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我自己一个人的孩子!(1/2)

加入书签

  在经历连番巨变和失去至亲之后,她的外表虽然出落得更美艳动人,那张宜喜宜瞠的脸蛋,却已经失去了往日灿烂的笑容,总是带着冰冷的表情,带着一股渴求着被人温暖的愁伤脸容,可是她的身分地位再加上那忧伤的气质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原本认为除了林影自己不会再爱上任何女人的中村英明,看着佐久间瑞惠楚楚可怜的倩影,在这瞬间不由得觉得有点心动。

  不过他随即拒绝自己的这种想法,自己是君子,不能乘人之危的。

  可是作为成年人,他明白佐久间瑞惠再继续拒绝作出决定,只会面临最恶劣的结局。

  中村英明深吸了一口气后说道:「要是你选择堕胎的话,你将来很可能后悔一辈子,但要是你想生下来,做一个母亲,这可是一份重大的责任,你究竟有没有能力承担?不管如何,要作决定的是你,但你要是决定堕胎,我会协助你加以隐瞒的,除了林影我不打算再跟任何人结婚,所以要是你决定把孩子生下来,我愿意作你名义上的丈夫,协助对分社神主和长老们隐瞒真相。」

  这一瞬间,佐久间瑞惠大为感动,她甚至不自觉的把中村英明和万年青的脸孔重叠在一起,回想起那待她有如妹妹般亲切,一直包容和忍让自己任性的奴隶妖魔。

  哭得更加厉害的佐久间瑞惠宛如小孩似的,抱着中村英明投怀送抱,语气坚定的说道:「我要生下来,我要生下这个孩子,跟马龙那恶魔无关,这是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孩子!」

  感到怀中温香软玉的xx是如此娇嫩诱惑的中村英明,骤然间心跳加速,脸红耳热,差点无法自制。但身为正人君子的他,与马龙那种色鬼奸魔截然不同,以强大的意志力忍耐着没有伸出双手抱紧佐久间瑞惠,拒绝了有可能发生的xx关系。

  冷静下来的佐久间瑞惠苦笑着擦乾脸上的泪珠,带着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好像小孩子一样,可是本社神主的责任实在太重大了,让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又没有人可以加以倾诉,一时失去了自制,请你不要介意。」

  老脸发红的中村英明尴尬的说道:「我怎会介意?」其实被佐久间瑞惠刚才一抱,他不知有多欢喜,这可能就是男人可悲的本性,即使他是一个君子。

  决定生下来的话,接下来就是行动了,佐久间瑞惠随即和自己派系的分社神主和长老们分别密谈,寻求他们的支持,并且把生产的医院安排在外国,寻找妖魔用来隐瞒身分的魔法和秘术。因为自己的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需要假装成纯正血统的人类,直到她享尽天寿的那一天为止,这秘密都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在怀孕六个月的时候,佐久间瑞惠秘密召集所有的分社神主和长老们,宣布自己要跟中村英明结婚。

  在座的分社神主和长老们加起来达百多人,但知道佐久间瑞惠有了妖魔血脉的人并没有多少个,屈指可数,因此大部分的人都对这个消息感到极为突然。

  佐久间瑞惠的决定让众人议论纷纷,大部分的人都极力反对。

  之前一直坚持独身的佐久间瑞惠突然要选择结婚,对象还不是神社出身,而是以普通人身分后来才加入神社的中村英明,他们自然无法接受了。当中超过一半的人,都想藉由让自己的子侄跟佐久间瑞惠结婚而抬高自己的身分地位,自然不可能轻易答应了。

  在这个灯光昏暗并用油灯点燃着带有淡淡花香的日式房间里,作为掌管情报的纪伊分社神主严肃的说道:「之所以这么突然要结婚,是因为奉子成婚吧!我有没有说错?」

  这个说法一提出来,立时就让大部分的人都相信了,除了这个原因他们也想不出佐久间瑞惠会突然选择结婚的理由。不过尽管还有异议,但大部分的人都放弃继续反对了,若是有了孩子的话,再反对也没有什么成功的可能。

  佐久间瑞惠则从容自若的否定说道:「没有这种事。」

  跪坐在她旁边的中村英明则握紧她的纤手加以鼓励,两人十指紧扣,看起来情深意重。

  有一种说法,男人最喜欢的就是权力和女人,失去了父凭子贵夺取权力的机会,反对的声浪也大为减弱,支持佐久间瑞惠的人开始增加。

  纪伊分社神主这时以怀疑的眼光继续说道:「之前我安排在狱门帮潜伏的人员有回报,马龙曾经向自己的弟弟妹妹和帮中高层宣言,自己会用迫奸成孕的方式,让本社神主屈服,跟他们达成和议,还指派那个医术高明的妖魔医生真田圣人特别研究了一种叫什么蛇猫宝的药物。其后他们还派出间谍,想要取得本社神主的尿液,好验证本社神主是否真的怀了马龙的骨肉。」

  「这是真的吗?」

  「简直是神社的奇耻大辱!」

  「佐久间瑞惠请你回答!」

  「快说,究竟是不是真的?」

  佐久间瑞惠额冒青筋的震怒说道:「胡说八道!全是无稽之谈。」事实上她却内心虚怯,她想也没想过消息反而会从马龙那方面泄露出来。

  作为瑞惠一派的角川分社神主,发言支持佐久间瑞惠说道:斗纪伊分社神主,你说这番话有什么证据?」

  佐久间瑞惠则乘势先下手为强的说道:「纪伊分社神主,你这是对身为本社神主的我最重大的侮辱,我要革除你分社神主的职务,将你逐出神社!」

  纪伊分社神主轻笑着说道:「我现在没有证据,不过只要到医院一验就知道真相如何,现在的科技很发达,只要做基因鉴定就好了。如果鉴定的后果证实是我错了,我愿意辞去分社神主的职务,学习古人的风格,以切腹的方式来跟本社神主道歉谢罪。」

  「没错,一检验就知道了。」

  「敬请本社神主接受检查,以明真相。」

  中村英明更加用力的握紧佐久间瑞惠的纤手,一脸忧心重重的表情。

  事情到了这地步,佐久间瑞惠的嘴角反而浮现一个狡猾的笑容说道:「知道真相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我就坦白说了,我已决定要跟中村英明结婚,还有跟狱门帮那群恶贼议和,大家应该都很清楚,神社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事情就是这样!

  我不会接受检查,至于纪伊分社神主,我就大方地原谅他一次不作追究。」

  但这说法岂能让在座的分社神主和长老们接受,马上就有人站起来发难说道:「佐久间瑞惠,你分明就是心虚。」

  「你以为这样说就可以了事吗?到医院去验清楚!」

  「不坦白交代,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佐久间瑞惠轻抚着小腹,一脸冷傲的说道:「有一点我很敬重役小鬼,她为了女儿,什么狠辣无情的手段都使得出来,我也和她一样。听清楚,支持我就是选择生存,反对我就是选择死亡,是生是死就由你们自己决定。」

  「不知所谓!」

  「我们要革除你本社神主的职位。」

  「背叛神社的下场就是死,即使是本社神主也不例外!」

  在场三分之二的分社神主和长老们都在盛怒之下站了起来。

  佐久间瑞惠冷笑说道:「为了保护我的孩子,把真相隐瞒一辈子是最好的,至于对有异心的人就要第一时间除掉,不能放过,不然会成为未来的隐患。」

  作为反对派的大头目,纪伊分社神主踢翻放着酒菜的小几,拔出腰间的日本刀道:「你好大的胆子!真以为自己能够对付我们这群老一辈的分社神主和长老们吗?你不过是靠着役小芳叛逃,占了这便宜才当上本社神主的小丫头,不自量力,你这是找死!」

  接下来佐久间瑞惠一拍手,大量气体就由天花板上的通风口喷出来。

  佐久间瑞惠从怀中取出操控式神的符咒说道:「你们刚才吃的酒菜加上现在喷出的气体,将会在体内合成剧毒,没有站起身的人继续坐着好了,清除了叛逆之后,我自然会给你们解药!,」

  「杀!」佐久间瑞惠一声娇叱后,左右两侧的纸门就被打开,一大群手执利刀和长枪的巫女们杀出来。

  没想到佐久间瑞惠毒辣至此的分社神主和长老们赶紧闭气忍耐,各自以个人的专长技艺,取出兵刃奋力反击。

  正常情况之下,分社神主和长老们比起一般巫女可是强上数十倍。

  可是在需要闭气忍耐且无法开口念咒的情况下,大部分的人都无法施展十分之一的实力,只能以手中的宝刀利剑还击,在这狭窄的地下密室里,展开了刀来剑往的血腥死斗。

  分社神主和长老们大部分都是几十岁的年老长者,看着他们浑身浴血,被巫女们的长枪贯穿身体、斩断手脚在地上哀号,中村英明于心不忍的对佐久问瑞惠说道:「难道不能把他们的法术废了后软禁起来吗?手段何必如此残忍?

  这简直是谋杀啊!」

  佐久间瑞惠无视中村英明的劝阻,看着地板上的血泊在扩散。眼前人影晃动,刀光剑影,年轻的巫女们把年纪足以作为她们爷爷的老年男子,用长枪刺穿在地上,无情的砍下他们的首级,弄得肝脑涂地之余,即使受到反击,血流满面也仍然奋勇不退。占尽优势的佐久间瑞惠更毫不留情的以炎虎、风鹰、水龙加入攻击,近乎单方面的大肆杀戮。

  佐久间瑞惠一面操控式神,一面哀伤的说道:「英明你应该听过那句话,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要明白,为了保护我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就是要做到这么血腥和绝情才可以的。」

  佐久间瑞惠把对神社尽忠数十年、流血流汗跟狱门帮奋力对抗、铲除妖魔从不手软的分社神主的长老们,无情的用炎虎烧成炭、用风鹰切成肉片、用水龙包里其头淹死当场。

  砍杀到最后,满地都是人体的残肢肉块。

  只有不用开口、靠结成手印施法、一直支持到现在、满身是血的纪伊分社神主还在站着。而他也已到了极限,闭气了数分钟,他已经快要透不过气来。

  佐久间瑞惠娇叱一声道:「杀!」

  炎虎、风鹰和水龙构成品字形的阵势,以螺旋形阵势直逼纪伊分社神主而去!

  陷入绝境的老人凄然一笑,以自己的生命作祭品,施展最后的法术。身上头发和皮肤剥落,整个人化身成一团血浆,浮在半空之中,只有表面还维持他原来的脸孔形状。

  「神社的未来不能够落入妖魔的杂种之中,我宰了你这个叛徒。」发出阵阵阴沉黑色怨气的血浆,有如利箭般直刺佐久间瑞惠。

  人体内的成分百分之七十是水,水的威力日积月累不只可以断金裂石,瞬问增压的话,就连钻石也可加以切割。

  超高速的血浆团在蒸发了百分之十的血液后穿透了高温燃烧的炎虎,以更强大的力量撞散了风鹰和水龙。

  生死一线的最后关头,中村英明挺身以自己的xx保护着佐久间瑞惠,双手紧抱着她娇小的躯体不放。

  第九章:三美神

  就在佐久间瑞惠满脸错愕、中村英明自以为必死的时候,从他背后传来一声讨厌的声音喊道:「大爆炸拳!」

  轰隆一声巨响之后,一口气使用了体内多达三分之一的血液作出招祭品,马龙以自己的全力一击,强行抵销了这以生命作祭品的血咒之箭。

  大爆炸拳的暴风吹得满室凌乱不堪,还活着的人全都倒在地上的血泊之中。

  失血过多的马龙脸色苍白,回头对佐久间瑞惠说道:「要肃清主战派,一开始找我来帮忙不就好了吗?何必让我在旁边等待。」

  在中村英明怀抱中的佐久间瑞惠羞红着俏脸道:「你不出手我也不会有事的,凭我的本事一样挡得下这一击,你这畜生少在那边自呜得意!」

  马龙面脸不悦的妒恨说道:「臭小子,你还要抱着我的女人多久?还不给我放开!」

  佐久间瑞惠反而更加抱紧中村英明说道:「谁是你的女人啊?不知所谓的人渣、畜生、贱种、垃圾!己马龙摊开双手作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你既然不是我的女人的话,我也不请你喝我的热牛奶了,嘿嘿嘿!」

  恨在心里口难开的佐久间瑞惠唯有委屈的低头,慢慢的松开了抱着中村英明的纤手。

  跟马龙一起出现的还有他的七、八个弟弟,对以怨恨的双眼看着他们的上百名巫女,其中一个担忧的对大哥马龙说道:「哥哥,这样会不会有危险?要是她们群起而上,我们也对付不了。」

  马龙神情轻松的说道:「不会有事的,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所以由一年前开始我就放弃我们女奸男杀的政策,女的照奸,男的俘虏,她们希望我们把成为俘虏的家人放回去,自然不能对我们乱来,目前最危险的还是这个小丫头。」马龙举起手指,指着佐久间瑞惠说道。

  马龙信心十足的说道:「之前我一直害怕这个小丫头不惜一死的跟我同归于尽,可是现在她既然决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就是说她想生存下去,只要我活不了,她就别想得到我的精液可喝,三个月后就因为黑虎淫毒而死,嘿嘿!」

  中村英明愈听愈气愤,从佐久间瑞惠身边挣脱而出,一怒之下挥拳打向马龙说道:「你这卑鄙小人!」

  虽然马龙现在失血不少,但人狼强健的体格依然远胜人类,他举起一只手轻松的挡下中村英明这雷轰电击、气势凌厉的一拳并说道:「我承认我是卑鄙小人,我还要感谢你这位正人君子呢!嘿嘿嘿!」

  马龙不得不从心中佩服中村英明这位正义之士,真正的做到了身体力行、坐怀不乱、见色不起邪心。如果易地而处,他早就把林影和佐久间瑞惠弄到床上,夜夜xx了。

  马龙对着跪在地上依旧满脸怨恨地瞪着自己的佐久间瑞惠说道:「反正主战派都已被肃清了,接下来我们直接商讨和约的细节好了。」

  谈判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完成了,因为大部分的筹码都掌握在马龙的手上,佐久间瑞惠除了屈服也没有多少可以跟他抗争的条件。

  之后在佐久间瑞惠的安排之下,马龙和他的弟弟们由神社内防守最薄弱之处杀出去,轻松突围而逃。佐久间瑞惠则对外发表,大部分的分社神主和长老们在马龙的奇袭中被杀。

  由于主张抗战到底的人大都被杀,而且神社高层的精锐战力大减,加上这最后一击之后,佐久间瑞惠以神社内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都到了极限,无力再战为由,向狱门帮提出了和约。

  马龙迅速的同意了和约,和约表面的内容相当的公平公正,既不需要赔偿也不需要人质,只不过多了几项不对外公开,佐久间瑞惠被迫秘密答应的条款。

  对佐久间瑞惠来说,在这失败的结局中,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自己腹中的孩子可以在和平的环境下出生和成长,虽然这孩子有一个她绝不愿意承认的父亲!

  和约签署之后的一个月,佐久间瑞惠与中村英明举行了正式的婚礼,婚礼的仪式自然是采用神道教的仪式,即使是自己的婚礼,佐久间瑞惠却依然难以高兴起来。

  佐久间瑞惠虽然对中村英明也有了一定的好感,但还远远谈不上爱意,而且最让她在意的是之后要开始执行和约的秘密条款。

  仪式结束之后,喝了不少酒的佐久间瑞惠跟中村英明一起回到了房间。

  佐久间瑞惠换穿了西式的白色婚纱礼服裙,胸前坚挺双峰半露,还有玉光致致的裸背,看起来是那么的纯洁美丽,又暗含着成熟美艳,又一次的动摇了中村英明的心绪!甚至让他内心升起了一个错误的想法,他真的想去跟佐久间瑞惠屡行夫妻之间的义务。

  但正人君子的中村英明,始终只限于想像而没有采取行动。

  喝醉之后的佐久间瑞惠颊染桃红,更加显得娇艳动人,对着梳妆镜顾影自怜的她,欣赏着自己配戴的一对闪亮得炫目的钻石耳环和颈链,一身珠光宝气的首饰,更衬托得她的肌肤雪白生辉。

  为免自己进一步动摇,中村英明刻意说着正经的话题道:「虽然是屈辱的和平,但始终也是和平,至少今后警队内不用再产生新的牺牲者了,这三年问因恶战而死的人太多了。」

  佐久间瑞惠由沉醉在打扮中恢复过来,又回复她一贯的冷酷说道:「这不是和平,这是二十年的休战,一切还没有结束!」

  佐久间瑞惠神情认真、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才没有放弃替万年青和母亲报仇的执念,之后的这二十年,我要好好养育我的女儿,培养她成材,最后由她亲手杀死那恶毒的马龙。嘿嘿嘿!二十年后,以为我已真心驯服不再起报仇之念的马龙,突然间受到我们役小角神社全力奇袭,还被自己血亲的女儿刺杀,想到那一天来临,今后无论有多少屈辱我也会忍耐得下去。」

  就在这时候,房外传来敲门声。

  佐久间瑞惠眉头一皱,抬高音量问道:「什么事?」

  房门外传来一个甜美温婉的声音说道:「是我。」

  就在佐久间瑞惠为之错愕的时候,门外的人已推门而入。

  踏进房来的人是穿着巫女服、一脸拘谨的役小芳,背后还有垂首低头、身穿警察制服、满脸尴尬的林影,以及举手挥舞跟自己打招呼且满面春风的马龙。

  大受打击的佐久间瑞惠愤恨的说道:「未经通报你们是怎样来到这里的?」

  佐久间瑞惠没想到马龙他们居然有本事避过外围的重重警戒,来到自己这里,这岂不是说他们随时有能力对自己进行暗杀?

  马龙简直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似的,轻松自在的躺到床上,还一脸愉快的说道:「小芳她是前任的本社神主,林影是前高等巫女和警方的刑警大队队长,凭她们对役小角神社内部运作的熟悉程度,要来到这里有什么难度吗?何况为了达成和约,你之前才大开杀戒过一次,因为对你不满而愿意里通我这外敌的人多的是。」

  接着马龙举起手指,指着中村英明说道:「那边的外人麻烦请你离开,我虽然有让别人欣赏我和自己的女人xx的变态兴趣,可是我就是不喜欢让你看。」

  跟佐久间瑞惠的夫妻身分,纯粹是有名无实的中村英明唯有含恨的离开。

  走之前他看着满脸难堪的表情愧对自己的林影,中村英明实在心痛不已,痛得像是一颗心要裂开似的。

  中村英明走后,场面非常尴尬。从前役小芳是本社神主,为了这个职位和佐久间瑞惠种下了不少积怨,林影又是役小芳的好姐妹,双方虽然同是役小角神社的人,却更像是敌人和竞争对手。如今却分别成为了马龙的女奴,还要一起侍奉他这大xx,对这三个女人来说,极大的打击了她们的尊严,让她们大感不好意思。

  就在佐久间瑞惠、役小芳和林影你眼望我眼,大家都腼腆得无法有所行动、涨红着她们的那张花容月貌的时候,马龙首先脱掉上衣,露出一身健硕的肌肉,并且对佐久间瑞惠命令说道:「把你的蛇魂鞭给我!」

  马龙会来找自己,他想做什么,只要是女人都会猜得出来。佐久间瑞惠一面屈辱的从婚纱裙下取出蛇魂鞭扔给马龙,一面气愤不甘的说道:「和约中不是说了三个月才给我一次解药的吗?你为什么这么快就来?我可不是你的女奴。」

  接过蛇魂鞭的马龙狡猾的笑说道:「何必说解药那么文雅?直接说我的精液不就好了,和约是保障你三个月必定有一次精液可喝,不会毒发身亡,可没有禁止我好心肠的多赠送你几次,还是你现在敢撕破和约,跟我们狱门帮再次开战?」

  连性命也被马龙以他胯下的擎天一柱控制着的佐久间瑞惠,虽然愤恨得全身颤抖,但她还有什么话可说?只能满脸不悦、脸色阴沉的坐在梳妆镜前。

  马龙站在床上,用力一挥手中的蛇魂鞭,啪的一声鞭打在地面上厉声喝道:「役小角神社的前任和现任本社神主,还有西海市的前任刑警大队队长,你们全给我在床尾跪好。」

  役小芳羞红了俏脸的说道:「马龙你太过分了!」

  林影的双臂环抱娇躯,深感屈辱的说道:「你只是想xx罢了,用不着摆出这种伤人的态度。」

  佐久间瑞惠怒不可遏的纤手握成粉拳抬高音量娇叱说道:「马龙你这天杀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龙玩弄着手中的蛇魂鞭说道:「你们现在都是我的女人,轮不到你们反抗。

  可是想想你们之前所作的种种作为,尤其是林影你,前后重伤过我三次,小芳和瑞惠你也一样,现在我就要你们屈膝臣服于我的脚下!不跪的人我就要她好看,我现在可不是说笑的,我做为虐待狂的血脉正在高涨呢!」

  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役小芳心想,谁叫自己决定追随这个妖魔!除了心中爱着马龙之外,带着女儿役小明的她在背叛了役小角神社之后,天大地大可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而且从前也是自己对不起马龙,唯有屈辱的首先跪下。

  林影对马龙可是又爱又恨,是他以可恨的淫术调教自己成为了一个xx荡妇的,而且还更强奸到自己被赶出役小角神社。可是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曾经数次冒死相救,自己却反而拔刀相向,尤其是最后一次,自己因为中了冥骸鬼影咒,为了求生保命,反而在他怀中以爱刀杨江流加以刺杀,这无异是xx裸的出卖与背叛!心中有愧的林影面对马龙的刻意侮辱,最后还是跪了下来。

  三个女人之中只有年纪最小的佐久间瑞惠还是不肯跪下,又羞又怒的颤抖着娇躯!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这始终是自己一生中只有一次的结婚大喜日子,马龙居然故意选择这一天来侮辱玩弄自己,这叫坚强高傲的她怎承受得了?

  可是没有马龙的精液可喝,自己就会死,腹中的孩子也无法出世,不为自己着想她也要顾及未出世的女儿。即使不说这一点,只要马龙把役小明放回来,自己这个本社神主也当不下去,没有了不惜跟他同归于尽的决心,佐久问瑞惠根本无法对抗马龙。

  但他是问接杀死万年青和母亲的仇人,要她如此公然低头屈服实在太伤人,一让她无地自容,愧对万年青和母亲!

  马龙也不再多言,眼神凌厉的他挥动佐久间瑞惠自己的蛇魂鞭,打在她成长了不少且更加丰满隆起的白xx笋上。

  胸前娇小的椒乳被鞭打,一对白亮xx摇摆晃动,波涛起伏,面容痛苦在哀声惨叫的佐久间瑞惠,终于身穿新娘婚纱裙跪了下来。

  看着自己征服和调教的成果,身为女中豪杰、三个都是高人一等的女强人,作为人妻穿着巫女服的役小芳;曾经为正义不惜一死、巾帼不让须眉、穿着女警制服的林影;还有那个不可一世、身穿新娘婚纱裙、表情卑屈的小恶魔佐久间瑞惠。征服了她们就有如征服了役小角神社,马龙心中充满着胜利者的征服感!

  马龙一挥手中的蛇魂鞭傲慢的呼喝说道:「叫我主人!」

  到这地步就算不想叫也得要叫,役小芳、林影和佐久间瑞惠三女,同时哀羞屈辱的弯腰低头跪地说道:「主人!」

  马龙听着更加兴奋,把裤子也脱下来,亮出他那一根硕大粗壮的擎天一柱说道:「有感情一点儿,叫主人马龙。」

  役小芳羞红着脸蛋,声线甜美大喊道:「主人马龙。」

  林影目不转睛的看着马龙那一根擎天一柱,这根大xx曾经给她无上的xx喜悦,又让她的心灵饱受伤害,可是每次看到马龙的擎天一柱,她的xx就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脸颊绯红的期待着被侵犯的时刻来临。呵气如兰的媚声娇喘大喊道:「主人马龙。」

  佐久间瑞惠虽然在心底里痛恨着马龙,恨不得挥刀割下他的这根烂xx,只不过经过被马龙的淫术多番调教之后,隐藏在她内心的深处却有股暗自期待着被马龙的xx征服的卑屈想法。尽管她的理智不愿意接受和承认,她的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