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1/2)

加入书签

  序章:浩劫的呢喃。

  有人说无知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无知会被这个诡谲的世界耍得团团转、无知会让你在重要的决定上做出错误的选择、无知会被你的对手耻笑、无知会让你失去最宝贵的东西、无知…无知…人世间的生活实在太安逸了,活在这裡的人们战战兢兢的渡过一生,不敢冒风险,不敢突破舒适圈,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想过这个世界会有外来的入侵者,或许人类最大的无知就是忘记了自己的祖先,当年是如何杀出重围夺取一方淨土,看来该有给这群凡人一点颜色瞧瞧了,在恐惧的面前颤抖,匍匐在我的脚下。

  花木兰-第十一代恐惧大君,《魔王手札1》在遥远的异界,存在一颗奇妙的星球,这颗星球同时存在三个平行时空,分别住了三个截然不同的种族,崇尚血腥暴力、原始黑魔法的古神、从古神脱颖而出背上巨大的钢铁之翼,运用科技的飞昇者、还有卑微活在两族阴影下的人类,人类过着原始的中古世纪生活,偶尔在飞昇者的帮助下取得一些特殊科技,又或者在古神的诱惑下堕落,成为其奴僕以学习神秘的黑魔法,总之对于另外两个种族来说,人类就像蝼蚁一样,连杀他们都嫌麻烦。

  在古神居住的世界还存在第四个种族,他们数量稀少但非常团结,一般人都把他们与古神相提并论,确实该族学习黑魔法的手段和善杀伐的个性与古神不谋而合,不过这群人更喜欢称呼自己为恶魔,如果有人敢在他们面前说你们根古神没两样,我相信那个人不只会被株连九族,连祖宗十八代都会被复活成尸鬼然后被人奴役。

  本来古神和恶魔系出同源,但在某一代祖先对于魔法的理解出现分歧后双方才渐行渐远,古神高大强壮擅长使用大规模毁灭的法术,由于身强体壮他们也是优秀的战士,恶魔则在黑魔法领域越走越深,最精锐的恶魔学者已经快要摸索出何谓黑魔法的本质?只要这个难题一破解,恶魔族就能创造属于自己的法术。

  恶魔因为长年学习魔法,身高逐渐缩小到160到180公分之间,连头上的羊角都变得短小而不明显,为了弥补身体的孱弱,第四代恐惧大君研发出了强大的变形术,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恶魔可以化身成各种更强大的生物,在日后的冲突中,恶魔靠着变形术多次击退古神的攻击,除此之外,恶魔还擅长亡灵法术,召唤不死者和孤魂野鬼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不死者骷髅军团在对古神的战争中很好的补足恶魔数量稀少的颓势。

  恶魔和古神这两家就在打打闹闹中渡过了千年岁月,恶魔万万没想到本该是两家的内战居然惹来了飞昇者的搅局,没有永远的敌人和盟友,古神放下以往的成见与飞昇者合作,他们图谋的就是恶魔对于黑魔法理解的宝贵知识。

  第五次的大战一开打就是场不对称作战,飞昇者巨大的航天母舰接近恶魔的家园领空,上空还有数百艘强大砲舰不停的攻击魔法结界,恶魔族最强大的几位长老化身成火龙振翅高飞,吐出高热火焰一口气击落了数十艘砲舰。

  正当众人欢欣鼓舞时,古神的黑暗法师们祭出了最强大的杀招,他们引来一场大地震,直接从内部震垮恶魔族的首都,儘管结界还在但屹立千年的都城已经处于半毁状态,还在天空和飞昇者缠斗的几位长老按耐不住,不顾伙伴的叫唤,以俯冲之姿飞回地面,变形成燃着熊熊烈火的炎魔,烈火鞭一抽当场打死几位黑暗法师,火焰之剑插入地面,一道岩浆喷发朝古神的军团飞溅而去,待在城内的恶魔召唤出不死者骷髅大军,向古神团团包围。

  看似战况一片大好,但在空中的飞龙长老们可就承受不住了,战友离开后他们就苦苦支撑,一边承受敌军强烈的炮火还要攻击步步逼近的航天母舰,就算有再充裕的魔法能量也在短时间内消耗殆尽。

  不到半小时,化身成飞龙的长老们全数从高空坠落,一共八个人,三死两重伤,只剩三个人还保留一丝丝魔力,虽然有三分之一的砲舰全毁,母舰也有多处损伤,但领空上已经没有任何有效的防御力量了,骑着骷髅老鹰的天空骑士一波波冲上空中,不出所料的被砲火血洗。

  母舰缓缓靠近首都正上方,底下的恶魔族知道大势已去,王族和残存的长老在军队的护送下进入最后要塞,平民紧紧跟随逃难队伍一併进入要塞避难,好在恶魔族的人数本来就不多,除了大地震的直接牺牲者,大部分的平民都安全进入要塞中。

  几位化身为炎魔的长老还不知道友军已经全数撤退,依然跟着不死者骷髅军团屠杀古神军队,其实就算得知族人撤退的消息,他们也不可能退缩,多杀一人就能减少后方友军的一丝压力,战死沙场才是战士该有的态度。

  没有退却的还有那支召唤不死者骷髅军团的部队,他们的处境更艰难了,明明知道全城的人都在逃难,他们依旧选择坚守岗位,前线的长老们如果缺少后方军队的支援,就算有再强大的攻击力都会显得鸡肋,儘管知道一切会徒劳无功,召唤师部队依然不退,他们的想法和长老一样,多杀一人就能为后方的友军多争取一点机会。

  母舰停在王宫正上方,它吸收恆星的庞大热能在自身的太阳炉加温,充满爆炸性的能量聚集到了母舰正下方的炮管中,飞昇者的工程师有些惴慄不安,虽然实验的数据很漂亮,但这是他们第一次将这项武器投入实战,威力到底如何实在没人知道。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行星撕裂者准备就绪…能量值达到临界点…96.521%机械化的系统声音在指挥室响起,众人捏了把冷汗,这玩意儿还有个这么屁的名字喔,待会出了差错丢脸就丢大啦。

  “布洛姆总工程师,你对新武器有信心吗?”。

  坐在指挥椅上的女子缓缓问到,别看她年纪轻轻,她可是飞昇者皇族的第三顺位继承人,长公主朵丽儿,也是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

  “殿下,小的保证万无一失,若是有问题小的就以死谢罪”。

  布洛姆双腿併拢大声回答,他知道公主最讨厌拖泥带水所以豪爽的应答了,但他的心裡其实没有任何把握,谁能保证没有经过测试的武器会不会出问题,太难了真是太难了。

  朵丽儿微微张开眯起的眼睛,望了布洛姆一眼,那一眼可让全场为之一震,公主慵懒成性最喜欢睡午觉了,她会张开眼睛只有一件事,就是她要大开杀戒了!!“开炮吧,不管成功不成功,我们射完就走,接下来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朵丽儿打了个小哈欠,再次闭上眼睛下令着,谁能想到这么动人的美丽女孩她手上所染的鲜血多到可以用尸山血海来形容了,被这隻纤纤素手刃的亡魂不计其数。

  布洛姆呼了一口气,公主的意思事就算失败她也不会究责,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布洛姆和另外两名首席工程师一同拿出能量水晶,同时插入插槽中向右转,红色的按钮从仪表板昇起。

  能不能飞昇就看这一刻了,布洛克大手一拍按了下去。

  全舰发出警报声响,所有不重要的电力全数关闭,仅留下引擎用备用电力继续运转,行星撕裂者聚集的太阳光束打在魔都的王宫上,没有轰隆隆的爆炸声,没有大炮发射的巨响,就是一道光静静打在上面。

  半秒钟后惊人的事发生了,本来无事的王宫瞬间溶解崩塌,土地爆裂石块飞喷四溅,巨大的冲击波扫平整座城市,站在城牆上的召唤师还来不及说遗言直接被碳化,一亿度的高温将一切都蒸发掉,头一次在地表上,有办法製造出比阳光还耀眼的白光,但这是一道死亡的白光,它所到之处只带来灾难性的毁灭。

  五分钟过去,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恶魔族的首都变成一座大坑,千年的荣耀就在一夕间毁灭殆尽,朵丽儿看着被她摧毁的城市不发一语,直接下令舰队掉头返航。

  古神的战争酋长也是一脸忧心,她万万没想到飞昇者,这群当年从古神中分支出来的异类居然掌握了这么强的武器,未来的局面是真的世事难料呀。

  恶魔的炎魔长老们惊觉背后一道强光闪烁,遍布战场的不死者骷髅大军瞬间土崩瓦解,长老们回头一看顿时面如死灰,不见了!恶魔引以为傲的都城,在一瞬间就化为尘埃,吼~~~长老们在古神军团的法术攻势下慢慢倒下,他们到死前都还在为族人哀号,想要重建魔都恐怕是不可能了。

  随着最后一位恶魔长老倒下,战争酋长哀伤的看着眼前蜷缩的老人尸体,他是恶魔最德高望重的长老之一,同时也是研究黑魔法的大师,战争酋长在年轻时曾求教于这位长老,那时候的恶魔和古神还处于和平时期,双方往来频繁关係密切,本来是能够携手前进的一家人,到最后却走上自残的绝路,岂不悲伤?“老师愿您一路好走,希望未来不要再自相残杀了”。

  战争酋长在长老的尸体旁微微行礼后,开始听取各个部落的战报,这次的战争总共出动了二十个部落的兵力,总计有八个部落遭受毁灭性的打击,数年内难以复原,两个部落伤亡过半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回复,这样的战果实在算不上什么大胜利,儘管知道恶魔的馀党撤退到了深山要塞中,战争酋长还是决定班师回朝,现在的主要对手变成了飞昇者,恶魔反而没那么重要了。

  太阳逐渐西下,这场短暂又残酷的战斗终于画下了句点。

  远方深山的星辰堡垒中,恶魔女王和剩下的长老正在密集的开会讨论如何保证种族的延续,一如所有的宫廷政治,长老和大臣们分成主战派和停战派,主战派以三位还能正常行动的长老为主,他们年过半百但依旧战力十足,如果发起自杀式的勐攻,说不定可以摧毁古神的首都,血祭那些该死的背信者,以慰藉同袍的在天之灵。

  会说古神是背信者是因为在第五代恐惧大君时期,恶魔和古神达成了一种共识,双方间的斗争不容许有第三者介入,这样的默契维持了近千年之久,没想到新一代的古神领袖才刚上任,这条古老约定就被打破,要不是飞昇者的介入,恶魔也不会落到国破家亡的窘境。

  “马可仕长老,在下认为再次挑战争是十足的不智之举,我们的族人已经死伤过半,要恢复元气还要好几年的时间,首都的修缮之日也是遥遥无期,实在经不起第二场战争了”。

  一位年轻武官在听完长老的侃侃而谈后举手提出质疑,虽然他是军人理应浴血奋战,但这场战争攸关着种族的未来,实在不能等閒视之。

  “哼哼哼,没卵蛋的小鬼头,祖上的脸的背你们丢光了”

  马可仕恨恨道,他从第七任恐惧大君在位时就投身军旅,见证过恶魔最强盛的时期,在那个时代,全族共有四十多位资深长老,他们各个都是顶尖强者,风暴女侍阿莎嘉,一个能运用变形术变成颱风的奇人,战场上无敌的存在,飞天神龙奥兰,翱翔于世界之巅的男人,在春节战争中以一记冰河吐息冻结整个隘口,重挫古神军团的锐气,自此之后一战成名,末途者左科威,亡灵法术的集大成者,现代黑魔法的宗师,也是在春节战争时建立赫赫战功,他召唤了骷髅巨人,在恶魔族最危险的时刻成功保卫首都扭转战局。

  这些光荣的称号代表这魔族的黄金岁月,对比现在仅仅剩下三名长老的惨况实在是教人难以接受,长老们都希望能拚死一搏换取至高荣耀,而不是窝在这座小小堡垒中苟且偷生,所以对于年轻人想要偏安一隅的心态着实无法认同。

  “马可仕大人,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了!!如果祖先知道您为了自身的面子而弃恶魔的未来不顾,想必会很心寒吧,请您好好想想”。

  年轻武官也不悦了,他的资历虽然不及长老但也是官拜中将的一号人物,在职位上还比顾问性质的长老高上一阶,所以语气上多了一分上位者的强硬。

  “他妈的死小鬼,老夫上战场时你还在吃奶呢,少他妈跟老子讲道理”。

  “你……马可仕大人注意你的发言!!晚辈现在可是你的上级!”。

  中将武官脸色沉了下来,恶魔对于阶级是很严厉的,稍有越矩的行为都会受到严厉处分,马可仕的行为显然是仗着现在没有其他更资深长老的约束才敢大放厥词。

  “哼哼哼,怎样?老夫明天就去拆了古神的老巢,你们准备一下,明天到前线跟我汇合,我就不信用尽全力还解决不了区区古神族”。

  马可仕大手一挥转身离去,他已经跋扈到连向女王下跪行礼都懒得做了,一副现在老子当家做主的感觉。

  “马基维利、迦萝长老,你们也想决一死战?你们忍心在让我的子民去战场送死?”。

  玛蒂亚女王的脸沉的可以出水了,语气充满了压迫,她没想到这群长老居然脑残到这种地步,他们一意孤行完全没有把她这女王放在眼裡。

  “陛下,臣心意已决,不能抛下去世的长老们苟活于世,还请原谅在下的任性,老臣乞骸骨愿卸下所有职位,身穿戎装远赴战场以报列祖列宗的恩德,请陛下务必答允”。

  三位长老一口同声到,眼神直盯盯的看着女王,言语中的逼供的意味在清楚不过了。

  “好…好个乞骸骨呀,众爱卿显然很想和古神决一死战,那好,你们自己去吧,我还要照顾剩下的子民们,没空和你们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