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1/2)

加入书签

  我的婚期眼看着一天天近了,我心里很清楚,阿辉才是应该嫁的人,可我却

  无法抗拒哥哥的甜言蜜语,还有他带给我的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在我正式结婚的

  前一个星期里,哥哥每天晚上都会偷偷到我家来,在房间里和我翻云覆雨。

  我终于穿上了嫁衣,结婚那晚好热闹,我们在外面的酒家摆了十多桌酒席,

  阿辉和我家的亲戚来了不少,阿辉和我可真是忙坏了,然而最让我没想到的是,

  连哥哥也来了。

  在酒席即将开始之前,我打算回休息室补补妆,趁机休息一下,一把熟悉的

  声音叫住了我。

  ‘小轩。’是哥哥的声音,尽管不大,却让我吃了一大惊。

  ‘哥哥,你怎么来了……’我环顾一下四周,并没有人看到我们,才放心一

  点。

  ‘我来看我的漂亮妹妹出嫁啊,小轩,你穿起婚纱的样子可真美。’哥哥说

  着,就想搂住我。

  ‘哥,别这样……’我赶紧推开他。趁着周围没人,我将哥哥拉到了洗手间

  里,挑了最里头的那一格先躲起来。

  ‘哥,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是妹妹的话,请你以后别这样了好吗?’我对哥哥

  说。

  ‘妹,我知道从前是我不好,可我真的好想你啊,我怎么也忍不住要过来找

  你。’哥左手揽着我的腰,右手轻抚着我的头发说,嘴巴逐渐向我的脸贴过来。

  哥哥这招最让人受不了,我又一次被征服在哥哥的怀抱中,任着他对我爱抚,亲

  吻。渐渐地,哥哥的手上了我的大腿处。

  ‘哥,今天不要在里面,我一会还要出去迎接客人的。’我小声说。

  ‘不在里面也可以,但要妹妹把哥哥的爱全部吞下去哦。’

  ‘行啦,又不是没试过。’我笑着说。

  我双腿劈开,玩下腰双手撑在马桶盖上,尽量翘起屁股以方便哥哥进入。哥

  哥撩起我的长裙,把我的内裤拉下褪到膝盖处。穿着厚厚的婚纱,下身却暴露在

  外面,凉飕飕的,那种感觉很特别,幸亏我的裙子还不算特别大,很容易就卷成

  一团,不至于到处拖。

  哥哥的动作十分熟练,我只觉下身一胀,哥哥便顺利地进入我的道,

  的,硬硬的,一种饱满感觉。像往常一样,哥哥开始一前一后地摆动下肢,

  将他的宝贝在我的身体里进拉出,让两个躯体最亲密地结合在一起。硕大的

  头紧撑着四周的壁,在整条道中来回滑动,每一下都直捣我的花芯,充实而

  强有力的冲击让人感到无比的舒服。

  我压低身子,尽量把屁股橛得高高的,好让哥哥的宝贝能入得深一点,更大

  程度地占据我的道,也许过了今夜,我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不能再和哥哥在一

  起了。

  ‘哥哥…你得好深啊,你是不是在虐待妹妹啊……’我故意挑逗哥哥说。

  ‘哥哥是在疼妹妹啊,难道妹妹不想哥哥得深一点吗?’哥哥边说着,边

  用手拉开我背后的拉链,将手伸进我的衣服里。我穿的婚纱稍微有点低,因此

  没有带围,哥哥的手一下便抓着了我的房,在手中玩弄。哥哥的手劲很足,

  厚厚的掌中心按着我的头,把我的房揉捏得不断改变形状。

  ‘哥哥最喜欢玩妹妹的房了,嫩嫩的,软软的,真好。记得第一次妹

  妹这里的时候,还像樱桃一般,现在已经这么丰满了。’哥哥说话挑逗着我。

  ‘哥哥就喜欢妹妹的房吗?’我说。

  ‘妹妹的全身哥都喜欢,妹妹的小,妹妹的玉腿,妹妹的小蛮腰,都一样

  这么可爱。’哥哥赞美道,‘妹,你今天状态很好啊,好多水,都流出来了。’

  ‘都是哥哥虐待妹妹害的。’我说。

  哥哥开始逐渐加快他的抽送速度,将他那条又又壮的大在我的身体里

  进拉出,弄得吧唧吧唧直响。

  ‘妹妹,哥快忍不住了……’

  ‘快出来……’我赶紧推开哥哥,转过身来。哥哥捧着我的脸,把他那已

  膨胀到极点的宝贝一下伸进我的嘴里。我刚含住他的东西,哥哥就已经开始

  了,只感到他的底部有节奏地收缩着,一股股腥滑的体,直冲进我的喉咙

  处。

  连了五六下,哥哥刚劲的渐渐软下来。我的口中满是浓浓的,很

  腥,很滑。我把口中的东西全都吞了,又把口漱干净,才整理好衣服走出女洗手

  间。

  我终于嫁给了阿辉。十个月后,我为阿辉生下了一个女儿——其实连我自己

  也不能确定她是阿辉的还是‘哥哥’的,但无论是谁的,我都一样这么疼爱她,

  就像阿辉疼爱她一样。

  自从那晚之后,哥哥就再也没来找过我,工作、家庭占据了我的生活。转眼

  间十几年过去了,女儿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年轻时的经历也已在我的记忆中

  逐渐淡化。

  ***    ***    ***    ***

  一天傍晚,我如平常班早早就回到家,做好晚饭,等着女儿和阿辉大姐的女

  儿放学回来吃饭。乖女儿正准备考高中,天天努力复习备战,我这个做母亲的当

  然是全力支持的。

  阿辉姐姐的女儿比女儿高一级,因为和女儿同一间学校,离我家近,因此也

  住在我家里。

  丈夫阿辉最近工作不怎么顺利,经常都在学校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基本不在

  家吃饭的。

  但不知怎么今天女儿也比平时晚了,我做好一桌的饭菜,仍不见女儿回来。

  也许是今天复习得晚了吧,我想,于是便独自一人在家里看电视。

  等了一会儿,门铃响了,我连忙起身去开门。

  一定是两个小姑娘回来了,我想。

  门一打开,我不禁吃了一大惊,出现在门口的一大群男人,我的宝贝女儿文

  文和她的表姐小雪正被他们押解住。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最靠近门口那

  几个人已一个箭步朝我冲来,将我双手反剪压在沙发上。

  ‘八婆,识相的就别吭声,不然要了你心肝宝贝的小命。’一个鲁的声音

  在我耳边响起。

  接着,那群男人一涌而入,竟然有二十多人,几乎把客厅都站满了。这些人

  个个长得五大三,目露凶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男信女。文文和小雪双手都被

  绳子反绑着,两个男人像逮小一样,把她们抓进了屋。两个可怜的小女孩早就

  吓得脸色苍白,无法言语了。

  我们被他们押进房间,文文和小雪则被反绑双手,推倒在地上。

  当中一个手臂上有纹身的青年走到我跟前,捏起我的下巴看了一眼,说:

  ‘你结婚挺早嘛,女儿这么大了,还这么年轻。’

  ‘大哥……’我尽可能镇定地说,‘我们家只是普通老百姓,平常一向都安

  守本分的,求你们高抬贵手吧。’

  ‘是么?可是你老公可没这么善良哦,他为人师表,却利用当老师的职位去

  搞别人的女儿,我们今天是来替天行道的。’那纹身青年说。

  我这才想起阿辉最近提到他自己得罪了领导,可能领导会给他小鞋穿,还可

  能藉故纪律处分他,难道阿辉真的利用职权做了些坏事?

  我正想着,纹身青年突然蹭地拿出一把小刀,走到女儿身边,一手拽住她的

  衣服领口,刷刷几下,文文的外衣当即被割开几份,散落在地上,露出少女特有

  的细腻肌肤。

  ‘不要!大哥,我求你,阿辉不会做这种事,他是个老实人,你相信我。’

  我喊到,‘求你不要碰我的女儿,她是无辜的,你要是想报复,就冲我来吧,求

  你。’

  ‘冲你来?哼哼,你想得可真美啊,当然啦,你女儿是处女嘛,你当然叫我

  别碰她了。你那个窟窿可是生过孩子的,难道我还让我的宝贝去一个又老又松

  的窟窿不成?’

  ‘哈哈……’那群男人笑起来。

  纹身将手中的刀朝着文文罩的中间一挑,女儿的文被挑断成两截,两颗

  白嫩的房登时完全暴露在男人们眼前。女儿的身体发育得很好,女特有的曲

  线都已显现出来了,自她上四年级开始,我就没再见过她的裸体,想不到今天会

  在一大群狼面前发生。

  ‘不要伤害她……求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保护自己的女儿,看着

  她任人凌辱,我的心都碎了。

  ‘我当然不会伤害她啦?我会她而已,所以啊,你求的东西不对。’

  ‘那我求你,不要……她……’我硬着头皮说,我知道纹身就是想听我这

  么说,但无论是什么办法,我都会试的。

  ‘算你聪明,为了奖励你,我可以迟几分钟开她的苞,你要努力哦,电视上

  都有演的啦,说不定你拖延了时间,警察就会来就你的啦。’纹身得意地笑着。

  他弯下腰,把文文的身子拉直,审视着文文的脯,说:‘发育得不错嘛,来,

  我们看看你长得像不像妈妈。’

  纹身朝我身边的两个男人使了使眼色,那俩人立刻冲上来撕扯我的衣服。我

  没做多少反抗,我知道反抗也没多大作用,倒不如配合一点,让这些人气顺了,

  说不定能少伤害一点我们。

  ‘长得蛮象嘛,连形状都一样,再过两年估计就成熟喽。’纹身说,‘不过

  呢,这可是由我来掌握的,如果我现在把它们割掉了,恐怕你这辈子是白当了一

  回女人喽。’纹身说着,将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搁在女儿的房边上,来回划动做

  着彷彿要切割的动作。

  ‘妈……’文文害怕得大哭起来。

  ‘求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