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从我身边消失了。我找遍了你所有的亲人c朋友c同学,每个人每个人都告诉我叫我放过你c叫我放你yi马但是我我真的不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我我发觉自己也不能没有你,我无法忍受看不到你做完作品,也yi点都快乐不起来,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

  介鱼真的抱紧了纪宜,yi根手指也不肯松开,

  「是我是我放不开你了。对不起小蟹,对不起」

  两个人从厕所里走出来时,沙发上的人都回过头来,看到两人脸上的泪痕,脸色都暧眛起来。阿耀还用手肘撞了坐回来的纪宜yi下,惹得他低首瞪了他yi眼。

  纪宜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吓了yi跳,连忙把他从背袋里抽出来。

  yi看来电显示,更是吓了yi大跳,毕竟已经有两年没接到这通电话。 回国之后,他还费心去找了以前的亲友,把被他毁掉的电话簿全部补回来,现在显示的就是那时补上的电话之yi:

  「是虞老师」他喃喃开口,怔愣地按下了通话键。

  「喂,小纪。」电话那头很快就开了口。

  听见久违的c恩师的嗓音,纪宜刚停住的泪水,不自觉又有些哽咽了。剧组的人全都靠了过来,纪宜也不太好意思再掉泪,吸了yi口气:

  「喂,虞老师,你那边还好吗?我们全都在等你呢!」阿耀在旁边大叫了yi声:「新年快乐,女王!」其他人也跟着叫了起来,顿时电话周围吵成yi团。 电话那头传来女王笑着喝斥大家安静的声音,几年光阴下来,女王的嗓门还是yi点功力不减:

  「小纪,你回来啦?」

  众人安静下来后,女王才问,随便的语气中,难掩令人怀念的关心。纪宜抿了下唇,用力地点了yi下头:

  「啊,我回来了,虞老师。」

  电话那端传来女王的轻笑,他笑了yi阵:

  「那么,你的『壳』褪掉了吗?」他又问。

  纪宜愣了yi下,随即扬起唇笑了,「是啊,我想是褪掉了吧!」他说着,又握紧了身边始终和他相握着,如今已然和他同样温暖的手:

  「只是,好像又长了新的呢!」

  「是吗?那就努力把他在敲碎吧。」

  女王笑着说。 但纪宜摇了摇头,他回过头去,和介鱼相视yi笑:

  「这世界上,还是有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虞老师,我现在明白了,我是小蟹,所以yi辈子都会带着壳,这就是我。」

  他yi本正经地说。 女王哈哈大笑,剧组的人也跟着开怀笑了起来:

  「啊,那就带着你的壳,努力寻找吧!属于小纪你的幸福,还有属于你们的世界。」

  螃蟹迷失在大海里,很多很多年。

  然而,再把他抓回来的,竟是当年他试图捕捉的小鱼。

  小鱼和小蟹,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这是人们所知他们最后的故事。

  —全文完—

  情人节贺文—螃蟹的逆袭

  纪宜走进房间,看见了令他惊悚的景象。

  本来应该乖乖待在画室做作品的介鱼,此刻却出现在他的书房里。 而且更惊悚的是,除了画袍以外,平常连休闲衫都很少穿的介鱼,现在竟穿着yi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围裙,上面还有显眼的草莓图案。

  穿草莓围裙还不要紧,让纪宜移不开目光的是,情人除了围裙外什么也没穿。

  「这是新的作品?」

  纪宜在愣了足足十八秒后,冷静地推断出最大的可能性。

  介鱼看见纪宜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身体,yi时有些局促,脸红了yi下,不安地抓住了围裙的下摆:

  「啊不,因为我以为我想说你会喜欢」

  白皙丰润的颈子微微下垂,同色的大腿不安地往单薄的布料后缩。 虽然被围裙遮住了重要部位,但就是这种半裸露状态,才更激起人窥探的,纪宜不得不承认老梗虽然老梗,但还是有他的魅力存在。

  他用手遮住唇,掩饰自己些微的动摇,尽量不让视线停在不该停的地方:

  「我会喜欢?为什么这么突然?」

  「因c因为他们说的」

  「他们?」纪宜挑了yi下眉。

  「嗯,就就是上次在酒吧见到的那些人,我,我问他们你喜欢什么,你你知道的,今c今天是情人节,从前你为我做了很多有的时候我也想让你高兴毕竟我们已经错过了好多情人节」

  「他们都跟你说了些什么?」纪宜保持冷静。

  「啊,他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很热心地跟我说了很多。他们说,你喜欢看人穿着高中生制服,膝盖并拢半跪在地上叫着:『哥哥,要对我温柔yi点喔!』的样子。那个染头发的学长还说,你喜欢什么女仆装什么的,总之他们说你进门时,要和你说:『欢迎回家!主人!』你就会很高兴」

  「还有呢?」

  「还还有?喔,你以前的室友还说,你最喜欢的东西就是唔捰体什么的,所以就买了这条围裙送我。他c他说,你从以前就最喜欢这种东西了,如果我穿着他出现在你面前的话,你yi定会高兴到喜极而泣」

  「」

  「呃小c小蟹,你还好吧?难c难道你不喜欢」

  看到情人做出了「推眼镜」的专业动作,介鱼不禁担忧地看着他。 但是纪宜沉默了yi下,半晌却露出了笑容,

  「小鱼,你错了,我最喜欢的东西,不是捰体围裙。」

  「咦咦?」

  「我最喜欢的东西,是煎鱼。」

  「咦咦咦?煎煎鱼?可是他们都没有说等等,小蟹,你c你走过来是要干什么?呃,那个围裙是大家送的礼物耶,你不要小c小蟹,等yi下,这里是书房唔,嗯嗯啊啊啊哈啊」

  当天晚上,瓜子的公寓。

  「瓜,有你的帐单哟。」

  「什么帐单?我又没买东西哪来的帐单?」

  「真的是你的帐单啊,名字也签你的耶。至于买的东西,我看看哇,北海道新鲜产地直送鳕场蟹yi二十百箱,还是特极的耶,yi箱就要yi万五台币。难道是为了庆祝我们的情人节吗?瓜,你真好。」

  「小蟹!!」

  ***

  为了弥补那件意外的围裙,导致昨天的情人节几乎yi整天都在床上渡过,纪宜认为这么重要c又是他们真正以情人身份渡过的第yi个节日,还是要好好经营才行。 于是决定在情人节的隔天,和介鱼yi起出去约个小会。

  问介鱼喜欢去哪里的时候,他罕有地认真思考了yi下,

  「嗯水c水族馆。」

  「水族馆?」

  对于情人花费两小时考虑出来的?案答?,纪宜不便太明显表示反对,只是把眼镜拿下来缓缓擦了yi下。

  「唔,不c不好吗?那,那美术馆也」

  「不,不用了。水族馆就水族馆。」

  对于已经陪介鱼到美术馆参观展览不下万次的纪宜,水族馆已经算是比较浪漫的选择了。

  因为是星期天早上,又是情人节隔天,市立水族馆的人不是很多。 虽然外面贴着有可爱新鱼入馆的特别展览,但大概是经济不景气,连小孩子也没见几个。

  介鱼倒是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在yi个个水族箱前跑来跑去,不时把脸贴到玻璃墙面上,像个小孩yi样睁大眼睛看着。 看到大鲨鱼游过眼前,还会「哇」地yi声,连嘴巴都张开开的,看得纪宜不禁莞尔。

  自从纪宜回国之后,因为和父母那边闹翻了,经济来源也几乎断绝,纪宜现在在音乐厅担任国外剧团仲介的工作,因为他外语能力好,多少还不致于失业。

  再加上有时介鱼比赛的奖金,两个人总算还能生活下去。 只是以前那些奢华的设备,像是按摩浴缸也好水族箱也好,已经不复见了。

  「原来你这么喜欢鱼啊?」

  纪宜有点意外,他以为介鱼除了作品以外的事全不挂怀的。

  「嗯因c因为,你不觉得,活跳跳的,很可爱吗?总觉得很有生命力,好像每yi只都活得很快乐的样子。」介鱼双眼放光地说。

  「是吗?」

  纪宜双眼发直地看着玻璃后的小丑鱼,怎么样都只能想到他们的学名c习性甚至?格价?而已。 生命力什么的,就算他把眼镜擦得再干净,也看不出来。

  比起那些游得眼花缭乱的鱼,纪宜诚挚地觉得,他们还是待在晚餐餐盘上会比较引起他兴趣。

  「小蟹!那c那边有螃蟹的特展耶!你看,门口有贴」

  「螃蟹特展?」

  纪宜的嘴角抽了yi下,他差点忘记螃蟹也是算在水族馆展览物里面。

  自从大yi那场表演以后,他就不太吃螃蟹这种东西,买水族生物的时候也会避开螃蟹。 也不是为了什么特别的理由,这大概跟被叫小猫的人,会特别爱猫yi样,纪宜总会有种微妙的尴尬感。

  特展真的展出了很多种螃蟹,老实说纪宜还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多品种的螃蟹,光是墙上的标本就有几百种,活着放在培养箱里爬来爬去的也有八十几种。

  「小蟹!你看你看,这yi只,叫作蜘蛛蟹,你看他的脚,好长啊」

  「小蟹小蟹!你看这只螳螂蟹,长得好奇怪喔,好像你刚睡醒的样子」

  「这个是松叶蟹耶,我没看过他没煮熟的样子,哇生的也好像很好吃」

  蟹展的中间还有yi个开放性的展览柜,里面扑着灰色的细沙,可以让民众体验性地摸摸不那么珍贵的螃蟹。

  他和介鱼在旁边的长椅上并肩坐下。 介鱼兴高采烈地拿了yi只颜色鲜艳的寄居蟹,放在手心轻轻地抚摸着,两只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看那只寄居蟹不耐烦地钻出壳来,还嫌吵似地看了介鱼yi眼,介鱼露出浅浅的酒涡笑了:

  「啊,螃蟹这种生物,真的很可爱呢!」

  纪宜yi直在旁边看着,看到他这么爱护寄居蟹,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高兴的感觉。 看着介鱼肉感的指腹在寄居蟹壳上磨蹭,纪宜不自觉地撇过了头,

  「唔,小蟹,你怎么了吗?你脸好红」

  吻了yi下寄居蟹的壳,把他放回沙地上,介鱼好奇地看了纪宜yi眼。

  「不,没有什么。」纪宜咳了yi声说。

  看完了螃蟹,纪宜带着介鱼走进海底隧道,经过春季新添鱼种之后,水族馆的馆藏更是琳琅满目,大至小型的鲸鱼,小到成群而过的沙丁鱼,应有尽有。

  从隧道里往上看,就像是鱼簇拥而成的都市yi样,骈肩杂沓,车水马龙。 看得许多被父母带着的孩子连连惊呼,指着被阳光透过的人工海水大叫:

  「马麻,鱼!好多好漂亮的鱼!」

  介鱼在yi面巨大的水族墙前站住,那是个四面都是玻璃的大房间,从天顶上投射的灯光穿透水面,把湛蓝的水色照得有些目炫。

  而穿梭其间的,是数不清的海洋鱼种,海葵鱼c虾虎鱼c黄金鱼c神仙鱼还有成群结对的墨鱼,珊瑚间悠游着色彩斑斓的热带鱼,水草上还悠游着几只无所事事的海马。 偶尔巨大的鱼影从上头飘过,底下的鱼就惊慌地在波浪中乱窜,掀起yi阵色彩的交流。 海葵在箱底张口,吐出梦幻炫丽的泡沫。

  即使是今年已经快三十的纪宜,站在这样壮丽的景色前,也不禁有些回到童话世界里的错觉。

  他转头看了yi眼介鱼,他yi直站得直直地,目不转睛地看着。 此时却忽然握了yi下拳,在纪宜反应过来以前,忽然转身跑出了海底隧道,就这样yi路往外跑,

  「小c小鱼?喂,小鱼!」

  纪宜吓了yi跳,来不及拉住情人,他就从身边窜了出去。纪宜连忙转身去追,但介鱼的脚步异常迅速,他竟追他不上:「小鱼!你要去哪里?」

  他只好放声叫道。 介鱼才百忙中回过头,声音有些抱歉,

  「对c对不起,小蟹,我我有东西,想想马上画下来,你c你先yi个人到什么地方去我c我非回去不可。」

  说完竟不再理纪宜如何,径自往水族馆外跑。 纪宜愣了yi下,马上尾随着追了上去,

  「等yi下,如果要回家的话,至少我们yi起坐车」

  「反正很近,用跑的不要紧的。我c我不能停下来」

  「可是小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