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被抛弃的孩子(二)(1/2)

加入书签

  火车站的周围, 总是人来人往,有站在那等着揽客的小三轮, 脖子上挂着个毛巾,身上穿着背心的男人一堆一堆地凑在一起, 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车站里头往外走的人们;也有好些举着牌子等着同乡到来的老资格,他们大多肩负着给同乡介绍工作的责任,一遇到同一个地方出来的, 立刻掐着一口乡音上去, 负责在厂子和劳力之间拉拉皮条,赚这么点人头费用;也有在地上扑个麻花袋, 摆上三两玩意, 就全当一个小摊,若是官方的人过来,立刻卷着麻花袋就跑,来去如风;还有些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的,有高有矮, 眼神镇定自若, 若不是在车站待久了的老油条, 绝对分辨不出他们是小偷团伙……

  这就像是一个圈, 里头人间百态,各式各样。

  火车站外头的那条街, 上面几乎全是店面,现在已经是经济开放的年代,各种店铺如雨后春笋般落地生根, 不过大多也还不太规范,菜色都没几个,具体口味也无定量,好坏全凭厨师今日状态。

  而富贵小炒,正是火车站外头的这样一家小炒店,小店是一对夫妻开的,在这街上生意只算得上不好不坏,他们家的菜牌上统共就这么不到十个的小炒菜,口味还挺一般,两夫妻又拉不下脸去外头抢客,若不是店铺是他们家自己的,没准早些年就开始亏损。

  不过这段时间,小炒店可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里头统共就那几张桌椅已经都做满了人,就连外头的台阶上,都有人正捧着碗坐在那吃饭,还有附近的街邻从自家拿着碗来打饭。

  “小秋,再加两份青椒牛肉盖饭,一份滑蛋牛肉,一份煎饺!”张富贵扯着嗓子往后头喊,他笑盈盈地看着满当当的小店,心里可别提有多美了,这一切啊,还要谢谢他们家新来的厨师小秋。

  说来也是他婆娘李招娣心善,那天出去进菜,看见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抱着娃娃满头大汗,神色紧张,这些年俩夫妻不知是谁的毛病,没能生下个孩子,招娣一看见那娃娃,就有些迈不开步子,再听见小姑娘说的那些话,她那些同情心全都跑了上来,非得拉人家到店里头吃点饭再做打算。

  等进了店,张富贵一看小姑娘这么瘦弱,本来打算说婆娘两句,也舍不得说,正打算下厨给那叫小秋的姑娘准备点饭菜,可哪想到,那小秋瘦瘦弱弱,这么小脸红扑扑地,把孩子绑在后头,非说得自己来做,不愿意麻烦别人,做出来的那菜色,简直要人美得不行!

  他们俩夫妻又听这小姑娘说,她带着个孩子来城里找不着工作,那苦笑样子,还没等张富贵说话,李招娣便先行拍板,直接说要小秋留下来帮工,钱不多,不过她可以帮着照顾孩子,还给包个吃住,看着那小姑娘不断说感谢,眼泪都快掉出来的可怜样子,还有旁边妻子那虎视眈眈的眼神,他只得点头应了这事。

  不过这世上还果真是好人有好报!

  小秋一来,就按着她在家乡里头琢磨的菜色把菜单给大刀阔斧地给改了,好出了好些什么盖饭,基本上就这么一炒开,热腾腾地倒到饭上头就已经完事,然后每天他们俩夫妻就照着小秋调味好的馅料包饺子,这就可以出个蒸饺、汤饺、煎饺,小秋手脚还利索,现在出菜又美味又迅捷,才没几天,在街上就挺有些名气,毕竟从火车上头辛辛苦苦地下来,就指望吃点热乎饭,他们家价格也不贵,还有小秋的手艺加成,一下就打出名堂。

  “小秋,你累了没?今天的人着实有些多,辛苦你了。”李招娣在后头下着饺子,丈夫在前头招呼客人,收钱记账,她就在后头帮着小秋分分菜,送菜出去,准备些简单的饺子料理,洗洗碗,倒是比以前辛苦一些,可想到这没辛苦一点,就能收进来的钱,她便美得不行,没有半点挑剔。

  “没事呢,招娣姐,我这还忙得过来。”单静秋动作很快,这是个大灶台,下头的火开得很旺,锅也大,可她依旧轻轻松松地翻炒、颠锅,只是那瘦弱的手臂和厚重的铁锅放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要人有些心疼,她丝毫不觉得繁重,只是这么一翻一炒,很快将里头的青椒炒肉弄好,旁边早就摆好了李招娣分来的两盘子饭,她分起来就像用了称一样,一边一半,几乎是一模一样。

  “成,我出去送菜,马上饭点就过了,估计也没什么人来了,等等你也去松快松快。”李招娣拿着盘子便往外走,只是看着单静秋的眼神依旧带着几分担忧,他们俩夫妻虽然想赚钱,可从来没有想压榨人的心,小秋还没成年,遇到的事情也多,可叫他俩挺是可怜。

  单静秋很快应付完了面前的菜,她将手在围裙上抹了把,就连手指缝,现在都是炒菜的味道,富贵小炒位于街边的两层小楼,这整栋楼都是俩夫妻的,下头开店,上头休息,现在单静秋也同这俩夫妻一起住在楼上,由于没有多余的房间,她住的位置是李招娣专门要张富贵去买了些木板,隔开的小隔间,空间挺小,不过也总算有了落脚的地方。

  后厨一拐,便是上楼的楼梯,楼梯前头的地板上现在正支着一张小床,说是小床还高抬了它,下头是用铁丝和铁棍称起来,关节处牢牢地焊接,又用铁丝打了结,看起来就很是稳固,上头的四只棍子上分别用布角牢牢绑住,用来挂着层层叠叠地细棉布,棉布下头还放了块竹做的垫子,稳当当地焊在中间立起的铁棍上头,这是张富贵自己花了几天做的简易版摇篮,一做出来,便成为了单婷婷新的小窝。

  就在亲妈和李阿姨在前头忙里忙外的时候,单婷婷正在一墙之隔稳当当地睡着觉,她从出生开始觉便挺多,单静秋咨询过医生,这孩子由于先天体弱,精神不太支,会比别的孩子更容易劳累,长得更慢一些。

  单静秋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她给婷婷取了个小名,叫做阿福,这小名挺土气,可也是她对这孩子最好的祝愿,毕竟这孩子正需要点福气。

  当日她带着小阿福上了火车,她为了省点钱,买的是站票,抱着小阿福,她紧紧地贴墙站着,正在沉思到了城里头要何去何从的她,却忽然发觉不管是008还是系统商城,都忽然变得无声无息,怎么叫都叫不出来,都要她一时有些错觉,觉得对方从未出现过,若不是身上的那点儿把力气和那些学会的技能还在,恐怕她几乎要以为之前的那一切都是漫长的梦。

  于是,她面临的情况便是身上统共只有这么一百多块钱,手上抱着个在五年内需要做手术的孩子,手头的户口本现在还清清楚楚地彰显着她未成年的身份,这要赚钱,首先得要有本钱,没了系统的那些检测仪做辅助工具,她不敢孤注一掷地把钱花光,否则到时候钱没了,小阿福忽然生病,她估计去乞讨也找不着钱,而那些个技能,能变现的也不多,她这辈子身家清白,原身初中都没毕业,就一张小学文凭,如果现在跑去做什么科研,电子科技,恐怕钱还没赚够,就被相关部门叫去喝茶了。

  她想来想去,还是想到了最开始的时候,她靠着金秋小炒,把家里头四个孩子养活的故事,刚出火车站,她目标便盯着那些餐馆,天气热,她只能从包里头拿件衣服支在阿福脑袋上,怕孩子晒着,然后一家一家的问过去,现在和后世她穿越的那些年代还有些距离,如果不是大城市,就连后世满街都是的肯爷爷麦叔叔一家都没,而这些小店大多也不搞什么招聘,一般一个招待客人一个煮饭就绰绰有余,哪会招个带孩子的女人。

  原本单静秋已经打算咬咬牙,用那一百多块捣鼓点菜色先去市场卖卖赌赌运气,却幸运地遇到了招娣姐,对方已经近四十,人热情又大方,明明家里头情况不上不下,可还是毅然决然地伸出了手帮着这可怜的两母女,而单静秋也在心里头悄悄承诺,她是一定要用尽浑身解数好好地回报这对善良的夫妻。

  只是,照顾孩子还真挺难。

  “咿——呀——”握着小拳头的阿福在空中轻轻地挥舞了下自己的拳头,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摸着自己的小脑袋,抽了抽鼻子,不太开心的动弹了两下,要单静秋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她把刚刚乖乖缩在一起的手脚换了个姿势,这回成了大字,悄悄地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嘴巴旁边,正打算入口,却被无情的妈妈一下拉下,今天早上她刚刚闹过一场大的,薄薄的眼皮下头,能看见眼珠似乎有些动弹,可没挣扎成功,她还是继续地进入美梦,砸吧起了嘴。

  单静秋看着这孩子,是又爱又气,她之前的那么多世界,大多数条件都不算太差,起码孩子都是健健康康的,可阿福和谁都不一样,她到现在头发还有些黄,长得和出生不久没什么二样,和那些白白胖胖的孩子实在没得比,堪称一个小丑娃,哭的时候从来不大声,只是这么像小猫一样抽抽噎噎地,要人连心都跟着软成了一块,心疼得不行。

  几乎每天晚上,单静秋都不敢睡得太深,阿福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哭得太过头,就会有些喘不过气来,她一开始不打算惯着孩子,想让这孩子不再依赖母亲的怀抱,可却在看到阿福哭得有些变色,开始发紫的脸时,什么经验、措施全都清零,要她赶紧抱着孩子哄个没停,自那以后,她几乎不敢让阿福在离开自己视线的地方超过五分钟,毕竟别的孩子哭哭,可能就是喉咙疼,阿福哭一哭,可能会直接送去抢救。

  明明阿福又丑又爱闹,可她却觉得自己渐渐地和这个小丑娃连在了一起,她总觉得,她们是在这个世界上,相依为命着……

  外头的客人都已经快吃完,李招娣收回了碗筷,一看到小秋不在,便直接来到了楼梯间,她脸上带着笑:“哎哟,我们阿福在做什么呢?”她一边说一边凑了过来,她可以说是第一福吹了,明明阿福到现在还没长开,一脸皱巴巴的猴子样,在她心里,比隔壁店铺老板娘那个白胖小子还要可爱,活像是被糊上了八百米滤镜。

  “还在睡呢,刚刚还偷偷吃手手。”单静秋知道李招娣进来应该是外头没客人了,她也笑着同她聊,略带些抱怨地说,“也不知道这孩子和谁学的,老是偷吃手,等她大点还不改,我就只能偷偷地往她手上来点风油精什么的,看她敢不敢。”

  李招娣一听这话可舍不得了,轻轻地拍了下旁边的小秋,没忍住还跟着白了一眼:“你这当亲妈的可真亲,咱们阿福这么乖,以后自己会改的,你不心疼她我还心疼呢!”阿福可招人疼,虽然爱哭,可也好哄,每次只要有熟悉的人凑过去,眼珠子便会跟着转,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你,要你心都跟着软下去,你若是伸出个手指,她还不怕生,稳当当地把你的手指抓在手心里,甚至还会笑呢!

  大概是感觉到正在被人围观,阿福的表现欲一下上来了,她好像是做了什么美梦,忽然嘟着嘴吹出了个泡泡,泡泡不大,没一会就破了,她又赶忙续了一个,口水都悄悄地淌了出来,露出了副笑模样。

  “哎哟,你看我们阿福,还会吹泡泡呢!真可爱。”李招娣一看到阿福这样,便也跟着笑得牙不露齿,她又拍了旁边地小秋一样,小秋长得水灵,她现在几乎都能想出阿福长大的模样。

  单静秋有些手痒痒,没忍住,伸出手指头悄悄地把阿福刚吐出来的泡泡戳破,获得了来自李招娣控诉的小眼神一枚,无知无觉的阿福依旧在继续吹着泡泡,单静秋忍不住笑着道:“傻阿福,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梦,一直吹泡泡呢!你看,被人欺负都不知道醒呢!”

  “你啊,就欺负阿福小吧。”李招娣又白了对方一眼,“等阿福大点,我就告诉她,她妈妈是多么皮,见天地欺负她,就连她做梦吹个泡泡都得戳破。”她说完小秋,又继续恋恋不舍地盯紧了阿福,这别人是吸猫,她就靠吸孩子就能活。

  单静秋心虚地收回了手,没再继续作弄孩子,只是拉着李招娣一起回厨房收拾,虽然阿福哭的声音挺小,不过这老式房子隔音也差,这中间没隔断,哪怕厨房有时吵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否则她非得把孩子带到厨房看着不成。

  “谢谢大家了,我们这午休了,你看我们这不还没吃饭呢!”张富贵挂着笑,把客人一个个送走,每回过了饭点,还有些人看后头没人,就在这磨磨蹭蹭聊天的,他们三都还没吃饭,他还打算小阿福,懒得继续磨叽,匆匆送完客人后,便先一下把店铺门拉了一半下来。

  张富贵把外头的盘子全都拿了进去,放进水槽里,便开始帮着妻子一起洗碗,便洗碗边还絮絮叨叨地聊着:“招娣,小秋,我今个儿盘算了下,咱们现在一天收益比以前高了很多,这可都是小秋的功劳,我是这么想的,这要不小秋以后你就吃分成吧?咱们俩夫妻出人工、出店铺、出菜,那我们两个占七成,小秋你占三成,这样怎么样?”

  这件事他昨天就和妻子商量了,如果店铺继续这么发展下去,哪怕拿七层他们也比从前赚得多得多,再说,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也已经把小秋、阿福当做了家人,若不是两人这些年来由于没孩子,开店发展,没存下什么钱,估计他们俩都能狠狠心,干出直接出钱帮着小秋送孩子治疗的事情了。

  “是啊是啊!”李招娣一听到丈夫先提了话头,她连忙点头表示同意,“小秋,这事情我和富贵寻思过了,就按照这样来吧?我们俩夫妻也没什么志气,没什么手艺,若不是你来,估计没多久富贵小炒就要关门了,你拿三成,还是我们占你便宜呢!”

  她撒谎都不带脸红,这富贵小炒位置好,他们夫妻手艺是不怎么样,可也总不是黑暗料理,再怎么样也能细水长流的赚上一些,养活两人不成问题,倒闭是肯定不会的。

  她也没有注意自己所说的和丈夫刚刚说的有些冲突,只是恨不得马上劝小秋同意,两人都奔四十了,若是当初他们有孩子,估计现在都和小秋一样大了,看着这孩子比谁都卖力,什么都肯做不怕吃苦的样子,他们俩心疼呀!

  “你们可千万甭这样说!”单静秋刀工利索,手起刀落,中午这堆人潮已经把事先备好的菜用得差不多,现在正在准备晚上要用的料,“富贵哥,招娣姐,我知道你们是想帮我,帮阿福,可当初若不是遇着了你们,我和阿福估计到现在也不知道去哪去!我如果占你们的便宜,我这辈子都不安心,如果非要,你们就给我涨点薪水,我好好干活,咱们一起把富贵小炒生意搞好,我在咱们这吃住不花钱,你们还帮着照顾小秋,我估摸着很快就能攒够钱,到时候我再带小秋去治疗。”

  她说这话并不是死鸭子嘴硬,一是她这些年经营餐馆的底子在这,她知道一家餐馆做好了利润可不比想象的少,她有这个把握;二是事先她咨询了医生,婴儿期是不建议手术的,现在的医疗水平也还没有这么厉害,起码还得再等个两年,才能进行手术。

  李招娣正打算再劝,却被丈夫一下拦住了话头。

  张富贵看着小秋,很是认真:“小秋,我们俩也不只是想帮你,是出于自己的私心,这把你留着我们能赚到的钱,可比给你的多太多了,当然,我能理解你不想要,那你答应我们,不管是你还是阿福遇到点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们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