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部分(1/2)

加入书签

  正文第281章生l漫的老师江玉燕五

  而一边看着江玉燕的一个正在套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t会着从江玉燕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向着自己散发着的动人而诱h的气息,张海天一边不停的向着江玉燕的一个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打量了起来了。

  张海天开始想像着,哪个地方,应该是江玉燕的j花小没事的位置,那个地方,又应该是江玉燕的两腿j叉处的正被白se的平角底k紧紧的包裹着的nv的身t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v的身t最重要的部位的位置,想着想着,张海天感觉到,一阵阵的热力从张海天的小腹处升了起来,刺激着张海天的神经,使得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的身t的某个部位,在江玉燕的身t要紧的部位的诱h之下,竟然又一次的微微的坚y了起来了。

  突然间,张海天感觉到,随着江玉燕拖地的动作,江玉燕的一个正在套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竟然直直的向着自己的身t靠了过来了,而随着江玉燕靠近了自己,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中,似乎整个个的都只剩于下了江玉燕的一个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了,看着江玉燕的一个身t慢慢靠近了自己,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动,而一张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有意的移动了一t,将自己的已经是有些发y了起来的身t的某个部位,对准了江玉燕的一个正在套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然后,张海天直直的向着江玉燕走了过去,嘴里也大声的道:“老师,你,你怎么自己拖起了地来了,快休息一下,让我来吧,这拖地的活儿,可不是老师你g的呀,老师,让我来吧。”

  江玉燕听到了张海天的声音以后,才发现教室里多了一个人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江玉燕不由的直起了腰来了,就想要看看从身后走过来的人是谁,但江玉燕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就听到身后一个人哎哟了一声,一个身t撞到了自己的身t上,而一坚y而火热的东西,也一下子顶到了自己的一个正在套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部位之上了。

  而同时,江玉燕感觉到,一落双有力的大手,也紧紧的搂住了自己,而那手掌,却无巧不巧的,正好抓在了自己的一对正在白se的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山峰之上了,自己的身t最敏感的两处地方都受到了来人的不同程度的,江玉燕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怒shubaojie,但还没有来得及等到江玉燕做出什么反应,那身t却一下子离开了自己,按在了自己的一对正被衬衫紧紧的包裹着的而充满了弹的山峰之上的手儿和正顶到了自己的一个正被套裙的紧紧的包裹着的而充满了毕竟空的身t要紧的部位上的坚y而火热的东西,也离开了自己的身t。

  同时,身后的人儿嘴里也急切的道:“对不起,对不起江老师,对不起江老师,刚刚我看到你在拖着地,一时情急,想要过来帮你,可是我没有想到,地才拖过,太滑了,所以,差一点摔跤了,老师,你不怪我吧。”

  就在张海天说话的时候,江玉燕已经是转过了身来,而江玉燕这一转过身来,就看到了张海天正一脸的歉然的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有些局促的对着自己说出了刚刚的话来了。

  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江玉燕还真的以为张海天是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子差一点摔跤呢,在这种情况之下,江玉燕不由的怜ai的伸出了手来,在张海天的头上抚了一下,嘴里也柔声的对张海天道:“张海天是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老师不累,你不用管老师的,只是,你没有摔着吧,要不要让老师给你看看。”

  听到东玉燕这么一说,张海天知道江玉燕是相信了自己的话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回忆起了刚刚的香艳的一幕来了。

  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的手儿抓到了江玉燕的一对正在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山峰上以后,江玉燕的山峰竟然是那么的,那么的温热,那么的充满了弹,让自己的大手抓在了上面以后,就像是抓在了一p温暖的海绵上一样的,那种舒f的感觉,让自己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舒f。

  而自己的身t的某个部位,顶到了江玉燕的一个正在套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身t要紧的部位上之后,就马上的感觉到了江玉燕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上的惊人的弹了,那种感觉,刺激得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透过自己的身t的某个部位上传来的感觉,使得张海天感觉到,在自己的身t的某个部位的撞击之下,江玉燕的一个正在套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马上就随着自己的身t的某个部位的冲撞,而深深的陷了进去。

  而自己离开江玉燕的身t的时候,江玉燕的一个正在套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又迅速的反弹了回来,使得自己的身t的某个部位直到离开了江玉燕的身t,才脱离了和江玉燕的身t的接触起来了,而那种香艳而刺激的感觉,却深深的留在了张海天的心中,使得张海天对江玉燕的香软的而充满了成熟少f的风韵的身t,更加的迷恋了起来了。

  一边回忆着自己的手儿抓在了江玉燕的一对正在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山峰上以及自己的一个坚y而火热的身t的某个部位顶到了江玉燕的一个正在套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上给自己带来的感觉,张海天一边在一边打量起了江玉燕来了,看到江玉燕的一个高巧的鼻子上已经渗出了汗珠以后,张海天不由的又一次的将身t靠近了江玉燕的身t了。

  张海天感觉到,随着自己的身t靠近了江玉燕的一个成熟的充满了少f风韵的身t,一阵阵的少f的身t里特有的t香,正从江玉燕的身t中散发了出来,而冲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面,而闻到了这g好闻的味道以后,张海天的神不由的为之一振,而为了让这种刺激的味道在自己的印象中更加的清晰,张海天不由的直接走到了江玉燕的身边,一边贪婪的呼吸着从江玉燕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少f的特有的幽香,张海天一边对江玉燕道:“老师,你看你,都说汗了,还说不累呢,还是我来吧,要是你累坏了的话,那谁来带我们呀。”

  正文第282章生l漫的老师江玉燕六

  江玉燕听到张海天那么一说,不由的抬起了头来,对着张海天嫣然一笑,张海天看到江玉燕这一露出了笑容,就如同百花齐放,春风解冻一样的,让自己不由的微微一呆,而江玉燕在笑过以后,才对张海天道:“海天,不用了,不过老师还是要感谢你,因为你会t谅老师了,但是,老师真的不用你帮忙的呀,老师g这些工作,一是为了煅练身t,二也是为了上你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习的,知道么,海天,你休息一下吧,同学们应该快要来了。”

  听到江玉燕这么一说,张海天在心中不由的邪邪的笑了起来了:“老师,你说得真好,我是很t谅你的,可是,我还想要将你t谅到床上去,用我的身t的某个部位,来t谅一下你的一对正在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山峰,t谅一下你的一个正在套k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大身t的要紧的部位,t谅一下你的的嘴唇,t谅一下你的的身t呢。”

  “最好呢,老师你能像刚刚在房间里那样的,只穿着和平角底k,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更好的t谅你了,我会用我的身t的某个部位,t谅到你全身的每一雨的,让你的全身的mao孔,都在我的t谅之下快乐的呻y起来,让你全身的每一寸,都在我的坚y而火热的身t的某个部位的t谅之下,发烫起来,让你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我的身t某个部位的t谅之下,快乐的颤抖起来呢。”

  张海天的心里虽然是这么的想着的,但是表面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借着江玉燕弯着身t拖地的机会,打量起了江玉燕的身t来了,而张海天看到,江玉燕的衬衫,正因为弯腰拖地的动作,而微微的垂了下来,从而使得衬衫和江玉燕的雪白的之间形成了一个空隙,但可惜的是,从自己所处的位置看过去,却只能看到了暴露在外面的江玉燕的雪白的,而其他的,却什么都看不到了。

  张海天知道,自己如果再换个位置,站到江玉燕的另一边去的时候,自己完全的可以用自己的目光,透过衬衫和江玉燕的雪白的之间形成的那道空隙,看到江玉燕的一个正在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山峰的的风景了,想到这里,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仿佛受不了江玉燕的衬衫的掩盖之下的而充满了弹的山峰对自己的诱h一样的,张海天不由的装着走动起来了的样子,就想要站到江玉燕的身t的另一边去。

  可是张海天还没有移动到江nv玉燕的身t的边一边,从江玉燕的衬衫和雪白的之间形成的空隙打量到肖如芸的一对而充满了弹的山峰在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的样子的时候,张海天却听到一阵脚步声从远而近。来到了教室里面,有人来了,张海天的行动就当然不能继续下去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种恨不得飞起一脚来,将突然间闯进来的那个同学给踢出教室的冲动来了。

  很快的,到上上课的时间了,第一节课,却正好是英语课,江玉燕一走上讲台,就宣布了一个让张海天意料不到的决定:“同学们,今天,我宣布一下,张海天同学,为临时班长兼英语课代表,因为大家到了现在还不是很熟悉的,所以,我就指定人负责了,而等到两个月以后,你们大家都相互的熟悉了,大家就可以召开班会,推出自己心中满意的有能力的人选来当班长了,但没有开班会之前,由张海天同学负责和我的联系,同学们有什么问题而我也恰好不在的时候,你们就跟班长说好了,张海天会和我联系的。”

  听到江如燕突然间选了自己当班长了,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愣,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想起了这件事情的用意起来了,可是想来想去,张海天却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只有不去想他了,江玉燕在宣布了这个决定以后,便开始跟大家上起了课来了,而张海天的心思,好像并没有用在上课之上,而是开始在那里想像起了江如燕早上在更衣室的房间里的时候,露在自己的面前的的身t来了。

  一边想像着江玉燕早上在更衣室里穿着贴身衣物的的样子,张海天的眼睛一边不停的在江玉燕的身t的各个部位打量着,在心中比较起了江玉燕穿衣f和不穿衣f的样子来了,江玉燕穿着正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一对而充满了弹的雪白的山峰的的时候,显得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而现在,一件白se的衬衫,将江玉燕的以及山峰都给包裹了起来了,却使得江玉燕看起来是那么的感,那么的成熟,那么的充满了高贵的气质。

  而一个正在平角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东玉燕的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现在也紧紧的给套裙给包裹在了里面,使得平角底k都在张海天的眼前消失不见了起来了,但下是这样的情况,却使得张海天更加的想要看一看,在套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江玉燕的一个而充满了弹的身t的要紧的部位,还是不是那么的,那么的充满了弹了。

  一上午,张海天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一样的,眼前所浮现出来的,全都是江玉燕早晨在更衣室的房间里的时候j乎是全身时的而诱h的样子,但好在张海天记过人,虽然没有心思上课,但是老师讲过的,张海天却全部都理解记住了,这也使得张海天虽然开小差给江玉燕抓住过,但却因为张海天能对江玉燕提出的问题对答如流,所以江玉燕也就没有批评张海天了。

  回到家里,张海天将自己当上班长的这一件事情告诉了林兰芳,而林兰芳当然为自己的儿子高兴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林兰芳特意的吩咐厨房,多做两个菜,说是晚饭时有好消息要宣布,在饭桌之上,林兰芳将张海天当上了班长的事情,给大家说了,大家一听,都祝贺起了张海天来了,而老太太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在心中庆幸着自己没有先错张家的接班人了。

  正文第283章生l漫的老师江玉燕七

  而老太太一高兴,便提议起大家喝点酒,以祝贺张海天一上学,就取得了一个不错的开端,大家自然也就没有异意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两瓶红酒很快的见了底了,张海在虽然只喝了一小杯,但是从来没有喝过酒的张海天,却感觉到在j口酒下肚以后,竟然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了,而林兰芳和张秋影两人虽然喝了很多酒儿,但以两人的酒量,到了最后,却是她们最清醒了,而同样的小脸喝得红扑扑的,还有张海天的婶婶刘若英,至于刘若英为什么也会在听到张海天当上了班上而显得那么的兴奋,而喝了那么多的酒,也许,只有刘若英自己的心里清楚了。

  吃过了饭以后,张海天便回到了房间里面,连门也没有关,就躺到了床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睡梦之中,张海天仿佛看到了,江玉燕正穿着上午的一件正紧紧的包裹着江玉燕的一对而充满了弹的山峰的和正紧紧的包裹着江玉燕的两腿j叉处的nv的身t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v的身t最重要的部位的平角底k,一脸的媚笑的向着自己走了过来,而看到了江玉燕的而惹火的身t以后,张海天的身t的某个部位不由的一下子就变得坚y而火热了起来。

  正在张海天想要扑过去,将江玉燕的一个香软的充满了成熟的少f的风韵的身t给紧紧的搂在怀里的时候,却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就像是要冒烟了一样的难受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醒,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到了床上呢,于是,张海天不由的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找点水喝,可是张海天还没有从床上爬起来,就感觉到门突然间无声的被推开了。

  张海天正想要看一看是谁在这么晚了还到自己的房间里来的时候,却突然间感觉到眼前一黑,原来那人进了房间以后,竟然将门给反锁了起来了,而且,随后又将灯也给关了起来,感觉到了来人的动作以后,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一突,但马上的,张海天就以为是林兰芳和张秋影两人中的一个人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寂寞而在这个时候找自己来了,因为如果不是这两个人的话,又有谁会在进了自己的房间以后,将门给反锁起来,只是让张海天想不通的是,既然是张秋影和林兰芳两人中的一个人,那么,她们把灯关了又想要g什么叫。

  “莫非她们又有什么新的玩法要让我尝试了。“想到这里,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说实话,林兰芳和张秋影的身t,张海天也不知道玩过多少次了,可是,张海天感觉到,自己每在林兰芳和张秋影两人的而成熟的身t上玩弄一次,自己对两人的身t就多出了一份迷恋,而每一次,张海天也都能从林兰芳和张秋影的身t上得到一丝新鲜的刺激,而今天,林兰芳和张秋影两人又主动的送上了门来,肯定是有得自己乐的了。

  想到这里,张海天的心儿不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于是,在黑暗中的张海天迅速的做出了决定,那就是,自己先装着睡着了的样子,等到林兰芳或是张秋影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以后,自己才出其不意的坐起来,将两人中的一人吓一大跳,再在她的身上大发威风,将来人好好的折腾一下,想到这里,张海天感觉到,自己本来都g得要冒烟了的嗓子,也不那么的想要喝水了。

  可是让张海天没有想到的是,来人在锁上了门,关上了灯以后,却并没有走到自己的床边来,而是站在了门口,小声的喊着:“海天,海天,你是不是睡着了呀,是不是睡着了呀,海天,婶婶来看你来了,你睡着了么,你要是睡着了,婶婶要进了来了呀。”

  那声音,竟然是婶婶刘若英发出来的,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就要起床,告诉刘若英自己没有睡着。

  但是一个念头却电光火石的在张海天的心中闪了起来“不对呀,婶婶就算是要看我,也完全的可以光明正大的进来的呀,怎么会偷偷的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来,而且进来了以后,还将门反锁了起来,将灯也关了起来呢,而且,嘴里说的不是什么你没有睡着我就进来了,而是说的你如果睡着了我就进来了,想到这里,张海天隐隐的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头,在这种情况之下,和海天不由的翻了一个身,将头儿对着了房门口,嘴里也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了。

  听到张海天不但没有回答自己,反而发出了只有睡熟了的人才会发出来的鼾声,来人似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一个身t也不由的移动了起来,走向了张海天的床边,而到了这个时候,张海天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当初的黑暗,而微微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儿,看着来人,这一看之下,张海天就看到,来人瓜子脸,柳叶眉,虽然末经黛,但一样的明目如水秀发如非常,却不是自己的婶婶,又是谁来。

  看到来人正是而美艳的刘若英,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张海天从一进张家的大门的时候,就知道,张家的三朵花,一个个的都是仙nv一样的漂亮,而张秋影无疑是其中的一个,而剩下的两个,就是刘若英和张佳丽两人了,而张佳丽年纪还小,虽然小小的年纪就表现出来了国se天香,但是却一直没有让张海天感觉到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只是把张佳丽当成了自己的姐姐了。

  而刘若英则不一样的,刘若英和张秋影一样的,正是属于那种到了极点,妩媚到了极点的成熟f人,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总是有意无意的露出的幽怨的神se,更加的让张海天感觉到怜ai了起来,但是,因为刘若英是**威的夫人,也就是自己的婶婶,张海天才将自己心中对刘若英的一丝的渴望给压在了心中,没有让自己在刘若英的身上做出什么异样的事情来的,但是每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张海天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眼前的这个而惹火的刘若英起来的,只是,想到刘若英的时候,张海天倒并没有什么暧昧的成分在里面,只是觉得自己的婶婶太美了,太动人了,让自己会忍不住的生出一种想要支亲近的想法而已。

  正文第284章深夜,柔情一

  而今天,自己的婶婶,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来了,而且,还是夜半三更的,一进门以后,还将自己房间的灯给关了,将门给反锁了起来,想到这里,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有些怀怀的直跳了起来,一种异样暧昧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张海天感觉到,自己因为梦到了江玉燕的一个香软的而充满了少f的风韵的身t而就的坚y而火热的东西,更加的涨大了起来了。

  刘项英显然的是没有想到,张海天就在自己进门的那一瞬间,醒了过来了,现在正在那里微微的睁开着眼睛看着自己呢,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英不由的走到了张海天的床边,站在了张海天的头前,看起了张海天来了,而嘴里也不由的幽幽的道:“海天,海天,你睡着了么,你睡着了么,你知道,你知道,婶婶,婶婶又一次的来看你了,来看你了么,海天,海天,你听到婶婶的话了么。”

  听到刘若英的话,张海天的心儿更是猛的一跳,从刘项英的话里,张海天听出来了,刘若英显然不是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来看自己了,但是以前j次,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而今天,若不是自己因为喝了点酒,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口渴了起来的话,也许,还不会发现刘若英会在这个时候来看自己呢,听到了刘若英的话以后,张海天更是不敢动了起来了,而是静静的躺在了那里,听着刘若英说了起来了。

  果然,刘若英在深深的看了看张海天以后,又幽幽的道:“海天,海天,婶婶。婶婶这样子做,是不是,是不是很无聊了,是不是很象无聊呀,可是,可是张家就你和我那死鬼两个男人,我,我不来看你,跟你说说话,我又能怎么样呢,怎么样呢,海天,你说是不是呀,海天,你听到了我的话没有呀。海天,你知道么,那天在树林里你和吴天瑜赵玉芬之间的事情,我都看到了”听到刘若英这么一说,张海天的耳边就像是响起了一个炸雷一样的,耳朵不由的给张海天的这一句话给震得嗡嗡作响了起来,听到了刘若英的话以后,张海天j乎惊得要跳了起来,但马上的,张海天就反应了过来了,自己在树林里枪挑二nv的事情到了现在,都已经过支了半个多月了,而自己一直都平安无事,显然是刘若英就算是看到了自己和吴天瑜赵妨芬两人的事情以后,也没有说过给谁听的。

  而今天说给自己听,显然是睡刘若英正在发泄着心中的什么一样的,想到这里,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定,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一边听着刘若英的述说,一边开始将眼睛微微的睁了开来,看起了刘若英来了,这一睁眼,张海天就看到,刘若英的一个身t正挤在了床边之上,部以下的部位由于床的抵挡,什么也看不到,而刘若英的上半身,则露在了床上,使得张海天睁开了眼睛以后,正好可以看到刘若英的上半身的情况了。

  而由于生怕刘若英发现自己没有睡着,张海天的头儿又不敢乱动,而这样一来,张海天的目光,只好停留在了刘若英的肚脐眼之下,部之上的这一段位置了,张海天看到,刘若英也不知是穿了什么衣f,反正,大半个雪白的肚p就露在了那正紧紧的包裹着刘若英的一对而充满了弹的大山峰的上衣和正紧紧的包裹着刘若英的一个而充满了毕竟空的大身t的要紧的部位的裙子之间了。

  在黑暗中,刘若英的肚p上的,看起来是那么的雪白,那么的光滑,那么的充满了弹,那肚p之上,连一丝多余的脂肪都看不到,使得刘若英的纤纤细腰看起来更是盈盈一握,显得份外的了起来了,而小巧而可ai的肚挤眼儿,现在也正在那里微微的张开了嘴儿,仿佛知道了张海天的一双眼睛正在黑暗中不停的打量着自己一样的,正在向着张海天散发着诱h的气息。

  而正紧紧的包裹着刘若英的两腿j叉处的nv的身t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身t最重要的部位的裙子,也是穿得那么的低,低得直接挂到了刘若英的跨骨之上了,而那平坦而光滑的小腹的尽头,仿佛只要那裙子再往下一点点,也就露了出来一样的,而正紧紧的包裹着刘若英的身t最重要的部位的裙子,很随意的挂在了刘若英的跨骨之上,在那里履行着职责,而那种样子,就仿佛刘若英只要微微的一动身t的话,裙子就随时会从刘若英的身t上滑落下来似的。

  看到这里,张海天不由的开始为随意的挂在了刘若英的跨骨之上履行着保护着刘若英的两腿j叉处的nv的身t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身t最重要的部位的裙子给担心了起来,但心中同时又隐隐的升起了一丝的渴望,渴望着刘若英真的能移动一t,使得裙子滑落下来,而自己就可以尽情的欣赏起刘若英的两腿j叉处的nv的身t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v身t最重要的部位的美妙风景来了。

  而由于刘若英的两腿挤到了床边上,使得刘若英的两腿j叉处的的部的雪白而充满了弹的,就给床儿深深的挤压了下支了,而这样的动作,却使得刘若英的两腿j叉处的nv的身t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就在张海天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了,张海天感觉到,从刘若英的两腿j叉处突出了出来的微微隆起,在黑暗之中,看起来是那么的,么的充满了弹,使得自己看到了以后,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了。

  黑暗,给了张海天无穷的想像空间,看着刘若英的两腿j叉处的正被裙子紧紧的包裹着的nv的身t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身t最重要的部位,张海天不由的感觉到,刘若英的那里应该是多么的温暖,多么的s润,多么的让人留连了起来了,而同时,张海天也感觉到,似乎有一种nv的身t里特有的幽香,正从刘若英的两腿j叉处的地方散发了出来,飘入了自己的鼻子里,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刘若英可不知道,张海天正侧卧在了床上,一边偷偷的打量着自己的正被裙子紧紧的包裹着的两腿j叉处的nv的身t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身t的最重要的部位的无限风光来了,而是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以后,又接着说了起来:“那天,我也是无意间走过了那里,却突然间听到了树林里传来的nv能呻y的声音了,听到这声音以后,我不由的好奇了起来了,便信步的走了过去,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那里g那种事情。”

  “我走到了树林里,躺在一棵大树之后,伸头偷偷的看了起来,这一看之下,我竟然,我竟然发现,我竟然发现。”

  说到这里,张海天听出来了,刘若英的声音竟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而从那颤抖的声音之中,张海天也感觉到了,刘若英仿佛沉浸在了那一场香艳的回忆之中了,所以才会内心不平静了起来的,虽然看不到刘若英的脸se,但张海天知道,刘若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肯定是涨红了起来的。

  想到这里,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一边欣赏着刘若英的两腿j叉处的nv的身t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v的身t最重要的部位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刺激的感觉,一边在心中喃喃的道:“对了,婶婶,是不是你看到了我的身t的某个部位在吴天瑜和赵玉芬的两腿j叉的地方进进出出的样子以后,便想着也要我用坚y而火热的身t,来满足你一下呢。”

  张海天正在那里想着,刘若英的话,却让张海天j乎都要笑出声来了:“海天,当我看到你坚y炎热而大的身t的某个部位,在吴天瑜和赵玉芬的两腿j叉的nv的身t最重要的部位轮流的进出的时候,我,我竟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