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

加入书签

  【2】。

  听到女儿关上大门的声音,富任看了触摸女儿的手和手指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他为何会变成这么变态的父亲。

  他想道:“我不只把她当成我个人的性奴隶,我也让她以为给自己的父亲触摸她最隐私的地方是可以的事!她竟然还呻吟出声,享受着她父亲触摸她的快感?!我到底是做了什么?!”

  可是有些习惯他虽然会后悔,可是他根本改不了。

  他闻了触摸女儿的手指,而且开始吸吮它们。

  只有过了几秒,他才发现自己又再做变态的事。

  富任看了牆上的时钟才记得他还有工作要做。

  他把早餐吃完也开始穿衣服。

  可是他记得苹琪在他射精后拉他的手再次触摸她令他想再次射精。

  他会这么兴奋不只是因为他触摸她,而是她拉了他的手,要他触摸她给他这种兴奋。

  他不再对自己对女儿做的事反悔,反而他利用对女儿的妄想再次射精。

  他射精后又感觉到自己是个坏父亲,可是这次没有那么严重因为他没有真正的触摸她。

  所以没多久他就不在乎了。

  富任就好好地过了半天还写好了他书裡的几章。

  可是下午一来,他就又开始想起苹琪。

  有时后,他会发觉他在想她,而突然害怕会有人发现他的慾望。

  有时后他却对他的行为感到噁心。

  他觉得只有他消失不见才可以弥补他对女儿做的事。

  他唯一觉得可以为傲的事就是他可以忍耐两年不对这么美丽性感的女儿做更不可告人的事。

  但是最近,他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慾望。

  他非常想要跟女儿做更不应该做的事。

  每次他想要吻她,触摸她其他的地方,或想要干她的时候他就会想到这样做会多么对不起她,他该怎么弥补给她,他就无法下手。

  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弥补两年触摸她的阴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