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8完结(1/2)

加入书签

  ☆、chapter56

  买票换车,辗转反复,来回倒了几次车,周沐依旧是折腾了好一阵子才搭了上次坐过的铁皮小面包前往林修的部队。

  在家的时候,周沐的妊娠反应并不很强烈,这也是为什么她身怀六甲还敢周转坐车前来z军区。但一上了这铁皮小面包,周沐的眉头就止不住地“唰——”的一下皱了起来。

  狭小的车厢里,食物、体味、汽油味、泥土味……各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掺杂混合在一起,那味道实在是混乱刺激得可以。担心乱用药会影响胎儿发育,因此周沐临行前并没有吃晕车药。此时,被这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混合气味所包裹着,周沐只觉自己在头晕之余胃里开始不住地往外反酸水。

  她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推开小车窗想要透透气,哪知飞扬而起的烟尘近乎是立即就扑面而来,于是周沐作罢,只得与车内堪比生化武器的“气味”们继续对抗。

  煎熬一样的行车时间终于过去,周沐扶着酸痛不已的腰间下了车,缓了好半天才从一片头昏脑胀中清醒过来。

  实在是太折磨人了……宝宝呱呱坠地以前,她是不打算再靠近那车一步了。

  缓过神来的周沐抬眼巡视了下四周,下一刻却又陷入了更纠结的情绪中——

  我说……这是哪儿?!

  难不成铁皮小面包改线路了?

  还是她下错站了?!

  周沐瞬间有种要昏厥过去的冲动。

  她从家里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半上午了,现在,天色渐渐暗下来,这荒郊野外的除了树就是草,连个人影也没有,饶是周沐向来胆大,望着周边的情景也禁不住有点儿发怵。

  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当她沿着那条小路往前走了半小时后,不好的预感终于成真了。

  映入眼帘的告示牌上大喇喇明晃晃地标注着四个大字——军事禁区。

  果然……之前的那条路怕是该封锁了。

  周沐拿出手机,屏幕上的信号那一栏果然也惨兮兮地一片空白——干净得连一格都没有。

  完。她算是歇菜了。

  要是在这山里过夜的话……最好的状况也得是个着凉。

  这事儿要是搁从前倒没什么,但搁到一个孕妇身上则可大可小。

  周沐幽幽地叹了口气,只好一边拖着疲累的身子往前走一边时不时地把手机拿出来瞧瞧,心里则期盼着能有一个瞬间自己能看到信号栏有所变化。

  或许是这一路走得太过艰辛,又或许是老天实在是不忍心让周沐肚子里的宝宝跟他她的妈妈一起受苦,在周沐两脚酸软浑身胀痛再也走不动路的时候,眼下的形势终于被逆转过来。

  走到一棵树旁,周沐把身子微微倾靠到树干上,轻轻地喘。

  身后突然间传来一阵轮胎与地面相摩擦发出的急刹声,一个颇有几分熟悉的声音自周沐耳畔响起——

  “嫂子?!”

  ……

  一路上经受了那样的折腾又徒步在山林野地里穿行了那么久,当谢涛的车子停稳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周沐已经睡了过去。

  想起在车子行驶的路途中周沐实在是没能忍住吐得那两次,谢涛忧心忡忡,他一个电话打到林修那里,却是意料之中的无人接听。

  那人现在想必是在跟首长们汇报工作吧……这种状况倒也实在是情理之中。

  但是……

  谢涛转头瞅瞅周沐那明显憔悴了不少的脸色,还是决意先把她带到医务室。

  要说这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或许是嫌周沐经受的折腾还不够多,谢涛到达医务室的时候正赶上里面的医护人员集体去食堂吃饭了,值班的军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不在屋里,谢涛正搁那挠头呢,透过医务室的窗户他却看到了林修的身影。

  看样子这是散会了。

  谢涛一个高蹦起来,“咣咣”直拍玻璃,惹得整扇窗户都震天响。

  谢涛打开窗,刚要开口说话,一个女声却抢先传了过来。

  “林副团。”

  林修与谢涛一齐抬眼,出现在他们视线之中的却是何筱。

  这女人怎么就阴魂不散了呢?!一向对她没什么好感的谢涛顿时更加闹心。

  怎么哪儿哪儿都有她!

  “恭喜。”何筱缓缓抬眼:“我听说你的领导正准备为你向上面请功。”

  “胜利果实并不只属于某个人。”林修的语气客气而疏离:“我不敢居功。”

  “谦虚了。”何筱轻轻摇摇手:“军演时候你的优异表现大家有目共睹,我想……”

  “打断二位的对话我很抱歉。”不知什么时候谢涛已经从医务室里头窜了出来:“但是林副团,我想要先告诉你的是——嫂子来部队了。”

  “在哪儿?”林修的眼前一亮,话语脱口而出。

  方才还静如止水的语气里瞬时透露出来的是毫不掩饰的惊讶与欣喜。

  何筱顿觉自己的嗓子眼儿里一下子就被什么堵住了。

  “还搁车上睡着呢,其余的一会儿我再详细跟你说,现在的问题是——得找医务室的军医们给她瞧瞧。”谢涛语下有几分急切:“我瞅着嫂子的脸色不太好,刚刚来的一路上她吐了两回……瞅着挺厉害的,不像是晕车那么简单。”

  “军医们都去就餐了。”林修的神色微微有些紧张:“你先带我过吧。”说着俩人抬脚欲走。

  “慢着。”身后的何筱忽然间出声。

  林修与谢涛齐齐回头。

  “你们忘了我也是军医吗?”何筱的眼眸定定地望向林修:“我跟你们过去。”

  谢涛一愣,林修却只淡淡地掠了她一眼缓缓开口道——

  “那便先多谢你了。”

  ……

  将熟睡中的周沐抱到了军区招待所的床上,林修与谢涛站到一旁,静待何筱的检查结果。

  将听诊器微微从周沐的腹部移开,何筱从床边站起身,转头望向林修的时候,面色有些许复杂。

  “这里没有医院那些专业的设备,所以我不是很确定……”何筱一字一句开口道:“但是……我听到了胎心。”

  俊眸微敛,林修的眼神骤然深邃起来。

  谢涛的反应慢了半拍,在他还没想明白的时候,何筱已然再度开口:“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周……你妻子,她应该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

  笔直的脊柱瞬时绷得更紧,林修不着痕迹地深吸了一口气,再开口时,声线里似是带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不稳:“那,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会对胎儿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我虽不是妇产科的医生,但是从刚刚胎心来判断——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何筱望着林修道:“但是她现在确实处于相当疲惫的状态。按道理来说孕妇的身体是负荷不了这种程度的疲倦的,所以今后这样的情况要尽量避免。”

  “那她需要补充什么或者是……”

  “不用。”何筱摇摇头:“先前的呕吐百分之九十是因为妊娠反应,现在的她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

  “我知道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缓缓落地,林修冲她略略一点头:“何军医,多谢你。”

  你看,就像这样——他们的距离,无处不在。

  何筱抿着唇微微一点头:“林副团客气。这样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我也走了……”后反劲儿的谢涛这才用胳膊肘捅捅好搭档:“兄弟,不管怎么样,先说句恭喜了!”

  ……

  终于,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

  站在床边的位置上,林修保持着先前的姿势,脚步迟迟没有挪动。

  目光落到那人无暇的睡颜上,望着周沐在睡梦中微微攒起的眉头,林修伸出手,近乎轻颤着用指尖将它轻轻抚平。

  清透的气质,如玉的面庞,午夜梦回晨起初醒之时,深深镌刻于脑海之中的——只有这张百看不厌的容颜。

  此刻的周沐,身体微蜷,呼吸很轻,整个人呈现出来的状态却是自然而又放松无比的。

  白皙修长的手指一寸一寸轻抚过那俏丽的轮廓,这人瞅着脸上似是丰腴了点儿,但仔细再一瞅,身上却似是又清减了不少,借贷不相等,增减不平衡——说到底增加的部分与减少的部分根本就不成正比。

  视线再往下移,林修的目光终于停至周沐眼下还看不出有太大变化的小腹。

  此刻,那里,正孕育着一个幼小的生命。

  太……意外了。

  战栗、颤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像是涌过电流一样。

  说不出为什么,就在这一刻,林修忽然间就觉着自己的全身连带着心尖儿都止不住地泛着一股子抽痛。

  兴奋、激动、欣喜……还有说不出来的惶恐不安。

  种种混合交织在一起的情绪瞬时齐齐涌上心头,任凭他林修平素再才华横溢,现在也不能用一种具体的字眼去表达他此刻的感受。

  当那样的情绪上升到了顶点,林修所能体会到所能感受到所能用全身去确认的方式便剩下了一个——那就是疼痛。

  作者有话要说:貌似距离高考还有三天啊嗷呜——

  对于我而言,高考的记忆像是就在昨天发生,又像是回到了很久之前的某一时刻……

  在追本文的高考党们,在这里某茶给你们摇旗呐喊了,各种加油各种给力各种平常心面对各种金榜题名啊啊啊!!!

  双更奉上,愿所有看文的亲们一切顺利心想事成考试必过求财必得!!!

  大家一起燃烧小宇宙吧!!!~\≧▽≦/~

  ☆、chapter57

  周沐睁开眼睛的时候,径直落入眼底的是林修那双黑意纯粹的眼眸。

  四目相望,两两无言,就连呼吸都已放轻。

  两个半月不见,心底里的思念在这一刻喷薄欲出。

  周沐就保持着醒来的姿势,那样定定地望着他。

  时光在这片刻间飞速向前,仿佛过了一万年那么久。一片寂静之中,终是林修开口打破了这静止的沉默。

  “难受吗?”

  那人的嗓音还是那么无懈可击,只是这会儿,飘忽而至的声线里似乎蕴着那么一丝低抑的哑意。

  “……”周沐摇摇头要坐起身,林修抬脚过去,一只胳臂绕过去轻轻揽住周沐的后背,另一只手则拿了一个厚实的软垫垫到她即将靠上的床头。

  “喝点儿热水。”林修低头轻轻地吹了几口,然后把手中那素净的白瓷杯子递过来:“慢点儿喝,小心烫。”

  瞧瞧这周到劲儿的……

  周沐不说话,弯弯眉毛接过杯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啜饮起来。

  滚烫的热意经过口腔通过食道,落入胃底的时候是无比令人心安的融融暖意。

  浑身的酸乏无力好像在瞬间就消失了大半,说到底,起关键作用的还得是他林副团。

  “炊事班听说你来了,特意备了你的饭菜送过来。”林修转身拿了一个保温饭盒打开来:“有点儿凉了。我去给你热一下。”

  这人这反应吧……虽然很正常,很老夫老妻……但会不会——太镇定了点儿?

  周沐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然后伸手扯住林修的衣摆。

  “我没什么胃口……”

  俊眉微蹙,林修望着周沐静静地开口:“折腾一天了,多少得要吃一点儿。”说着转过身要出门。

  “那……”周沐紧了紧手里攥着的衣摆:“就这么吃吧……温的就行,太热了我也吃不下。”

  打开保温饭盒的盖子,周沐的动作微微一顿。

  什锦甜粥……适合孕妇夏天食用的理想粥品。

  小米、粳米、绿豆、花生、核桃仁、红枣、葡萄干……材料磨得很细,粥也煮得很烂,颜色瞅着是清爽可口的,看得出炊事员们下了大气力。

  勺子轻轻地搅拌,周沐舀了几勺强逼着自己吃下去,末了儿才慢慢地搁下勺子同时缓缓抬眼。

  “那个……你知道了?”

  “嗯。”林修眼帘轻垂,漆黑的眼底有圈圈涟漪泛起。

  “我……那什么……”期待了很久的时刻终于到来,然而在这一刻周沐却忽然有些语无伦次:“刚开始我是想等到你军演结束后再告诉你……但是郭锐说你很可能暂时回不了家,我忍不住就……”

  话音还没有落下,周沐却已然被拥入到那温暖而熟悉的怀抱中。

  心里猛然“突——”的一跳,周沐的眼眶酸胀的厉害,积蓄多日的深沉思念终于在这一刻找到了倾诉的怀抱。

  周沐轻轻伸出手,轻轻环上他的腰间,轻轻用脸蹭蹭他的胸膛,轻轻把头搁靠到他的怀抱里。

  烦扰的尘世至此远去,喧嚣的世界与我何干。

  踏实了。完完全全的。彻彻底底的。

  林修沉稳的心跳在此刻似是分外明晰,感觉到环着自己的臂膀有着微微的颤意,周沐嚯然抬眼,却听到林修那带着些许不稳的声音自耳畔缓缓作响——

  “沐沐,我们回家。”

  ……

  回到家后不久,坐在特意被铺软调高的沙发上,望着端着盆温水走过来的林修,周沐微微有些失神。

  “走了那么多路,泡泡脚应该会舒服些。”说着林修缓缓弯下腰开始帮周沐挽裤腿。

  “别、不用!”周沐一下子反应过来,立刻就躲开了林修的动作:“林修……我自己来。”

  “尽可能避免弯腰吧。”林修缓缓抬眼:“毕竟,你现在不同于以往。”

  一席话说得周沐的耳朵都红起来了,她一边躲着不肯配合一边开口嚷嚷:“哪儿有那么娇气!才三个月……”

  “这你说了不算。”林修轻笑着挑了下眉,目光落到周沐的小腹上:“那里,那位才有发言权。”说着便又继续方才的动作。

  被这样紧张着的感觉实在是很复杂——既羞怯又欢喜,还有一丁点儿的小尴尬。

  察觉到林修手下动作的坚定,周沐便不再挣扎,由着他轻轻地握着自己的一双脚踝将它们浸到了温水之中。

  不高不低,温度刚刚好。

  从脚底向上,周沐顿觉浑身的细胞都活络起来。

  舒服。

  然而在注意着那人面部表情的同时,林修的眉毛也蓦地微微皱起。

  水泡,一左一右,周沐的两只脚上分别被磨出了一个水泡。

  答案就在她今天穿着那双此刻已沾满草屑尘土的平底鞋上。

  这样的两个水泡……要走多远的路才会被磨出来?

  林修不着痕迹地轻叹一声,帮周沐轻轻拭干了她脚上的水珠,再抬眼,林修的眸子里却已然写满了严肃与认真。

  “怎么了?”周沐小心翼翼地望着丈夫开口。

  “下次不许再这么干了。”林修的眸子注视着周沐,出口的语气却是笃定而不容置疑的。

  “额……”这样的林修可不多见,周沐偷眼望向他。

  “这不是在商量,而是命令,明白?”漆黑的眸子缓缓锁定目标。

  那我想你了怎么办……

  这是周沐憋在心里没能说出口的那句话。

  然而还未待她开口作答,林修的声音却再度清晰地在房中响起——

  “军演已经结束了。宝宝出生之前……我不会再放着你一个人这么久。”

  她的心意他了解。她的不安他也知道。

  声线不稳,情绪失控……所有的这些不单单只因为周沐怀孕,另一个原因是——无可比拟的后悔与内疚已经快要湮没这个向来八方不动的男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