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母回忆录】第一章(1/2)

加入书签

  楔子:我打小就有一个坏毛病——好色。

  小学五年级,我就学会了打飞机,隔三差五,就去夜市书摊上买各种色情杂志,一直读到深夜;中学时代,我喜欢去网吧包夜,但从不玩游戏,而是阅尽岛国av无数部,最后连网吧老板都看不下去,每次上网,都把我安排在角落就坐;后来去外地念大学,我迎来了自己性欲的巅峰期,几乎每个周末,都纠结几个狐朋狗友,流窜于当地几处著名的红灯区,什么洗头发、按摩店、洗浴中心,我们通通去过,消费千金……不过,虽然我总是饥渴难耐,一天没肏女人就浑身不舒服,但即便在大学时代,这个人生中最自由、最放浪、最诗情画意的岁月,我却连哪怕一个女朋友都没交过,完全对谈恋爱没兴趣。当然,这不是因为我长得丑,或者穷,没姑娘喜欢,事实上,追求我的女生还不少,但通通被我婉拒了……为此,我那几个狐朋狗友们,还十分地纳闷,觉得我是不是有毛病?

  他们经常旁敲侧击地问我,劝我不要流连于野花野草,那些毕竟都是风尘女子,正正经经地谈恋爱、找个好姑娘,才是人生正道。甚至,我这几个狐朋狗友,还十分上心地介绍了几位好姑娘,想方设法地撮合我们。可凡此种种,我皆打定主意不动摇,每次都是摆摆手、笑笑,谢绝他们的好意……直到大学临毕业,在宿舍的最后一次“男生座谈会”。

  那天晚上,大家情绪都不高,因为马上大伙儿就要天南地北、各自闯荡生活了,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深知,大家朋友一场,虽然是狐朋狗友,但缘聚缘散,能在一起相知相识,便是最大的缘分。于是那晚,我强迫自己喝了点酒,晕醉之时,我告诉了他们事情真相:四年大学生活,我之所以不找女朋友,不谈恋爱,不是因为我有毛病,而是因为,本人早就心有所属。“实际上,这也算不上什么难言之隐”

  我告诉大家。

  从我十几岁开始,我便已经有了一个固定的性伴侣。她既算我的女朋友,又不仅仅只是女朋友。不过,她绝对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无论身材长相,或是对我的感情,她都是最好的那个——这个女人,便是我的亲生母亲。

  这几位狐朋狗友,本和我就是同道中人,好色程度不亚于我,有几个还是十足的熟女控。他们一听我和自己妈妈乱伦,一个个既惊讶万分、又兴奋不已,他们交头接耳了半天,又觉得难以置信,认为我在瞎吹嘘……看着他们半信半疑的模样,我有些不快,于是就毫无顾忌地和他们打赌:“你们如果不相信我的话,毕业后来我老家玩,我带你们见识见识我妈妈!”

  ……………………正文开始:我的妈妈叫张丽华,今年42岁,在镇上一所中学教英语。

  虽然年近中年,又是职业女性,但我妈妈天生一张漂亮脸蛋、一副火爆身材:妈妈的脸上皱纹极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上十岁,而且她皮肤白皙,五官标致;妈妈的身材凹凸有致,丰乳肥臀,34e的巨乳,浑圆的大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妈妈的穿衣品味很高,虽然买的服饰都不算贵,但妈妈常年累月穿着各种性感诱人的包臀裙、v领衫、小皮裤,随时随地展现她性感妖娆的身材曲线;作为一名职业女教师,妈妈还喜欢穿着各种款式新颖、颜色艳丽的高跟鞋和丝袜,露出她那两只修长紧致的美腿——总结起来就一句,我妈妈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

  拥有着如此出色外表的母亲,学校里那些2、30岁的年轻女教师,自然对她既羡慕又嫉妒,她们常常在背后说我妈妈坏话,又常常假惺惺地夸赞我妈妈,借机询问她关于保养的秘方。

  事实上,这帮年轻娘们儿既傻又笨,因为连我都知道,我妈妈哪有什么保养秘方呀?妈妈之所以脸蛋白嫩,是因为她经常被各色男人颜射、吞精,用白花花的精液作“洗面奶”;妈妈之所以奶大臀翘,是因为男人们总爱揉捏搓揉她的大乳房,用各种工具调教她的大屁股。

  至于我妈妈为何会成为无数男人的胯下玩物,其实原因很明显,就像她招周围女人们的嫉恨一样,因为我妈妈长得漂亮、身材又辣,她又招周围男人们的垂涎惦记。

  自打我记事起,关于我妈妈的香艳传说、桃色新闻,就不绝于耳。无论在学校里,还是街坊邻居那,我都听讲过不少。当然,连我一个小孩儿都知道的事,我父亲肯定也有所耳闻。只是这些年来,父亲一直选择相信自己妻子,每次听到那些关于我妈妈的下流事迹,父亲都摆摆手,说全是流言蜚语,不用理会……但事实上,我爸爸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屌!他胆小懦弱、后知后觉,他对外人无限大度,对我妈妈盲目信任,种种这一切,导致我爸爸最终被戴上绿帽子,而且是无数顶绿油油的大绿帽,包括他的亲生儿子,也送了他一顶。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先按下不表。

  回忆这些年,和我妈妈上过床的男人不计其数,估计连我妈妈自己,都已经记不清她到底被多少个男人玩弄过。不过对我而言,初次的印象是在小时候。

  九十年代初,当时我才上小学三四年级。因为那所小学的教学楼在翻修,有时候,高年级的同学们要用我们的教室做考场,于是我们作为学弟学妹,便乐滋滋地提前放学了。可放学后,我胆子小,不敢一个人呆在家,于是就去妈妈那里写作业。妈妈从小就很宠爱我,她喜欢去哪儿都带着我,但惟独,每次我去她办公室写作业,我妈妈都如临大敌般,十分紧张,甚至还希望我尽量不要来,可我每次偏偏不听她的话,哭着闹着要去妈妈办公室里,坐在她身边写作业……现如今,我长大成人了,终于理解到母亲当年的难处。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母亲所在的办公室,是数学组,虽然她是教英语的。我很奇怪,为什么我妈妈一个英语老师,却被分到了数学组?不仅如此,办公室除了我母亲以外,其余全部都是男老师,大概有四五个吧。

  其中一个资深老教师,姓姜,谢顶的糟老头,我对他印象极其深刻,大家都管他叫“老姜”。

  好几次,办公室里其他男老师都出去抽烟,老姜笑眯眯地走到我妈妈身后,突然伸手,一把抓住我妈妈胸前那两颗肉球,拼命地搓揉捏弄。我妈妈尖叫着,吓得花容失色,她手舞足蹈地想把老姜推开,可惜老姜虽然上了年纪,但制服一个女人还是轻轻松松。我妈妈拗不过老姜,后来,经过他三番五次的咸猪手骚扰,我妈妈也就认怂了。有时候,我甚至看见妈妈袒胸露乳着坐在老姜的大腿上,她一边皱着眉头,努力集中注意力批改学生们的试卷,一边让色鬼老姜埋头在她高耸的胸峰中,吮吸我妈妈的奶头。老姜含着我妈妈娇嫩的大奶头,除了恶心地吮吸着,还用牙齿咬得“卟吱卟吱”作响。我知道妈妈一定被他弄得很疼,便时常想丢下手中的作业,起身呵斥这个老家伙。但妈妈摇摇头,用无辜的眼神告诉我:“小孩子家,不要多管闲事……”

  回家后,我想把这事儿告诉爸爸,让他去教训老姜一顿,不要再欺负我妈妈。

  可母亲似乎早猜到我的心思,她特地叮嘱我说:“儿子啊,妈妈办公室里的事,千万不能和你爸爸说呀,你要为妈妈保密!懂吗?”

  “哦,可是…可是妈妈,老姜爷爷为什么老是欺负你啊?”

  “你一个小孩子家,问那么多干嘛?以后不准再提这些事,听见没有?否则妈妈以后再也不让你来我办公室写作业。”

  “听见了,听见了!妈妈,我不想一个人在家里,求你让我待在你办公室,保证听话!”

  我本来一肚子的疑问和不解,被母亲这么一“恐吓”,顿时就乖乖地禁声,不敢再多嘴了。

  母亲转而也改变态度,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嗯,乖儿子,听话…不是妈妈说你,你年纪太小,许多事情还不懂,”

  母亲摸了摸我的头,继续说道,“儿子,你想想看呀,老姜爷爷多大岁数了,马上就要退休,这时候,妈妈不想得罪他,反正他也待不了多久了。你明白妈妈说的意思吗?你想想看,妈妈办公室里其他的叔叔们,是不是都对老姜爷爷客客气气、笑嘻嘻的?你明白为什么吗?”

  唉…说实话,当时我一个十岁半的小娃子,哪里懂得这些?母亲也真是天真,她想尝试着教我一些人情世故,也顺便为自己的软弱无能开脱,可我听得云里雾里,并且毫不在意,因为当时作为一个单纯而胆怯的小孩儿,我满脑子只有一个信念:“要为妈妈保守秘密,否则会被赶回家”。母亲对我的这记“半恐吓、半威胁”,我一直印象深刻,并且终身受用。打那以后,发生在我妈妈办公室里的、那些不可告人的淫乱事迹,所有都埋藏在我的心底,从未浮出过表面,哪怕是母亲当着我的面,被十几个男老师轮奸调教,我都仅仅看在眼里,一边埋头写作业,一边不敢多嘴过一句。

  母亲由此一直很信任我,除了老姜外,办公室其他几位老师玩弄她,母亲也渐渐不避讳我。当时还年幼的我,作为给妈妈保守秘密的“乖孩子”,得到的好处,便是可以现场观看自己妈妈脱得赤条条地和数个男人打真军。

  一般来说,每天下午三节课后,学生们都去上体育活动课程了。这时候,数学组办公室里老师们都在,包括我妈妈。他们有的备课,有的批改作业,有的闲得无聊,便以调戏我妈妈为乐。

  刚开始的时候,男老师们只是当我妈妈的面,开一些黄色笑话,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整个办公室里几乎都是男的,我妈妈表示理解,她虽然从不插话,但也不反对男老师们讲那些下流话;但一段时间后,男老师们发现我妈妈性格温柔似水,甚至还有点胆小怕事,于是他们就把我妈妈代入那些荤段子;比如说:某次,我妈妈跟一男老师打听工资,问他“税后多少钱?”那男老师却回答“咱俩老相好了,睡前睡后都不要钱,哈哈!”诸如此类的玩笑话,有些只是情色,无伤大雅,有些却完全是重口味了,例如讨论我妈妈的生殖器官的模样,以及问她和我爸爸做爱时的细节;无论是哪一种玩笑话,我妈妈都相同反应—她羞涩的小脸潮红,却又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反驳。

  后来,我妈妈到数学组半年左右,男老师们已经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大家那时候渐渐熟识,有的男老师脸皮厚,直接问我妈妈胸部什么尺寸,我妈妈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