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那些男上女下的「性」福事儿】(09-16)(1/2)

加入书签

  真·正··站·请·大·家·到***点阅·读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最·新···度···第|一||·既·是..第9章嫂子喂你王腾看到这一幕,想着沈青青这时候一定已经把手伸到双腿间了,而且还在一上一下的上下捣弄着,要不然她怎么会站成这样的姿势。

  透过水管,王腾看到沈青青整个人时不时颤抖着,就忍不住把目光上移,看到沈青青那双丰满肥腻的大腿,白花花的,不时颤抖着,王腾越发笃定心里的猜测,就想往上看,可水龙头只有那么大,他无论如何也只能看到沈青青的大腿根子,偶尔可以看到沈青青晃动的手,可就是看不到那神秘的粉色长河。

  王腾的下面硬硬的,急得直抓狂。

  沈青青咬着舌头,嗯嗯哼哼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听得王腾的心里就好像有千只蚂蚁在爬着一样。

  正当王腾忍无可忍的时候,屋内啪的一声,紧接着沈青青惊呼着说:“啊哟疼”

  王腾忙又凑到水管眼子那里往里瞧,赫然看到一丝不挂的沈青青这时候跌坐在地上,双腿间的粉红处这时候湿漉漉的,就好像抹了鸡蛋清一般,而她胸前高耸入云的绵软,此时也一丝不挂地展露在王腾眼里。

  沈青青摔倒了!

  “嫂子,咋的了?”王腾不敢对着水管口说话,一个箭步跑到门口,一面敲门一面说,“嫂子,你咋了?”他这时候心里憋得难受,想着沈青青如果不开门他就硬闯,大不了就说是听到她喊疼才进去的。

  王腾一敲门,屋内瞬间就静悄悄的,就好像里面根本没人一般。

  可王腾实在忍不住了,也没细想,敲了几下门没人应,心火焚身的他再顾不得那么许多,整个人一用力,轻易就把屋门撞开了,本来在心里计算了无数遍,他想着一冲进屋就扑向一丝不挂的沈青青,可屋里的光景和他通过水管看到的根本就不一样,沈青青根本就没有跌坐在地上。王腾以为自己刚才在水管里看到的是假的,不觉愣在当场。

  这时候沈青青背对着她,刚好穿起了她的那身吊带短裙,这时候她的手放在领口,估计是在整理领子,见王腾一下子闯进来,她吓了一跳,说:“王腾兄,你咋进来了?”

  王腾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嫂子,我刚才见你摔在地上”这话一出口,他顿时就后悔了。

  果然,整理好衣服的沈青青听王腾这么说,脸刷一下就白了,她的眉头轻轻皱了皱,继而看到王腾的眼睛正贪婪地盯着她挺翘的胸脯看,她身体不自觉退后,似有意避开王腾一般,想到自己偷偷干的羞人事情被王腾看到,她的心里感觉慌慌的。

  被水打湿的水泥地很滑,她刚才全心去体味那事的舒服,眼看就要到紧要关头了,却不小心滑倒,这时候看到王腾,她的脸腾一下就红了,说话也不利:“你你说说啥”

  看到沈青青一脸的娇羞,王腾面前的宝贝儿越发难受,他再也控制不住,猛一下将战战兢兢的沈青青抱在怀里。

  沈青青慌忙挣扎,一边挣扎一边说:“王腾兄,不要这样不要”

  王腾早被心火烧了身,也不顾沈青青反对,一只手抓住沈青青的肥臀,又摸又搓,另一只手抓起沈青青的裙摆往上提,他面前的宝贝也趁机抵住沈青青的小腹。

  沈青青还在挣扎:“不要不要你不能”

  王腾一把将之抱起,吻上她的唇,沈青青正在张口呼喊,正好被王腾乘虚而入,王腾的舌头一侵入沈青青的口中就开始横冲直撞,沈青青起初并着牙齿不张开,王腾上下齐手,又是捏她的丰臀又挤她的肥乳,没多久,沈青青的兴趣就被王腾勾起来,她松开咬紧的牙关,王腾的舌头长驱直入,深入沈青青的口中,沈青青渐渐开始迎起来,舌头和王腾搅在一起,发出吧吱吧吱的声音。

  王腾见火候已到,抱起沈青青就放在了床上的凉席上。

  王腾把沈青青压在凉席上,沈青青的裙摆这时候已经被挤到小腹,王腾的一只手挽着沈青青光溜溜的腰肢,一只手压在沈青青的胸脯上,他忘情地深吻着沈青青,沈青青热烈应着,吻了好久,王腾顺着沈青青的脸颊一路向下吻,吻到耳垂的时候,原本羞得静悄悄的沈青青忽然全身开始颤栗,鼻孔间也忍不住开始轻哼。

  王腾一边亲吻沈青青的耳垂,一边伸手在沈青青丰盈的前胸揉弄,隔着单薄的衣物,王腾的手感觉到阵阵温软,沈青青竟然没有穿内衣。

  这个发现让王腾欣喜不已,他按捺不住心里的邪火,手掌猛一下抓起沈青青的一只肥硕开始用力捏搓,弄得沈青青在他的身下阵阵颤栗,两腿一伸就夹住了王腾的腰杆,她的小腹平坦温热,好像是被灌了**汤一般不住朝王腾的下身挺。

  王腾一路从沈青青的耳垂吻到胸前的肥硕,他隔着衣服,伸出舌头轻轻撩拨着沈青青的红葡萄,沈青青呢喃着,嘤咛着,一双白玉般的手臂忽然一把挽起王腾的脖子就往她胸口贴,连连含糊着说:“要我要我”

  王腾这时候也是硬得不行,急急解了自家的裤带就压在了沈青青的双腿间。

  沈青青胸口的衣服已经被他亲得湿漉漉的,两枚红葡萄凸起老高,王腾掰开沈青青的大腿,一只手穿过沈青青丰满的肥臀把裙摆提到沈青青的胸口,顿时,两团白花花的肥腻就暴露在王腾眼前。王腾一口就含着一枚红葡萄,双手急急要去褪沈青青的裤底。

  沈青青感觉到臀后火热宽大的手掌,双腿挂在王腾的腰上,整个下身轻轻一抬,王腾就轻易褪下了她的底裤。

  王腾虽然看不到沈青青的下面,但可以感受到那只湿润燥热,他不觉欠了欠身,沈青青以为他要离开,忙不迭双臀一阵扭动,那温润的长河就紧紧贴在了王腾面前的宝贝上。

  “呃”她一声轻呼,噬骨腐心的舒畅令她整个身体不住颤栗。

  王腾的下面也是一阵酥麻,不自觉腰一挺,宝贝儿就一头栽进河里。

  “呼”两人同时一声低呼。

  沈青青自结婚以来,因为自家男人下面的功夫不到家,一直都过得不舒畅,每次被李八斤撩拨得火急火燎的时候李八斤就缴械投降,让沈青青心里一直暗藏着一把无名火。这时候王腾突然扎进她的私密长河里,她初为人妇的无名火猛然释放出来,只觉得这男上女下的活儿实在美丽,不自觉抱起王腾的腰就开始摇晃摆弄起来。那条长河又是吞吸又是紧皱,弄得王腾一阵酣畅淋漓。

  在这件事情上,王腾只和刘艳做过,刘艳结婚一年多,下面自然没有沈青青这般紧凑,此时王腾感觉到沈青青河里的美妙,腰肢立时就挺直起来,埋在沈青青身体里的宝贝儿也史无前例地这般坚硬。他抱起沈青青的肥臀,整个人压在沈青青的双腿间飞驰,只觉得精力十足。

  沈青青被王腾捣弄得欢畅,低低的嘤咛渐渐高亢起来,伴随着咯吱咯吱摇晃的木床,她就像是缠绕着王腾的美女蛇,贪婪而癫狂地扭动着。

  就在两人快要跌入云端的当口,一道不和谐的声音远远传来,只听得屋外传来一个女人的说话声,那声音甜美清脆,一听就知道是个姑娘家:“青嫂在吗?

  我是红酥。“在床上翻滚的王腾和沈青青听到说话声,两人如受电击,猛一下就停了下来。

  沈青青这时候全身光溜溜的,也不顾王腾的宝贝儿还在自己的身体里,屁股一扭就翻身下了床,她一面急匆匆的套弄衣服一面说:“王腾兄,红酥是村长赵大钱的女儿,也是我家那个的亲表妹,要是让她知道我俩在干那事,她会告诉村长的。”此时的沈青青脸上红通通的,白腻的身上有多处红色的吻痕,她的速度很快,没几下就穿好衣服,一面整理凌乱的头发一面催促王腾,“啊哟冤家,你还不快些?”

  王腾故意慢吞吞的摩擦,指着他面前那个被沈青青的下面弄得湿漉漉的宝贝说:“嫂子,你看它还硬邦邦的,让我咋整?”

  沈青青白了他一眼,无限娇媚的说:“待会打发了红酥妹子,嫂子喂你就是。”

  说完,她就提着王腾的裤子给王腾穿。王腾趁机又在她波涛汹涌的胸口搓了几下,才提裤子起床。

  两人手忙脚乱的整理了一番,匆匆开门。

  王腾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弯着腰在瓜田里看西瓜的女孩。女孩穿一件雪白的无袖t恤,弯着腰,胸前的肥硕鼓鼓的,一条天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把她挺翘的肥臀包裹得圆滚滚的,尤其那双又长又丰厚的大腿,看得王腾眼花缭乱。这女孩便是村长赵大钱的女儿赵红酥。

  赵红酥比王腾小半岁,两人小学的时候是同班。因为老爹是村长,所以赵红酥平素的穿着都比村里的其他姑娘要漂亮些,所以,王腾刚开始发育那几年,他偷偷暗恋着赵红酥,甚至一度把赵红酥当成是自己的梦中情人,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梦中把赵红酥压了多少次了,每次醒来下面都湿湿的,这让他无比的煎熬。

  后来小学毕业,因为两人考上了不同的初中,所以很少有往来。

  初三那年,王腾在学校门口曾见过一次赵红酥,那时候的赵红酥已经发育得前凸后翘的,就好像快要熟透的桃子,王腾当时就冲上去和赵红酥打招呼。在镇上看到王腾这个老同学,赵红酥也是非常欢喜,她告诉王腾,说是来王腾他们学校找她表姐的,可惜来了才知道她表姐出去了。

  当时赵红酥扎一条马尾辫,穿一身校服,宽大的校服仍然掩盖不住她的挺翘,王腾当时就暗暗流口水,本来想请赵红酥下馆子吃顿饭的,可惜身上没钱,就只能说:“红酥,我们有几年没见了,要不去我们学校转转?”

  第章用手帮你赵红酥眨巴着闪亮闪亮的眼睛欣然接受,于是乎,两人在校园里转悠起来。

  王腾当时就觉得,和赵红酥在一起走在学校里,面子十足,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王腾有意无意地靠近赵红酥,时不时会碰到赵红酥的胸口,感觉那里软软的,而且赵红酥的身上有一股自然而然的香味,在那个青春年少的时代,那种香味仿佛能让灵魂都迷醉。

  于是,鬼使神差的,王腾和赵红酥一度从少年时候的趣事聊到了感情上来,在得知赵红酥没有找过男朋友后,王腾下意识看向赵红酥那双迷人的眼睛,咧开嘴露出他那口白生生的牙齿,说:“我也没有找朋友呢。”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王腾说完这话后,就下意识带着赵红酥往学校后山的树林子里走。

  赵红酥一路红着脸走在王腾身旁,她是个看到异性就害羞的女孩子,这时候和王腾往树林子里走,总觉得不适,可又舍不得拒绝,于是,在王腾时不时的笑话里,她随王腾来到了学校后面的树林子。

  这时候正是大热天,树林里的草木长得枝繁叶茂的,置身其中,外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王腾找了块大些的石,他用手把石上的灰尘擦得干干净净的,然后就邀请赵红酥就坐,赵红酥红着脸坐下后,很拘谨地并拢双腿,然后不安的说:“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怪吓人的,我们坐会就去吧。”

  “哪能呢,这里安静,而且有我在,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王腾大大咧咧地坐在赵红酥身旁,立时就闻到一股迷情的异香。他比赵红酥高很多,坐在赵红酥身边,只要一晃眼就可以看到赵红酥露在外面雪白雪白的脖子和胸口的凸起,可他又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看,就只能时不时偷瞟,不知不觉,他的下面就有了反应。

  赵红酥能感觉到王腾火辣辣的眼睛,低着头不敢看王腾,两人就这么尴尬的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实在坐不住了,就挪了挪屁股,想要和王腾保持距离,哪知道王腾忽然一把拉起她的手,说:“红酥,你好漂亮。”

  赵红酥吓了一跳,原本才抬起的屁股复又坐原处,她只觉得身体僵硬僵硬的,羞得连手都不敢缩来,她不敢看王腾,只能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王腾见她不说话,胆子立马就大起来,双手一把就将红酥抱在了怀里,两个手掌一左一右正好就抓住了赵红酥胸前的柔软。

  “啊”赵红酥一声惊呼,感觉就像是被电到了一样,她慌忙伸手去抓王腾,想要把王腾的手从她胸口拿下来,可手还没伸出来,王腾就一下子抓住她柔软的小手,说,“红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听到这话,本就心慌意乱的赵红酥更是手足无措,一时间,竟然傻愣愣的坐在王腾怀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王腾的一只手抓着她的手,一只手放在她胸口,见赵红酥没反对,他那只放在赵红酥胸口的手不自觉轻轻动了动,赵红酥的身体一阵颤栗,全身上下又热又软,就像全身的骨头都酥了一般,不自觉靠向王腾怀里,她本就红通通的脸颊这时候更是红到了耳根子。

  王腾见状,心下狂喜,五指轻轻一曲,隔着赵红酥的衣服,一下子就将赵红酥胸口的绵软抓在了手里,竟是大得他一只手抓不完。

  这时候,赵红酥稍稍清醒过来,就开始挣扎:“王腾,不要这样”说完,她被王腾抓住的手轻轻一动,反把王腾的手抓在了手心,她的手又软又滑,这时候已经溢出了汗水。

  王腾感觉手里温热温热的,不但不把放在赵红酥胸口的手拿开,反而一下子亲吻上赵红酥的脸颊。他的速度很快,力气又大,根本容不得赵红酥反应。

  赵红酥的嘴唇就像是两瓣桃花,酥软温香,而且她乖巧得就像是一只小猫咪,虽然嘴里嘟哝着,可一点也不反抗,任由王腾很有些生涩的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时不时会低低呻吟,抓住王腾的手也渐渐用力。

  王腾一边贪婪地亲吻着她,一边揉弄着她的两只大馒头,下面的宝贝儿不知不觉就变得坚挺起来。他隔着衣服揉了也不知有多久,然后手开始游向赵红酥的衣领。赵红酥的校服面前是一条长长的拉链,王腾趁赵红酥闭着眼睛不注意,轻轻将拉链拉到胸口,然后将手伸进了赵红酥的衣服里。

  赵红酥的里面穿了一件无袖的棉质汗衫,摸上去非常柔软,王腾隔着汗衫,很快就攀爬上那双还没有熟透的青果,眼看就能抓住那枚硬硬的核桃。

  喘着粗气的赵红酥忽然一下子按住王腾不规矩的手,她闭着双眼,说话声细不可闻:“不要这样,我们还小”

  “一点都不小了。”王腾这时候心里压着大火,说话声有些沙哑,而且动作也变得干脆利落起来,那只被赵红酥抓住的手忽然一下子反过来抓起赵红酥的手就放到他早已坚硬无比的下面,他凑到赵红酥耳边说,“你摸摸看,它好大了。”

  摸到那个东西,赵红酥的心一下子就跳到了嗓子眼,忙要缩手,可王腾按着她的手,她根本就动不了,不知不觉,她感觉双腿间一阵麻痒,心里面也生出一股莫名的悸动,那只阻挡住王腾向前袭击的手一软,不知不觉就放到了王腾的腰杆,她红着脸,压着声音说:“你只能摸。”说完,她又闭上了那双大大的眼睛,一副任君采撷的迷人状。

  王腾大喜,放在赵红酥衣服里的手颤抖着探向那团绵软,嘴唇复又印在赵红酥的嘴上。

  赵红酥起初就像是雕塑一样没有动静,伴随着王腾舌头的搅动和胸口处传来的阵阵酥麻,她开始笨拙地伸舌头应王腾,那只放在王腾下面的手也慢慢动起来,隔着王腾的裤子,像蛇一样四处游走。

  王腾穿的是一条洗得泛白的牛仔裤,牛仔裤的布料本来就是那种硬邦邦的,赵红酥摸上起,只觉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这时候王腾的手已经在她的衣服里揉捏,她那两团从未被任何男人侵犯过的地方,这时候既觉得疼痛又有一种莫名的悸动,使得赵红酥全身酸软,吐气如兰的呼吸扑打在王腾的耳畔。

  两人就好像是发情的小猪,各自抚摸着彼此的身体。

  过了一会,王腾就不再满足于隔着赵红酥身上的短袖汗汗抚摸她胸前的大馒头,于是,他的手在赵红酥身上摸了一阵就要把手伸进赵红酥的衣服里。

  这时候赵红酥双颊绯红,本就长得漂亮的脸蛋儿粉扑扑的,尤其两只大大的眼睛这时候泛着无限春光,斜靠在王腾怀里的她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掀开,本来已经软绵绵的她也不知道从哪生出的理智,一下子就把王腾的手按在小腹,她憋红着脸,低声说:“不要不要再摸上去了我我怕”

  感觉到赵红酥平坦的小腹和小腹传来的温度,王腾的下面越发胀得难受,他就好像是一头饥饿的野狼,想到只要把手伸到赵红酥的胸脯,就能摸到她的内衣和内衣里面的软玉,本来他是说什么也不会罢手的,但是看到赵红酥要哭要哭的表情,王腾心一软,忍不住就停下手来,但他却舍不得就这么把手拿出来。想了想,他指着自己的裤裆委屈的说:“喏,你忍心看它这样?”

  赵红酥的一只手现在还放在王腾的裤裆上,如何不知道王腾的那里这时候几欲喷火,想来想去,她忽然红着脸凑到王腾耳边说:“哼,大色狼,大不了大不了我我用手帮你泻泻火“她说话的声音小得就好像唇语一样,细不可闻。但是听在王腾的耳朵里,无异于一道闪电霹雳,有毁天灭地的威力。

  轰隆一声,王腾的脑海里顿时炸开,他知道今天能摸赵红酥的身子,已经是胜券在握,要是强行要赵红酥,怕是会适得其反,所以,他温柔的将赵红酥抱在怀里,同时不着痕迹拉开牛仔裤的拉链。

  这个地方虽然冷清,但毕竟是在学校里,王腾怕关键时刻被人打扰,于是,他就把赵红酥身上的校服脱下来,然后盖在自己的裤裆上。这样一来,即使是有人从他们旁边走过,也不会想到赵红酥在帮他“打飞机”。

  赵红酥也没想到王腾会想出这么个办法,顿时就气鼓鼓的说:“哼,原来你这么有经验,是不是哪个女孩子帮你这样弄过啊?”

  午后的阳光明媚和煦,脱下校服的赵红酥穿一件无袖的白色汗衫,被阳光一照,显得赵红酥清纯可爱,她胸前的两团绵软呼之欲出,看得王腾一阵膛目结舌。

  王腾听赵红酥这么说,忙抓住赵红酥想要抽开的小手,说:“红酥,你可是我最喜欢的女孩,怎么会有其他女孩帮我弄?”说着,他把赵红酥的小手引导到那已经拉开拉链的裤档口,而后凑到赵红酥耳边轻声轻气的说,“乖乖,我难受死了,你帮我弄吧”

  赵红酥听到这话,忙嘤咛着低垂着头,她一头好看的长发顺着两鬓垂下,好像柳条一般。她虽然未曾经历男女之事,但在书上、电视上看到过不少,本来说什么她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范的,但是一看到王腾央求的表情,她就忍不住要满足他,因为她从心底不想看到王腾失望。所以,虽然害臊,虽然不情愿,但赵红酥还是把手伸进了王腾的裤裆里。

  穿过硬邦邦的牛仔裤,赵红酥摸到了王腾下身穿着的一条棉质的内裤,里面热乎乎的,让赵红酥没来由开始紧张起来,当她隔着王腾里面的裤衩摸到那根硬邦邦的东西时,她整颗心更是跳到了嗓子眼。

  第章开房感觉到赵红酥的小手在自己的裤裆里颤抖,王腾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就好像沉吟的狮子一般低声呼道:“呼”与此同时,他忍不住把手伸到赵红酥的腋下,轻轻一探就将赵红酥胸前的绵软抓在手里。

  赵红酥的手在王腾的裤衩摸了一会,然后张手一抓,想将那个东西握在手里,但是王腾的那个东西大大的一团,而且硬邦邦的,根本就握不住,于是,她羞红着脸,摸着将手伸到王腾的裤裆里。

  手刚刚伸进去,就摸到一撮扎手的黑丝,羞得赵红酥当时就想把手拿出来,但王腾却死死抓着她的手臂,赵红酥压着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脏,闭着眼睛,猛一下将王腾的那个东西整根握在手里。

  她手上的肌肤滑腻温暖,指尖划过那个东西的顶端,令得王腾整个人都振奋不已,那个东西又忍不住高高昂头。赵红酥感觉到那个东西的变化,不敢再抚摸那个顶端,握住那根东西就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隔了也不知有多久,王腾只觉得那个地方眼看就要喷火,忍不住一把将赵红酥抱在怀里,抓着赵红酥胸前的绵软用力挤压,他的鼻息间发出粗重的喘息:“快快快”

  赵红酥憋红着脸,整条手臂挥舞的啪啪啪的,好像要断了一般,就在这紧要关头,她感觉到王腾的那个东西一阵抖动,紧接着滚烫滚烫的液体打在她的手上。

  赵红酥双腿间本就已经湿漉漉的,这时候感觉到那滚烫的液体,竟然全身也抖动起来,内裤里面羞人的地方也是一阵燥热。

  用手给王腾弄,她自己也忍不住跌入云端。她羞得忙将头埋在王腾怀里,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好像有一只疯狂的小鹿在四处乱撞。

  好半天过去,王腾才恢复精神,赵红酥早将放在他裤裆里的手抽了来,看到她小鸟依人般埋在自己怀里,王腾心中一暖,忍不住又要抱起赵红酥亲吻。

  赵红酥娇羞着躲开他,幽幽的说:“哼,大色狼,不理你了。”说着,将盖在王腾大腿上的校服夺了来。当她看到校服上那团白生生的液体时,脸刷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王腾也是尴尬得不行,埋着头不敢看赵红酥。

  这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太阳西斜,赵红酥看了看天色,依依不舍的说:“我该去了。”

  王腾心中一突,忙一把拉住赵红酥的手:“我舍不得你走。”

  有了刚才的暧昧,赵红酥被王腾拉着手,也没抗拒,她说:“改天我再来你们学校看你嘛。”

  两人又缠绵了一阵,王腾才将赵红酥送到校门口,看到赵红酥坐上车离开后,他才失魂落魄到宿舍。

  从此以后,赵红酥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到王腾所在的学校找王腾,两人每次都找一个隐蔽的地方亲热,有一次,王腾甚至把自己半个月的生活费拿来开了房,当晚就和赵红酥脱光光躺在了旅的床上,哪知道赵红酥恰巧来了月经,这让王腾一直引以为憾。

  再然后,王腾接到刘明全病逝和大姐刘艳丧夫的噩耗,一夜之间,他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为了继续支撑家里,他毅然决定退学。

  退学前一天晚上下晚自习后,王腾浑浑噩噩到宿舍躺下就睡觉,想到第二天就要踏出学校的校门,他就忍不住埋在被子里暗暗流泪。

  没多久,室友就告诉他,说楼下有个女生叫他下去。

  王腾心中一突,都晚上十点多了,会有谁找他呢?以为是二姐刘丽来学校劝他不要退学,于是他匆匆穿了衣服裤子就往宿舍楼下跑去。

  因为太晚,宿舍门口空落落的一个人也没有,昏黄的路灯映照在水泥地上和花池里歪歪扭扭的树枝上。

  一名身着外校校服的女生此时站在路灯下,昏暗的灯光洒在她曼妙的身上,扎着马尾辫的她看上去是那么清纯可人。夜风很冷,让她忍不住将两只手缩到袖口里。

  王腾在宿舍口看到赵红酥的一瞬间,原本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三步并作两步飞奔到赵红酥面前,看到赵红酥冷得慑慑发抖的样子,王腾忍不住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宠溺的说:“怎么大晚上来找我,要是冻坏了怎么办?”

  “不冷!”赵红酥冲她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你不希望我来?那我走好了。”说着,她真就转身要走。

  王腾急忙拉住她的手,因为天冷,赵红酥的手摸上起冰凉凉的,但是她的手心柔软得就好像棉花糖一样,王腾忙说:“别啊,我怎么会不希望你来呢?”

  听到王腾这么说,赵红酥俏皮的转身,任由王腾拉着她的小手,她娇羞的埋着头,胸前隆起的绵软被校服掩盖着,让人没来由一阵意动。

  两人手拉着手在宿舍楼下站了好一会,王腾才说:“可是这么晚了,我们去哪玩呢?”他是有心带赵红酥去开房的,可是兜里就干瘪的十多块钱,还有两枚是硬币,别说开房了,就是请赵红酥吃宵夜都不够的。

  赵红酥似乎猜出了王腾的心思,本来她今晚来找王腾就是下了决心的,所以,她羞红着脸说:“我们去上次的那家宾馆吧?”说完这话,她本就好看的脸颊顿时一阵绯红,就好像在火堆旁烤着的一般。

  “可是”王腾心中那个尴尬啊,他堂堂一大老爷们,人女孩子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总不能说没钱开房不是?所以,他话刚说出口复又顿了顿,然后似想起了什么似的,撒丫子就往宿舍楼上跑去,边跑边说,“红酥,你等我一会。”

  赵红酥以为王腾是被她吓跑了,心里一沉,忙叫唤他:“喂,你去哪?”

  而事实上,王腾是跑宿舍借钱的,大家都还是学生,除了一个月省吃俭用的生活费,室友们也没什么钱,当时王腾就掏光了寝室七个室友的生活费,五毛两块的也没放过,零零散散的,总共有一多块。

  当时室友们就用一种羡慕的目光目送他狂奔而出宿舍,一个个眼里冒着绿光:“竟然收刮民脂民膏去开房,哥们好生凶残。”

  王腾拉着温顺的赵红酥走出校门,径直来到校外的旅,因为是晚上,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人,一直到旅门口,赵红酥看到旅里坐着的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正在看电视时,她的心才开始慌起来。

  女人手里拿着瓜子在嗑,瓜子壳被她很随意的吐在地上,她穿一身洗得泛白的粉色睡袍,因为侧躺在沙发上,胸前的鼓胀隐约可见,不过在旅工作惯了,她也不觉得害羞,两条腿很张扬地放在桌上,大片大片的白肉看得王腾和赵红酥一阵脸红。

  女人看到门外紧张得不得了的王腾和赵红酥,微微一笑,然后一边冲两人招手一边说:“开房的吧?没什么害

章节目录