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加入书签

  第五章父女的野营计划

  迪安娜坐在电视机前,假装看著电视,但是她的脑海中想著的却是上一次的

  遇合。想到要是汤米、她和爸爸能有时间在一起玩的话,她的身体就颤抖不

  已。

  在她凝神思考的时候,她的爸爸走进房间。他问她一些事情,却没有得到回

  应。他拍拍她的肩膀:「我可以与你谈一会儿吗?」

  迪安娜看著他坐上沙发,接著又往下坐在地板上,就走过去与他坐在一起。

  然后,她问道:「什麼事?爸爸。」

  他把他的手臂放在她的肩膀上,然后说:「既然夏天不上学,你想不想这个

  週末和我去鹰溪露营?我知道你喜欢那儿。」随后,他眨眨眼补充说:「不过,

  这一次只有我们两个人。」

  她的双眼发光,大叫起来:「野营?噢!我的上帝,真的吗?」接著她皱起

  眉头:「妈妈知道吗?我敢打赌她不知道。」

  他笑著回答说:「你以為谁想出的这个主意?她认為你在汤米家花的时间太

  多了,因此我们需要一点只有父亲和女儿相处的时间。」

  迪安娜噘著嘴,摒住呼吸低声说:「希望妈妈没有听到。噢!她只是看不惯

  我呆在家裡无所事事,想让我帮助她做些事情。」

  爸爸环顾四週,确定妈妈没有听到他的话,俯身低声说:「想知道我怎麼想

  的吗?她已经很不爽了,因為我对你的关注远远超过了她。噢!我不得不说她现

  在似乎不稀罕我的感情或者了。」

  她「咯咯」地大声笑了起来,然后又掩饰了她的感情问道:「我们要使用帐

  篷和其它所有类似的东西吗?」

  爸爸回答说:「是的,但你需要做的仅仅是一定要收拾好你的睡袋。我準备

  我们所需要的其它东西。」

  迪安娜跳下沙发,跑进厨房:「喂,妈妈,爸爸和我本週末去野营,相信你

  不会介意吧?」

  妈妈没好气地看了迪安娜一眼,以刺耳的声音大声回答说:「我為什麼要介

  意?亲爱的,这对於你们两个都有好处。现在别烦我,你没有看见我正在做晚饭

  吗?」

  迪安娜大声回击:「好吧,好吧,但你不必叫这麼大声吧?隔壁的人都可以

  听到你的声音了。」

  在她的妈妈反应过来之前,她迅速地离开了房间,含著泪跑上楼。迪安娜扑

  倒在她的床上,抓住她的枕头,对著枕头大叫:「我讨厌这个婊子!」然后眼泪

  不断流下。為什麼她的妈妈不能像汤米的妈妈那样有爱心,那样好?

  接著迪安娜感到一隻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欣慰地听到了她父亲的声音:「孩

  子,到这裡来,让我抱著你。现在擦乾这些眼泪,妈妈真的不是一直这样,她只

  是经歷女人的某个阶段而已。当你年纪大了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她衝进他张开的双臂,紧紧地抱住他。它们强壮有力,有爱心,非常温暖。

  迪安娜感觉到他对她的爱扩散到她的整个身体。她的头靠著他的部,听著他的

  心臟有节奏地跳动,这使得她逐渐平静下来。

  爸爸看了看週围,确定只有他们,然后用颤抖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给了迪

  安娜一个从头到脚都颤慄的吻。然后,他低声说:「我的宝贝女儿,我爱你,我

  已经等不及想再一次你了。」

  迪安娜的双眼猛然发亮,她微笑著低声说:「噢,那就想想这个週末我们能

  做些什麼吧!」然后,她的微笑突然变成了皱眉,她说:「噢!不,见鬼!」

  爸爸不知道发生了什麼,用疑问的目光看著她,问道:「有什麼事吗?亲爱

  的。」

  她把身子靠了过去,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她的脸上流下,低声说道:

  「爸爸,我可以现在告诉你,因為你已经知道汤米和我发生了关系。我原来打

  算星期六整天与他在一起,因為他的姐姐和父母整个週末都不在。我们本来计划

  在一起玩和的。现在我怎麼办?」

  爸爸不太喜欢他们两个整天的主意,但知道她非常小心而且使用了避孕

  套。「噢!嗯,让我想一想。亲爱的,也许我可以拿出一个解决办法,好吗?」

  她吻了吻他的面颊并且大叫起来:「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他拥抱她,亲吻她的脸颊,回答说:「我们最好在妈妈怀疑或者听到我们之

  前回到楼下。」

  她眨眨眼,「咯咯」地笑著说:「好吧,爸爸。这将是我可以阻止欧雷女巫

  的另一个秘密。我一会儿就下去,我不想让妈妈看到我的红眼睛,问我為什麼哭

  泣。」

  她的父亲笑了起来,随后他离开了房间。

  迪安娜躺在那裡,想著她应该帮助爸爸拿出什麼样的计划,这样汤米就可以

  加入他们的野营了。她轻轻地笑著,自言自语道:「喔……这一定会有很多的乐

  趣,两个硬都想要我。」

  她走进洗手间检查了自己的脸,勇敢地走下楼,正好赶上她母亲让她摆放桌

  子,迪安娜什麼也没有说就著手摆放桌子。当她摆放完毕,她问妈妈是否现在去

  告诉爸爸晚饭已经準备好了。

  她妈妈的举止看起来像什麼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说:「当然啦!亲爱的,去

  告诉他该吃饭了。」

  迪安娜几乎是跑进了客厅。到了门口,她慢慢地踮起脚尖,悄悄地向他的爸

  爸走去。

  迪安娜摒住呼吸,用手围著爸爸的头、遮住他的眼睛,尖声尖气地说:「猜

  猜我是谁?」

  他笑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是……是达尼埃尔,我的侄女,对吗?」

  迪安娜尖叫起来:「别糊涂了,是我。妈妈说,告诉你晚饭準备好了。」

  他伸出手搔她的痒,说:「那麼,我们去吃饭吧!」

  他们都坐在那裡,谈论星期六他们要带些什麼,以及他们计划做什麼。

  爸爸首先发言说:「我们需要热狗和玉米花,再加上装满瓶装苏打水的冰盒

  子。」

  迪安娜嘴裡含著食物说:「我们也需要棉花糖用於烧烤,也许还需要巧克力

  」

  她的妈妈皱著眉头说:「迪安娜!嘴裡有食物时不要讲话。这很不好!」

  她擦了擦嘴,回答说:「对不起!妈妈。」

  爸爸接著说:「也许我可以教迪安娜钓鱼,这应该非常有趣。」

  迪安娜做了个鬼脸:「如果不需要我把丑陋的欧雷蠕虫掛在鱼鉤上的话,那

  就行。」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晚饭后,迪安娜帮助收拾盘子。毕竟现在距离旅行还有三天,迪安娜可不想

  让妈妈生气。因為如果她这样做了,妈妈可能会改变主意。

  之后,当迪安娜知道她的父母将观看电视节目而没有注意她的时候,她给汤

  米打了个电话。她告诉他,他们需要谈谈,但有些事情她不能在电话裡告诉他。

  他回答说:「好吧,宝贝,明天中午树屋见。」

  第二天,早餐后,迪安娜告诉母亲,她需要去汤米家一会儿。她先是说了一

  些讨好的话,然后说:「我不会呆很长时间。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会及时回

  来帮助您折叠衣服的。」

  她的妈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回答说:「好吧,亲爱的,有你帮助洗衣服,

  那就太好了。」

  迪安娜跑到汤米家,然后爬上树屋。汤米已经在那裡,盘腿坐在地上。

  他看著她,问道:「好吧,其它的就不说了,什麼事不能在电话裡说?」

  她盘腿坐在他旁边,低下她的头轻轻地说:「嗯,星期六我不能与你呆在一

  起了。」

  汤米的脸变成了红色,他喊道:「噢,该死!迪安娜,我们為这个计划现在

  已经一个星期了。你就不能试一试搞定它吗?宝贝,就是几个小时也行啊!」

  迪安娜的心疼痛起来,各种情感汹涌而至,几乎使她落泪。这些新的情感使

  得她迷惑了,她不知道这是否就是真爱的感觉。

  她强忍著眼泪,看著汤米的眼睛,脱口而出:「爸爸和我星期六去露营。不

  要朝我发火,这是妈妈的主意。」

  他直直地看著她的脸大叫:「露营是吧?你母亲的主意,哈!当我看到你和

  你爸爸干的事情之后,你期望我会相信这个藉口吗?」

  他停了一下,同时密切关注著她的反应。接著汤米冷笑起来,以讥讽的口气

  回答:「噢,我知道了,宝贝,没有我在的时候,这真是两个人屄的一个美妙

  的时间。」

  这些话使得迪安娜的眼泪滚下她的面颊,她的心感觉就像要跳出她的腔似

  的。她伸出颤抖的手指著他,用颤抖的声音回答说:「不是这样的,汤米!」

  他还是瞪著她抱怨著:「是的,没错!」

  迪安娜猛地拉著他的胳膊,直视他的眼睛,大声叫喊著:「汤米,听我说!

  我们正在想办法让你可以与我们一起去。你知道的,这样我们三个人就可以一起

  了!」

  汤米当场愣住了,尷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你又没有说清楚,不然我不

  会这样烦恼,不是吗?」

  迪安娜靠近他,双手搂著他的脖子,眨了眨她的双眼,轻柔地低声说:「我

  也不想这样,而且,我太想你的了。我……我……我想我爱上你了,汤米,

  远远超过爸爸。请不要生气。」

  汤米用他的手臂搂著迪安娜,回答说:「你爱我!到这裡来,甜心,让我亲

  亲你!」

  汤米亲吻她的嘴唇,这使迪安娜的头感觉糊裡糊涂的,她发誓,她觉得眼冒

  金星。

  「哇!我喜欢你这样吻我,让我想你。」汤米向迪安娜抛过一丝色色的微

  笑,接著皱起眉头:「我现在没有时间你,但今晚八点到树屋这儿来见我,然

  后我们就可以……」

  迪安娜感到他对她的爱扩散到她的整个身体,这使她觉得身体虚弱、头晕目

  眩。她想了一会儿,然后回答说:「我会在这裡的,宝贝。我愿意作好準备,让

  我们都流出水来。」

  汤米亲吻她,右手在她的t恤下向上移动,揉捏她的左:「喔!宝贝,

  那个时候会到来的,我的宝贝。」

  她「咯咯」地笑著,身体在他的怀裡扭动,然后充满柔情地说:「唔……我

  会為了那个时刻回来的,宝贝。」

  迪安娜离开了树屋,回家的路上一直哼著歌曲。当她进入房子,她高兴地帮

  助妈妈折叠衣服。她的妈妈问她為什麼这样高兴,但接著又肯定地说迪安娜可能

  仍然在為野营之旅而兴奋。

  那天晚上,迪安娜偷偷地跑出屋子去见汤米。他们了大约一个小时,然

  后迪安娜在她的父母意识到她不在之前急匆匆地回到家裡。

  这一週的其它日子过得如此缓慢,以致於迪安娜心想也许星期六可能永远不

  会到来。

  当週五到来的时候,迪安娜就像松鼠收集橡子那样上窜下跳地收拾著,到晚

  上时几乎装好了所有东西。她坐在床上想像著照亮夜晚的繁星、点燃的篝火,和

  坐在她旁边的爸爸的的身体。接著她皱起眉头,但愿汤米也可以在那裡。

  她没有听到有人穿过走廊向她的房间走来。当爸爸敲门时,她吓了一跳。

  他看到她吓得跳了起来,说:「对不起啊,亲爱的,爸爸并不是故意来吓唬

  你,我只是来看看你是否需要帮助打包?」

  她微笑著,她的肌肤兴奋地颤抖:「海!爸爸,我都收拾好了,我只是需要

  帮我把它们拿下楼。」

  爸爸向迪安娜走过去,把他的手指竖在了自己的嘴唇上。接著,他环顾一下

  四週,确信只有他们两个人,然后低声说:「我有一些好消息告诉您。现在,不

  要喊叫或者做任何使妈妈怀疑的事情。我找到了让汤米加入我们的办法。」

  她的双眼发出野的光芒,轻声回答:「什麼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