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6完结(1/2)

加入书签

  12鲜币83会议室情限

  薇菡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什麽正在打扰她,至少她感觉身上是凉飕飕的,但是体内却有熟悉的热浪。整个人一个激灵,果然就见她被放在了会议桌上,而赵行威正埋在她前。

  怪不得她会觉得有点凉,被他剥了光能不凉麽。

  “行威……嗯啊……”

  本想叫他停止,谁知他却早已揉搓了她的酥多时,她开口的时候被他刺激的部涌出了一股汁,正好被他吸了个干净。

  “宝贝,你太诱人了,我忍不住。”

  本想让她多睡会儿,可佳人在怀睡得正酣,好像他可以为所欲为一样。只要他一低头,就能看到她两颗鼓胀的酥,哪里还能克制欲火。

  “怪不得你以前有那麽多女人。”这男人欲这麽强,她觉得自己要满足他很吃力。要不下次给他定制一个长的和她一样的充气娃娃,不知道他要不要?

  “瞎想什麽,我只对你一个控制不住。”以前也不见他的欲这麽强,那些女人顶多偶尔满足他正常的需求。偏偏碰到了这丫头,好像一天不和她交缠一下就不舒服一样。

  幸好赵行威不知道薇菡琢磨著的充气娃娃,否则可能会被活活气死。

  为了让薇菡快点有感觉,赵行威索将手抚向了她的花蒂,找准了她最敏感的花核搓揉。果然,指腹才刚刚碰到几下,她已经颤抖不已。

  “嗯啊……啊啊……这里,这里会有人进来的啦……啊啊……”这里可是会议室啊,保不准会有人来开会。

  “这样子才刺激,对不对?”放开了口中的蓓蕾,一路吻至了她耳後,“如果有人进来,我就把你抱到桌子底下。”

  当然不可能有人来,这件会议室只有他开会的时候才可以用。不过故意这麽说,为的就是增加刺激,让她因为紧张而更为敏感。

  他的话果然让薇菡格外的紧张,忍不住往外看了一眼磨砂玻璃门。身体因为紧张而绷紧,他的唇舌再次回到了蓓蕾上,立刻刺激了她体内的情欲。

  “嗯唔……不行啊……啊恩……”

  手指灵活的揉捻著花核,唇舌啧啧的舔舐吸吮著她的汁,双重的刺激将她冲的神智溃散,整个人晕乎乎的,身体也热腾腾的。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渐渐湿润的身体,那肆虐的手指自花蒂滑下剥开了花唇,浅浅的在洞口探索了几下,感觉到她整个人紧张的都绷紧,突然一个猛地刺入。

  “啊恩……啊啊……”

  食指在甬道内来回的抽送,而麽指的指腹依然压著花核揉捻。薇菡软软的躺在会议桌上,双腿只能张开撑在桌子的边缘才不觉得费力,却让那手指抽动的更加顺畅。

  小腹不断的涌出热潮,现在的她已经知道自己的欲上来了。

  赵行威这才俯下身含住了在她睡著时已经被他吻肿的红唇,迅速的抽出了手指,将早已肿胀不堪的分身趁机塞入了湿热的蜜中,将一股正要汹涌而出的蜜汁全部堵在了里头,浇灌在他的龙头上。

  “嗯唔……”

  呻吟自两人的唇缝间溢出,已经分不出清楚到底是谁发出的。

  会议桌的高度正好到赵行威的胯部,让他可以轻松的站在她的腿间,一边亲吻著她甜美的香唇,一边挺动窄臀撞击香气四溢的蜜。

  慢慢的放开了红唇,唇舌落在了她扬起的白皙颈子上。顺著美丽的锁骨,一路再次回到了椒之间。

  “薇菡……我的宝贝,你还是这麽紧。”埋在她的酥之中,嗅著甜甜香。

  “嗯啊……慢点,啊恩……慢点啊啊……”

  犹如电钻般的速度几乎让她疯狂,白皙修长的美腿早就忍不住缠上了他的健硕腰杆。现在她管不了是不是真的会有人进来,只想要他将她完完全全的填满。

  两颗饱满而白皙的蜜桃随著他的撞击荡漾著美丽的波,看的男人眼睛都红了。

  埋首含住了一颗蓓蕾,单手搓揉著另外一颗,胯下则是继续重重的撞击在她的腿心,翻搅著她湿透的蜜。

  两个最敏感脆的地方都被快感所包裹著,薇菡觉得自己仿若是置身在暖和的烘箱中。身子软趴趴的已经无力,唯独小腹努力的吸紧承受那巨大的欲龙撞击。酥麻的电流自她的峰传来,让她不得不绷直了小腿,每一个脚趾都用力的蜷缩著绷著。

  “啊恩……嗯唔……”

  “哦呜……吼……”

  赵行威的撞击越来越快,每一次都重重的恨不得整个的贯穿她的身体。连续狠狠的撞击了十来下,终於猛地完全冲入。分身抖索了几下,将烫全部灌入了花壶中。

  “嗯唔……”

  薇菡立刻弓起腰肢,承受他的浇灌,甬道剧烈的收缩,绞著里头的分身。

  经历了一轮欢爱的薇菡白皙的肌肤泛出了粉色,双腿还维持著刚才的姿势缠在他的腰间,双手却已经无力的瘫在了会议桌上。

  “又不行了?”含笑的戏谑声在她耳边响起。

  白了一眼覆在了她身上,与她几乎快要贴上的男人,她都快累死了好不好。

  “需索……无度的男人。”她的声音有一些嘶哑,显然是刚才呻吟的太厉害。

  闻言,赵行威只是发出了轻笑。在她体内的分身并没有消退,依然还想要继续。索将她从桌上抱起,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嗯唔……”

  原本已经退出去了些的分身,随著她坐在了他的腿上,完全的再次埋入了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身子,就这麽软软的趴在了他肩头。

  “不要了啦,我好累。”她都快累的睁不开眼,开始怀疑待会儿怎麽回去。

  “不如你睡会儿,我自己来。”

  听到他这句话,她真想一掌拍死他。这男人一定是虫灌脑,是不是每天没事偷吃了什麽药,不然哪来那麽无敌的力。每次她累的半死,他却总是神奕奕。

  可是她实在是太累了,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

  赵行威见她没有反抗或者回答,以为她同意了。大掌滑向了浑圆翘臀,那柔软的触感简直让他迷恋不已,忍不住搓揉了好几下。这才心满意足的托住了臀瓣,耸动著胯下,让分身开始在她体内抽送。

  为了能够完全的进入她,甚至调高了椅子,让她软绵绵的双腿只能悬空挂在两侧。

  “嗯唔……不行……啊啊……太深了啊……啊恩……”

  薇菡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捅穿了,可双脚完全著不了地。努力的晃动了几下双腿,本想要寻找一个支撑点,结果却让他滑入的更深,立刻再次尖叫。

  “宝贝,你的身体……太敏感了……”

  忍不住满足的叹息,她的身体对他而言真是罂粟,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埋在她体内。

  分身在她蜜中冲撞也寻找著,很快找到了一块凸起的嫩,龙头立刻顶压了上去。

  “啊恩……”绷直的身子一软,这回是真的无力的软在了他怀里。

  没人比赵行威更清楚她的身体,她的每一处几乎都被他碰过抚过吮吻过,自然能够让她立刻就进入到情欲巅峰。

  两人的汗水伴随著呻吟嘶吼早已交织在了一起,偏偏身体却不知疲倦的依然交缠撞击著。

  若是此刻有人经过,立刻就能听到那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只是自薇菡和赵行威进了会议室,所有人立刻都离那个会议室越远越好。

  废话,打扰了大老板和老板娘恩爱温存,除非他们是不想活了!

  16鲜币84然後幸福

  赵行威果然是个行动派,至少比薇菡这个只愿意动口的懒洋洋大懒虫要好。确定了时间,安排好了一切,隔了两天就带著薇菡准备飞往拉斯维加斯。

  “大哥,你回来以後记得一定要帮我。”在赵行威离开前,被他抓来暂时管理公司的赵明武苦著一张脸,完全不像平时温和的样子。

  “你怎麽了?好苦逼的感觉。”薇菡端了一碗面给赵明武,自己则是和赵行威分吃一碗。

  谁让这赵明武大半夜的回来,她肚子饿就溜去下面条吃了。

  “大嫂,还是你对我最好。”他肚子饿死了,全家也只有薇菡有人。

  不过他的话立刻引来了赵行威黑眸出的冰刃,薇菡的好只有他赵行威才可以享受,其他人敢肖想,立马挫骨扬灰了。

  “逼婚了?”赵行威将面吹凉了送到薇菡嘴里,顺便关心了一下弟弟。

  薇菡则是拿著勺子,让他将吹凉的第二筷面放进去,又送回了他的嘴里。筷子只有一双被他拿著了,她只能借花献佛咯,反正他吃的挺欢乐的。

  “是啊!”一提到这个,赵明武真想大吼。爸爸、大妈和他老妈见大哥结了婚,甚至麻利的有了孩子,开始把脑筋动到他头上。有大哥的前车之鉴,他也开始希望找一个自己喜爱的女人结婚。

  “你就比你哥小一岁,爸妈著急也是很正常的呀。”薇菡说的理所应当。本来就是,之前赵行威不也是和她姑姑结婚了十年,这都是二婚了,还有了两个孩子。结果小一岁的弟弟连头婚都没有,是她爸妈也著急了。

  “可我想找个喜欢的女人结婚,他们只看得到政治联姻的目的,完全不在乎我的感觉。”这也是他这麽多年逃避婚姻的原因,假装成花花公子,就为了让那些女人退却。

  “那是不可能的。”吞下了妻子喂来的面,赵行威才开了口,“难道你想要一个平民女子?到最後她只会和你妈一样,他们绝对不会允许的。”

  说穿了,他们的父母有很强的控制欲。他们强迫不了赵行威是因为他的控制欲更强,但对付不够强的赵明武却绰绰有余。

  靠在丈夫怀里的薇菡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小叔,有了另外一番想法。

  “你不会是已经有喜欢上谁了吧?”否则赵明武的个是不会如此坚持的拒绝的。

  薇菡的话让赵明武停止了吃面的动作,也让赵行威皱紧了眉头,因为忘了喂食嗷嗷待哺的薇菡。宽敞的客厅一下子陷入了死寂,仿佛准备就这麽安静到老死。

  “行威,不要忘了喂我。”扯了扯丈夫的手,能不能先不要忘记她这麽大活人的肚子。

  赵行威这才重新夹起了面喂给薇菡,目光却瞥向了弟弟。

  “大嫂果然厉害。”夏家的人的确不能小看,他甚至都瞒过了大哥,“我爱上了一个人,不过她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但我是赵家的次子,甚至我妈连小老婆都算不上,不过是挂著这个头衔的情妇而已。”

  “但你享受了赵家的光环三十多年,一场联姻可以给赵家带来无限的利益。”薇菡的声音没有了以往的笑闹,一针见血。

  对著又喂到嘴边的筷子摇了摇头,薇菡索捧起了茶喝了起来,把剩下的粮食留给了身後专门处理她剩下食物的人型垃圾桶。

  “大嫂……你还真是哪儿痛往那里戳啊。”赵明武苦涩的笑了笑,他比谁都清楚。

  “呵呵呵,我不是故意的。快点吃面,不要浪费粮食,否则让你大哥打你屁股。”重新躺会了赵行威怀里,她做的食物谁敢浪费的话,她就折腾死他~

  “是是是,老佛爷,小的感谢您的恩赐,绝不会浪费。”也是,他现在何必苦著一张脸,笑也是一天。

  “你是不是跑去和我家小表弟结拜了,强烈建议你去和他拜把子,臭味相投。”两个人个这麽像,绝对合得来。

  “你表弟?”赵明武一愣,不记得这个人物。

  “李书,李家的长子,记得不,伴郎之一啦,才没多久你不会是老年痴呆了吧?最近他也被逼婚,你们两个可以一起去互相安慰一下,同病相怜。”一对可怜的男人,可以凑一对组成耽美双人组,挺好的。

  “呃……”

  薇菡笑嘻嘻的看著头顶有许多乌鸦飞过的赵明武,准备和丈夫先去睡觉了。明天他们可是要飞出去完了,睡觉很重要。

  “行威,我要睡觉了。”意思就是,你可以抱我走人了。

  “明武,你大嫂的话自己考虑一下,公司暂时交给你。”

  赵行威说罢抱起了薇菡,两人悠哉的回了房间。今晚他当然不可能和小妻子交缠在一起,否则明天她肯定累的起不来。

  一沾到柔软的大床,薇菡立刻一咕噜的滚进了被子里面,最後只露出一个小脸蛋。而对此习以为常的赵行威则是滑进了被子,把她软软的身子抱进了怀里。

  “你想帮明武?”亲了一些她光洁的额头,他才开口。

  薇菡趴在了他的膛上,玩著他的手指,顺便还打了个哈欠。

  “大概吧,娶个不爱的人,挺可怜的。”虽然这是每一个富家子女的命数,但这完全就要看个人是怎麽看的。反正她不过是提供了一条建议,看著儿子娶一个平民女子,总比儿子爱上个男人来的好吧。

  “不早了,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见她真的累了,赵行威也不再说话。

  反正赵明武的事情他不想去管,随便赵明武和他爸妈怎麽去搞。既然这是薇菡的意思,他当然是顺著她的。她也不是个愿意随随便便就帮助别人的人,或许是有什麽想法吧。

  搂著心爱的妻子,赵行威陪著她一起进入了梦乡。

  当然啦,赵明武也不是笨蛋,薇菡的话加上赵行威最後的话,让他也明白了个意思。他的大嫂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这一点恐怕大哥早就很清楚。他也是那次婚宴才发现的,只是他们的爸妈应该是完全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这对新婚夫妻就消失在了赵家大宅,优哉游哉的跑去拉斯维加斯。整整晚了大半个月,让赵行威觉得她大概就要把他的赌场给拆了的时候,她才心满意足的愿意打道回府。

  “你家赌场的小弟每次看到我都很害怕耶,我又不是恶鬼。”靠在赵行威的怀里,薇菡小小的抱怨。她明明长得那麽可爱,还有好多男人来搭讪,他家的那些小弟干嘛一看到她就开始一边发抖一边乱窜,喊著老板娘来了,活似撞鬼。

  “我的宝贝当然不是恶鬼,你是老板娘嘛,他们当然紧张,伺候不好我立刻就开了那人。”

  她哪里知道,是因为她每次一出现就能吸引赌场里的一些男人,免不了有些有钱的男人会想要招惹她。而赵行威一旦知道这件事,绝对不会放过对方,更是下令看住了夫人不准任何野男人靠近,否则大家都有的好受。

  所以赌场的小弟一看到老板娘出现,如临大敌,防备著随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要命的野男人,免得老板娘被勾走,老板就要血洗赌场了。

  “算了,反正我玩够了。买了好多纪念品啊,回家要好好的选一选。到时候选两个最大的给你弟弟和我表弟吧,可怜的两个男人。”新闻满天飞,估计两人现在正被两大家族洗脑中。

  “那你要不要再睡会儿?飞机离降落还有好久。”

  没错,他们此刻已经在回来的飞机上。

  什麽头等舱都是浮云,赵行威直接出动了小型私人飞机。至於出发时为什麽没用,那是因为他的小妻子表示要享受一下一起坐飞机的乐趣。

  窝进了丈夫怀中,薇菡目光望著机窗外朵朵的云层,估著应该是个好天气。

  “行威,你会不会太宠我了呢?”目光看向了与他五指相扣的手,往他怀里蹭了蹭。

  “不会,我觉得不够。宠你爱你,一辈子都不够。”

  他应该感谢夏兰沁,如果不是当年被迫和她结了婚,如果不是她荒唐到把侄女送上他的床,他也不会遇到此生挚爱,更不会享受到相爱的幸福。

  “听说姑姑和胡叔叔决定结婚了,胡家一定很高兴。”可以和夏家攀上亲戚,能不高兴麽。虽然胡家也是大户人家,总比不上夏氏。

  “到时候我会以你的名义送礼过去的。”抚著柔软的卷发,知道她快睡著了。

  “嗯,好。”

  安心的靠在他怀中,嗅著他身上好闻的麝香味,意识渐渐朦胧。

  虽然她不知道如果没有遇到赵行威,会不会遇上另外一个深爱她的男人。但是她知道,也只有赵行威这个霸道却又对她温暖宠溺的男人,才会让她动心。

  对了,到时候回去要记得把纪念品给何妈妈。

  对了对了,还要记得备上一份贺礼,祝贺云云和何毅两人正式开始交往。

  对了对了对了,回去还要记得去看一看宝宝,好久没有见到宝宝了。

  不过,这些小事相信她老公都会帮她准备好的。

  而她,只需要准备回去开始执掌夏氏就可以了。

  “薇菡,我爱你。”

  耳边传来了每次他都会在她睡前说的爱语,他说这是为了让她带著他的爱入梦。

  “我爱你,行威。”

  一年来,这也是她第一次清晰的说出自己的爱意。

  她知道,他一直很想听。

  果然,她的额头又传来了温热而宠溺的吻。

  嗯,很幸福呢~

  17鲜币85番外:角色扮演之父女限

  饭桌前,薇菡看了一眼对面端坐著的父亲,小心的放下了碗筷。她的父母早已离异,她被判给了父亲赵行威,但父亲平日里也不怎麽和她说话,听爷爷说,父亲压不爱母亲。

  “爸,我吃好了,先回房了。”虽然她拥有优渥的环境,可从小却享受不到亲情。她好希望父亲可以像其他孩子的爸爸一样疼爱自己。

  赵行威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望著已经二十一岁的女儿离开,百褶短裙只能遮住臀部,雪白的大腿一半露在外面。是从什麽时候开始,他竟然对自己的女儿有了欲望的?

  薇菡哪里知道她的父亲已经对她起了歹念,像平时一样洗好澡,连内衣都没穿的躺在床上。才刚躺下,就听到佣人来敲门,说是爸爸让她去一趟书房。

  “你的成绩下降了?”拿著手中的成绩单,赵行威一双黑眸紧锁著站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女儿。

  突然,黑眸略过了一丝火光。那单薄的吊带睡衣下,她压没有穿内衣。两颗诱人的成熟蜜桃隐隐约约的浮现了,不禁让他下腹一紧,欲望蠢蠢欲动。

  “我……我……”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