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旅】(09) 争夺母女花(1/2)

加入书签

  作者:lksherry是否本站首发(是)字数:26285第九章争夺母女花楚含烟一丝不挂的跪伏着,她浑圆饱满的乳球下垂着和丰腴的身段充满着肉欲,大腿圆润修长、小腿纤秀,腰肢纤细,但生育过的丰臀却浑圆紧致,成熟的肉体充满了女人性感又柔婉美感。此时的楚含烟小心的将同样不着一缕的女儿洛梦蝶挡在自己的身后靠墙角的地方。看着女儿苍白小脸,微微颤抖的身体害怕的样子,顿时觉得心头一痛。曾几何时,自己也是意剑门内门弟子,和丈夫洛蒲行走江湖也是双剑合璧,风光无限。现在如今却沦落到性奴的地步,只能如同宠犬一般等待主人的侵犯,还赔上了如花似玉的女儿也一起在此淫窟内受尽男人的凌辱,楚含烟两眼顿时湿润起来,心痛得厉害。

  “小蝶,坚强点,没事的,很快就过去了”作为母亲,她只能故作坚强的的安慰着女儿,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女儿能够坚持下去的依靠。同样,女儿也是自己在这里忍辱偷生活下去的坚持。为了女儿能够活下去,她放弃了曾经的女侠风光和荣耀,放弃了自己的人格与尊严,她用身体取悦那些男人,哪怕是自己之前从来没想过也没有接触过的,她现在都去做。她学会了用嘴巴给男人含舔肉棒,用乳房给男人乳交,用手用脚伺候男人,甚至用花穴与后庭一起使用来满足如狼似虎的男人们,只是为了让女儿少吃一点苦。虽然往往是徒劳的,女儿没少在男人们的包夹下痛哭流涕,但能让她少受一点伤害,也是做母亲最大的努力了。

  “嗯……妈妈,我没事的,就是下面还是很疼……”洛梦蝶小声的回应的母亲,她其实是个很懂事的姑娘,虽然现在人变得不爱说话,没有了往日的活泼,但她很能理解母亲的痛苦,一般不给母亲更多的压力。

  “……”楚含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前天她们母女被尤破军和一帮手下带到淫窟的山上野外吊起来狠狠的玩弄了一番,洛梦蝶娇嫩的花穴因此受了伤,早晨看起来还是撕裂的伤口还是红肿着。想到今天的无遮大会,尤破军一定还会来玩弄自己母女俩,顿时觉得心如刀绞,尤破军是这边基地的尤长老的儿子,一向骄横无比,不但有玩和手下一起玩弄女人的习惯,还喜欢淫虐女人,最近瞄上了自己和小蝶。楚含烟看着女儿因为疼痛还微微颤抖的身体,顿时更加的心疼。但如此处境的她,只能默默的让女儿蜷缩的跪着,用手指梳理着她的长发让它们披散开来,遮住女儿娇嫩动人的容貌,争取男人能少注意到她,避免在尤破军过来宠幸她们俩人之前不被更多的男人看上她们,受更多的侵犯。

  楚含烟将女儿洛梦蝶遮掩好,便自己也调整好了跪姿。这是这边的规定,没有被男人侵犯的时候必须如同母犬一样的跪好,楚含烟不想因此招来不必要的惩罚,只能认命的做着这样践踏自己尊严的事情。她努力的将臀部收住,上身尽量朝外,用长发遮住自己脸蛋和玉乳。作为成熟的女人,她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美绝人寰的娇靥,丰润硕大的玉乳,生育后就翘挺饱满的雪臀都是对男人最大的肉欲的挑逗,所以她尽力的遮挡着,不去挑逗男人的视觉。

  很幸运,她根据自己的经验,今天躲在角落之中。这边的有几张椅子,原本是用来休息的,不过这边的男人都是如狼似虎之辈,又有武功在身,还有药丸支撑,短时间内都忙着在女人们的身上挥洒汗水与精液,根本不可能有人过来休息。

  她偷偷的观察着远处的大厅。男人很多,但女人更多,偏偏很多男人更喜欢一起玩一个女人,所以还是有不少女人没有被侵犯,自己和女儿也算是幸运。看着远处那些被男人包夹侵犯的女人们,有的正跨坐在男人的身上,同时被身下身后的男人们同时肏弄着下身的两个小穴;有的仰躺在男人的身上被上下合击着;有的甚至站立着被男人前后包夹着,各种的淫乱的场面不足一一道来,整个大厅都是男人的淫笑粗喘声,女人的哀叫呻吟声与肉体撞击的啪啪声。楚含烟知道她们都如同自己一样,曾经或许是叱咤江湖的女侠,也可能是高贵优雅的贵妇,也可能是知书达理的官家小姐,但如今都是一个身份:男人们予取予求的性奴。昔日手握长剑的双手现在只能握着肉棒撸动,昔日谈吐文雅的小口现在只能含着腥臭的肉棒吞吐,昔日贞洁隐私的花穴如今被男人粗野肆意的肏弄进出着,那是多么的凄惨。

  虽然同情着其他女性可怜的境遇,但楚含烟也遇上了今日目前为止最大的危机,虽然她试图乖乖的跪着,连头部都没转动,但眼角的视线却见到了一个男人来到了自己的身边。意剑门讲究以气御剑,自身修炼为重,虽然自己现在自己武功被封,但曾经有过筑基巅峰的基础,她的根基还在,听力视觉都比普通人灵敏好多。她隐约的听到那个年轻男人口中喃喃自语。“居然是师徒……浪费我4个积分……”

  “积分是什么?”楚含烟不太解释这个名字的意义,她有些费解的抬头望去,却看到那个年轻男人正在打量自己和女儿。“师徒?浪费?”她隐约的觉得有问题,却看到男人的望着自己母女俩忽然眼神一亮,完全压抑不住欣喜之色的兴奋。

  楚含烟的心咯噔一声,知道麻烦来了……那个男人似乎瞄上了自己和女儿,楚含烟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果然,那个赤身裸体男人向她的走了过来。楚含烟认命的叹了一口气,“该来的终究要来,自己和小蝶这么久还没被人侵犯,已经很幸运了,下面等迎接现实了。”她就势跪坐起来,捋开遮挡自己脸蛋的长发将它们轻轻别在耳后,勇敢的迎向了走近了自己男人。

  楚含烟知道自己的容貌,她年轻时本身就是意剑门内门内公认的年轻一代的十大美女之一,现在已经37岁了,容颜非但没有褪色反而不断的被各种男人滋润着更添几分成熟诱人的风韵,这样的气息有时更能吸引男人。她强忍着自己内心无比的羞辱与痛苦,强颜的对着年轻男人笑了一下,她相信自己能勾引到该男人的注意,也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让他在自己身上射出第一轮甚至第二轮,让他根本没有精力打自己女儿的主意。

  当然,美人哪怕是淡如轻烟的强颜一笑,在男人的眼中也是分外诱惑,她眸光流转,眉目如画,清丽难言,顿时让他身前的男人着了她的道,陷在她秀美脱俗的容貌上又落在了她峰峦叠嶂的雪白硕大的玉乳上,再也挣脱不开的愣在那里了。

  楚含烟很满意年轻男人对自己的痴迷,她暗自的打量着身前的男人,相貌很是普通,身体到还很健壮似乎比他的岁数年轻一些,皮肤还蛮白净,但她的目光落在了男人正高竖着杀气腾腾黑红的粗大肉棒时,“这个男人的家伙看起来很大啊!”她心头一惊,顿时也为自己想法的羞愧难当,不由低下头来。

  身前的男人这时也反应过来,终于走到了她身前。楚含烟跪坐在自己的脚背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忽然便看到到一个粗大又勃起膨胀的肉棒伸到了自己的面部正前方。她知道下面将面临的一切,便不在挣扎。在心中默默的给自己鼓了一下勇气,于是勇敢的又抬起了头来。她看到了身前男人正微微的粗喘着,一脸兴奋的往着自己。楚含烟从他的正陷入肉欲的眼神中看到了他对自己肉体的渴望,但另她不解的是,这个男人似乎并不像基地里的那些个男人那么的野蛮疯狂。如果是之前的那些男人已经扑上来将自己按倒在地然后快马扬鞭或者揪起自己的长发将肮脏腥臭的肉棒塞入自己的嘴巴里了。然后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欲望同样强烈,但并有那么粗野,到是让楚含烟心境一松,她定睛观察这个男人,他的眼神,并没有那些恶人的凶悍,女人敏感的感觉发现他身上确实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即使是这样,她也想尽快的让这个男人舒服一点,如果自己用最小的代价让他泻火,这样也许他就更没心思打自己女儿的注意,自己也少受些苦楚。她轻轻的咳了一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婉转一点。“这位公子,这边有椅子,要不您坐着,烟奴给您含一会,让您先享受一下烟奴的嘴巴。”

  “啊?”年轻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来的缘故,“好啊好啊”他吃惊的愣了一下女人的主动,居然很乐意的过来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了自己的前面。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好商量,她看了一眼男人,他正挥动着粗大勃起的肉棒专注的盯着自己樱红的嘴唇,楚含烟放松了很多。看着一边跪在一边的女儿,她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冰凉的后背示意她安心。然后跪着向男人移动过去。

  洛梦蝶微微的抬起头向母亲投去了无助痛苦的眼神,此时她的母亲已经不能再保护她了,她正跪伏在男人的双腿中间,伸头将男人粗大的肉棒含入口中,开始移动着螓首前后律动着,为着男人做着吞吐。母亲很是卖力,不断的发出咕唧的吞吐声,头部不断的用力着讨好着男人。知道母亲这是在保护自己,想让男人尽快交货,她痛苦很,鼻子一酸,两行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流淌下来。“等我身子好些了,也要给妈妈分担一点,不能都让她照顾我,我也要保护她!”洛梦蝶手指紧紧的捏着地毯,用力的暗暗发誓着……“嗯嗯……”楚含烟用心的伺候着口中的肉棒,很粗很大,撑得自己的嘴巴有些发酸。但她想着让男人早点发泄出来,就不愿意放松节奏,她用自己的嘴唇紧紧的箍着男人的肉棒,前后用力的吞吐着,一边用自己这些年来学习的经验,用自己舌头灵活的在男人的龟头上翻动着,反复的在龟头与肉棒的边缘打着转,还时不时的用舌尖去刺激龟头的尿道口,刺激着身前的男人连连发出舒爽的叫声,听着男人刺激的粗喘,楚含烟内心却羞愧万分。自己结婚十多年,从来没有给自己的丈夫洛蒲用嘴舔过肉棒,甚至连正常的夫妻生活都是用最传统的姿势进行的。

  如今她却是低贱的性奴一样,不但能熟练用嘴巴的帮男人吸出来,也能用各种的姿势去迎合男人,让他们可以满足的在自己的花穴与后庭内射出滚烫的精液。这又是多么讽刺啊,想到丈夫洛蒲,自己又更加的悔恨了,她痛恨自己为啥当初不听他的,执意自己一个人带女儿回相郡探亲,结果身陷重围沦落淫窟。想着洛蒲失去妻女现在活着是多么的痛苦,自己就有多么的悔恨。

  怀着对丈夫女儿的愧疚,她就想着对自己更残忍一点,似乎肉体的痛苦,才能让她心灵的痛苦缓解一点,于是楚含烟不但动作越来越快,忽然猛的将男人的肉棒整根的吞入,硕大的龟头猛的顶入紧缩的喉咙口,她很有经验的用力的将舌头伸长一点,然后再缩回去,于是反而拉动了男人的肉棒进入。连续几次,在她的闷哼声中,男人的肉棒啪的居然突破了喉咙关口,深入了食道内。喉咙内部被塞满,楚含烟强忍着想吐呕的痛苦,反而用力的箍着口中的肉棒不肯吐出,让整根肉棒都吞入了自己的口中。

  显然身前的男人并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在喉咙紧迫的压力下,他忽然用手紧紧的按住楚含烟的头部,发出了无法控制的颤抖。

  “呜呜……”楚含烟适时的发出了哀鸣声刺激着男人,终于如她所愿,男人的肉棒开始了跳动。知道男人快要泻火,楚含烟更是发狠的做出了吞咽的动作,如此的喉部肌肉动作着“按摩”着男人的肉棒,顿时让男人发出了舒爽至极的嚎叫。

  当楚含烟不但将男人整个肉棒吞入插在自己食道内,甚至忽然伸舌舔到男人肉囊中的蛋丸时。男人终于无法抵抗,颤抖着身体在楚含烟的喉咙深处射出了一波波的火烫的液体。此时已经不用吞咽了,男人的精液直接喷射在楚含烟食道内,连续喷射了几波,良久,才结束了喷射。

  等到男人的肉棒完全结束了射精,楚含烟这才将肉棒吐了出来,她痛苦的咳嗽了好几下,咳出了不少液体。这才泪流满脸的调整好喉部的不适,缓过劲来。

  发泄过来的男人变得很安静,楚含烟慢慢的靠过去,重新将已经萎缩小了很多的肉棒含入口中,为他做着清洁工作。男人便伸手抚摸着她胸前的坚挺圆润的玉乳,不断的揉搓着。

  两人也没多话,便这样安静的互动着。忽然楚含烟听到了女儿的轻哼,她果断的吐出口中的肉棒,转头看过去,原来是男人的另一手正在女儿柔嫩顺滑的玉臀上游走,估计正好深入时碰到了女儿的花穴,因为疼痛,所以洛梦蝶发生了呻吟,但她不想让妈妈操心,便硬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微的闷哼。

  “大人,求求你,她下面受伤了,如果您想要,烟奴可以伺候您!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我后面很紧的,一定可以满足您!”楚含烟想也没想的就赶紧开口哀求道。

  “啊?受伤了?我没用力啊?”男人惊讶的说道。“让我看一看!”他的声音很温和,没有侵略性,却有种一股善意。

  洛梦蝶感受着这个男人没有恶意,忽然心头一软,对视了一下母亲,看她并没有出言反对。她犹豫了一下,俏脸一红,却翻过身来,用双手掰开自己洁白如玉的双腿,将少女最隐秘的三角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下。

  稀疏的可爱的阴毛下面,突起的阴蒂上面穿着一个银环。这个并不意外,这边的性奴都被穿了银环。银环下面是少女柔嫩鲜红的阴唇,但却因为很是红肿而有些外翻不能合拢。

  看着楚楚可怜的小美人,“好像是受伤了。”男人手中一闪,拿出了一瓶液体,倒在手上准备为少女涂抹上。洛梦蝶身体一抖本想逃避,却忽然停了下来,没有再挣扎反而摆出了一副赴死的姿态来。男人的手指涂抹在她鲜红的阴唇上摩擦着,少女一直紧咬下唇强忍着不停的微微颤抖着。

  有些男人喜欢辣手摧花,越是女孩子痛苦越要肏弄。楚含烟一阵心惊,她只能拼命哀求道:“她下面真的不能再碰了,求求您,您用我的好嘛,我的后庭很紧的,您一定会满意的!”

  “呵呵,不用担心,这瓶不是润滑油,是雪参精华液,恢复外伤很有效果的!”

  男人忽然意识到楚含烟的担心,对她解释道。

  “啊?”楚含烟一愣,她看着男人,似乎他并没有忽悠她的意思,反而在专注的为女儿涂抹药液。她又怀疑的看了一下洛梦蝶,发现女儿正肯定的往着自己。

  “妈妈,我感觉好多了,下面凉凉的已经不怎么疼了。”

  “啊!”楚含烟发现自己确实误会了这个年轻男人,想到自己刚刚那么淫荡的要求男人玩自己的后庭花,顿时羞红了脸蛋。看着美人双眸似嗔似羞就连光洁的腮边都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粉色,男人顿时被吸引住,偃旗息鼓的肉棒又起了反应。

  “嗯……”楚含烟乖巧的伸手过来,轻轻握住男人的肉棒,慢慢的上下撸动着,让他享受着自己轻柔的抚摸,一边看着他为自己女儿涂抹完药液。

  直到男人将半瓶液体用完,剩下的分开洛梦蝶粉嫩的阴唇倒入少女蜜穴时,洛梦蝶才发出了娇呼,“啊……好凉啊……”

  “没事,一会就舒服了,哥的灵药很有效果的!”男人满怀信心的说道,看他如此肯定,两个女人居然有些深信他了。“哥?”洛梦蝶小声的呢喃着,眯着眼听话仰躺着。

  楚含烟满怀感激,她能明显的感受到眼前的年轻男人虽然贪图美色,却不是一个坏人,跟这边的恶人们似乎有骨子里的不同。他越是对女儿怜香惜玉,楚含烟便对他从心底冒出了几分好感。于是她尽心的用手指力度恰当的为男人套动着肉棒。不知道为何,年轻的男人的肉棒回复的特别快,刚刚射过不久,现在已经又膨胀的一手都要握不住了。她一边撸着一边失神的想着要是这根肉棒一会进入自己的身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想着想着,楚含烟居然发现自己的下身有点湿润了。

  “大功告成!”男人处理完洛梦蝶的伤处,显得特别的开心,忽然看着为自己轻撸肉棒美妇人,看着她这样的环境下没有梳妆却还是眉目如画,风姿绰约,尤其是还羞红着脸蛋思索问题的样子显得特别诱人。年轻男人一冲动便伸手的搂过她,在她柔嫩洁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啊!”在男人的突然袭击下,楚含烟晕呼呼的捂住被人家偷亲的面颊,望着已经顺势躺下的男人,顿时惊呆了,她从来没想过在这个地方会被一个陌生的男人以这样亲密的亲吻对待自己,如同爱人之间一般的亲昵。让她已经习惯了伺候男人各种淫虐枯竭的内心忽然泛起了奇异的涟漪。

  “呵呵,别傻愣在哪里嘛,要不,让我体验一下刚刚你提的后庭花好不好?”

  男人坏笑的向自己的问道。楚含烟心乱如麻,虽然习惯了在这个淫窟不能拒绝男人的要求,但因为他对女儿的好自己忽然有了一份报恩的心思。“也许我能给他的,也只有我这副残花败柳不再贞洁的身体了!”忽然被这股奇怪的思维所控制,她瞬间有了一股想让眼前男人可以好好享受自己的身体一番冲动。“恩”她轻轻的点头同意着。

  男人就势的躺在她的前方,双头抱着后脑看着美人。楚含烟慢慢的挪过去跨坐在他身上,用手固定住他的坚硬的肉棒,开始瞄准自己的菊花准备坐下去。

  看着身上女人的犹豫,男人轻笑道:“不用紧张,我们先玩前面好了!”不管自己的后庭被开发群奸了多少次,楚含烟本身还是有些抗拒肛交的,一来她本身就是个贞洁的妇人觉得后面很脏难以接受,二来她的后庭确实很紧,男人的肉棒插入除了疼痛并不能带来快感。如今听男人这么一说,她顿时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下来。她主动的扶着男人朝天高竖着的肉棒,对准了自己的花穴,慢慢的坐了下去。

  男人硕大的龟头先挤入了有点湿润的小阴唇中,慢慢的被坐进了紧缩的小穴内。“呜”楚含烟轻哼了一声,却能够忍受的继续缓缓的坐了下去,粗大的肉棒穿过层峦叠嶂的阴道,摩擦着肉壁的皱褶,满满的塞入了她的花穴,直到她完全坐了上去,男人的肉棒也全部的插入了她的身体。

  “哦!好紧啊&“感觉到自己肉棒充实的填满在身下女人的蜜穴内,强烈的挤迫感与火烫的腔道刺激让年轻男人兴奋得不能自已,他双手按紧楚含烟的玉臀,挺动肉棒在她火热温润的蜜穴内开始慢慢抽插起来。

  “啊……啊……嗯……嗯……”男人的肉棒刚插进来时,楚含烟便感到自己的花穴内特别的涨满,等男人的肉棒慢慢被自己坐进身体最深处时,那种随着进入的深度产生的逐渐被入侵的感觉,是一种难以言语的献身或是被占有的快感。

  这和平日被男人直接的插入有种完全不一样的感受,使得自己的花穴内有股又麻又痒的渴望,而且更可怕的是自己似乎还得到了满足。楚含烟忍不住的发出了无法抑制的轻吟声……不同于其他男人的疾风骤雨,身下男人的动作并不快,在慢慢的抽插挺动过程中,壁肉便能明显感觉那粗大的家伙在花穴内的摩擦,让壁肉感觉特别刺激、舒服,尤其是那个男人的龟头也很大,楚含烟更能明显感觉到龟头来回刮磨阴道壁的感觉,更让她无法抵抗的是,这个男人的肉棒不但粗大还很长,自己的子宫颈口处也能感觉出肉棒顶到最深处时龟头的碰触,感觉很异样,楚含烟的呻吟越发的婉转,勾人心魄。

  受到女人的呻吟声的刺激,男人顿时便得更具侵犯性了,他紧紧的扣住楚含烟的柳腰,向前倾斜着身子,挺腰耸动,动作越发的用力起来。

  “啊……好难受啊……好涨……我……啊……”伴随着男人一次次的强有力的冲击下,楚含烟身体的快感变一点一点的积聚,从阴道逐渐向全身扩散,浑身上下变得异常敏感,很是受不了,她的呻吟也似乎变成语无伦次起来。男人粗壮坚硬的肉棒摩擦着自己蜜穴内的肉壁,自己能清晰的感觉到肉棒在体内的进出,进去的时候就很舒服很满足,出去的时候就着急就特别的想要。最让他受不了的是男人的肉棒在进出蜜穴时,并不像以往那些个男人死板一抽一送,还偏偏如同鳗鱼游进,横向摆动身体,使自己蜜穴内的两壁都能感受到肉棒的冲突。强烈的插擦快感让她忍不住的扭动着柳腰开始前后摇摆着,迎合着男人的一次次插入自己酥麻酸痒的身体最深处。

  看着母亲闭着眼睛发出失神混乱的呻吟,整个人不住的颤抖摇摆着,洛梦蝶惊讶到了极点。她呆呆得看着满脸红潮连雪白肌肤都已经渗透出玫瑰色的母亲,忽然觉得很是陌生。她和母亲一起被男人玩弄时,她可以感受过母亲的痛苦,母亲的羞辱,却从来没有看到过母亲这样投入的和一个男人欢爱着。“真的有这么舒服吗?这个男人的肉棒这么粗大,不是应该很疼嘛?”洛梦蝶羞红着脸,看着那种粗大黝红的肉棒正一次次的进去着自己母亲雪白的双臀之间,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淫荡极了……此时的楚含烟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女儿正在一边害羞的偷窥自己,她头脑一片空白,她忘记了自己是人妻的身份,忘记了自己是性奴的处境,忘记了女儿在一边的现实,忘记了所有不愉快的记忆,完全放开自尊沉沦在身体的淫欲中,她柳腰雪臀也不断的前后耸动着,迎合着身下男人的侵犯,在“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中,她眼神迷离的呻吟着,螓首胡乱左右摇摆,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开来,随着男人的抽动而优美飘动,胸前双只雪白玉润的双乳更是画出一圈圈乳浪。

  被眼前两只雪白硕大的玉乳跳动的的曲线所吸引,男人忍不住的伸头过去,一口叼住她丰满柔软的乳房,用力的吮吸着,舌头还飞快的扫动着她越发变得坚硬膨胀的乳头。一手更是握住她的另一只硕大丰润的玉乳,用力的揉搓着,不断的变形着。

  上下同时被攻击,快感更是加倍。“啊啊……啊啊啊……”楚含烟的呻吟变得更加的高亢起来。听着母亲越发淫荡,越来越炽情的呻吟,洛梦蝶脸红心跳得厉害,忽然觉得自己的下身也变的酥软起来……对自己产生这样变态的感觉,她害羞极了,终于忍不住的不敢再看母亲骑坐在男人身上尽情欢爱的场面,转头看着身边时,她忽然看到了一个让人心惊的邪淫的男人正带着两个手下往自己和母亲所在的方向走来。她发出了害怕的惊叫……听到洛梦蝶的惊叫,猛然惊醒了正沉浸在性爱中的楚含烟,她扭头看去,发现女儿正卷缩成一团,害怕的颤抖着。她心一惊,扭头看去,便看到了尤破军正带着两个男人淫笑的望着自己。她的身体一僵,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哈哈,烟美人,今天挺骚的啊,我还没见过你淫叫得这么动人呢!嘿嘿,我们要不继续前天没玩完的?”

  想着前天尤破军变态指挥着手下用两根肉棒同时一起插入女儿洛梦蝶的花穴,直接撕裂了女儿柔嫩的花唇。“啊!不要……”楚含烟发出了痛苦的悲鸣……“这位兄弟给个面子先让让,我们尤老大今天来这里就是找这对母女花的”

  一个男人嚷到。

  楚含烟想着今天自己母女俩还要受到尤破军的淫辱,顿时绝望万分,特别是身下的年轻男人把自己抱起,放在一边时,更是如雷轰顶,她无助的搂住女儿,难逃一劫悲从中来,两人居然都忍不住的流出了晶莹伤心的眼泪。

  “凭什么?”年轻男人忽然的反问,让绝望的母女俩大吃一惊,她们惊呆的泪眼望着身前站立起来的年轻男人,此时尤破军和他的手下也是同样一呆。

  “你是哪里来的愣头青,我们尤老大可是尤无敌长老的的儿子,你小子不想混了吧?”另一手下愤怒的喝到。

  “知道!可那又怎么样?”年轻男人似乎并不买账,他不屑的说道:“小爷不愿意和你们这种垃圾分享自己的女人,不行吗?”

  “自己的女人?”听着他霸气的话语,楚含烟忽然有种又想哭的感觉,她见过很多上了自己还喊人一起来同时玩弄自己的男人,却第一次遇到不愿意分享自己的男人,除了自己的丈夫,这还是第一个。一直逼着自己坚强的她忽然感觉心底最软柔的地方被这样被触及了,顿时觉得心头一酸……同样的话语听在洛梦蝶的耳中确是另一种感觉,自己和母亲吃了无数的苦难,忽然有个男人愿意保护自己,她眼神怪异的看着年轻男人,充满了异样的少女情怀。

  当然,即使是楚含烟也不可能听不到年轻男人在心中暴怒的咆哮“妈的,先来后到都不知道吗?老子任务做了一半赶老子走?想都别想!”

  尤破军一向骄横霸道,哪里受到了年轻男子的语言羞辱,他手一挥,两个手下便上去动手赶人!

  他的手下也是炼气中长期的高手,面对一个似乎还没有炼气程次的小伙子,本该手到擒来。没想到大家都是脱得光光的男人,没有法器也没有武器,偏偏那个年轻男人的拳法精湛无比。两个手下非但没有拿下,反而给年轻男人拳风都不起的怪异攻击之下,连连中招,顿时给打得节节败退。

  这时周围的人都在各自的女人身上停止了耕耘,上前围观了起来。尤破军顿时觉得颜面大失,他冷哼一声,便出手而上。

  年轻男人虽然拳法怪异张度有节,偏偏实力和尤破军很大差距,即使尤破军不善拳脚,但调用身体法力的加成的攻击下,让他根本无法抵抗,顿时节节败退。

  “啊……”楚含烟发出了紧张的叫声,却感到了女儿也正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双手,完全的不知所措!她有点绝望的望着年轻男人不屈的抵抗,心乱如麻……“混蛋!尤破军!你敢动老子兄弟!你找死啊!”忽然一粗壮高大的男人在众人惊呼中杀入两人中间,接替下年轻男子,迎上了尤破军,显然,他的实力更比尤破军,顿时压制得尤破军连连后退……被这逆转的场面都惊呆的不止是围攻的众人,就连楚含烟也吃惊的很,但她很快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是基地长老之一黄观的徒弟黄战。“这个年轻男人是他兄弟?难道是师弟?”楚含烟猜测着年轻男人的身份,想到自己被俘时也被黄观围攻过,事后自己作为战利品被黄观和其他的男人一起肏弄过,顿时觉得羞愧万分……正在楚含烟胡思乱想的之时,年轻男人已经站到了自己和女儿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