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2)

加入书签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点阅读去掉*星号】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度第一既是..作者:张跃飞字数:9767重生来已经一年多了,日子过的悄无声息,可能除了我表现的沉稳些,无其他变化。

  以前我也看了许多小说,角重生后抓住各种机遇一飞冲天,我却没有那份本事,我只是个平凡人,一路上了大学,考了公务员,娶了普通的妻子,过着属于公务员的无聊日子。

  小说,电影,美剧占据我生活的大部分。

  我刚重生时也思考过未来的路怎么走,我没有金手指,不记得彩票号码,我想不出得多无聊的人才会去背彩票号码。

  我不关注股市,只知道苹果,淘宝很厉害。

  房价还会涨,有疲软期,可总体还是成上升趋势。

  仔细分析过后,我只找到了一条可以发财的信息,老家东边的泥洼地里埋着几根阴沉木,崔老头卖了木头后不仅在村里自建了一栋楼房,还给他儿子在县里买了车和房,更具体多少钱一直是个谜。

  好在是几年后才会被挖出来,我有足够的时间,现如今我的要任务是学习,明年我就要高考,我的真正出路是考名牌大学。

  最开始我还不明白上名牌大学的重要性,自以为大家都一样,可是在高中毕业十年聚会中,经过比较,一致公认,越是好学校出来的,溷的越好,这不仅仅是指收入,更多的是生活品质和人脉关系。

  乡村的年味比起城市要足的多,过完热闹的春节,我就赶学校,毕竟是高三下学期,开学尤其早。

  表舅来给我爷爷奶奶拜年时夸了我,并表示如果未来半年还能保持这个势头,很有希望冲击重点大学。

  虽然村里已经出了几个大学生,可基本都是普通大学,最好才是二本。

  在表舅的建议及全家人的支持下,妈妈决定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做陪读妈妈。

  在重庆,陪读早不是什么新闻,几年前已经呈泛滥形式。

  由于每年最好的租房期是高考刚结束,有大量的空房,而现在再想找一个比较好的房间何其困难。

  随着妈妈转了一整天,为了保证距离学校够近,不得已在巷子的深处租了一间十多平的房子。

  开始几天我还继续住在寝室,妈妈嘱咐还没出去打工的爸爸把被子,锅碗瓢盆都运到县里。

  由于房东只了一张床,一个书桌和房顶的一个吊灯,所以爸爸妈妈又忙活着添置了电磁炉,电饭煲台灯等等杂物。

  我再来看时,小屋已经满满当当,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方桌,一个小立柜,剩下的空地只几平米,也就是能走个路。

  随后我就把寝室里的书被子搬到小屋,跟妈妈过起陪读生活,日子规律而简单,妈妈早上六点起来做早饭,我吃过后不到七点去上课,妈妈就补一觉,起来买菜准备中午饭。

  学校的晚自习实行的是自行安排,可以去也可以不去,所以我选择在出租屋学习,更安静。

  一般是我在台灯下做题,妈妈坐在床上织毛衣,我很喜欢这种气氛。

  年轻的身体,成熟的逻辑思维,正确的学习方法,让我对高中的知识掌握的十分纯熟,下半学期没什么新知识要学习,要精力就是复习,二轮复习,三轮复习、、、。

  得益于我曾走过这条路,我熟悉具体怎么走,在上学期我就进行了一轮复习,我已经给自己布置了详细的复习计划,现在我正进行的是再次复习基础知识的同时,刷历年的高考题并准备一片关于诚信的作文,哈哈,我知道作文题目,我还记得物理最后那道变态题目的解题关键,这都是在我复习过程中慢慢唤醒的记忆。

  做了三套题后腰酸背痛,搁在往常我会去操场跑几圈,可是现在住在小巷子里跑不开,这时我想起来当年老中医教我的壮阳马步功,想想当年就好笑,新婚后不节制,随后就出问题了,于是去看了老中医。

  我还记着,老头教的有按摩阴囊、按摩腰、鸣天鼓、刺激食指商阳穴以及壮阳马步功。

  这壮阳马步功听着很唬人,其实就是常扎马步,同时把意念放在阳关穴。

  现在我是十七岁,加上假期也帮爷爷奶奶干农活,所以身体十分棒,远不是后来坐办公室养出的痴肥身体可以比的。

  我跟妈妈招呼了一声,在门口找了一块稍微宽敞的地方,先做了一套广播体操,然后把老中医教我的做一遍,当然除了按摩阴囊略猥琐,不适宜在外面做。

  至于马步功,纯属于笨功夫,讲究的就是积累俩字,要坚持每天扎,一个月后才会感觉到自己走路有劲,饭量增大等等。

  把这些都练了两遍,浑身都冒热乎气,即便是这寒冷的冬夜也怡然不惧,估摸着有半个小时,我就去继续刷题,就这样做个把小时题出来练一会儿,很快就十一点了。

  我和妈妈挤在被窝里,鼻子里全是她女性的气息,虽说我们娘俩都不胖,可是一块睡在一张单人床上也不是那么宽松,好在房东给的这架榆木床比我在寝室睡的单人床宽些。

  我搂着妈妈的腰,紧贴着她睡,呼吸着妈妈的香味,心里很安宁,一会儿就睡着了。

  日子过的平澹而充实,人的一生也没有几次机会能有这样的时间和精力去全身心的投入做一件事,高考无疑是的。

  两个月一晃而过,正处于高速发育期的我,加上妈妈每天大鱼大肉的饲养,以及我一年多坚持不懈的锻炼,我整个人都大了一圈,包括宽度和高度。

  现在身高一米八的我可以将一米六的妈妈整个拥在怀里,妈妈也总是说以前她有体寒的毛病,冬天的夜里时常冻醒,自从跟我睡后,每天都很暖和。

  当我完成三轮复习,并将历年高考题做两遍后,天也不是那么冷了,我准备早点起,中间的时间还可以锻炼身体,其实我很久以前就告诉过妈妈让她早点喊我起来,她一直说希望我能多睡些,没有答应,而我正是贪睡的时候,每天早上不喊我,靠我自己是醒不过来的。

  怕妈妈继续拒绝,我没敢定闹钟,但在睡前我一直暗示自己,明早早点起,明早早点起。

  这个方法源自我看过的一本心理学书,里面提到过潜意识的运转机制,就包括这种自我暗示,举的例子就是暗示自己明天有事要早起,一般是有用的。

  而平澹的日子就因为我这个做法起了波澜,我早上果然早早的醒了,看了表才五点,我没敢立刻起身,否则弄醒了妈妈绝对会挨批评,此时我平躺着,妈妈的胳膊搂着我,大腿也搭在我的腿上,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缠着我。

  大约再过了十多分钟左右,隔壁隐隐有嘀嘀嘀的闹钟响,我只以为隔壁的兄妹俩要起床了,我心中还在感慨人家比我要努力之际,我竟然听到了女人的呻吟声,以及床摇动的咯吱声,作为一个曾经的老司机,我顿时心里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隔壁的兄妹我不熟悉,见面打招呼的交情,唯一的印象是妹妹胸很大,见过她穿紧身毛衣,胸前一片高耸,约莫有d杯,至于她哥哥就没啥特点,比较瘦削,据说是复习生。

  自从穿越过来,我就一门心思的学习,我深知全省的学霸多如繁星,有志于考名校的我不敢懈怠,所以根本没考虑性事。

  现在想来一年多不知肉味了,隔壁大胸妹子的呻吟一下将我身体中的欲望之门打开。

  此时正好妈妈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柔软的奶子跟着在我的大臂上挤压了一下,我再无法抑制自己,左手从妈妈秋衣的下摆伸进去,一路顺着光滑的皮肤攀上丰盈的乳球。

  我刚抓上,妈妈就醒了,连忙问我怎么醒那么早,反倒是没有问我为什么摸她。

  自从妈妈跟我睡在一块后,我也时常隔着衣服摸她的胸,那时候开玩笑的成分多,她还会打趣问我是不是想喝奶了,还说我小时候吃奶到两岁,断奶时一直哭。

  其实前世我跟妈妈的关系远没有这辈子亲密,要是在我懂事以来,她就与爸爸在上海打工,我那时成绩一般,她并没有来陪读,后来我就上了大学,结婚生子,再后来爷奶身体不行了,他们才了老家不再出门。

  等到妈妈来县里帮我照顾小孩时,她都五十了,那时候比现在要胖。

  重庆的热天较长,她常常穿着大背心,也不带胸罩,两只白胖的奶子像是充满水的气球挂在胸前,弯腰抬手都能看到。

  为此媳妇还偷偷跟我抱怨过,我知道乡里上岁数的女人多是这种打扮,特别是当了爷爷奶奶后就更不太注意这个了。

  所以妈妈的胸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神秘的物拾,我没有想过妈妈会这么顺从,当我试图将妈妈的秋衣脱下时,妈妈配的抬起上半身,我打开灯,她正闭着眼,莹白的肉体在昏黄的吊灯下丰盈美丽,胸前的两点红色点缀的伶俐可爱。

  我翻身骑跨在妈妈的腰间,并一把脱下了秋衣,跪俯在妈妈的身上,肉体与肉体的接触让我油然产生一种幸福感,妈妈微微抬起身,我感觉到柔软的胸部与我贴的更紧,原来妈妈起身是为了从我后面把滑下的被子拉上来盖好,边嘱咐我天凉别痛感冒了影响学习。

  我应了一声嗯,然后略拱起背,两手抓住妈妈的奶子,浑圆丰满的乳肉在我手里变形,把玩了一会儿我不再满足,张嘴含住了乳头,用力吮吸,舌头在乳晕周围打转,妈妈的乳头原来越硬,舌尖可以触及乳晕上突起的小颗粒。

  我的头埋在被子里,嘴巴在两座乳峰间逡巡,甚至用起以前在日本电影里学到的玩弄老婆的技巧,用牙齿咬住乳头,手抓住乳根部摇动,剧烈的玩弄使妈妈发出轻微的呻吟,刺激到我的鸡巴愈发坚挺,我能感觉到龟头隔着裤子顶在妈妈的小腹上。

  被窝里越来越憋闷,我不得已探出头,与妈妈脸贴着脸,整个身体压在妈妈的身上,肉体与肉体零距离接触。

  我还想亲吻妈妈的嘴,可是被妈妈避开了,我原以为是不同意我亲她,还有些失落,当她告诉我说她要起来做饭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这才注意到隔壁的呻吟声已经停了好一会了。

  妈妈正欲起身,我把她紧紧的压在身下,我告诉她,就亲两分钟,亲完就起,妈妈对于我的无赖也没办法,我连忙张嘴含住妈妈的樱唇,并把舌头往里伸,可是被牙齿挡住,我一急之下,顺着妈妈的腰肢手就往妈妈内裤里滑,妈妈赶紧用原来压着被子的手按住我的手,无奈的张开了嘴还动探出舌头,能感觉到妈妈有一定亲吻的技巧。

  说话算话,当开始有些憋闷时,我就结束了,可能打了妈妈一个措手不及,我看到她闭着眼伸着可爱的小舌头,我恶作剧般的狠抓了一把妈妈的臀肉,说不早了,起床吧。

  我不知道妈妈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忍受着我的玩弄,自这天起,她除了将阴户设为绝对的禁外,连臀瓣也被我攻陷了。

  随着高考的临近,妈妈变的愈发顺从,在我的要求下,每晚妈妈就只穿了一条内裤,赤裸着上身与我躺在一个被窝好方便我把玩她的乳房。

  可是只这样的抚摸无异于饮鸩止渴,我得不到实质性的发泄,身体里的邪火越积越盛,终于已经开始影响到我的学习,在最经四月份的考试中我竟然开始走神,当考完后我就跟妈妈说了这件事,当时妈妈没有做声,而到了出成绩的那天,我果然跌出全校前二十名,往常我都是十名以内。

  当天妈妈看到成绩单的那天也没有说话,可是我感觉到她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又像是平时的晚上,我吸吮了一会儿乳房,双手又揉搓了妈妈的屁股,当我再次试探着把手往妈妈阴户上摸去时候,妈妈没有想往常那样阻止我。

  我的手掌探到了一片湿滑之地,上面有一丛杂乱的毛发,两边是突起的耻丘,我对这样的地方并不陌生,食指和中指并拢顺着湿润的裂隙往里慢慢伸进去,柔软的肉壁一路紧紧包裹着我的手指,我缓慢的抽送了几下,感觉到妈妈阴道里的水越来越多,我再也忍不住,抽出手,一把将妈妈的内裤拽倒脚踝,同时拉下自己内裤,将早就涨的发痛的鸡巴露出来。

  我掀开被子,起身拉开灯,四月重庆的夜晚并不显得凉,尤其是像我们母子这样的小窝,橘黄色的吊灯将屋子照的亮堂。

  我将妈妈的双腿分开,摆成,我的视力极好,可以清晰的看到水淋淋的阴唇张开着正对着我,妈妈紧闭着眼已经做好准备。

  我跪坐在妈妈前方,腰胯勐一用力,俯身将龟头对准洞口,粉嫩粗长的阴茎径直一下子操入妈妈温湿滑润的阴道内,在大量淫水的滋润下直插得齐根而没,又勐地抽拨出来,在妈妈粉红柔嫩的阴蒂上上下磨蹭起来,妈妈如遭电击似的,浑身一阵乱颤,发出嗯的一声鼻音,似痛苦又像是满足,同时一只手赶紧捂住嘴,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

  我探下身,将双手从妈妈腋下穿过,从背后托住妈妈的后脑,然后勐力的抽插,只操了十来下,妈妈就被我操得不停的呻吟,由于用手捂着,所以发出呜呜的声音。

  妈妈仰着脸,精致的下巴抬起,两条细长的白腿用力夹住我的腰,白嫩的雪臀不停地摇扭起来。

  此时屋里只有妈妈的呻吟和湿润的阴道被我操出的噗唧噗唧的声音越来越响,响成了一片。

  我就保持这个体位,也没有用什么技巧,只是蛮牛一般的使劲抽插,源自我长久的马步功力,使我的腰力强劲,十多分钟过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操了几还是上千下,妈妈先开始忍不住了,她三十多年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