  姚静的声音再次传来后,张一鸣道:“静静,你可一定看好了乐乐,要是她又跑了过来,我可要怪你。另外,安慰好刘红,你们不准责怪她。”

  “嗯,我知道。”

  姚静应道,“你自己要小心。”

  张一鸣在李建国受伤的时候就给她们讲过拍头党的事,姚静也知道,对付这些下三滥的流氓,是张一鸣的弱项。

  结束和仨女的通话,张一鸣心里一阵甜蜜,又一阵惆怅。能有三个女人同时与自己连着心一样,牵挂着自己,担忧着自己,这种甜蜜的感觉,张一鸣相信能体会到的人绝对少之又少。然而,正如华佳敏所说,你生命中每增加一个女人,你肩头的责任增加的不是一份,而是一倍。就像此刻,张一鸣就觉得生命都不再是完全属于自己,它也属于这几个女人们。如果自己真的出了事情,他不敢想象这些女人们将会怎样。

  其实,男人真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