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加入书签

  作者:小强。

  字数:5678。

  b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面积一万多平方公里,比b市旧城还大,高楼林立,美妇如云,是一个与b市旧城完全不同的新城市。

  在高新技术开发区林立的高楼中,有一座鹰阳国际大厦,地上高38层,地下110层,楼里有很多公司,性感妇人甚多。大厦物业部的几位女经理,个个都是身材高大的美妇人。其中一位女经理王燕,今年38岁,身高1米69,貌俊美,很是性感。

  王燕有一个还算温暖的家庭,她的丈夫小她一岁,叫赵兵,在一家公司做职员。她为丈夫生的儿子阳阳,今年十六岁,在上中学。

  十一国庆长假,淫雨绵绵,王燕的小家庭也发生了一些淫事。

  9月30日晚,王燕一家三口是在她丈夫的父母家过的,吃过晚饭,看了一会电视。丈夫就催着,冒雨急急赶回他们的小家庭。

  一回到家,赵兵就催着阳阳洗洗睡觉,阳阳说:“我还要看会电视呢。”赵兵说了句:“别看太晚了。”就和妻子进了卧室,关上了房门。

  一进房门,赵兵就将妻子掀翻在床上,扒了个一丝不挂,他站在床边,扛起妻子两条修长的大美腿,狠操起妻子来。

  窗外淫雨绵绵,正是操妻子的大好时机。赵兵越战越勇,把个那么高大的妻子操得不住叫唤。

  王燕说:“轻点!弄得人家受不了,叫那么大声,再叫阳阳听见”。

  赵兵粗鲁地说:“没事,外面电视声那么大,他听不见。”说罢操得更加勇猛。

  就在王燕在里屋被丈夫蹂躏的时候,外面,阳阳也没闲着。

  现在的社会,孩子都早熟,母亲也很性感,所以,阳阳早就开始迷恋妈妈的身体了。王燕的大白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阳阳对妈妈的大白脚特别迷恋,妈妈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阳阳闻了多少次啊。

  刚才,爸爸妈妈一进房,关上门,阳阳就知道,爸爸又要对妈妈干那事了。

  他把电视声音开的很大,关了客厅的灯,来到卫生间,从洗衣机里拿出一付妈妈脱下扔进去要洗的肉色裤袜,然后轻手轻脚,来到爸妈的卧室门口,听着里面妈妈的叫声,把妈妈丝袜那发黑的袜尖放到鼻子下面,使劲地闻着。妈妈那成熟性感妇人袜尖的异香,沁入心脾,阳阳深深吸入大脑,就象吸毒者吸毒一样,觉得实在太爽了。闻着妈妈的丝袜,阳阳的鸡巴一下就硬起来了。

  他继续闻着妈妈裤袜一只发黑的袜尖,然后,把另一只发黑的袜尖套在鸡巴上。他的鸡巴头正顶在袜尖上。阳阳感觉鸡巴舒服极了。

  卧室里面,王燕被丈夫操得大呼小叫,要死要活。她丈夫工作一般,挣钱也不多,她之所以一直跟定丈夫,没有跟有钱人跑,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丈夫能把她这样一个高大女人操得死去活来。她喜欢被男人操得死去活来。

  阳阳在外面听着,一边继续嗅着妈妈的丝袜。

  突然,里面妈妈嚎叫起来,爸爸也低声吼了起来。原来,赵兵射了,王燕被丈夫射得到了高潮,忍不住大声淫叫起来。王燕的淫叫声实在太刺激了,阳阳憋不住了,精液狂奔,射透了妈妈丝袜那发黑的袜尖。

  屋里面消停下来了。阳阳又来到卫生间,将被他玷污的妈妈的丝袜,从鸡巴上取出,再放回洗衣机里。

  他又回到了客厅,从**上拿了一付妈妈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关了电视,回到自己房里,躺进被窝,继续闻妈妈的丝袜。

  阳阳的门虚掩着,过了一会,爸妈的房里又响起了妈妈的叫声。阳阳知道爸爸又开始折腾妈妈了。

  他又把妈妈裤袜的一只袜尖套在鸡巴上,继续闻妈妈另一只发黑的袜尖。这一夜,赵兵一口气奸了妻子四次。阳阳也射了三次妈妈的丝袜。直到深夜两点多,一家人才昏昏熟睡过去。

  第二天,10月1日上午,阳阳起来,见爸妈房门还关着,他自己从冰箱里拿了些吃的,胡乱吃了些,又回去睡了。

  窗外,雨一直不停地下着,让人没兴致出门,正好在家睡觉。

  下午三点多,阳阳起来上厕所,见爸妈房门开着,他们象是起来了,他往里一看,只见爸爸只穿了条大裤衩,妈妈穿了件白色小背心,穿了条半透明小三角裤,双手扶着爸爸的肩头,撅着屁股,象是正在求爸爸什么。

  阳阳装着没看见,径直上卫生间去了。

  王燕正在求赵兵再操她。

  赵兵关上房门,命妻子扶着梳妆台,撅起屁股站在梳妆台前。王燕自己脱了小三角裤,撅着肥白的屁股。赵兵站到她身后,从后面揉摸着妻子长及腹部的长奶子,然后往前一顶,将鸡巴顶入了妻子的屁眼。他一边摸妻子的奶子,一边连续地从后面捅妻子的屄眼。王燕忍不住又淫叫起来。

  赵兵有力的冲撞,深入妻子的身体深处,顶到了王燕的子宫,王燕疼得叫了起来:“哎呀,疼!疼!”。

  赵兵听了叫道:“就是要你疼!”说罢顶得更加用力,王燕叫得更厉害了。

  卫生间的门没有关,阳阳听得一清二楚,他又从洗衣机里拿出妈妈另一付裤袜,将发黑的袜尖套在了鸡巴上,同时使劲地闻裤袜另一只发黑的袜尖。妈妈的叫声,妈妈的脚香,刺激得阳阳鸡巴发痒,他一时没憋住,精液又射了出来,射透妈妈的丝袜袜尖。

  阳阳用这丝袜将鸡巴擦干净,然后放回洗衣机。他回到屋里,昨天在被窝里射过的妈妈的丝袜,他早已在桌子上晾干了,丝袜袜尖上都是干硬的精斑。他把这付丝袜放回**上。这种事他可没少干。妈妈早上匆匆忙忙上班,哪里知道丝袜被他射过,穿上就走。妈妈的秀美玉趾顶在丝袜袜尖阳阳的精斑上在街上匆匆地走,阳阳一想起来鸡巴就会硬。

  阳阳射了精,在自己的小屋里疲倦地睡去。

  赵兵也很快在妻子屄眼里射了精。他们一直睡到晚上。

  晚上,全家起来,吃了晚饭。

  赵兵又拥着妻子进了卧室,他玩上瘾了。王燕只来得及对儿子说了句:“看电视别太晚了。”就被丈夫推进房里。新一轮蹂躏又开始了。

  这次,赵兵命令王燕撅着屁股跪趴在床边,他站在床前,从后面插入妻子的屄眼。赵兵鸡巴很长,从后面插妻子,插入很深。王燕被丈夫顶到子宫,疼得叫道:“轻点呀,太深啦!”赵兵不管,继续狠顶。王燕疼得叫道:“被顶啦,疼呀!亲爹呀!求求你啦!”。

  赵兵边顶边说道:“疼了就叫亲爹啦,是不是你在家当姑娘的时候被你爸顶过?说!”。

  说着又狠顶了一下,疼得王燕忙说:“没,没有!”。

  赵兵说:“你这么性感,你爸没动过你?我不信!我顶!顶!我顶死你!”。

  里面王燕被丈夫操得死去活来。外面,阳阳又一次射在妈妈的丝袜上。第二天,10月2日,仍然是淫雨绵绵,快到中午的时候,赵兵起了床,王燕躺在床上没起来,慵懒地对丈夫说:“今天你得去我家看看我爸我妈,买点礼物,跟他们说,我在家照顾阳阳,脱不开身。快去快回啊,我还等着你呢。”赵兵穿好衣服,草草吃了点饭,急匆匆出了门,冒雨赶往岳父家。

  王燕起了床,进了卫生间洗澡。

  卫生间与厨房连着,阳阳来到厨房,上了水池台,从卫生间的天窗往里看。

  他看到妈妈的一身白肉,下面黑乎乎一片。这事,他干了不知多少次了。每次看鸡巴都硬得难受。

  王燕洗完澡,吃了点东西,进屋又睡。阴雨连绵,不想出门。

  阳阳鸡巴实在硬得难受,妈妈白皙的肉体一直在他眼前晃动。他手足无措,六神无主,满屋子乱转,最后,来到妈妈卧室门口。

  门虚掩着,没锁。阳阳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站在妈妈床头,看着妈妈。

  王燕没有盖被子,只穿着半透明白色小三角裤,光着上身,躺在床上。小三角裤里,隐隐约约黑乎乎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