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部肉体换真相(1/2)

加入书签

  赵颖从大刘那里得到消息,何氏兄妹将在近期进行一笔毒品交易,一心想要替夫报仇的女警官决心和大刘小赵一起参加下一步行动。心思单纯的女警官本想将行动报道秦守仁知晓,但遭到了大刘的极力反对。三人约定秘密展开此次卧底行动。可惜的是,赵颖还是在出发前将偷偷告诉了秦守仁和公安局李副局长。

  大刘是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立过两次三等功。如果不是秦守仁当了局长,现在起码是个副大队长。小赵刚刚从事刑侦这一行才两年,是个活泼开朗的青年,这一次大刘扮成外地来的毒贩,小赵扮成司机兼保镖,而赵颖扮成他的情妇。她穿上合体的旗袍,烫了发,抹上高级润唇口红,化上妆,走起路来娉娉婷婷的,小腰肢春风拂柳似地轻轻摆动着,还真像一个美艳少妇。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受到了大刘和小赵两位同事的一阵取笑,赵颖嗔怪地白了他们一眼,不过心里却非常高兴,一方面做为一个女孩子,受到异性对她容貌的赞美,从心底里的种窃喜,另一方面对能参加这样富有挑战性的工作非常高兴。

  本来他们已经完美地完成了工作,准备在对方晚上交货时人脏并获,不料临时接到秦守仁的电话,要求他们拖住对方,最好让对方的头目能够出面,大刘当时就觉得非常危险,双方已经谈定交货时间、地点,定金也交了,突然提出变化,这是犯忌的,极易引起对方的疑心,可惜据理力争,上头就是不理,无可奈何之下,大刘关照两位年轻人,晚上见机行事,加意小心。

  果然,晚上一到地方,就感到不妙,对方人手增加了一倍,腰间鼓鼓的,明显带着家伙,而他们三人是买货的,事先根本未带武器。一见三人未带钱来,反而提出延期交易,果然对方当机立断,立刻围了上来,大刘见势不妙,意图反抗,掩护两位同事逃走,希望逃走一个,对方就不敢蓄意加害,可惜对方人多势众,他前胸挨了一刀,三人束手就缚。

  三人被蒙上眼睛,带上汽车,只觉得开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被带进一个充满霉湿气息的地方才打开眼罩,看起来是个废弃已久的仓库,地上铺着草垫子,几张东倒西歪的桌子上扔着些酒瓶、剩菜,地上到处是烟头。

  三个人被分别绑在柱子上,大刘胸口一刀挨得不轻,已经奄奄一息了。

  赵颖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对方只是怀疑,她扮的是大刘的情妇,叫丝丝,此刻焦急地叫着大刘的化名:“胜哥,胜哥,你怎么样?”,又转头怒视着为首的歹徒:“你们讲不讲江湖道义?大家都是出来求财的,你们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啧啧啧,扮得可真像,女警官,入戏太深了吧?”为首的歹徒长得浓眉大眼,外表憨厚得像个农民,但是他此刻嘴角挂着冷冷的嘲笑,和他朴实的外表极不相称。他走到昏迷的大刘面前,手指残忍地插进他的朐口,大刘痛得大叫一声,醒转过来,目中

  喷火,怒视着歹徒。

  赵颖惊喜地喊:“胜哥,你……你没事吧?”

  “胜哥?”歹徒讥讽地一笑:“刘子华警官,什么时候改了名字?”

  赵颖不禁呆住了,刘子华叹了口气,说:“赵颖,算了,我们的人中有败类,已经暴露了,一切都完了。”他四下一看这情势,已知生还的希望几乎等于零,从这里的情况看,这伙歹徒是十分小心的,一旦有生意上门,交易期间只住在临时居所,避免暴露真实老巢,绝对不是一般普通的贩毒集团,这是个十分严密的组织,一伙狡诈的匪徒,他们竟然这么大意,唉,真是夫复何言?

  歹徒哈哈一笑,说:“聪明,赵颖小姐,看来还是刘警官聪明呀。”

  小赵,赵胜云愤怒地大喊:“你们这些混蛋,绑架警察,是什么大罪?你们不要命了吗?快放了我们,赶快送刘警官去医院,不然……”

  ”不然怎么样?我们干的这一行,本来就是不要命的买卖,你们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还想活着离开吗?天真!“这时,一个歹徒走到他身边,说:”许哥,老大刚刚传话过来,尽快把他们处理掉,不要留下痕迹。“那个许哥点点头,对几个喽罗说:”先干掉男的,女的留下先妹后杀!”只听“砰砰”几声枪响,可怜两名优秀敬业的警官就这样毙命于此。

  赵颖扑倒在同志的身旁,失声痛哭。

  一个喽罗凑近赵颖身边,涎笑着,色眯眯的目光盯着赵颖窈窕迷人的身材和吹弹得破的脸蛋,说:“大哥,这么做了他们,真是太便宜他们了。这马子盘子够靓,不如咱们……””嘿嘿嘿嘿……“,歹徒们都发出了会心的奸笑,那位许哥刀子似的目光盯着赵颖,上上下下打量着,眼中射出淫秽的目光,他狞笑着点了点头,说:”潘子说的不错,咱们乐呵乐呵再说。把那两位可敬的警官的尸体搬走吧,不要坏了我的兴致。”哄笑声中,许哥脱掉上衣,露出结实的古铜色肌肤,两块胸肌十分发达。

  赵颖全身都在簌簌发抖,她没想到第一次出任务居然会是这种局面,最后还要被凌辱,虽然个性坚强好胜,此刻无助的情形下也不禁觉得十分软弱。她那可怜的嗓音起伏不定,她的说话含糊不清,但几名歹徒还是听得很明白:“你……你们……杀了我吧……不要…不要……不要碰我。“许哥阴阴一笑,走近满脸惶恐地注视着他的美貌少女,阴阴地笑了一笑,伸手抚弄着她纤柔苗条的身子,坚挺高耸的乳房。赵颖努力地维持自已的骄傲和自尊,但是无法挣扎的身体却屈辱地任由这个男人任意地抚弄。

  潘子解开了她的束缚,却没有解开她捆在背后的双手,她被按倒在草垫上,一只男人的脚踩在她的背上,她试图挣扎,却使不上力,适度的扭动反而提高了歹徒的性欲。她优美动人的身体曲线在合体的旗袍下纤毫毕露,一双洁白俏美的大腿从开衩处暴露出来。

  她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贴到泛着霉味的草垫上。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有多难看,她翘着屁股跪伏在这些丑陋的男人面前,现在她美丽纯洁的身体即将被这些个低贱的歹徒享用。

  赵颖心中恨极了那个出买自己人的败类!这人会是谁?我只告诉了秦局长和李副局长,难道是秦守仁?不会啊,他一直很照顾我,不会反而来害我啊。女警官瞧着意图强暴自己的歹徒,恨恨地说道:“只要你们告诉我是谁出卖了我们,今天,今天我就任你们玩。否则我死不明目。”

  许哥哈哈大笑:“瞧这女警花,现在这种地步还和我们讲条件。我们不告诉你还是会被我们轮奸,你凭什么讲条件。”

  赵颖一咬牙说道:“凭我的身体。许哥,我虽然已经结过婚,但,但我老公受过伤,因此,我还是处女。只要你告诉我真相,我,我会把我的第一次给你,还会把你服侍的很舒服。”说玩故作风情地扭动着屁股。

  许哥乐道:“还是处女啊!这娘们真他妈的骚。好,我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你再也逃不出我们的手心。你听好了,那个人就是你们的副局长李正风,他不仅出卖了你们,还是杀你老公吴刚的元凶。”

  “什么!是真的吗?”赵颖气得眼恨不得立即杀掉李正风。

  许哥道:“我这个时候有必要骗你吗?来吧,让我好好玩玩你这个处女女警官!”

  就在这时,只听玩处警报声大作,许哥打开窗户一看,一辆白色警车风驰电撤般驰来。“不好,条子来了,快闪。”许哥一挥手,一帮人顾不上地上的赵颖,跑得无影无踪。

  一会功夫,一名手持手枪的警官冲了进来。赵颖抬起头一看是秦守仁,眼圈中闪动着感激的泪花。秦守仁上前解开绑着赵颖双手的绳索,女警花激动地扑进秦守仁的怀中痛哭着:“秦哥,您终于来了,我们,我们牺牲了两个同志!”

  秦守仁抱着美女完美绝伦的娇躯唉叹道:“唉,我以前就告诉过大刘,叫他不要擅自行动。唉,我在路上越想越不对劲,所以就赶过来看看,没想到……还是晚了。他们,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赵颖把秦抱得紧紧地,心想以前吴哥也怀疑过秦局长,现在看来完全错了,正是他救了我啊。她把脸紧贴在秦守仁的肩膀上哭道:“他们,他们真是一帮穷凶极恶的歹徒,竟然想……想强暴我,幸好你来得及时。”由于赵颖比秦过仁稍高,因此她那一对浑园高耸的丰乳正好挤压在他的胸间,而少女阴部正好紧贴着他的大鸡巴,秦守仁觉得舒服极了,他一手轻抚着赵颖的长发,一手压住女警官的丰臀让两人的生殖器贴得更紧,说道:“小颖,没事了。不管怎么说,这次你们都立了大功。”

  刚刚从紧张状态中恢复过来的赵颖并没有注意到秦守仁现在的动作十分下流,只是抱着老领导秦守仁呜呜地哭着。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感觉到自己阴户处顶着一根很硬的大家伙,这才察觉男人的阳具已经勃起了,她红着脸推开秦守仁,含着泪说道:“局长,我已经查出出卖我们的人是李副局长,他还是杀害我老公的元凶。”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是歹徒亲口告诉我的!绝对可靠。”

  秦守仁揽着赵颖的纤腰怒道:“没想到我们局里出了这种败类!小颖,你放心,我回去就把李正风停职查办,有你的证据,他是赖不掉的!”

  赵颖感动得再次扑入秦守仁的怀里,这一次,当秦守仁的大鸡巴又顶在她的私处时,她没有逃避。她觉得自从丈夫死后,只有秦守仁象亲人一样照顾自己,就象大哥哥一般,也只有他才能帮她报仇,她的芳心中已经开始为这个人留下位置。她却万没想到,现在搂着的这个男人,正是自己的杀夫大仇人!

  !秦守仁揽着赵颖,心中却在想:“这可真是一箭两雕啊!一方面手下4个副局长中,只有这个李正风不是自己心腹,这次可以借机拿下他;另一方面又赢得了美人芳心,吴刚这个绝色老婆早晚是我的人!赵颖啊赵颖,你想不到吧,杀你老公的人就在你的眼前啊!!!”

  回到局里,秦守仁便下令停止李正风一切职务,并以串通地下黑势力和谋杀吴刚的罪名对他进行了刑事拘留,他还暗自派人在李正风的水中下了毒药,制造了一个畏罪自杀的假象,这样一来,所谓的线索又断了。

  这几日,女警官孟秋兰仿佛换了一个人,她蓉光焕发,天天在家和秦守仁私混在一起,任老淫棍奸淫玩弄。

  星期四的早上,她与秦守仁一起到受盛华公司老总王鑫之邀前往盛华公司参加一个剪彩仪式,仪式结束后,秦守仁见电梯里没人,便迫不急待地扒下了孟秋兰的内裤,孟秋兰并没有拒绝他。正当两人在电梯里疯狂造爱的时候,电梯门忽然开了,两人赶紧整理服装仪容,让电梯恢复正常;秦守仁很开心地在孟秋兰脸上亲吻了一下,哪知道电梯门很快地打开;只见一个大美女34-23-34的身材正好要进来,两人见状赶快分开。美女看见他们俩人看了吓了一跳;这不是公安局长秦守仁吗,以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秦守仁与孟秋兰两个人很紧张地步出电梯。

  “秦局长,对不起,打扰你们了。”美女羞红着脸说道。

  秦守仁大方地道:“我是秦守仁,这是本局二级警官孟秋兰。请问小姐贵姓?”

  美女微笑道:“孟警官幸会。本人免贵姓桑,桑雨柔,是王总的律师,还请多多关照。”

  秦守仁色迷迷的打量了一下桑雨柔,惊觉得她和孟秋兰相比姿色决不逊色!桑雨柔今年二十三岁,梨子脸,也是那种身材修长,乳房极其丰满高耸的大美女。今天她穿了一件佐丹奴的直板牛仔短裙,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丰满圆润但绝不硕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翘起,一件深红色的紧身纯棉t恤,更显得一对乳房丰满坚挺,腰不粗不细,给人一种性感迷人的媚力。

  秦守仁点了点头,和孟秋兰一起走出盛华公司。

  这时电梯里剩下桑雨柔一个人,她心里还在想着秦守仁与孟秋兰刚才在电梯里作什么?想着想着她突然看到地板上有两三个闪光,她蹲下来看到了有三滴水珠滴在上面;难道孟警官与秦守仁这个公安局长……?想着这里她便没有再想下去。

  孟秋兰出了盛华公司后,心里一直觉的很不安。她很紧张的告诉秦守仁:秦局,万一我们的事情被桑小姐传出去怎么办?

  秦守仁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你尽管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就行了!

  深夜11点,检察院内一间房屋内仍然亮着灯光,检察院院长陆官清、检察员周立文和许婷正在那里商讨着近期的调查情况。

  只听陆官清说道:“根据这段时间对何氏兄妹的跟踪调查,我觉得该组织背后一定有个重要人物的支持,而这个人物与你们所说的性爱俱乐部的老板一定有着重大关联!小许,你不是与此人有过几次接触吗,你觉得他有什么特点?”

  许婷脸色一红,心想自己曾被他多次奸淫过,可是这事无伦如何不能说出来,便道:“没什么特点,不过他有一个外号叫禽兽人,他与我说话时声音压得很低,好样故意怕露出真音一样。”

  陆官清道:“我们最近录下了何盈之与一个神秘人的电话通话,你来听一听是不是他。”陆官清把磁带放时录音机。

  许婷仔细听了一会儿,说道:“不是他,但是这个声音好熟悉,好样在哪里听到过。”

  周立文连忙说道:“你快仔细回想一下,在哪里听到过?”

  陆官清也道:“我也觉得在哪里听到过,好样是哪位领导?”

  “领导?公安局?禽兽人?秦守仁!”许婷突然心中雪亮,“是他,是秦守仁!”一下子,少女心中的疑团全解开了,原来是他!为什么自己的计划会失败?为什么会被禽兽人强暴?看来秦守仁必定与禽兽人有着重大关系,甚至就是他本人!许婷脸涨得红通通的,胸口不停起伏,没想到秦守仁很可能就是奸淫自己的元凶!难道真是他。

  周立文见许婷脸色有异,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许婷尴尬地说:“没有,让我再想想。”她不知道该不该把答案说出来,如果说出来,案子就有眉目了,可是这样一来,自己曾被禽兽人强暴的事实也会为人所知,受传统影响的少女不想让丑事就这样泄露出来,她暗自下定决心,自己一定独自把事情查个水落实出,如果秦守仁真是公安内部的败类,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第二天,许婷刚到检察院,就见院里乱事一锅粥,当她得知出了什么事后,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院长陆官清昨晚突发心脏病死在家中,而自己的未婚夫周立文也失踪了,许婷一时间心中大乱。

  这时机要给她递过来一封信,许婷神情恍惚地拆开信件,只见上面写到:“性爱俱乐部老板致许婷小姐:。还记得两星期前那几个激情的夜晚吗?鄙人感谢许小姐为我献出你完美的肉体!现在您的夫婚夫就在我们手中,如果你想要回他的性命,请今后立即停止一切针对我们的行动。陆官清已经死了,而且我们手里还有许小姐激情床戏的高清晰录像带,许小姐一定不想让它出现在街头市场上吧。今晚11点,请许小姐一个人到星河宾馆77号房间,那时我会带周立文来,只要你满足了我,我们就放了他。如果违约,您的未婚夫周立文……”

  许婷气愤地把信撕成了碎片:“原来禽兽人早知道我检察官的身份!而我的计划只有公安局内部人员知道,一定是他,一定是秦守仁!”

  许婷怒不可泄,打怒匆匆地打通了秦守仁的电话:“秦守仁,我是许婷,我已经知道你与性爱俱乐部之间的秘密,现在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就是强暴我的那个王八蛋!”

  只听秦守仁乐哈哈地说道:“原来还是被你猜出了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打你所知道的一切透露出半点,你的未婚夫周立文就别想活命。”

  “秦守仁,你简直不是人!”

  “你想知道强奸你的到底是谁,今晚到星河宾馆就什么都清楚了。记住,要一个人来!”

  深夜11点,许婷果然只身来到了星河宾馆77号房间。她当然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淫风暴雨袭击她,但是为了未婚夫的命,为了彻底弄清禽兽人到底是不是秦守仁,她只能决定用肉体换真相。一进门,万万没想到房间里没有周立文只有秦守仁!只见秦守仁坐房间里散发着迷人女人香味的真丝床上,全身除了内裤外已是赤条条。许婷大羞想夺门而逃,但房门怎么也打不开,开来已被秦守仁派人抢先死死关闭了。

  秦守仁淫视着许婷,淫笑道“许婷,你已被我破瓜,你就让我再爽快一次吧。”

  秦守仁淫视着许婷,许婷怒道:“果然是你!秦守仁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王八蛋,一定是你杀害了陆院长!快放了周立文,我决不会再让你乱来的。你身为警务人员,你知道你犯下的涛天罪行吗,天网恢恢,你一定逃不出法律的制裁!”许婷极力想镇住秦守仁。

  “哈哈,许婷,你别拿法律来吓唬我,你今天不让我干,我就让全市知道你许婷被人强暴破瓜之事。今天老子是为了玩你才来的,你要是不老老实实的服侍我,小心你和你未婚夫的小命!”

  许婷:“秦守仁,你无耻!”

  秦守仁笑道:“许婷,不管怎样,我保证只要你满足我的性欲,我以后再也不纠缠你,我们的事我也决不会说出去。但是你要叫你未婚夫今后再也别管这个案子了,我相信你是不会把这一切告诉他的吧。”

  许婷觉得再也没有理由拒绝秦守仁的强暴,更何况事关周立文的性命,她咬了咬嘴唇,像是用尽全身力气一般嘶声喊道:”你想干那恶心的勾当,就快点干吧!我……我,就当是被恶狗蹂躏了身子,被疯狗糟蹋了清白!你……你来呀!秦守仁,有本事就来呀…”

  秦守仁不慌不忙地按住她的香肩:“小美人儿,你也可以好好享受一下呢!。你忘啦,那几次你在床上被我干得多舒服啊!”

  女检察官知道抵抗是没有用的,不得已慢慢解开衬衫扣子,俏生生的立在秦守仁面前。只见那雪白的双肩光润滚圆,像是手工精美的雕塑品般晶莹丰腴,具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质料轻薄的白色衬衫如一层淡淡的烟雾,虽然裹住了傲人的双乳,把她傲人的胸脯保护得很完整,但还是若隐若现的透出了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但最令人心动却是她脸上的神情,那绯红的俏脸上,正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挑逗,又混杂着几分惊慌,使人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强烈的占有欲。

  秦守仁的眼中露出了淫光,只见许婷迷人的眼睛,的精致脸庞,绝没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身段苗条美好,娇躯散发着淡淡的处子般幽香,清秀无伦,诱人之极,乌黑的秀发衬托得她嫩滑的肌肤更加雪白,尤其是温柔的气质使她的美态提升,她抬起身子看到秦守仁淫荡的脸后,更是红霞烧到雪白脖子,许婷那惹火的身体,然而衬衫内那乳罩与内裤与其说遮羞,倒不如说撩人淫欲,薄质奶罩虽然遮掩住黄蕾那丰满挺拔的乳房,没有让优美隆起的白色肉球暴露在外,但两个乳峰上的突起物,也可以隔着清楚的看出形状。高耸的乳房离秦守仁的鼻子不到五公分,秦守仁毫不客气地大饱眼福,许婷垂肩的潇洒乌黑秀发,衬得一双蕴含清澈智慧的明眸更加难以抗拒,皓齿如两行洁白碎玉引人心动,那是一种真淳朴素的天然,宛如清水中的芙蓉,令人诧异天生丽质可以到这种境界。裸露的玉臂,细致白皙似绵雪的玉手、纤细小巧不堪一握的柳腰,月白色乳罩包着饱满的双峰,两点嫣红可以淡淡透出,偶尔露的出无限春光,丰挺雪嫩的乳房若隐若现。

  秦守仁忍不住就吻向她那红嫩鲜艳的樱唇,许婷慌忙躲闪开去,但却被他就势吻在优美白嫩的细滑玉颈上。

  “唔……你……放、放开我,无……耻!”平时高不可攀,美若天仙的绝色女检察官这时也只有这样慌乱地抗议着。秦守仁吻着这芙蓉般美丽清纯的绝色丽人那幽雅的体香,不顾她的抗议,双手开始在她玲珑浮凸的美妙胴体上抚摸起来。在他淫邪的抚摸揉搓下,许婷羞得一阵阵脸红,但许婷没有反抗。这时,色狼的一双手伸进了许婷的衬衫和乳罩内,他的大手在许婷那幽香暗溢的体内抚摸起来,他感受着手下那一寸寸娇嫩细滑玉肌雪肤,触手如丝绸般滑腻娇软,他稳稳地握住俏许婷那一对娇挺怒耸的娇软椒乳,抚弄着、揉搓着……

  美丽圣洁、高贵清纯的许婷羞不可抑,晕红着绝色丽挣扎着、反抗着……

  但是此时的她怎么是这个魔头的对手。许婷被那双到处抚摸的大手揉弄得一阵阵心乱。秦守仁的右手从绝色丽人那柔软挺立的玉乳上滑落下来,顺着那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抚去,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突然溜进了许婷裙里的内裤。

  那里……绝对不行啊……,许婷双手要去救援,又被秦守仁插入腋下的手拦住。许婷娇羞欲泣,又羞又怕地,不顾理智的挣扎。

  “什么不行,难道你还是处女,我已经玩过了,为什么不能再玩一次”许婷无言以对,许婷根本无法抵御强悍的秦守仁,只能缓缓放开保护的双手。

  秦守仁的铁蹄顺利地践踏上从不对外开放的许婷私有草地,又从容地在俏许婷花丛中散步。猥亵地轻咬住柔嫩的耳垂、另一手伸入许婷的奶罩内用力捏握丰挺的乳峰、小腹牢牢压住俏许婷的腰臀,然后,右手向俏许婷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秦守仁的手感告诉他俏许婷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两片阴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淫液,阴户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阴蒂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阴唇的外边,阴穴沟下,菊蕾之上,也种植了一片小草茸茸。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放肆地向秦守仁逼进。秦守仁摸着许婷那一蓬淡黑的柔柔阴毛,他的手指就在俏许婷那纤软微卷的柔美阴毛中淫邪地抚弄着……

  在他的挑逗淫弄下,许婷脸红心跳、羞涩不堪的生理反应被撩拨得越来越强烈。他的手在俏许婷那纤细的柔卷阴毛中摸弄了一会儿之后,又往下滑去,秦守仁的手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日思夜想的俏许婷的桃花源头,他轻轻地在许婷宝蛤上爱抚。随后,分开许婷微微并拢的双腿。许婷已经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秦守仁抚摸着清纯可人、美若天仙的绝色少女那双修长纤美的雪白玉腿上柔滑如丝、娇嫩无比的仙肌玉肤,然后轻轻一分……

  楚楚动人的绝色玉人丽靥羞红如火,樱唇轻哼细喘,当许婷发觉他想分开她紧夹的玉腿时,虽然本能地想反抗,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一双修长纤美的雪滑玉腿却不听指挥地竟然微微一分。秦守仁的手插进了许婷的大腿根中揉摸、抚弄起来,“啊……唔……嗯……”娇柔清纯的绝色许婷娇羞无奈地呻吟着,含羞无助地火热回应着。

  秦守仁高兴地发现,胯下这千娇百媚的绝色丽人的大腿根中已经春潮暗涌、爱液正大量分泌着。双腿被大大撑开的俏许婷,贞洁的圣地早已全无防卫。

  秦守仁并不急着攻占俏许婷最圣洁的谜谷,而是慢慢地玩弄已无路可逃的猎物,恣情地享受着眼前这冰清玉洁的美丽女郎。当贞洁的圣地被一寸一寸地侵入许婷那羞愤欲绝的挣扎,更能满足秦守仁高涨的淫欲。

  许婷的口中发出呜咽声,整个身子血脉贲张,脑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声,身体火热。可是想夹紧双腿的努力完全徒劳。

  啊……求你不要插入许婷喉底哽住低呼,全身僵硬,秦守仁火热的指尖缓慢而不可抗拒地侵入了。俏许婷曲线优美的背僵直成一条绝望的弓,曾被秦守仁开放过的纯洁禁地,又一次被卑污的手指无耻而色情地亵玩着,无耻地猥亵、蹂躏着。许婷拼命想切断密洞那里的感官,可是娇嫩的蜜肉不顾主人的羞耻和绝望,清晰地报告着陌生的指尖每一寸的徐徐侵入。芳美的草地已被攻掠到尽头,苦无援兵的花园门扉已落入魔掌。秦守仁那卑鄙的指尖灵活地控制,无助的门扉被色情地稍稍闭合,又微微拉开。

  “不要……啊……请不要……”许婷哭泣般的求告毫无效用,贞洁的门扉被摆布成羞耻的打开,稚美的花蕾绽露出来,在色迷迷的侵入者面前微微战抖。要品尝极品美女的每一分韵律,秦守仁火烫的指尖正轻轻掠抚过许婷的纯嫩花瓣。电流直冲每一根毛孔,许婷娇躯轻颤,蜜肉不自主地收缩夹紧。夹紧的是大胆火辣的陌生的指尖。随着秦守仁指尖轻挑,许婷湿热柔嫩的花瓣

  被迫再次羞耻地绽放。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展开。

  够……够了呀……不要在那里……粗糙的指摩擦嫩肉,指甲轻刮嫩壁。许婷的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拼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羞耻的秘处完全被猥亵的手占据,许婷几乎已经无法保持端庄的容颜。秦守仁粗大的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蜜唇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许婷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火热的手指翻搅肆虐。不顾意志的严禁,纯洁的花瓣屈服于淫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主地喷薄而出。

  秦守仁心花怒放。许婷,你的淫水好多啊秦守仁立刻发现了许婷的身体变化,他轻咬许婷的耳垂,把火热的呼吸喷进许婷的耳孔。左手捏捻乳蕾,右手指尖轻轻挑起花露,示威般地在紧窄幽谷四处涂抹。每一下好像都涂抹在许婷已经要崩溃的羞耻心上。花唇被一瓣瓣轻抚,又被淫荡的手指不客气地向外张开,中指指尖袭击珍珠般的阴蒂,碾磨捏搓,要逼娴静的许婷暴露深藏的疯狂。两片蜜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紧窄的幽谷中手指肆虐,幽谷溪流泛滥。

  “秦守仁,你放了我,要性交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