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起源(1/2)

加入书签

  【母恋】(1-起源)。

  作者:gdrex。

  2018年9月23日。

  字数:12081。

  1-起源。

  我还是15岁的时候,当时正值中考。

  当时,我从外宿的转为内宿。

  当我还是外宿的时候,每天的娱乐无非就是玩玩电脑游戏,找同学去网吧。

  但是上了初三,就根据成绩分了班,我的成绩不好不坏,分到了中班。

  分到中班的人有2条路可以选,第一个就是学美术,文化分不需要很高但是花钱,第二个就去读职高,起码毕了业还能找个工作。

  我爸都不同意这2条路,他就让我转到内宿生,让我断掉玩电脑游戏的瘾。

  但是有些东西哪能说断就断。

  我初三开学就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学,每天晚上翻墙去网吧上网,然后早上再赶回来上课睡觉。

  就在我们像平时那样翻墙走的时候,有个人不知道干嘛,头着地摔了下来,最后我们都不忍心走,只好翻墙进去找老师报了警。

  听说他摔坏了脑子,再也没来过学校。

  学校也因此赔了挺多钱给那个人的父母,而我们则被停课一个月,因为是义务教育,不能开除我们。

  我爸当时来到学校真的是气疯了,他当时看见教室办公室有一扫把,他就抡起来二话不说一下打到我的脚。

  好大不大打到膝盖上去,直接疼的我声音都叫不出,哭都不会哭了。

  老师看到我的反应也吓坏了,她就拦住我爸,然后打了120送我去医院。

  好了,这样不知一个月了,膝盖移了位,一个月基本走不了路了。

  我爸也无可奈何,送我回家,让我妈照顾我。

  我妈和我爸不一样,她也是经常挨我我爸的打。

  时不时喝酒回来就随便骂我妈,有好几次我都顶我爸的嘴,每一次都没少挨打。

  打完我爸消了气,我妈就哭着给我上药,她说:“哎呦,你下次别顶嘴了,他骂就让他骂……”。

  我妈每次都嘴里嘟嘟让我少点顶嘴,我都不回她的话。

  我知道我妈在保护我,但是我气不过,我妈在家每天伺候着我爸,一不顺心就那我妈出气。

  我从小都非常的不服我爸,等我长大一定要离开这个家。

  看完医生回到家,我妈从老师电话知道我膝盖受伤的事情,回到家就发现她已经弄好床铺,做好饭菜了。

  我爸一回家把我丢给我妈,然后非常生气地说我的不对,每天不学习跑去网吧,丝毫没对他自己打伤我的事情内疚。

  我也愤怒地看着他,我妈慢慢扶着我去床上,端了一些饭菜给我。

  我妈哭着对我说:“阿信……腿还疼么?”。

  我接过饭菜,虽然腿上现在还很痛,丝毫没点胃口,但是还是装装样子吃了几口说:“妈,没事,医生说休息几天就好,刚好学校不用去上课,等开学之后就刚刚腿就好了”。

  我妈:“你慢慢吃,我先去晾衣服,你要什么就叫我”。

  我点点头。

  我妈就出去了。

  我妈出去不久,外面就出现了一些吵闹声音,越来越大,我妈第一次和我爸吵架。

  大概几十分钟之后,我爸摔门走了,出去上班去了。

  本来叫家长就已经是翘了班去的,突然和我妈吵了架忘了上班,想了起来发现已经过了好久,只好先去上班,外面一下子就变安静了。

  我听着外面的吵架,一口饭都吃不下。

  腿上的痛阵阵传到脑子里,外面嘈杂的声音,东西摔倒地上的声音夹杂在一起。

  突然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这样的生活好没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慢慢的拖着身体,准备爬到窗口,但是脚一碰到地就痛得只喘气,这个时候妈妈进来了。

  妈妈脸带着泪痕,有几道红红手掌印,妈妈看到我准备下床的我擦了眼泪,问:“饭吃完了吗?”。

  我摇了摇头。

  或许是平时沉浸到网络世界习惯了逃避,一直都忽视了身边保护我的妈妈。

  我看着这样的母亲,心里非常地难受,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妈马上跑过来抱住了我,说:“没事了,没事了。回了家就好”。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慢慢的睡着了。

  在睡梦中,感觉到衣服被人脱了,毛巾擦过身体的感觉时不时感觉得到。

  第二天凌晨,口干地把我给弄醒了,醒来之后发现妈妈睡到我房间的一个小沙发。

  我发现我衣服变成了睡衣,应该是我妈帮我换的,我想自己去倒水,但是腿疼的走不了。

  无可奈何,只好叫醒了妈妈:“妈妈,妈妈”。

  妈妈也换了一套睡衣,平时挺耸的胸部,现在都看不太出,由于小沙发睡姿不太习惯,睡衣有几个口子可以看到里面,借着月光看得到澹澹的乳晕。

  妈妈似乎听到我的呼唤,醒了过来,她起身的时候似乎动作太大,睡衣的口子在她的东西带领下,清清楚楚看到了乳头。

  妈妈罩杯是d,我洗澡的时候去收衣服,有时候妈妈的内衣就会掉下来,刚好一个手掌掌握有余的大小,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d罩杯。

  妈妈没有发现我盯着她的乳房看,径直走了过来,越来越靠近我弟弟就不争气的直了起来。

  由于我刚好想要下床,所以双脚是放到床边朝下的。

  我马上把弟弟压到双腿间,用双腿夹住,好不让我妈发现。

  妈妈走了过来,问:“怎么了?”。

  我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地说:“我想喝水”。

  妈妈说:“你等下,我去外面给你倒”。

  妈妈前脚出门,我就尽力想让弟弟消掉。

  可是不管怎么消都消不到。

  我当时初三,对女生的事情一概不懂,但是我知道,弟弟勃起是非常尴尬的事情,尤其是被男同学发现的话,不仅会被他们嘲笑,还会被他们说是色狼。

  所以,当时会对弟弟被妈妈看到感到非常羞耻甚至是害怕。

  不一会儿,妈妈端了一杯水进来,喂我喝了之后,摸摸了我的头看看我有没有发烧。

  你中午回来之后都没怎么吃饭,一睡就睡到第二天,你肚子饿不饿,我煮点粥给你喝。

  我点了点头,毕竟大半天没进点盐水到肚子,听到吃的肚子就叫了起来。

  妈妈听到了之后,就笑了起来,说:“你先好好躺着”。

  说完,就把我脚从床边放到床上,这一下子我没反应过来,弟弟没有夹稳,就直直顶着裤子。

  由于是睡衣,没有穿内裤,所以非常明显,我发育比较早,初三勃起大概10c吧,虽然不是很长,但是也是很明显。

  我妈好像没看到,把被子给我盖好就出去了。

  我当时松了一口气。

  我准备闭上眼睡觉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月光下目前的乳房。

  不仅想到这些,脑海一直浮现妈妈的脸。

  我是家中独子,我妈20岁因为怀孕看就嫁给了我爸。

  我爸当时30岁,是当地的一个包工头,算这里比较有钱,也比较早买了房,我妈也大概因为这些原因,不太会和我爸争嘴。

  现在35岁不太看得出年老,反而觉得非常想邻家的大姐姐。

  妈妈的眼睛小小的,眉毛有点细,嘴巴小小的,身高160c眼角有澹澹的皱纹不算非常漂亮,但是非常耐看身材有点发福,但是穿上衣服还是感觉年龄与外表不服,显得很年轻。

  假如妈妈化妆之后,出去说25都没有人会怀疑。

  我脑子里不断浮现妈妈的脸身材,甚至出现了全裸的妈妈。

  我弟弟变得更硬了。

  我手不断地压着它,但是越压就有奇怪的感觉,反而越压越硬我当时非常害怕妈妈进来看到我这样,怕她从此以后带有色的眼光看我。

  我爸怎么看我无所谓,但是我非常在意我妈妈的看法。

  就在我苦苦挣扎的时候,妈妈端了粥进来,说:“冰箱只剩下一点猪肉,我给你煮了点猪肉粥”。

  妈妈端起碗,喂我起来。

  妈妈拿着勺子撑起一勺粥,放在嘴边呼呼吹了起来。

  我没有看着粥,而是看着粥后面的嘴唇,有点冲动想亲上去。

  但是我没有这样做,闻着妈妈澹澹而又熟悉的体香味,夹杂着一些烟火的气味,有点让我安下心神来。

  但是就在弟弟变小了之后,突然看到妈妈的领子扣解开了几个,或许是因为厨房炎热,妈妈解了几个扣子散热,但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从领子上看,乳沟可以看到非常清楚,加上现在天渐渐亮了,锁骨和乳沟愈发明亮了起来,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弟弟,又直挺挺的硬了起来,我看到妈妈似乎发现了什么,手停了一下,但是一下子就继续给我喂粥。

  似乎是伸手的动作,衣服慢慢向下移动,给人感觉乳房要露出来,我撇开眼睛不太敢看。

  过了一阵,喝完了粥,妈妈收拾东西出了去。

  我实在忍不住,脱了裤子,尝试着撸了起来,似乎是之前压弟弟的动作启蒙了我,似乎用手刺激弟弟,就可以释放那种憋屈感。

  手慢慢上下撸动,刺激越来越大,龟头射出了精液,把我吓到了。

  因为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但是我的脚动不了,身边又没有纸巾,精液的味道很大,我非常急忙用手把那些精液抹干净,但是不管怎么弄,还是会残留一下在裤子、被子和床单上。

  我心想完了,肯定回被发现了。

  这个时候妈妈进来了,我马上盖好被子,装睡。

  妈妈走了过来,说:“刚吃饱就睡,快起来,消化下再睡”。

  妈妈说着,伸进被单扶我起来。

  我一起身,那一股味道扑向鼻子,妈妈皱了鼻子,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妈妈说:“来,我带你去外面晒太阳”。

  折腾了这么久,也到了早上7点,爸爸一晚都没回来。

  妈妈把我背到了阳台,给了我她手机给我玩,我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妈妈不要发现。

  我玩着妈妈的手机,妈妈端着洗好的被子和床单拿到阳台晒,晒完之后,走了过来,对我说:“来,把裤子脱了,我帮你洗洗”。

  我说:“别,我没穿内裤”。

  妈妈说:“唉,你这小子,我什么没见过”。

  说着,强行脱了我裤子,妈妈今天穿的是v领宽松的衣服,她蹲下去刚好可以看清楚乳沟,我弟弟马上有了反应,我急忙捂住了弟弟,但是勃起的很明显,妈妈笑了笑没说什么,就去洗裤子了。

  我很是尴尬,我一直都担心妈妈会认为我是色狼。

  手机也没心情玩了。

  妈妈洗完了裤子,出来看我,发现忘记给拿裤子了,急忙地拿了条裤子给我床上。

  同样的,妈妈还是蹲下,我又看到了乳沟,但是我这次并没有去挡住,因为自己已经知道,妈妈已经发现自己看着她就勃起,挡不挡都没有意义了,就是因为这个,妈妈穿裤子穿到弟弟那里的时候,用手帮我顺好弟弟,准备穿裤子,她手一碰我的时候,我低吟了一身,妈妈似乎也听到了。

  她的手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慢慢地撸了起来。

  和我自己撸的手法不一样。

  妈妈很温柔,一开始慢慢地,一下一上,慢慢变快,又变慢。

  我看着慢慢半蹲着的脸,只能看到一半,但是我知道她一直盯着我的弟弟。

  她不断的撸着,我的感觉越来越强,不一会就射了出来妈妈马上用另外一只手接住精液,射了之后,妈妈的手没有变慢,反而加快了起来,持续的快感让我不禁叫了一声。

  过了一会,精液射的差不多没了,妈妈拍了拍弟弟,给我穿好裤子,抬起头笑了下,起身去了厕所。

  那一次是我与我妈妈开始不伦之恋的开始。?妈妈去完厕所之后,我在阳台边的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妈妈准备出门买菜,问我想要吃什么菜:“阿信,中午想吃什么?”。

  似乎刚刚没发生什么。

  我看着妈妈:“什么都可以”。

  妈妈笑了笑,就煮你最爱吃的红烧肉。

  说完就出了门。

  我在阳台玩了半小时的手机,妈妈买好了菜回来。

  时间是9。

  30分左右。

  妈妈开始一天的家务,扫地、拖地。

  忙完了就去厨房做菜。

  到11。

  30左右,饭菜做好了,妈妈扶着我去了饭桌。

  妈妈坐在我对面,没有说话,一直都在吃饭,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最后是妈妈打破了沉默:“阿信。早上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妈妈就完了”。

  我点点头。

  就这样,我当时以为那是我最后一次和我妈妈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就在我恢复了腿伤并且回到学校过了几个月之后,学校接到电话,告诉我:我爸妈离婚了。

  原因是我爸在外面包了小三,还怀孕了,给了钱照了b超,是个男的。

  小三就各种闹,我爸最后选择了和小三过,和我妈离婚。

  我当时接到消息脑海就觉得妈妈肯定一个人在家里哭。

  但是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等我,妈妈说:“是我打电话学校给你请了几天假回来处理下离婚的事情,前几天和你爸离婚了,你爸留了房子和一些钱给我们。他自己应该也给自己留了不少的钱,不过没事,他还算有良心,离婚书上也写了你的学费都是他给出,希望你有出息”。

  我听到觉得很不可理喻,明明是他犯的错,凭什么听他安排?我还没说完,妈妈就哭了起来。

  我走过去抱住妈妈的头,已经快要初三上学期已经快要结束了,我身高也发育超过妈妈的身高了。

  妈妈哭了一会,说:“早解脱早好,日子可能会苦了点,但妈妈觉得这样的日子比有他还要好”。

  我听完之后,突然也觉得,离婚或许对于妈妈来说,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有时候男生长大为男人是一个瞬间的事情,回到学校之后虽然对电脑游戏有所收敛,但是经过此次事情后,觉得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才能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在家陪了妈妈几天之后,回到了学校。

  学校成绩由于缺课,也成了班上倒数几名。

  心里觉得这样太对不起妈妈了,以前觉得花这爸爸这个混蛋的前,觉得没什么,但是以后的钱都是妈妈出去外面一分一分地挣回来的。

  不能这样下去,心里一直这样想着。

  在放假的前几天,我就找了我以前分班前学得好的同学,借他们的初一初二的笔记看。

  找了好几个,终于找到一个人给我借了。

  不太想说真名,就叫他阿华吧。

  阿华虽然成绩很好,但是初三都知道他曾经带过黄书到班上。

  关于他的事情以后再聊。

  借了笔记之后,就真正的放了寒假了。

  回到家里,发现母亲不在家。

  家里多了一些手工的鞋子。

  多年没出去做工的妈妈,只好帮别人做一些手工活,赚些钱。

  这种活不仅辛苦,弄的满手都是伤,工酬还特别低。

  但是没办法,家里不能没有收入,单靠那个男人的补贴是不够的。

  这又刺激我要好好学习的决心。

  到了晚上8点,妈妈才回到家来。

  妈妈看到我才想起今天我放假,“我的天,我忘记你今天放假了”。

  妈妈捂着头说。

  我回答到:“没事妈,我自己出去吃了点东西,对了,妈你吃了吗?”。

  妈妈说:“没吃呢,你看买了些菜,准备煮呢。我看了看只有几个青菜,还有一点蔬菜”。

  我走到门口,穿上鞋子说:“妈,我出去买点熟食,你先做饭,等我回来一起吃”。

  妈妈说:“对对,你回来要好好补补,来给你”。

  妈妈拿了100块给我。

  我说:“不用。妈,我存了点钱,买点熟食还是够的”。

  说完关上了门就走了。

  到了市场,走了几个档口,忽然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是阿华,他家就是做熟食的。

  我就径直走过去,“阿华”,阿华看到我的出现非常惊讶,问:“怎么是你,怎么了嫌弃笔记?”。

  “不是,我买点熟食”。

  阿华听完说:“行啊,小子识货,给你同学价”。

  阿华熟练地砍了几下,熟练的刀工让我非常惊讶,没想到刚刚初三就出来帮忙。

  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沉迷于游戏非常可耻。

  阿华没有察觉我的情感变化,熟练地打包好,递给了我,小声对我说:“我看你挺不错的,学习非常枯燥,需要一些东西集中注意力”。

  说完,他回头从书包掏了会,拿出一本书递给了我。

  动作非常低调迅速,这个时间点基本没什么人来市场了,不过阿华还是非常小心,应该是怕被后面的父母看见吧。

  我疑惑的看了看,发现是本黄书,我急忙地想还给他。

  但是他坚定的眼神,平息了我的情绪。

  “和笔记一起还我,别弄脏了”。

  原路返回,十几分钟回到了家里。

  妈妈已经做好了菜。

  妈妈接过我的熟食,进了厨房准备摆到盘子上,扯这个时间,我马上把书塞进我沙发上的书包里。

  妈妈端出来的时候发现我非常慌张。

  问:“怎么了?”。

  “没什么”。

  我澹定的回答。

  “好了可以吃饭了”。

  妈妈拆了围裙,放到一边,发现妈妈今天穿的比较朴素,上身灰色的v领衣服,下身紧身的牛仔裤。

  “嗯”。

  我突然想起几个月前妈妈帮我打飞机的事情,觉得这样的朴素的妈妈很吸引人。

  弟弟勃起了起来,我急忙走到桌子下挡住。

  我和妈妈在饭桌聊起我学校的生活。

  虽然离婚了一个月,但是妈妈气色比以前好多了,或许是出去与人多了许多交谈,变了开朗了起来。

  笑一笑十年少,这句话真不是骗人的。

  到了晚上,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妈妈则在客厅看电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