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棋的血泪日记(1/2)

加入书签

  天福二年,腊月初二,我收到寒战的飞鹰传书,一看纸条上的内容,差点吓掉我半条命,纸条上命我快快进山,却未说明是何事,吓得我连夜包袱款款,连滚带爬的往神仙谷地(寒雪取的名)赶。

  天福三年,正月初一,别人赶著拜年,我死赶活赶的终於赶到了神仙谷地──为寒雪把脉。

  这脉一把,我首先是不敢置相,再三确认後,我生来第一次,肥了胆子,火大的指著寒战的鼻子大骂道:“你丫的有毛病啊?怀个孕你十万火急的召我来干嘛?怕怀孕,你们不会分房睡啊?”

  结果可想而知,我在累的差点虚脱之时,还被寒战一掌拍晕了。

  天福三年,五月二十三,寒雪为跟寒战争生男生女发生争吵,我很不幸的被雪儿拉去当证人。寒战难得的跟雪儿争的脸红脖子,他们争论的焦点竟然是:寒战坚绝要寒雪生个女儿,而寒雪坚持自己要先生个儿子。

  我虽然满头的黑线,认为这两夫妻已经被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逼疯了,但是我没胆子讲出来。

  天福三年,十月初三,寒雪经过十月怀胎,终於要在今天瓜熟蒂落了。

  天福三年,十月初五,寒雪经过两天的阵痛,终於把孩子平安生了下来了。值得庆幸的是母子均安,只是,我看到,寒战在看见孩子的小****时,脸全黑了。

  我当时虽然很想安慰他说男孩子也很好,但怕会被寒战暴揍打,所以很孬种的找借口跑了。

  天福三年,十一月十五,今天寒雪满月,一大早,寒战就来找我了,手里还拎著个尉迟云。他告诉我,雪儿认为孩子应该继承尉迟家的姓氏,所以取名为尉迟云,然後将儿子扔给我就跑了,我成了可怜的“爹”,把屎把尿的给寒战养儿子,而他离开前,竟然还不给我好脸色。

  我觉得我是这世上最可怜的大夫。

  天福六年,十月初五,今天是尉迟云三周岁生辰,只是小家夥今天不太开心,我问他为什麽不开心?

  小家夥却问我,为何他爹不喜欢他?

  寒战为何不喜欢他,我当然知道。寒战一直在为小云不是女孩,耿耿於怀三年了,於是我告诉他,如果他成了女孩,他爹就喜欢他了。

  我没想到的是,尉迟云跑去拿了寒雪的胭脂,还将寒战收在书房里,准

  天道种植者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