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京营有敌,谁可一战Ⅱ(1/2)

加入书签

  黑碧眼青年邪笑如丝,对上京营众人丝毫不乱,一身武力仿佛有了泄之地,打的京营精锐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都说双拳难敌四手,但是在黑碧眼青年这里,却无视这种规律,打起架来端的是虎虎生威!

  京营精锐不到片刻惨败!

  谁也不会料到,这星盟来客武力强悍如斯。黑碧眼青年竟凭一人之力,挑翻京营精锐!现场一片安静。在场之人,不论学员还是军人,都听闻过京营乃天下第一军的名头,他们一直以来也这么相信着,因为京营的战斗力,一直为大汉最强!但是今日见此形,他们内心却存有疑惑,为何天下第一军却被一位不知名小卒给挑翻了?京营,到底怎么了?

  段青眼皮跳了一跳,这青年竟然如此武勇,却从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头。那星盟果然不愧是卧龙藏虎之地。这青年将自己藏得很深,让人看不透他的实力深浅。

  “怎么,京营没有人了吗?就这点实力,远远不够呢,还是说京营只是徒有虚名呢?”黑碧眼青年环视四周说道。他的周围,是在倒地呻吟的京营精锐。

  “还问请教阁下姓名?”段青再也坐不住,终于准备下场,如果再被这青年这么赢下去,京营积累的百年威势,毁于一旦。

  “等你赢了我再说也不迟!”

  “哎,段教头,他是年轻人,你下去之后,不怕别人说你以大欺小么?”兵部侍郎闵锐“好心”劝解道。

  “我等身为大汉军人,如不为国分忧,与畜生何异?”段青怒道,这个当朝权贵一直助纣为虐,若不是他以兵部身份强令京营开门接待,哪里会有现在这种事端!更让他十分不爽的是,闵锐还想借京营之败成这青年之名,如何让他不恼?京营百年盛名,如今要毁于这等宵小手上,让他痛彻心扉!

  “你这人,我好心劝你,你怎么能这样骂人?”闵锐变了脸色,大叫冤枉道。

  李岩却在一旁说:“不错,侍郎是冤枉的,你是在骂畜生,怎么会是在骂侍郎呢,畜生还知道忠义,侍郎难道就不知道吗?既然我们都知道侍郎他知道,那么侍郎怎么自己会捡骂呢?那样也太给畜生丢脸了。”

  “李岩,你说得对!”过了半晌,闵锐才反应过来李岩是在拐弯骂他。登时怒道:“你小心我在兵部参你一本,说你辱骂大臣!”兵部侍郎相当于中将级别,比李岩的大校高出数级。

  “李岩何其荣幸,那么你就参吧,李某何惧?但是恐怕闵大人这一本下去,却让自己身后遗臭万年了。史书上必定有一笔奸臣传,刻画闵大人这般汉奸嘴脸。”李岩倒也不惧,冷笑道。

  “李岩,你把话说清楚了,谁是汉奸?”闵锐再也顾不上自己的风度,大声呵斥道。

  “那么闵大人定然不是?”李岩冷笑道。

  “自然不是,我对大汉有大大的功劳!这青年乃是丞相交待下来,让他见识一下我大汉京营威风,谁知道你们不顶用,竟连这么一个小孩都收拾不了!”闵锐理直气壮说道。

  “我知道了,闵大人不是汉奸。”李岩说道。

  “没错,我不是。”闵锐为李岩的这个结论很是高兴。

  “那还能谁是?”李岩变色道。

  “你!”闵锐气的手指颤,但是随即平静下来“哼,莫要在这耍贫嘴,你如果没人上去迎战,这一阵,算是京营输了!”闵锐道。

  “我去!”段青怒道,身为京营总教头,这事不出面,自己还有何面目面对京营官兵?

  “你去可以,如果这一阵输了,又当怎么办?京营教头都赢不了,让别人如何信服?”闵锐拿话挤兑段青。

  “我输了,辞去这教头不做就是!”段青说道。

  “恐怕你这教头辞了,却也抵不过京营丢的名声大吧?”闵锐狠说道。

  “你待怎样?”段青问道。

  “若是你输,不如自裁在此,反正你也没面目见那京营先烈了。”闵锐被李岩一通说,心里恼羞成怒,恨不得有人血溅当场,大不了惹丞相大人一阵责斥罢了,死一个教头,对于他一个权贵来说,算得了什么?

  “好!”段青点头道。

  “哎,你又冲动!”李岩见阻不住段青,却也无计可施。如今要是再没人下去,京营名头就真的毁了。如今京营人心浮躁,哪里能再受此大打击?但是闵锐以死相逼,却让李岩觉得有阴谋在里面。

  “那么,你一个人够吗?”黑碧眼青年笑着问道。

  “收拾你还不成问题!”段青虎扑起手,扑向那青年。

  “好招式!”那青年眼前一亮,闪身避过。身为京营总教头,身手自然是一流境界,但是身为一流境界的段青的强攻,却被那青年如此轻描淡写的躲过,不由让人更加好奇这青年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