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节(全文完结)(1/2)

加入书签

  第十章

  什、什么凌夏露霎时瞠大眼,不敢相信地看着邵允。「你、你说什么嫁、嫁给你」她惊喊。

  「当然不是现在。」见她一脸惊讶,邵允笑了。「我们可以先交往一段时间,虽然很老套,不过妳可以跟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吗」

  「我」凌夏露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了。

  这、这是第一次有人跟她求婚,而且还是她梦想中的好男人,要是以前,她一定毫不犹豫地点头。

  这是她期待已久的机会呀

  可是如今面对邵允的求婚,她竟犹豫了,心头一点也没有偷悦,有的只是惊讶和无措。见她不说话,神情迟疑,邵允不禁收起笑容。「露露,妳不愿意吗」

  「我」

  「是我哪里不好吗」

  「不当然不是」她赶紧摇头。「你很好」真的,邵允的条件很好,甚至比她之前交往过的男友还要好。

  这么好的男人,她应该把握住,不该放过这个机会。

  可是

  她下意识地看向四周人群,想找到她想看见的那抹身影,她想知道他的反应,他会来阻止吗还是一样不理她呢

  「厚求婚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哦哦--那酱尼浪漫。」旁边的欧巴桑捧着脸兴奋地嚷着。

  「露露呀快说yes呀」旁边的人催促。

  凌夏露看向围观的镇民,不禁咬唇。

  「嘿呀,露露,妳不是一直想当贤妻良母,这个少年仔烟投啦,看起来不错,阿福婶说可以啦」

  「嘿啊嘿啊,真的不错捏」一旁的人附和。「虽然不懂你们少年耶在搞什么,明明一下跟阿伦一起,一下又分手,唉让我们这些老人家都看得雾煞煞」

  「嘿啊嘿啊」众人点头。

  「对了,阿伦哩」怎么都没看到人

  「阿伦哦,他走了啦」福伯挥挥手。

  走了凌夏露一愣,赶紧看向福伯。

  「走了去哪啊」阿福婶问。

  「啊灾刚刚就看他开车离开镇上了呀,之前听他讲说要去什么法国,好像要待个几年吧,唉可怜哦」福伯摇头。

  「可怜哈」阿福婶问丈夫。

  「哎唷,你们女人家不懂啦男人呀,只有遇到伤心事才会离开啦唉阿伦就这么被露露抛弃了,当然伤心难过呀」

  「哦哦哦福伯啊,我灾啦,这就是电视上说的出国疗情伤对不对」一旁的人问。

  凌夏露恍惚地听着众人的话,法国他要去法国而且几年内不会回来那她呢她怎么办

  他就这样丢下她一个人吗她再也看不到他了吗他真的不要她了吗

  凌夏露不禁心慌意乱,想到自己再也看不到那个讨厌鬼,她不开心,一点也不

  「福伯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凌夏露忍不住冲到福伯面前,着急地抓住福伯的衣领,急切地追问。

  「哦哦哦露露,轻一点啦」他不能喘气了啦

  「啊对不起。」凌夏露赶紧松手,又急忙追问:「福伯,你快说啦」

  「说什么」福伯痛苦地揉着脖子,一脸莫名地看着凌夏露。

  「他真的要去法国」凌夏露着急地问:「那小芙呢他丢下小芙一个人吗」

  「好像吧」福伯抓抓头。「唉你们年轻人现在在搞什么呀什么三角恋、四角恋的,我看拢抹」

  没心情听福伯碎念,凌夏露赶紧又问。「那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什么时候哦」福伯想了一下,「不到半小时」

  话还没说完,凌夏露转头就跑。

  「露露」邵允叫住她。

  凌夏露停下脚步,歉然地朝他弯腰,「对不起」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往前跑。

  银色跑车沉稳地在蜿蜓的山道行过,徐于伦握着方向盘,俊庞早失了一贯的散漫浅笑,只剩下冷硬。

  他想着那个可恶的女人,他如她所愿消失了,她一定很高兴吧她再也看不到他这个讨厌鬼了。薄唇勾起一抹自嘲,他叹了口气,看来这次是真的失恋了,他是该放弃了,终究不是属于他的啊

  他苦笑,踏下油门,加快车速,像要发泄似地,在山道上呼啸驰行。

  突然,他听到后方传来喇叭声。瞄了后照镜一眼,后方跟着一台红色小车。

  他一愣,那台车怎么那么像

  他正疑惑,红色小车却突然冲上来,不顾山道的窄小,惊险地滑过银色跑车身边。

  「该死」怕两台车擦到,徐于伦赶紧缓下车速,让红色车子先过。

  吱

  超车的红色小车突然一个紧急地转弯,轮胎在地面擦出刺耳的声音,而后横霸地挡住山路。

  前方的车子突然停下,徐于伦也赶紧踩下煞车。当然,他也认出前面那台车子的主人。该死那女人是不怕死是不是他气得打开车门,大步跨下车。「凌夏露妳搞什么鬼妳是想死是不是,敢这样超」

  「徐于伦」高傲的娇影也跟着冲下车,气势一点也不亚于他,甚至声音还比他大。「你这混帐王八蛋」

  她怒吼,气愤地冲到他面前,抡起拳头用力打他,而且觉得用手还不够,连脚也一起往他身上踢。

  「喂」突然被攻击,徐于伦赶紧闪躲,可这女人却愈来愈超过,他也火了,气得用力将她抱住,擒在怀里。「凌夏露妳闹够了没」

  这女人是怎样一看到他就打,她是打上瘾了是不是

  「不够」凌夏露用力推开他,手指使劲地戳着他的。「你知不知道这是山路,啊你开那么快是想死是不是呀」

  什么跟什么徐于伦被她搞得莫名其妙,他抓住她的手,恶狠狠地瞪她。「女人,想死的是谁谁用那种危险的特技超车的呀」要是一个不小心,他们两个都会出事耶

  「谁教我对你按喇叭你不理我」凌夏露也抬头瞪他,小脸有着委屈和气恼,她甩开他的手,用力捶他。「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

  这女人又打他

  徐于伦受不了了,「凌夏」他看到她眼眶红了,声音突然卡住。

  「妳、妳哭了」

  「谁哭啦」她吼他,气恼地抹去掉下来的泪。「都是你的错」可恶,都是因为他,她才会气到哭。

  第一次见她哭,徐于伦也慌了,「我我又怎么了」他一脸无奈,想伸手碰她,又被她拍开。

  「都是你你害我变得很奇怪,明明有邵允那么好的男人,可我却一直想着你这个烂男人」她愈说愈气。「你有什么好呀你哪里比得上邵允呀你对我那么坏,只会说话惹我生气,而且还跟我说分手,一分手就马上跟前女友在一起,还对我不理不睬的,是怎样你跟前女友分手就可以当朋友,跟我分手就不行哦」

  她哭嚷着,气得踢他。

  徐于伦不敢躲,乖乖地让她踢,听着她的话,他不禁哭笑不得,不再理会她的挣扎,用力将她抱住。

  「走开啦不要碰我」凌夏露打他,可反抗却不再那么激烈。

  「我当然没办法跟妳当朋友。」他的语气无奈,见她又要发火捶人,赶忙说道:「对一个我无时无刻都想扑倒的女人,我要怎么跟她当朋友」

  可她听了一点也不高兴,反而更恼。「你这个色胚」她用力捏他的手臂。

  「哦」徐于伦痛得龇牙咧嘴,却不敢反抗,乖乖地让她捏。「女人,不喜欢妳干嘛对妳色」

  「听你在屁」她瞪他,「你明明就是虫上脑,什么女人都好,对我又坏,只对单小芙好」她愈说愈委屈。

  「妳还不是一样」徐于伦冷哼,面色不郁。「见到我就没好脸色,开口闭口都是邵允,妳想跟邵允在一起,我也成全妳啦如妳的意分手了,妳干嘛不高兴」

  「你」她气得用力踢他的小腿骨。

  「哦」徐于伦痛得松开她。

  「姓徐的」她抓住他的衣领,将他鲁地往下拉。「我告诉你你别想丢下我」

  她豁出去了

  一听到他要去法国,她整颗心都乱了。

  开着车追他时,她满脑子都想着他,她不能失去他,她其实没有不希罕他。

  她爱上他了

  一直不想承认的心,在即将失去他的那一刻,再也无法逃避,她,凌夏露,爱上一个烂男人了

  「哦」听着她霸道的话,徐于伦挑眉,黑眸微亮,口迸出一抹期待。这女人是在跟他告白吗

  「你这个烂男人,除了我之外,也没人要你了。」她胡乱说着。

  「是吗」他反问,见她又瞪他,好似又要哭了,他急忙投降,不敢再逗她。「是,除了妳,再也没人敢要我这斓人了」

  凌夏露吸吸鼻子,又开口。「所以,我要你,你要感动。」

  「是,我很感动。」他从善如流。

  「所以,你只能有我,除了我,你不能再碰别的女人。」她顿了顿,「当然,更不能劈腿」

  「那妳呢」这规则不能只对他吧

  她瞪他,「我当然不会劈腿」她一向很乖的。

  「是是是」他讨好地附和。「对不起,我错了。」唉,他的男人气概呀

  「所以呢」她啾着他。

  「啊」他疑惑地看她,见她瞇起眼,立即恍然。「哦,我和芙只是朋友而已,我们没什么的。」

  「芙」单小芙小心眼地挑眉。

  「咳咳我是说单小姐,我们没旧情复燃,只是纯粹朋友。」见她不信,他赶紧举高手。「我发誓,不信的话,妳可以去问单小姐。」

  「可是镇上的人都说」

  「妳又不是不知道那些人多八卦,他们也说妳和邵允在一起啦妳有吗」

  「当然没有」她没好气地瞪他,咬了咬唇,手指扯着他的衣服。「那你现在要说什么」

  啊她的话题会不会跳太快了

  「嗯」美眸一瞇。

  徐于伦马上投降,「是,亲爱的女王,我爱妳。」抬起粉颚,他无奈地吻住小嘴。

  唉这女人,就连示爱都跩到不行呀可是谁教他心甘情愿呢

  夜,两抹红光点起。

  「抱得美人归,看来春风得意嘛」一个中低男音自黑暗中轻扬。另一名

  蔡婀传最新章节

  男人淡笑不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