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分(1/2)

加入书签

  虽然林公子收留了花月桃,但她整日茶不思、饭不想的,他实在怕她将身子弄坏了,到时候恐怕季葛雷会杀了他。

  既然花月桃对他无意,他何不帮帮季葛雷?

  于是他来到惜花楼。

  “你来做什么?”季葛雷怒瞪着他,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季葛雷,你不需要仇视我,我今天来完全是一片好意。”

  “你会有什么好意?告诉你,月桃不在惜花楼,你打探不到任何消息的。”

  季葛雷以为他是借机来找花月桃。

  “我知道她不在惜花楼。”林公子一点火气也没有。

  “你知道?”林公子的态度引起季葛雷的注意。“说!是不是你把她给藏起来了?”他抓住林公子的衣襟。

  “想知道花姑娘的去处就放手。”林公子故意慢条斯理的捉弄季葛雷。

  季葛雷心不甘情不愿的放手。

  “快说,月桃在哪里?”

  “她在我家里。”林公子乘机报复,“花姑娘还要我带她远离京城。”这当然是他胡诌的。

  “你休想!”季葛雷气得跳起来陷住他的脖子,几乎令他窒息。

  “放……手……我又没答应……”林公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季葛雷放轻力道,两手依然紧箍着他的脖子。“你别以为月桃怀了你的孩子,我就会放手!大不了孩子生下来之后让你抱回去。”

  刚喘了一口气的林公子闻言,差点没让来不及咽下的口水给噎死。

  “你……你说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说!”季葛雷非常后悔说出这件事,万一他因此坚持要

  对在月桃负责怎么办?

  “我看你是疯了!”林公子不容季葛雷污蔑他的人格。“我虽然喜欢花姑娘,但我可是连她的一寒毛部没碰。”

  季葛雷闻言有些不敢相信,双手放开林公子的脖子。

  “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还真不是普通的痴呆,如果花姑娘和我之间有什么,我早就把她绑回家去了。”林公子很不高兴地道。

  季葛雷还呆呆的愣在原地。

  “还不快跟我到我家接花姑娘?”林公子催促着他。

  “你说什么?”季葛雷来到林家,却得到花月桃已经被雪艳接回惜花楼的消息。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林公子镇定地询问总管。

  “半个时辰之前。”林家总管回答。

  “那不就是我们正在惜花楼争吵的时候……”季葛雷也冷静下来了。“这么说,雪艳可能听见了我们的谈话了!”

  “有可能。现在该怎么办?”林公子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先回惜花楼看看再说吧!”

  季葛雷毫不迟疑的回到惜花楼。

  平常就算姑娘们还在休息,惜花楼也不曾这么安静过,里面空无一人──

  “阿雷,你回来了!”雪艳从楼上走下来。

  “姑娘们呢?”季葛雷狐疑地问。

  “我让姑娘们都回家去了。花月桃不是希望惜花楼关门吗?我照做了,这样你是不是会多爱我一点?”

  季葛雷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月桃呢?”他焦急地间。

  “放心,她很好,只要你答应和我成亲,我就放了她。”

  一听见花月桃在雪艳手上,季葛雷有了顾忌,说话也更加小心。

  “我怎么知道月桃是不是真的在妳手里?”季葛雷想确定花月桃是否安然无恙。

  “我可以让你见花月桃,但你得答应和我成亲。”雪艳提出要求。

  “我答应妳。”现在他只想赶快见到花月桃,只有先答应了。

  “好,你跟我来吧!”雪艳带着季葛雷来到花月桃的房间,但是房门一打开,里面却空无一人。

  “怎么会这样?”雪艳心惊不已。“我明明将她关在房里,门锁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雪艳发了狂似的在惜花楼里乱窜,寻找花月桃的踪迹。

  接着,她像疯婆子一样,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支火把,开始放火烧惜花楼。

  “我一把火烧了惜花楼,就不信花月桃那个贱人跑得掉……”雪艳疯狂的四处点火。

  季葛雷在抢救不及之下,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血付之一炬。

  第十章

  学堂上授课的已经不是白发苍苍的狐仙夫子,而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妇,一旁还坐着一个二岁的小娃儿。

  三年前花月桃被雪艳所抓,关在惜花楼的房间里,无巧不巧的即将临盆,但是却没有人可以帮她。

  不得已,她只得呼唤狐仙夫子来帮忙,为了安全上的顾虑,狐仙天子将她带回来生产。

  可是这一回来,花月桃说什么也不肯回去见季葛雷,还跪着哀求狐仙夫子让她留下来,甚至愿意代夫子授课,以防小狐狸们去报恩时被人类所骗。

  “该下课了。”许久末出现在学堂的狐仙夫子让所有的小狐狸回家去。

  “狐仙夫子。”花月桃有礼的打着招呼。

  “一切都还好吧!这些狐孙狐子没捣乱吧?”狐仙夫子笑道。

  “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看出狐仙夫子似乎别有目的,花月桃直接点破。

  “呵呵!妳还是一样聪慧。”

  “夫子过奖了,有什么事情夫子就直说吧!”

  “那夫子我就不客气了。妳也知道的,我和老伴膝下无子,最近我老伴一直想要个孩子跟她住个几天,所以我想借妳儿子陪陪我老伴,妳说好不好?”

  花月桃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

  “夫子尽管把孩子抱去,就怕他替你们添麻烦。”花月桃大方的应允。

  “呵呵!我就知道妳心地善良,那我就不客气啰!”狐仙夫子好象怕她后悔似的,抱起孩子就跑,让花月桃十分纳闷。

  花月桃正聚会神的在授课,狐仙夫子却慌慌张张的冲进课堂

  “不好了,妳儿子被人抢走了……”狐仙夫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夫子,你慢慢说,我儿子不是在你家吗?”花月桃虽然紧张,但她强迫自

  己镇定,别慌了手脚。

  “是这样的,我老伴带着妳儿子四处走,不小心走进人类的管辖地,忽然有个人看见你儿子长得像某人,二话不说就将他抱走。我老伴因为年纪大了,无法抵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被抱走……”狐仙夫子说到后来竟哽咽得掉下眼泪。

  “夫子,你冷静一点,知不知道是谁抱走孩子的?”

  “不知道,我老伴一紧张,也没听清楚那人说妳儿子长得像谁……”

  花月桃心里有数,因为她儿子长得像季葛雷!

  现在该担心的是抱走孩子的是季葛雷的朋友或是敌人。

  “夫子,学堂的事情就交给你,我要去把我的儿子找回来。”花月桃连忙道。

  “快去吧!要是找不回妳儿子,我老伴可能会以死向妳赔罪。”

  “没这么严重。”花月桃出言安慰,但是心中却忐忑不安。

  看着荷锄在田里辛勤工作的季葛雷,花月桃心中百感交集。

  惜花楼烧毁之后,季葛雷毅然决然的放弃做了半辈子的工作,在乡下买了一块田地耕作,过着辛苦却充实的生活。

  她虽然感动,可享葛雷的改变都是为了小月月,而不是她……

  思及此,她要回孩子的决心更强烈了。

  “季葛雷,把儿子还给我!”

  “妳”再次见到令他魂牵梦萦的美丽脸庞,季葛雷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经历两次失去所爱的打击,他不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因为他不相信自己会如此受老天垂怜。

  “别妳呀我呀的,快把我儿子交出来!”她只想赶快把儿子带回去。

  “我不知道妳在说什么?”面对愤怒的她,季葛雷一头雾水。

  “你派人在大街上抱走我儿子,还想抵赖?”

  “妳是说……我们的儿子?”原来花月桃替他生下一个男孩。

  “你少在我面前装蒜!”既然他不承认,那她就自己进屋去找。

  季葛雷丢下锄头,跟在她后头。

  “儿子今年应该二岁了吧!长得像谁?妳一个人带着一个小孩,日子一定很苦吧……”

  花月桃走进不算大的茅屋四处寻找,季葛雷则跟在她后头,拚命的问一些有关儿子的事。

  小小的茅屋里除了寝室之外,花月桃全都找遍了。

  “你到底把我儿子藏到哪儿去了?”

  花月桃不但对他的问题置之不理,还开口她儿子、闭口她儿子的叫,仿佛儿子他没有份似的!

  他压下中的怒气,心怀鬼胎的提醒她,“妳还有一个地方没找。”这么多年了,她竟然没悄来半点讯息,若不是儿子不见了,也许她还会继续躲着他,这令他恨不得打她一顿屁股,发泄这三年来的怨气。

  但是他想到更好的发泄方法

  花月桃在卧房前犹豫,迟迟不敢进去。

  “没想到妳变胆小了,说不定儿子就在房里,不过妳也可以转身离去,儿子就由我来抚养。”他眼中燃起一族火焰。

  “我不会把我儿子给你的!”她用力踹开门。

  季葛雷飞快的跟进去,顺便将房门落锁。

  花月桃四处寻找,连床底下都不放过,但仍遍寻不着儿子的身影,一转头,才发现门已经被季葛雷关上。

  此刻的他看起来既邪肆又危险,不怀好意的凝视着她,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

  “我……我儿子……呢?”在他邪肆的眼光下,她原本的气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