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京营有敌,谁可一战Ⅰ(1/2)

加入书签

  时间匆匆,在京营的日子中,一个月已过。天气凉意渐深,而少年们却还在操场上撕拼滚打。

  神经病有所好转跟徐徐的风那一战,最后一刻的那精彩对拼,成了军网各大军事论坛的讨论热门。几乎所有人看过那场对战视频后,都对徐徐的风表示惋惜,他竟然碰上了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

  战的光荣,死的憋屈。

  在那最后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在神经病有所好转那把短短不足一米的机甲军用匕上,仿佛那把匕有巨大的魔力,将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但是那场比赛的胜负手,却不是那匕。而是神经病有所好转手中的光武。这也是神经病有所好转的高明之处,他从头到尾一直都在使用那把匕,让所有人都以为最后的胜负,就在于他如何将短短的匕耍出花来。在大汉武术界,有一句话叫做“一寸短,一寸险。”越短的兵器,在威力上不及长兵,反而更容易让使用者自己陷入危险境地,要以命搏命。

  所以当众人肾上腺素被激起来的时候,却见神经病这货竟然不慌不忙的掏出了暗藏已久的光武,一枪刺透了迅雷阿尔法机甲,让迅雷机甲当场爆机,更让所有观众都大眼瞪小眼。这就好比两队踢足球,当有一队前锋终于获得单刀机会,直面守门员的时候,那前锋突然将足球抱了起来,向前直奔三十码,然后将足球狠狠的砸在球门线内,告诉所有观众,我达阵了!

  这你妹的,前面打的猥琐些观众也就忍你了,没想到最后这货最后竟然还玩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行为,简直侮辱机甲骑士这崇高的词语。耻辱,绝对是机甲骑士的耻辱。原本想看拔刀术的人,都被这惊艳一枪给气到了。

  所以网上热烈的批判着齐晓鱼的这种行为,但是作为当事人的齐晓鱼一点都没有这种觉悟,在他看来,骑士精神在战争当中是2b的精神,没有之一。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是他崇尚的信条。他更推崇简洁、猥琐、实用的招数,至于自己的id千夫所指?那有什么的,大不了换一个id名字呗。

  “人类啊,虽然你很没有骑士精神,但是你这种猥琐到骨子里的做法,让我觉得,真得劲啊。”阐释者很是欣慰的欣赏齐晓鱼的那段录像一遍又一遍,并且上论坛上去帖跟人争论齐晓鱼的这种行为是不是应该。他虽然是智能ai,但是奈何敌不过群激奋,让他连连败退,堵得他说不出话来。

  “什么仁义礼智信,都是放屁。对敌人就一个字,你不惹我,我不咬你;你要惹我,我咬死你!”阐释者气愤的喊道。

  “你那说的是八个字。”齐晓鱼登时无语,他没有想到这从不出错的电脑,自从拥有了ai也有犯错的时候。难道智慧生物都是如此的吗?他自从伤好之后,就又开始了擦机甲的生涯,但是由于他无意中救了全体机甲连士兵们一命,在姜麒麟的默许之下,他的活十分的轻松,不像过去那般,擦拭机甲都从早擦到晚了。他可以偷懒,甚至可以堂而皇之的坐进观星者之中,一呆就是一天。

  但是姜麒麟心中还是有心结存在,他对那天齐晓鱼手下没有留下活口耿耿于怀,他认为要是齐晓鱼能够剑下留下一人,定然会知道幕后主使是谁。

  对此,齐晓鱼曾经找过他,对他说道:“在当时那种况下,两名刺客已经有一名被我干掉,剩下的那名刺客即便活下来,但是你能用什么办法证明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你怎么确定他不是诬陷其他人的?在没有比较的况下,你用什么来确定他的话可以当做证据?所以杀了第一名刺客,我就不会再手下留,留下第二个刺客的性命。”

  姜麒麟听了齐晓鱼的话哑口无,自己想了一下,现齐晓鱼的三个反问都有道理。所以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上了。反而默许了齐晓鱼待在机甲中连军网上《汉魂》这种在平常都算得上违规的行为。对英雄,他们一向都是宽容的。

  …………

  “这就是闻名世界京营了吗?”京营外,一长列大汉车队被拦在了京营大门前,从车上下来了一位黑碧眼的混血儿。一口流利的星盟口语,让京营士兵怀疑这些人的来意。

  “京营重地,无关者速速离开!”京营统领虽然死于刺客,并非光彩之事,但是士兵还是要尽到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